×
清代县级政权控制乡村的具体考察:以同治年间广宁知县杜凤治日记为中心
读者评分
4.9分

清代县级政权控制乡村的具体考察:以同治年间广宁知县杜凤治日记为中心

在清代政治经济迅速发展变化的200余年间,作为主体的广大乡村、农民如何得到控制?作为主体且至关重要的乡村经济如何存在、发展和变迁?受到何种因素的影响?

1星价 ¥19.4 (4.3折)
2星价¥18.9 定价¥4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8条)
ztw***(三星用户)

清代地方政权的运行密码

清代地方政权的运行密码

2021-11-16 20:28:10
0 0
ztw***(三星用户)

当做古代社会学的一本书,有意思

2021-11-12 14:37: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476031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56
  • 出版时间:2011-07-01
  • 条形码:9787534760310 ; 978-7-5347-6031-0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清代地方行政及广东实况;清代县以下行政编组及广东实况;清代知县与“一人政府”;广宁知县杜凤治的候选、上任与“交代”等。

目录

总序
绪论
一、厘清背景:中国乡村控制体系的演变
二、关注现场:知县日记讲述的故事
三、透视全貌:“宏大叙事”、“解构”与“建构”
上编 清代乡村控制体系的龙头--“县”与“知县”

**章 清代地方行政及广东实况
**节 清代地方政军设置
一、地方行政设置
二、地方军队设置
第二节 清代广东政军设置
一、广东行政设置
二、广东军队设置

第二章 清代县以下行政编组及广东实况
**节 清代县以下芜杂的行政区划
一、城市行政区划
二、乡村行政区划
第二节 清代县以下行政区划的依据
一、法定社区
二、自然社区
第三节 清代县以下行政区划的性质
一、法定社区与传统自然社区的矛盾
二、“制度”按“实际”修正
三、官府向基层社会固有权力体系妥协

第三章 清代知县与“一人政府”
**节 知县的位置与职责
一、知县的重要位置
二、知县主要职责
三、清代县等制度
第二节 “废为闲曹”的“佐杂之官”
一、对清代州县佐贰、典史、巡检属地的考察
二、佐贰之官的职责
第三节 “公”“私”两套班子
一、**套班子中的书吏与胥役
二、第二套班子中的幕友与长随
三、两套班子与知县及其相互问的关系

第四章 广宁知县杜凤治的候选、上任与“交代”
**节 候选与“花样”
第二节 “拉债”、“荐仆”与关系网
第三节 到任、“交代”与佐政人员
一、到任
二、“交代”内容
三、杜凤治与前任的“交代”
四、杜凤治的佐政人员
下编 “龙头”舞“龙”--清代“知县”对乡村的控制

第五章 剿匪故事
**节 一下石狗,剿“单只手”
一、“岂非一个好破题儿”
二、“一下石狗”经过
三、可获知的信息
第二节 二下石狗,剿“黄亚水二”
一、杜凤治对所剿之匪的了解
二、“二下石狗”经过
三、可获知的信息
第三节 三下石狗,剿匪办团
一、石狗待命
二、三村具结
三、善后事宜
四、可获知的信息
第四节 对比与考察
一、杜凤治剿匪故事中的“匪”、“绅”、“官”
二、徐赓陛剿匪故事中的“匪”、“绅”、“官”
三、姚柬之剿匪故事中的“匪”、“绅”、“官”

第六章 断案故事
**节 “呈控”与“放告”
一、“呈控”与“放告”的一般情况
二、杜凤治日记中的“呈控”与“放告”
第二节 “听讼”与“断案”
一、“听讼”与“断案”的一般情况
二、杜凤治日记中的“命案”
三、杜凤治日记中的“盗案”、“户婚”、“田土”案及其他词讼
第三节 对比与考察
一、杜凤治断案故事中的“民”、“绅”、“官”
二、徐赓陛断案故事中的“民”、“绅”、“官”
三、桂超万、张集馨断案故事中的“民”、“绅”、“官”

第七章 催征故事
**节 催征始末
一、前期催征
二、中期催征
三、后期催征
四、清末广东赋役征收的特点
第二节 知县收支
一、支出
二、收入
第三节 催征故事引出的“闹考”故事
一、“广宁士绅上控书吏浮收案”
二、广宁闹考始末
结语
参考文献
索引
展开全部

