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不到工作的一年:续横道世之介

找不到工作的一年:续横道世之介

1星价 ¥30.3 (5.5折)
2星价¥30.3 定价¥5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20816448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1cm
  • 页数:342页
  • 出版时间:2020-07-01
  • 条形码:9787208164482 ; 978-7-208-16448-2

本书特色

适读人群 :大学毕业生 求职青年 日本文学爱好者 日本电影爱好者★桃桃淘电影、史航感动推荐,*贴近现代人深层体温的作者吉田修一全新力作 ★这个傻傻的、有点丧的男人,满足了我对好人的一切幻想。 ★《横道世之介》同名电影千万读者贡献票房,豆瓣年度电影十佳8.8高分 ★人生不如意,万岁!人生衰到底,万万岁!陪你度过人生低谷期的朋友世之介,只要有世之介在就有欢笑在。 ★24岁的善良青年世之介找不到工作的一年,正好也契合我们当下现状,可谓与我们的生活无缝衔接,希望可以给当下读者带来感动和勇气。编辑部6个人看哭了5个,还有一个笑出了眼泪。这是一本满载着欢乐、感动,非常治愈温暖、积极向上的书。

内容简介

信号灯早已转为绿色。池袋站西口五岔路口的人行横道处, 一大群人正穿过马路, 其中唯独有一男子呆立不动, 周围行人往来如织, 于是他便显得格外突兀……

目录

四月 樱花落

五月 五月病

六月 梅雨晴

七月 游泳池

八月 冷夏

九月 美国

十月 二十五岁

十一月 冲刺

十二月 求婚

一月 这边的正月

二月 雪景

三月 启程


展开全部

节选

★ 天无绝人之路!…… 世之介**次吐出这句台词,也许就是在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 他去了学校的就业指导中心,大概看了看那些厚厚的公司招聘简章,觉得反正连自己都听过的公司就算大公司了,便从里面挑了一些申请。 他之前确实听到一些令人沮丧的消息,说什么经济状况不如以前了、卖方市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云云,但是就在没多久之前,在他刚开始考虑找工作的时候,还能看到大公司负责招聘的人搓着手求上门来的场景,所以他就在想,咳,大不了也就是没人再搓着手了呗,来肯定还是会来的。 但问题是,何止是没有负责招聘的人搓着手来求,就连之前那种对方很快就回复说“谢谢您应聘我们公司”的情况也没了。即便这样,他还是很淡定,只是等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初他申请的那些“听说过名字”的公司全都在**次面试时就给他拒了。 他是学经营学的,所以投的几乎都是和金融相关的公司。证券公司、城市银行、人寿保险,还有损害保险……去就业指导中心的咨询台介绍说“我是经营学系的”的时候,相关资料立马就被递了过来。 这就好比你在新宿站问“不好意思,请问怎么去涩谷……”,别人马上就回答说“去涩谷坐山手线”一样,根本没有其他可供选择的余地。 既然没得选,那就在其中挑一家呗,这么想是人之常情。当然了,既然要挑就要挑*好的,这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或许这与当时那个年代的社会氛围有关吧,毕业生们想当然地以为自己肯定能进其中的某一家公司,以此作为就业的前提,他们根本不会想到,等待自己的居然还会有“哪家都进不去”这一选项。 基本上,有名的公司都是**次面试就把世之介挂了。在就业指导中心刚拿到厚厚的资料时,他曾经满怀歉意地把一些公司从意向名单中排除掉,此时又慌里慌张地把它们找了出来。 “幸亏没扔掉啊……” 这些资料原本是要扔掉的,此刻却又被他紧紧地抱在胸前。 事后回想,当时正值找工作的混乱期,给所有那些所谓的名企投递简历并被淘汰时,世之介其实并没有多沮丧。 按说,应该会对自己的将来感到悲观,或对自己的实力感到失望……总之,会感觉自己竟是如此地渺小,从某种意义上说,那应该是其人生当中*具有哲学意味的瞬间。但是对不知道算不算天性乖僻,反正脾气略嫌别扭的世之介来说,如果人家告诉他“还有还有”,他就会故作潇洒地说一句“那先不买了”;如果人家说“就剩*后几个了”,他就会急红了眼,跟那些抢打折商品的顾客没什么两样,此时别说什么哲学意味的瞬间了,根本就顾不上去想自己如何渺小。