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摆夷风土记
读者评分
4.8分

水摆夷风土记

一部详述西双版纳风土人情的游记体著作,描绘了一幅充满生活情趣的本世纪30年代的傣家的风情画。它提供了民俗学、历史学和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参考资料,有较大的研究价值。

1星价 ¥11.5 (3.2折)
2星价¥11.2 定价¥36.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17条)
ztw***(三星用户)

今昔对比,换了人间

年初才去西双版纳和普洱逛了一圈,对比书中所写,不得不感叹,“换了人间”

2024-04-07 09:26:47
0 0
黑色小***(二星用户)

作者在云南之旅的游记和见闻,还包含一些当地风俗历史知识

2024-04-04 13:13:3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2174788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330
  • 出版时间:2018-09-01
  • 条形码:9787222174788 ; 978-7-222-17478-8

本书特色

  《水摆夷风土记/旧版书系》是一部详述西双版纳风土人情的游记体著作,作者姚荷生以自然客观、清丽洒脱的笔触,描绘了一幅充满生活情趣的本世纪30年代的傣家的风情画。它有较强的资料性,提供了民俗学、历史学和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参考资料,有较大的研究价值。  《水摆夷风土记/旧版书系》分两部分。**部分“征程记”,叙述了作者从昆明到车里(景洪)的旅途艰危。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详述西双版纳风土人情的游记体著作, 作者以自然客观、清丽洒脱的笔触, 描绘了一幅充满生活情趣的本世纪30年代的傣家的风情画。它有较强的资料性, 提供了民俗学、历史学和社会学研究的重要参考资料, 有较大的研究价值。内容包括: “征程记”, “十二版纳见闻录”。

目录

自序
**部 征程记
离别了美丽的山城——昆明
滇越道上
摇篮车中
文教昌明的石屏
开始马背上的生活
凶山和恶水
恶风毒瘴元江城
富庶的罗必甸长官司
墨江——迤南的福地
邦晓行
景星街一夕谈
铁索桥和李凤姐
磨黑——盐的都市
宁洱——没落中的重镇
一路山歌唱不住
不堪回首话思茅
土匪和猛兽的区域
历尽艰危到江洪

第二部 十二版纳见闻录
十二版纳
车里一瞥
边地的英雄——柯树勋
车里的教会
爱笑爱花的民族
秀丽的人民
身体的装饰
约骚
恋爱,结婚和性生活
真正的男女平等
没有贫富没有侵夺的乐土
亚热带的夜
九龙王府之宴
民主乎?专制乎?
美丽的旅程
茶的都市—佛海
美人与恶魔的顶真
南峤的风流故事
从南峤的宴会说到摆夷的饮食
汉变夷夷变汉
女儿国
两同年的故事
馋嘴的皇帝与音乐
抛球
堆沙节
泼寒与苏幕遮
缅寺
出家与还俗
赶摆关门

开门——京平迈
匹拍鬼和扑死鬼
一个青年和一个和尚之丧
祭竜
一封缠绵的情书
诗歌和文字的游戏
衣改莪出嫁了
浴水
澜沧江之歌
橄榄坝三日记
上攸乐山
漫谈攸乐人
阿佧人的故事
车里境内的其他种族——三达、倮黑、仆莽和佧佤
再会吧!车里!
附录一 一百个夷语单字和五十个短句
附录二 夷文的五十六个字母
附录三 一本书的封面画
展开全部