节选

以如此行政编组为基础的行政区划,必定是以官方为绝对主导的准政权性质。
然而,“过于”规整的里甲制度和保甲制度,往往与各地基层社会的实际不相符合。
一方面,里社、保甲的编户—10户挨次编排,自身便具地域性。里甲、保甲即便与自然社区的乡村不完全重合,仍不可能完全脱离开原有的地域区划。另一方面,里甲、保甲作为民办官督的基层社会组织,亦不可能脱离开长期以来自然形成、血缘地缘交错、具有超强凝聚力的乡村层级社会与权力空间。于是,里社、保甲制度具体实施过程中均出现了种种问题。
明清实行里甲,首要目的是落实赋役征收。其开国之始,亟须迅速恢复社会经济,医治战争创伤,稳固新建政权,特别是清初,还要支撑长达40年的统一战争,对于巨额赋役的需要急如星火。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明清里甲编审,具体而言黄册、鱼鳞册的编造,并非建立在清查户口和清丈土地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前代“老册”的基础上。赋役性质的编审,使册载“人丁”、“土地”,背离了实际人丁、土地的自然属性,成为仅代表社会属性的赋役单位;即便是其所编排的“户”,也背离了自然状态下一家一户的“家”,不再是一个确定的家庭组织,而成为业主通过向国家纳税取得合法营业与合法社会地位的执照、“户头”。既如此,“户”名亦可不是真实的户主姓名。如福建诏安一些散户共尊关圣帝君为祖,置户名日“关世贤”,纳粮输丁①;广东珠江三角洲户名从雍正到清末上百年不变是极为普遍的现象,分家不分户.一户实际是一族。②赋役性质的编审,遭到了基层乡村社会固有权力体系的抵制,就税亩而言,有的地区始终没有编造鱼鳞图册,有的地区明初“尝造鱼鳞册”,但“甫及数年,吏胥恶之,弃之殆尽,至有抱而鬻之市者”。废圮的鱼鳞图册很多都没有重新编造,人清以后所谓明朝老册,多是黄册而不是鱼鳞图册。雍正年间四川总督宪德奏称蜀省“田土从来未经勘丈”,“界畔无据”;广东布政使王士达奏报“广东通省民屯税亩,历来并无鱼鳞册籍”,“止凭黄册笼统载人土名老名”;光绪年间山西巡抚张之洞奏称“晋省征收向无鱼鳞册”等。③至于云南、贵州、广西、东北、新疆等边远地区,则更谈不上经实地勘丈而编绘的鱼鳞图册了。
明清实行保甲,首要目的是社会治安。通过连保连坐,强制性地使基层民众相互监视、相互控制,以达到有效社会控制的保甲制,其实质是将上层政权的“官”,与基层社会固有权力体系下的“民”对立起来,将其放在被“管制”、被“镇压”的对立面.这自然不可能得到基层民众的好感和欢迎。为官府服务、拉夫催款跑腿办事的保甲长,也成为受到基层社会民众特别是士绅蔑视的官府狗腿子和贱役。自清初
到清末,除少数地方官认真实行保甲的“稀有”事例(往往“人亡政息”)外,不断可见保甲“有名无实”、“虚应故事”、“时作时辍”、“名存实亡”的记载。有关“上谕同不用提,更有I兑服力的是具体办事的官员、幕友如田文镜、黄六鸿.张伯行、汪辉祖、王风生等之言论.如汪辉祖即云,力行保甲“已成故事矣”,“余佐州县幕二十余年,欲赞主人行之,竞不可得”①。故瞿同祖指出:“保甲制度总的来讲是没有效率的,”那些认为保甲制在清代十分成功的结论主要“基于法律规定”,是对制度(设计)而言,并不是“对该制度的实际应用”而言。
如此,里社保甲发展的必然结局,是“制度”按基层社会的实际情况“修正”,官府向基层社会的固有权利体系妥协。
二、“制度”按“实际”修正
可以看到,里甲制度随着赋役制度的演变,从“反地域性”向“地域性”靠拢。
清朝里甲户籍的世袭化、赋役负担的定额化,特别是雍正时期的“摊丁入地”
,从人丁地亩双重征税标准,变为只按土地纳税的单一征税标准,人丁编审从根本上不再受到国家重视,里甲编组亦从*开始对编户组织规则的突破,演为“顺庄编里”,彻底“地域化”了。
此间县以下行政区划层级不同,称谓不同,但“乡”、“都”统辖的“里”、“图”、“甲”、“保”等不是110户、19户组成的编户组织,而是统辖若干实体村庄的地域组织。
如清初安徽宿松县有“东”、“南”、“西”、“北”4乡,每乡6图,每图1里,“共二十四里”,俱以“地”命名……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