“那家伙都拿到内定了。”“那家伙也进了三面。”当这些消息接二连三地传入耳中,他就被逼到了根本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想就业,还是单纯只想多抄几份简历的地步。 当然,通过了简历筛选,进入到笔试、面试环节的公司也不少。 说起这个,大家或许会很期待,毕竟是世之介,在笔试面试的过程中一定有很多糗事吧?但神奇之处就在于,根、本、就、没、有! 世之介去面试?想想就觉得那应该是笑话集锦了。 “昨天我去参加面试了。”只要世之介一说起这个话题,无论谁都会想“哇,肯定搞笑,来呀来呀”,做好捧腹大笑的准备。 但是,从世之介口中说出来的事情却全然不好笑。 世之介这个人,哪怕只是从家走到小钢珠店,一路上都肯定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但就是在找工作的这段时间里,世之介完全不像世之介了。 败北之因,也正系于此。 但是,大家想想看:投了五十二家公司,*后都没被一家录用。一次次地被人拒绝说“我们不需要你”,还会有人有心情去思考一些很哲学的东西,大发感叹说“我真是一个渺小的人啊”之类的吗? 恐怕只会在心里呐喊:渺小不渺小的根本无所谓,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总会有一个人需要我吧! 那始终紧绷的神经突然断裂的瞬间,是发生在他去一家中型零食公司面试的途中。 那时已是夏季,不知谁在铁轨沿线种下的一大片向日葵正沐浴着阳光。平缓的上坡道上,世之介用手帕擦拭着额角的汗水。再次迈出步子的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像是被猛地抽掉了脊梁骨,一步也挪不了了。 糟糕,腰闪了! 世之介抓着防护栏慢慢地蹲坐下去。哪怕只动一小下,一阵剧痛便猛地袭来。 汗全下来了。不赶紧的话就赶不上面试了。但实在走不了,沿途别说出租车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行了不行了……” 他无意识地出声道。 原是自我调侃,发出的却是哭腔。 “我真是弱爆了……” 接着蹦出来的就是这样一句话。 承认这点之后,泪水便涌了出来,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已经没有要去面试的想法了。 他决定就再也不站起来了。此时,当然心有不甘,不过他有点喜欢上这样的自己,真的就只是那么一小点。同时也隐约觉得,今后再也不会喜欢自己了。 ★ 骄阳如火,时值盛夏。 品川的港湾区,堆放着集装箱的广阔地面承受着阳光的炙烤,热烘烘的空气随东京湾吹来的风涌过来。 首都高速公路高架桥下的阴凉处,世之介正在用小勺挖着刨冰吃。他从正午过后就一直和销售兼配送司机阿诚一起给仓库卸货,工作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们拿更大的勺子吗?” 见世之介抱怨的同时手一刻也没闲着,阿诚笑了: “看你这吃法,就像拿着五个勺子在吃一样。” 说归说,他自己的吃相也并不雅观,刚才还按了好几次因为嚼得太猛而发疼的太阳穴。 喝下盘子上残留的草莓糖浆之后,世之介想着还了阿诚帮他垫的钱,于是从屁股后的口袋里取出了钱包。 “算了,我请你吧。”阿诚大方地说道。 “感谢盛情款待!”世之介就是这样一点都不客气。 在他伸着一个大大的懒腰的时候,阿诚说话了:“要我说,你这个人吧……”阿诚说到这里就停下了,也把盘子里的哈密瓜糖浆给喝光了。 “我?我怎么了?” “你呀,嗯……” 话说到这里又断了,他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什么嘛!” “也没什么,就是,你啊,是不是手不怎么干净?” “什么手不干净?” 世之介不禁看了看自己那因为卸货而弄脏的手。 “没什么,不好意思,你别介意啊!” “不不不,我很介意。因为我手没什么不干净啊。” “是,这我知道。” 说着阿诚就要走回仓库去,世之介可不肯轻易放过他:“别别别,这个我很介意,就你*后这句话。” “哎呀,我也不太清楚啦。*近事务所里丢钱了,不过呢,也就丢个一百五百的,都是小钱,我们不是有装小额现金用的小保险箱吗?” “是一直摆在早乙女先生的桌子上、平常总是开着的那个吗?” “对对,就是那个。说是里面的零钱不见了。当然,也可能是早乙女算错了,或是闹什么误会了……” “啊?