节选

《水摆夷风土记/旧版书系》:  凶山和恶水  一路上经过的都是些荒山涸水,看不见村落,也没有遇到行人,只偶或见到林中的褴褛的樵夫,惊异地注视着我们。这一条小路因为刚发现不久,来往的人很少,路面也没有修治过,有时要爬上很陡的山坡,有时穿过干枯的河底。路上常有许多碎石子,看起来都是很锐利。可是马锅头们赤脚走在上面,若无其事,真使我们不胜钦佩。  云南的马体格都很小,体力也很差,走起路来慢得和老牛一样。只走了三四十里,就已到中午。我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开了哨。“开哨”也是马帮的术语,就是小说上所谓的“打午尖”。人和马的肚子都装饱了,精神也恢复过来,又重上征途。下午四时左右,到了三岔河,因为前面没有宿站,遂决定在此过夜。  三岔河是半山中的一个小村子,四围都是连绵不断的高山,村前有一条清碧的小溪,全村不过十户左右人家,板筑的房屋非常矮小,人民的衣裳都破烂不堪。山居的人民只能靠梯田里的一点出产过活,其穷困的程度可想而知。他们在这深山穷谷之中自生自灭,和整个的世界毫无关系。他们看不到世界富丽的享受,也不受一切无谓的烦扰和痛苦,我不知道应该说他们的命运是悲惨还是幸福。村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们这些奇装异服蛮腔怪调的人物,男女老幼都远远地用奇怪而害怕的眼光望着我们。我们忙着食宿问题,也没有闲空和他们寒暄。十家房屋,差不多给我们住满了,鸡埘牛厩旁边都变成我们的临时宿舍。一切布置就绪,太阳还没有下山,我们就玩起“桥”戏来,他们渐渐觉得我们并不可怕,孩子们看到我们玩洋牌很有趣,慢慢走拢过来,不久大人们也和我们攀谈起来了。  夜间睡在床上,一阵阵的臭气直向鼻里钻来,平时简直忍耐不住,可是骑了一天的马,也实在疲倦得很,睡意一涌,就迷迷糊糊地入梦了。  第二天清早就上路,整天地还是在乱山中盘旋。  石屏以南,虽是万山连绵,不过山势都不很高。山居部落,为了种植五谷,常常放火烧山,森林殆已绝迹,只疏疏的有几株小松,勉强生长。梯田这时也多半浸着水,没有种什么植物。连天黄土,景色很单调而黯淡。  据我的印象,贵州境内,镇远至贵阳,贵阳至镇宁一带的山,多为石灰岩,骨多于肉,所以时时见到怪石奇峰,悬崖绝壁。像安顺境内的天台山等,可以称得清秀挺拔。又因为地下水的侵蚀,山里当别有洞天,像镇宁城附近的火牛洞,神秘、伟大、奇丽,当推为我国名洞之冠。但自镇宁到云南,山上岩石,风化很深,肉多于骨,景色无甚可取。有些区域,万山罗列,高峰连云,森林茂密,烟雾苍茫,像贵州的关索岭等地,还令人生庄严伟大之感。但云南的迤东和迤南,山势都比较低,而且多数童秃,像一片大坟场,实在无可欣赏之处。云南的水也很湍急,可是非常混浊,不像湘西诸水,都澄清见底,西南诸省虽都多山多水,不过风景的优劣,却迥不相侔。关于此点,霞客先生,已先见及,他说:  粤西之山,有纯石者,有间石者,各自分列独挺,不相混杂。滇南之山,皆土峰缭绕,间有缀石,亦十不一二,故环洼者多。黔南之山,则界于二者之间,独以逼耸见奇。滇山唯多土,故多壅塞成海,而流多浑浊。粤山唯石,故多穿穴之流,而水悉澄清,黔流亦界于两者之间。  这天下午,还要爬上一个很高的酒房坡,骡马都觉得很费力,走几步就停下来喘气,太阳晒着身上,又暖又渴。马锅头采来一把酸角,送了两枝给我。滋味虽不算好,但微微有点酸,倒是解渴的妙品。路旁大树下,有一个老妇人在卖甘蔗,马锅头说这里的甘蔗不能吃,吃了要染瘴气的。可是我们一则口渴得很,二则也找不出甘蔗和瘴气相关的道理,所以每人买了一根,大嚼起来。我们虽然承认经验的价值,但是对于科学的信仰也很坚定。  暮色朦胧中,才见到老茶已,到了村前,天已昏黑了。  老茶已是山顶上的一个小村庄,因为天黑了,我们看不出它的面目,也不知有几户人家,我们借居在一位姓白的正在建筑中的新屋的楼上。据马锅头说:“姓白的在个旧开矿,赚了不少钱,现在可以算得云南**位有钱人。”这话当然不完全可靠,不过自家的殷实也是没有问题的。就我们所住的这座新屋来说,也有厅有楼,虽不富丽堂皇,但材料都很坚实,像是做百年打算的,这确是暴发户们的本色。  据我的目见耳闻,云南的民众一般都很贫困,尤其是山居的人民,简直是在死亡线上勉强挣扎。云南的财富都集中在少数的军人和巨商手中,像大理的董家、严家等,家产都达数百万元(抗战前)。财富分配不均,本是封建社会和资本社会的共同现象,但在云南这种不均的现象尤其显著。  这一晚睡得还甜蜜,次日清晨在薄雾如纱中乘马出发。  由老茶已前进,都是下坡路,人马都走得快多了。路上的景色也不像昨天那样单调,田中的蚕豆长得很茂盛,这绿色的植物,给枯黄的地面添了一些生气。有时经过汉人或夷人的村落,他们总以惊奇的脸色接待我们。近午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大村子外面开哨,村中的妇孺站在门口远远地望着。一两个老头儿走来和我们攀谈。我们简略地说明此行的任务,但他们总不明白,仍然以为我们是来征兵或征粮的委员老爷们。  ……

相关资料








作者简介

  姚荷生(1915~1998),江苏省丹徒县人,一九三八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并留该校农业研究所工作。著名医学家、人类学家。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