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具体

《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具体

1星价 ¥129.4 (7.7折)
2星价¥129.4 定价¥168.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5365022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816
  • 出版时间:2021-10-01
  • 条形码:9787515365022 ; 978-7-5153-6502-2

内容简介

《<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具体化》——<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本书论证政治经济学批判是《资本论》的基本理论之一,以专门研究的方式突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的批判性品格、价值、目的。全面研究、阐述了马克思的科学批判的性质和特点:阐明它包含直接的和间接的批判,阐明这种科学批判的多种多样机制、模式等,论证马克思科学批判包含着批判性的创建,它体现了马克思科学批判的阶级性、主体性、价值性、创造性。本书的这些特点既充分地体现了马克思科学批判的学术价值,也显示了它在当代的发展逻辑、应用价值,从而更能彰显马克思科学批判的深度和创造性。

节选

  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说:“我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①所谓的关系,必定发生在不同的主体之间,因而就是一种主体的关系结构。但是,除了有生产中不同主体之间发生的、流动的关系外,还有生产过程外部不同主体的关系,但他们之间不是直接的活动交换,而是通过一定的凝结的“物”作为媒介部进行交换,才有交换关系。在资本主义社会表面上,这种物即资产阶级财富。但这种“原生态”的“商品堆积”包罗万象,结构十分复杂。不仅有许多种结构交错融合,而且各种类型的结构都很复杂。所以,马克思首先要对客观对象进行分解。  马克思发现,客观对象的复杂性既在于其内部的各种关系,又在于其与外部的关系。即使是像英国资本运动这样的典型对象,也是以非典型对象以及其他性质的对象的存在和联系为前提的。就与后者的联系而言,包含有与其他同类对象、非同类对象混成的结构;还包含有与一般过程彼此相互依存的有机的结构。资本运动就是这样有许许多多结构相互杂乱交错的混合体,并且呈现为混沌的表象。马克思对它的批判性解构,就是要将对象交错缠绕、混合的各种结构分解开来,梳理清楚,从混成的结构中提取有机的结构,再从有机的结构中析出本体主干,并从中分清主次,在此基础上,再分解其关键部分的结构,理顺内部关系。  经过一系列的解构,马克思分离并发现了对象的一系列结构,并指出这些结构的组成部分各个部分在其中的占比关系。  首先,是体系内的结构,主要是单个国家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关系结构。众所周知,客观的资本运动是个由许多国家的资本运动构成的庞大体系,这些国家的资本运动,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资本主义体系的整体结构。在这个体系的整体结构中,各个成分的发展水平差别决定人们对它们不能等量齐观。对马克思而言,他注重考察的只是当时*为发展的资本运动。这样,就从整体结构中分离出典型对象的结构。他认为:“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②所以这种结构既能代表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又与后者有所不同。可见,体系的整体结构由典型对象与非典型对象构成,并且由典型对象主导。  其次,体系外的结构,主要是典型对象与其他非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这种体系不是单独存在的,它离不开与体系外的国家,否则,就没有了国际间的经济交流、压迫和统治的对象。这样看,这个体系与体系外的国家就有构成了世界性的体系结构。不言而喻,这种结构实际上是由资本主义体系结构统治的。在前一个世纪中,资本主义体系是由英国这个典型对象为首、为代表的。  再次,典型对象本身的结构,它包含了一系列的结构。资本主义体系内的典型对象指的当然不是单个资本,而是社会总资本。它包含着许多职能资本形式,生产资本在其中处于核心和主导的地位,其他的资本形式从属于它。这些资本形式就构成了的总资本的职能形式结构。  在社会总资本中,能够生产剩余价值的只是产业资本。它由许许多多的产业部门构成,从产业的角度看,就是产业结构。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同阶段,各种产业部门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起初,是劳动密集型部门起主导作用,但到了较为发展阶段,不仅是由资本密集型产业,而且发展为由“有决定意义的产业部门”①主导。  各个部门分别生产社会所需要的各种商品,表面看,这样形成的是产品结构,但由于这些社会需要在量上是有一定比例的,所以这种比例关系实际上构成了一种社会需要结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这种社会需要结构,或者说比例关系结构是不同的。  就单个资本来看,*典型的是能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资本。这种资本的运行有三种职能:购买、生产、销售,因而要同时分为三个部分,先后经历购买阶段、生产阶段、销售阶段,执行三种职能,其中以生产阶段*为关键。这样看来,就有了资本的职能结构。  产业资本与商业资本是社会总资本的“核心构造”②,相对而言,生息资本就是外围的构造。但是由于生息资本与生俱来的虚拟资本的发展,就使得社会总资本同时具有另一种结构形态,它由实体资本和虚拟资本共同构成的现实资本结构。如果从资本运动的态势看,它并非直线运动的,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一定要经历周期性的波动,从而形成周期性的运动结构。  *后,对象的具体结构。典型对象不是单独运行的,一方面,资本通过生产商品来生产剩余价值,通过发展大工业来提高生产剩余价值。如果说,商品生产能提高资本运动的效益,那么工业化则是提高其运行效率的*佳手段。显然,和特殊的资本运动不同,商品生产、工业化这些过程是跨社会形态的,因而是一般过程。由此观之,特殊资本运动只有紧密联系一般过程才是具体的,真实的。换言之,特殊过程与一般过程的统一形成了资本运动的具体结构。另一方面,资本又不能单独发挥作用,还要通过许多资本家的操作和雇佣工人的劳动,因而有人与物的关系、资本家之间的关系、资本家与雇佣工人的关系等关系结构。其中,有一般过程的关系,也有特殊过程的关系,而资本家对雇佣工人的剥削关系是资本运动中*重要的结构。但是,虽然这种结构是相当隐秘的,但作为本质的东西是一定要“在现象的表面上显示出来。”①不过,在流通、竞争中,它总是颠倒表现的,即表现为资本、土地、劳动共同创造价值。这样他就不仅揭示了内在的剩余价值与其外化、异化了的收入形式所结成的内外结构,而且分解了它的社会表象结构。  ……

作者简介

  陈俊明,福建泉州人,中共党员,经济学博士、二级教授,福建省教学名师。福建师范大学经济学博士生导师、博士后合作导师,华侨大学政治学博士生导师。曾任华侨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国际经济系副主任、泉州师范学院人文学院院长、经济研究所所长。出版过一部高校教材、八部学术著作,其中有七部研究《资本论》基本理论的具体化,形成“《资本论》理论具体化研究”的序列著作。发表有关《资本论》及经济哲学的论文一百余篇。主持并完成两个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课题,十余个省部级课题,其中重大、重点课题三个。已出版的几部《资本论》研究著作先后获福建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三次、三等奖两次。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