哎,难道你们怀疑是我?” “不,倒也不是。” “可是照你刚才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其实也不光是你啊,大概每个人都被问了吧,看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可是没人问我啊。” “哎呀,我不是说了吗……” “你可饶了我吧。虽然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可这辈子我还没拿过别人的东西呢。” “我知道啊。” “啊不对,就有过一次,是在初一的时候,在比我大一级的篮球队前辈唆使之下,我偷了学校附近一家点心店的关东煮,这倒是有过的。” “关东煮?” “对啊,就是关东煮。” 世之介极力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说着说着就有点恼火了,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 “是煮得热乎乎的那种吗?那种东西怎么偷啊?” “就说啊,所以马上就露馅了。在走出店门的瞬间,前辈催我说‘赶紧吃赶紧吃,消灭证据!’,于是我急急忙忙地就把关东煮塞进了嘴里,烫得我不停地喊‘烫死了烫死了’,正闹腾的时候,就被店里的阿姨给摁住了。” “你是不是傻?” “但真的就那一次!除那之外,我没干过一件问心有愧的事。” 世之介挥舞着小勺子激动地说着,叫阿诚有些招架不住。 怒气未息的世之介回到事务所,美津子告诉他:“社长刚才找你来着。” “我刚和诚哥在那边吃刨冰呢。” “哦,难怪你舌头那么红啊。” “红吗?” 他跟美津子借来了小镜子,伸长舌头一看,确实染成了草莓色。 “社长应该还在上面。” 美津子抬头看向二楼,那里是社长室兼储物室。 “那我去一下。” 他先出了事务所,然后顺着屋外楼梯跑上去。一边跑一边想,说不定会被问到失窃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自己一个人被怀疑,果然是按顺序一个个确认的。 “社长!您在吗?” “啊,横道君吗?进来进来!”门内传来社长的声音。 “打扰了!”他打开门走进去。 社长一边点着眼药水一边问:“货卸完了吗?” “是的,全部搞定!诚哥已经出去营业了。” “辛苦了!” 社长坐直了身子,眼药水从他的两眼滑落下来。 “美津子小姐说,您有事找我?” 世之介把待客用的沙发上堆放的纸箱挪到了地板上,腾出地方坐下之后问道。 “啊,对,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哦,这就来了。世之介早就做好充分的准备了。憋在他嘴边的那段“长这么大除了关东煮以外没拿过别人的东西”的小插曲,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蹦出来了。 “……嗯,是这么回事。说了你也不要太在意啊。那个,嗯,是这样的。你看,先前我也跟你稍微提了一下,问你要不要在我们这儿做正式员工什么的。” “啊……”从社长嘴里说出的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另一件事,世之介不由得脱口叫了出来。 实际上,在那之后,世之介也认真地考虑过社长的这一邀请。这是一件好事,就他的求职经历来说,他也很清楚有人愿意正式录用他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但是,考虑的*终结果还是拒绝。也说不上有什么明确的理由,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心情让他决定拒绝社长的邀请。如果非要给这种心情下定义的话,也许可以说,他这辈子还想再多扑腾几下? 他曾经以一种跌到谷底的心情开始现在这段打零工的生活。这种生活一旦开始,焦虑便一下子得以消除。嗐,已经无所谓啦!这一想法反而来势汹汹地逆袭,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开始觉得,在定下来之前,多见识见识更广阔的世界,不也挺好吗? “那个,关于这件事啊……”世之介正了正身子说道。 “对,关于这件事嘛,实在是不好意思啊,那个,能不能请你当作没听过啊。” “……实在是抱……”世之介说。 现实中的对话和他心里设想的对话完全混在一起,话头对不 上了。 “当然,是我们这边的原因,不是说横道君你不好。” “那个……” “不,对不起,横道君,我知道你现在有点混乱,这也很正常。