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六记
读者评分
5分

浮生六记

豆瓣8分,以敬畏之心重塑经典,典雅装帧,精致排版,收录沈复遗迹照片若干;原文在前,译文在后,力求文学性、通俗性、准确性兼顾。

1星价 ¥11.8 (3.2折)
2星价¥11.4 定价¥36.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6条)
ztw***(一星用户)

好看很精美,有苏州的图片,棒棒棒。

2021-10-23 10:51:26
0 0
ztw***(一星用户)

买给孩子看的

2021-10-20 11:58:4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610836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30
  • 出版时间:2017-12-01
  • 条形码:9787559610836 ; 978-7-5596-1083-6

本书特色

文学性×通俗性×准确性,以敬畏之心重塑经典,首次多角度、全方位呈现绝世佳话!简明注释,典故用词未作替换,传达原文意趣;新增标题,按现代语序修饰调整,灵活不僵;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转眼风花又各飞,夜半惊起穷途泪。清代散文家沈三白血泪之作,沈复著的这本《浮生六记》再掀波澜。诉不尽爱语缠绵,书不完炎凉聚散。断简残篇,只待今人看。

前言

整个农历年我几乎都埋头在晦涩的文言文里。只做时机正好的事,看书也是这样。对那些以取宠为荣的快餐文,早已厌烦透顶。渴求认真、有趣的文字,选择非功利的作品,明心见性,乐在其中。
我一再推迟自己的下一本书,选题几经周折,一否再否。仓促地赶个讨巧的长篇,销量再好,也只能让我羞耻到死不瞑目。直到四月,编辑突然问我:“想不想翻译《浮生六记》?”我马上回复:“好啊。”心想着,这件事做定了。它有意义。
虽说清代文学不算难懂,也会有人觉得再译经典是画蛇添足,甚至是倒退之举,但我还是认为:以普及角度来说,可以抛砖引玉,大开方便之门,降低阅读门槛。出于这个意图,我也专门择取了部分段落,录制了有声版。
当然,编译得再用心,也远不及原文;编译得不好,必然惹来唾骂。描摹前人的足印,比自个儿走路要难,简直是战战兢兢。要是粗暴地拆词直译,机械化、硬邦邦地搞了个四不像,为所谓精准而丢失可读性,那太蠢。只有按现代语序修饰调整,灵活不僵,才能把原文意趣有效传达给当今读者。另外,部分有典故的用词。宁可标注释也不敢替换,否则就是为了现代感而丢了时代性。既要通俗易懂,也求古典雅致,摸索平衡,何其难。
例如沈父纳姚氏为妾的部分,篇幅虽短,却直接推进了陈芸与公婆关系的破裂。关于姚氏着墨不多,但称谓变化实在有趣:“姚氏女”“此邻女”“姚姬”,既符合姚氏从路人甲到妾室的不同身份,也暗藏说话人(沈母)对其愈加憎恶的态度。如上的细致处太多,编译的遣词用句更得谨慎。
再如沈复爱玩的“射覆”,是从汉代时就流行于皇宫的猜物游戏,跟周易占卜密不可分。颜师古注日:“于覆器之下而置诸物,令暗射之,故云射覆。”出处源远,必须保留词汇另做注释。还有“芸尝以沉速等香”。《红楼梦》第四十三回中有记载,宝玉荷包里有“两星沉速”。沉速意为沉香、速香。古人的生活细节。生动处正在于“生僻处”。也正是这些细节,形成了时空质感和文化厚度。
我爱《浮生六记》,因为里面有可爱的闺中良友,也有残酷的生死无常。沈复中年丧偶,一生颠沛,贫困潦倒,朝不保夕。他不是英勇大丈夫,但他倔强——心怀诗与远方,踉跄着玩耍世间,长不大。不合时宜,苦中作乐,这便是沈复和《浮生六记》*动人的地方。
乐、趣、愁、快,是《浮生六记》现存的四卷。每卷皆为顺叙,时间线互有重叠,故事互为补充,读到*后才窥得全豹。记“乐”、记“趣”的两卷,令人怡然神往;到记“愁”的部分,笔调急转直下,前文回避的痛苦真相,逐一爆开。再继续看他记“快”,哪怕山水泉石再美,也是恍若隔世,满眼沧桑。
“事如春梦了无痕”,沈复的人生不知所终。活着的岁月似尘埃乍起,又杳然无迹,晚年与书的后两卷一样下落不明。幸在笔墨有魂,字字句句都给他续了命,这是文学给文人的恩赐。他落在手稿上的泪,也渗进后辈眼里,所以生生不息。
如果能以微弱绵力,让更多人拾起《浮生六记》原本,那就心满意足了。
编译不当之处,诚望宽容、指正。感激不尽。
关熙潮
二○一六年六月
苏州

