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称职的英雄--达尔文与难产的《物种起源》
读者评分
5分

不称职的英雄--达尔文与难产的《物种起源》

美国国家杂志奖得主作品,大量应用达尔文的笔记资料,总结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并以非常漂亮的写作呈现了达尔文的生活,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达尔文,一个悲伤与英勇交织的故事。

¥32.7 (5.6折) ?
1星价 ¥36.3
2星价¥36.3 定价¥58.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商品评论(1条)
落叶回***(三星用户)

万有引力丛书

2024-04-29 10:07:4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18148304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52
  • 出版时间:2021-04-01
  • 条形码:9787218148304 ; 978-7-218-14830-4

本书特色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推荐
★美国国家杂志奖得主作品
★《纽约时报书评周刊》《洛杉矶时报书评周刊》《图书馆杂志》等推荐 大量应用达尔文的笔记资料,总结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并以非常漂亮的写作呈现了达尔文的生活。 ——梁文道
奎曼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达尔文,一个悲伤与英勇交织的故事。 ——《纽约时报书评周刊》
简明扼要、引人入胜且内容丰富的传记……为这位充满争议的人物提供了令人满意的肖像。——《图书馆杂志》
奎曼充满智慧与力量的笔触,重现了这位19世纪博物学家智慧与心灵的人生旅程。 ——《洛杉矶时报书评周刊》
以清晰、简洁而有趣的轶事勾勒出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内容简介

达尔文的一生有两个对手:一个是“上帝”,一个是几乎抢在他前面发表“进化论”的年轻人华莱士。他推迟了二十年时间才发表《物种起源》,只为了推迟与“上帝”的决斗,却很终不得不面对后来者的挑战。本书从达尔文探险归来后落笔,细致勾勒出达尔文思想的形成与发展,带我们重回150年前《物种起源》的诞生现场。作者采用了大量达尔文的私密笔记与私人信函,来表现在挑战“上帝”、面对后来者的挑战时,达尔文内心巨大的冲突。本书是“万有引力”书系策划的《伟大的瞬间》系列之一。