我前几天才刚请你做我们的正式员工,现在又跟你说就当没这回事,任谁都会混乱的。唉,不好意思了!” “不,那个……” “真的不是说你的人品有什么问题。嗐,简单点说吧,现在公司不景气,没法再多招人,所以不好意思,真对不起。” 人品这个词都出来了,这让世之介愣住了。那次邀请明明正是因为社长当时认可他的人品啊。 天啊! 这下就连一贯迟钝的世之介,也联想到了刚才阿诚所说的偷窃事件。 “那个,难道社长……您真的在怀疑我吗?”他不由得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嗯?什么?” “我听说事务所丢钱了……啊不,好像是……” “什么?” “嗯,是这样的,如果是那件事的话,不是我做的。” “到底什么事啊?” “不,就是……” 就在这时,看到社长的眼神之后,世之介瞬间脸色煞白。那双眼分明是在说“不用说了”。社长显然已经铁了心了,那眼神就是在看一个小偷。 他顿时没了气力。同时,不知怎的,早乙女的那张脸浮现出来,他想起了上个月在BBQ时早乙女说的这句话:“可能你以为社长喜欢你,所以挺得意的,不过你要是觉得光靠拍马屁人生就能一帆风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还想到了当他就此抱怨时,小诸说的那句话: “早乙女已经想好了,他早就暗自打算无论如何都要捍卫从今往后的生活。” 说不定这次偷窃事件就是早乙女搞的鬼。为了不让世之介抢走他深得社长欢心的地位而故意设计的。 当他这么想时,一下子心就凉了。 不,不是我做的!想要大喊出声的那股子冲动,还有对行事卑鄙的早乙女的愤恨情绪,所有的一切都瞬间冷却,唯独一股恶意留了下来。廉价的会客用桌上,就摊放着某人的恶意。 如果真的是早乙女的阴谋,那这就是早乙女的恶意。 然而,世之介很快就放下了,将它放到了桌子上。放下的一刹那,不知为何,已经看不出那是属于谁的东西了。 “明白了。承蒙您邀请一次,我已经很高兴了。”世之介说道。 这不是不服输,也不是讽刺,是他真实的想法。 “啊,那个,横道君你还年轻,接下来总会有好的前程。” 明白明白,世之介想。这也不是什么讽刺,而是他直白的想法,就只是明白了而已。 就在前几天,社长还跟他说过:“横道君今年二十四岁吧?要是糊里糊涂混日子,那可就太可惜了。这个时期的决断会决定你的一生,这点毫无疑问,我很清楚。”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对值得期待的年轻人,他们会忧心忡忡地说“你都二十四岁了”,而对已经放弃的年轻人,他们会安慰一句:“你不才二十四岁吗。” 世之介默默地鞠了个躬走出社长办公室。 他知道,恐怕做到这个月发完工资自己就要被解雇了,不可思议的是,他没有生任何人的气。 对可能是这件事的主谋的早乙女是如此,对这么容易就上当的社长也是如此,还有,对阿诚和美津子也是。在后面这两人看来, 也许这只不过是一个打工仔进了公司然后又辞了的故事,他们很快就会忘得一干二净。而*神奇的是,他对就这么被人冤枉却只能默默离开的自己竟然也完全不生气。 他只是单纯地想:没办法,大家都得生活啊! 早乙女这家伙是很讨厌。但他变得这么讨厌也是没办法的事。社长呢,估计不管是对好人还是对讨厌的家伙也都一视同仁,而诚哥和美津子小姐当然没什么错。 回到事务所之后,看到早乙女背对着他在敲着计算器。世之介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埋头检查起醋拌海蕴的新包装,这是他在帮着卸货之前被交代的工作。

作者简介

吉田修一 1968年生于长崎。老家曾经营酒行,高中时代加入校泳队,考入东京法政大学后只身离家到东京求学。毕业后留在东京一边写作一边打工为生,曾当过游泳俱乐部教练、酒店服务生、搬运工等。1997年以《*后的儿子》斩获第84届文学界新人奖,作为小说家出道。 2002年以《同栖生活》获第15届山本周五郎奖,并以《公园生活》获第127届芥川奖,彰显其跨界大众小说和纯文学的才气。出道至今累计出版近四十部具有丰富面向的作品,纯文学佳作之外,亦有借罪案揭露人性幽微的《恶人》与《怒》、温暖人心的《横道世之介》、荒诞戏谑的《平成猿蟹合战图》。自2016年起担任芥川奖评委。2019年以描绘歌舞伎世界的集大成之作《国宝》获第69届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第14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