目录

译文
卷一 闺房记乐
卷二 闲情记趣
卷三 坎坷记愁
卷四 浪游记快
沧浪问浮生
原文
光绪三年初版序
潘鏖生题记
卷一 闺房记乐
卷二 闲情记趣
卷三 坎坷记愁
卷四 浪游记快
卷五 中山记历(佚)
卷六 养生记道(佚)
光绪三年初版 跋
沈复生平年表
展开全部

节选

卷一
闺房记乐
我于乾隆二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生。适逢太平盛世,又生在书香世家,住在文人雅士聚集之地——苏州沧浪亭畔,可见老天真是厚待于我。苏东坡有诗云:“事如春梦了无痕。”倘若我不把旧事前尘书写下来,未免辜负了苍天垂爱。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想来,《关雎》是《诗经》的首篇,那我索性也把夫妻情事放在首卷,其他篇目依次写下就是了。惭愧的是,我少年时没用功读书,学问粗浅,不过是记录些实情实事而已。如果非要挑剔深究我的文法用句,那就是苛责脏镜子不够明亮了。
我小时候跟金沙的于氏订过亲,可惜她八岁就天折了。后来,我娶了陈氏为妻。她叫陈芸,字淑珍,是我舅舅心余先生亲戚的女儿。
陈芸生来聪明,刚学说话那会儿,听讲一遍《琵琶行》就能背下来。她四岁那年,父亲离世,只能和母亲金氏、弟弟克昌相依为命。家徒四壁的贫寒日子,他们无依无靠。等陈芸长大了些,纺织、刺绣等女红做得熟练,就靠纤纤十指的辛勤劳作,供给一家三口衣食。连弟弟从师学习的费用,也是陈芸出的。
有一天,陈芸从书筐里翻到白居易的《琵琶行》,逐字辨认,始识笔墨。刺绣的闲暇工夫,芸慢慢学会了写诗,还作过“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样的佳旬。
我十三岁那年,随母亲回家探亲。小孩子天真烂漫,无芥蒂,我得以一睹她的诗作。虽赞叹她才思隽秀,却也怕她福泽不深。然而,我倾心于她,无法释怀,就跟母亲讲:“要是为儿子选媳妇,非淑珍姐姐不娶!”
母亲也喜欢芸的温柔和顺,就摘下金戒指,缔结婚姻之约。那一日,是乾隆四十年七月十六。
当年冬天,芸的堂姐嫁人,我和母亲同去观礼。芸和我同龄,算起来还大我十个月,自幼就以姐弟相称,所以我还是称她“淑姐”。
当时见满屋客人衣着鲜艳华丽,唯独芸,朴素淡雅的装束,只有鞋子是新的。绣工瞧着精巧得很,好奇询问,才知是她自己的手艺。原来,芸的蕙质兰心,不仅在笔墨文采。只见她削肩膀、长脖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美中不足是两颗牙齿微微外凸。可那娇柔之态,足以让我神往情迷。
我要来她的诗稿观摩,有的只写了一联,有的是三句四句,零零散散,都不完整。我问她缘由,她笑答:“也没个老师指导,便只能这样了。要是有个能做老师的知己,帮我推敲完成,那该多好呢。”我开玩笑地给她题了“锦囊佳旬”四字,这是关于唐代诗人李贺的典故。李贺二十七岁病卒,没想到,芸短命天寿的运数也已藏伏其中。
当晚,我送亲戚到城外,返回时已是三更天。饿得难受,想找东西填肚子,老仆就拿枣脯给我。我不喜欢,太甜。芸就悄悄拽着我的衣袖,将我引到她闺房。进去一看,里面竟然藏着热粥和小菜。我开心极了,举起筷子正准备吃,忽听到芸的堂哥玉衡在外边嚷嚷:“淑妹快来!”P3-5

作者简介

(清)沈复 译者:关熙潮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十八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俩举案齐眉、相爱甚笃,然命途多舛,常常事与愿违;幸而二人不落世俗,善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至芸积病身故,仍情深如旧。后,沈复离家漫游,著《浮生六记》六卷,记录过往生活中点滴趣味及漫游经历,因其以真言述真情,从不刻意造作,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