目录

1 自然神学大厦将倾1837—1839

2 几维鸟的蛋——自然选择学说1842—1844

3 藤壶的附着点1846—1851

4 送给达尔文的鸭子1848—1857

5 可恶的书1858—1859

6 *合适的理论1860年后

7 *后一只甲虫 1876—1882


展开全部

节选

自然神学大厦将倾 1837—1839 直到几十年后,达尔文才使用了“进化”(evolution)一词。1837年7月,达尔文开始记录物种的“演变”(transmutation)。**本笔记写在带有金属夹的棕皮口袋本上。这个笔记本非常小巧,可以放在外套里随身携带,可以私密地记录他的疯狂思考和异端疑窦。
达尔文在笔记本封面简单作了一个标签——B。笔记A大约也开始于同一时间,内容是地质学。达尔文在笔记B的首页顶部写上了“动物法则”(Zoonomia),致敬祖父伊拉斯谟·达尔文(Erasmus Darwin)40年前出版的同名书籍。伊拉斯谟·达尔文是一位知名的医生和诗人,他的人生充满传奇色彩,身患痛风却好美色,观点不拘于传统,子嗣成群,有不少私生子,创作了许多有关植物的艳诗。达尔文的哥哥继承了祖父的名字,而达尔文继承了祖父对科学的热爱。《动物法则》的内容主要是医论,其中一部分记述了祖父伊拉斯谟的进化论观点:“所有恒温动物都起源于同一种丝状生物”,这种共同的亲缘关系具备一种“通过固有行为不断完善”的能力,因此这些改良性状能够在亲子代间传递。伊拉斯谟·达尔文在这个观点上并未深究,没有多加阐释或是提供佐证支持,但他为他的孙子达尔文充当了物种演变思想的家庭先驱,为之后达尔文的研究提供了理论出发点。而查尔斯·达尔文的演变理论富有条理,有说服力,有证据支持,否则达尔文不会出版。
达尔文选择用简洁的电报式文体来撰写笔记条目,对标点和语法不甚在意,笔记上有很多插入和划掉的文字、缩略语和不规范的拼写。他把hereditary(遗传)误写为heredetary,还把岛名Sicily(西西里岛)误写作Scicily(还是Siicily?)——虽然这个小岛不像加拉帕戈斯群岛一样有那么多独特的动物,但是名字却更难拼写。达尔文脑中有太多想法,这些文字不过是他为了记忆所做的记录罢了。他以宏大的问题为开篇:“为什么生命如此短暂?”跟随祖父的研究,他问道:“为什么性如此重要?”由此出发,达尔文开门见山,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见解:有性生殖以某种方式使生物产生了变异,所以亲子代间互不相同。同代之间也互不相同,除非是双胞胎。体态特征代代变化,智力和本能也是如此。结论就是“适应性”。*终结果如何呢?达尔文提出,在一个小岛上放一对猫或者一对狗,让它们自由生长,尽管有天敌,它们的数目也会慢慢增长。“谁敢预测结果究竟如何呢?”达尔文默默地问自己:“由此看来,如果动物在相隔的岛屿上待的时间够长,它们*终会变成不同的物种。”这就要求岛屿条件十分简单,分散孤立,还有不规则的生物群,这些就像是思想实验的前提条件,有助于达尔文理清思绪。
比如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的象龟和嘲鸫,或马尔维纳斯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上的小狐狸,“每一个物种都在变化”。达尔文写道。单单这句话就是个大胆的言论,与当时正统的科学和宗教理论鲜明对立。此外,达尔文大胆猜想,变化的物种是由一个物种连续演变而来的,这样就产生了物种“属”之间的区别联系,也拓展了物种分类,比如科、目、纲——生物的多样性。达尔文在其中一页笔记上画了一张亲缘关系简图,像一棵树干,不断分枝。他在每一个分枝的末端都标记了一个字母,代表一个物种。鸟类和哺乳类,脊椎动物和昆虫,甚至还有动物和植物,都是从同一株原始树干上长出来的分枝。达尔文思维开阔,天马行空。接着,他写道:“天知道这是否和大自然一致:小心哪。查尔斯,你不必急于求成,小心谨慎为上。”
笔记B的标志性意义,除了是达尔文勇敢跨越到进化思考的私人证据,还记述了达尔文收集整理的丰富事实、概念、来源和主题,其中一些内容是他未来几十年研究和论证的核心材料。达尔文紧紧抓住适应性这一点,他发现子代间的变异使得适应成为可能。达尔文也认识到了生物地理学(物种分布在地理上的特征)和生物分类(如何将生物归到不同种类)作为物种的演变和分歧的证据的重要性。他把精力放在生物的基本结构上——这些肢体和器官看起来都太小、太原始,毫无用处,仿佛还没有完全成形,或者后来变得难以复原。这些基本器官也存在于人类身上。达尔文无休止地求索,渴望答案。为什么男性会有乳头?为什么有的甲虫,尤其是生活在多风岛屿上的甲虫,会把良好的翅膀封在从不打开的鞘翅(昆虫坚硬的角质前翅)之下?为什么睿智、忙碌的上帝会创造出这种既无聊又浪费的东西?
不会飞的甲虫令达尔文困惑不解,有着圆圆小翅膀却不能飞的鸟类也让他十分诧异,比如鸵鸟、企鹅、巴塔哥尼亚的走禽,以及新西兰的无翼鸟。“无翼鸟,”他写道,“可能是原始骨骼的有力例证。”达尔文随“小猎犬”号在新西兰停留时并没有收集到任何一只无翼鸟的标本,甚至没有亲眼看到过。他没有用当地的毛利语称它为“几维鸟”。但他通过阅读,了解了无翼鸟是这大团谜题中的一小部分,将在之后的研究中占有一席之地。 两年来,达尔文一直过着奇特的双面生活,他仿佛是一个间谍,身处英国科学大厦的走廊,而彼时的英国科学大厦根植于自然神学的土壤,与英国国教正统一唱一和。
当时,生物学还不是一门独立的学科。研究自然是虔诚的敬神行为。许多博物学家都是牧师,星期日布道,其余时间观察鸟类、收集昆虫,比如吉尔伯特·怀特,于1789年首次出版了内容翔实、文笔优美的自然志《塞尔伯恩博物志》;又如约翰·雷,铁匠的儿子,毕业于牛津大学(当时的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还属于教会学校),于1691年顺应时势出版了《上帝在创造中显示的智慧》。1802年,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出版了《自然神学:从自然现象中收集的关于神性存在和其属性的证据》,简称《自然神学》,达尔文在剑桥求学时曾把这本书当作消遣读物。在书中佩利普及了“神圣的钟表匠”的比喻,向大众解释了“神是存在的”:假设我们发现地上有一块表,我们会推断一定有一位或一群工匠出于某种目的制造了它;如果我们在自然界发现了结构复杂巧妙、适应性极强的动植物,那么同理而言,一定是有个强大的造物主创造了它们。19世纪30年代出版的丛书《布里奇沃特论文集》由诸多当时备受尊敬的研究者撰写,其中八篇论文进一步论述了上帝的智慧和力量,并且说明了上帝是如何一点一点地直接创造了自然界。科学哲学家威廉·惠威尔是论文撰写者之一,他学识渊博,在很多领域有深远影响,还发明了“科学家”一词。惠威尔在论文中称天文和物理都是“有关自然神学”的学问。
佩利的自然神学理论背后是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比如本质论认为现实世界由数量有限的“自然类”(natural kinds)架构,世上的任何一个实体都由其本质或原型所支撑。这一理论*早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在柏拉图的影响下,本质主义者认为自然类相互独立,不可变化,物理实体仅仅是其不精准的表现形式。几何形状就是这些自然类的表现之一,比如三角形永远是三边,它可以具备多种多样的次要特征(等边、等腰、不等边),但永远不会是矩形或八边形。另一个例子是无机元素:铁永远是铁,铅永远是铅,除非炼金术士能找到神奇的方法把铁和铅转变为黄金。动植物也属于这种自然类,虽然有些种类的狗或鸡可能会出现不同的个体,但是物种之间的界线泾渭分明,不可变化。按照本质论,在特定时间内,物种的本质比个体拥有更根本、更稳定的特征。这也是威廉·惠威尔在1837年着重强调的一点:“物种在自然界拥有一个真实的存在,从一个物种变为另一个物种的过渡变化并不存在。”相信其他观点就是同教会教义和民间公理背道而驰。

作者简介

【美】大卫??奎曼
美国作家,《国家地理》撰稿人。曾获美国自然文学*G奖约翰??巴勒斯奖章、美国艺术和文学学院文学奖、美国笔会散文艺术奖和三次美国国家杂志奖。著有《致命接触:追踪全球大型传染病》《渡渡鸟之歌》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