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北京送快递
读者评分
5分

我在北京送快递

豆瓣8.1分,胡安焉走南闯北二十年间日常的点滴和工作的甘苦,记录了一个平凡人在生活中的辛劳、私心、温情、正气。

1星价 ¥33.6 (6.0折)
2星价¥33.6 定价¥56.0
商品评论(4条)
ztw***(三星用户)

评分很高的一本书,先买着,慢慢看

2024-04-12 13:15:05
0 0
卡斯特***(三星用户)

除了“我在北京送快递”这一部分之外,还有作者在广东、上海的工作经历,读起来文字还是比较舒服和亲切的,也有作者自己的思考在里面。但是也并没有像一些营销夸张得那么好,可能多少也是因为普通人你我,更想看普通人写的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堆积了很高的销量。

2024-03-17 11:27:2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72609268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296
  • 出版时间:2023-03-01
  • 条形码:9787572609268 ; 978-7-5726-0926-8

本书特色

工作是生存的手段,不是人生的目的
一个“底层”打工人的十年,快递员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胡安焉首部非虚构作品集
全网百万点击《我在物流公司上夜班的一年》,记录夜班拣货工人的甘苦
新增8万字长文,回顾作者近10年间做过的19份工作——
便利店店员、自行车店销售、服装店导购、加油站加油工、保安……
作者及其经历已获得诸多曝光,见于各大媒体或自媒体
新周刊、凤凰网、豆瓣读书、读库、魏小河流域、副本制作等

读者评价:
“谢谢你把我们的经历写出来。”
“当小人物拿起笔,整个世界都敞开了。”
“让人看到'平凡人'的生活,社畜人深有同感。”
“看完北京快递的*后一句话,我的内心像核爆一样。”
“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正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的真实体验才会如此感人。”

内容简介

"进入社会工作至今的十年间,胡安焉走南闯北,辗转于广东、广西、云南、上海、北京等地,做过快递员、夜班拣货工人、便利店店员、保安、自行车店销售、服装店销售、加油站加油工……他将工作的点滴和生活的甘苦化作真诚的自述,记录了一个平凡人在工作中的辛劳、私心、温情、正气。

在物流公司夜间拣货的一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生理印记:“这份工作还会令人脾气变坏,因为长期熬夜以及过度劳累,人的情绪控制力会明显下降……我已经感到脑子不好使了,主要是反应变得迟钝,记忆力开始衰退。”在北京送快递的两年,他“把自己看作一个时薪30元的送货机器,达不到额定产出值就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但他*终认识到,怀着怨恨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这些在事后追忆中写成的工作经历,渗透着他看待生活和世界的态度与反思,旨在表达个人在有限的选择和局促的现实中,对生活意义的直面和肯定:生活中许多平凡隽永的时刻,要比现实困扰的方方面面对人生更具有决定意义。"

目录

**章 我在物流公司上夜班的一年
第二章 我在北京送快递
第三章 在上海打工的回忆
第四章 我做过的其他工作
后 记 生活的另外部分
展开全部

节选


货运中转中心就像一个大埠头,我们在一米高的水泥工作台上干活儿,这台子我们叫它分拣场。分拣场大约有八到十个足球场那么大,上面盖着巨型的铁皮顶棚,四周是编了号的一个个装卸货口,一排排货车屁股朝工作台停靠着,打开车厢门装卸货物。晚上登上分拣场,立即就能听见一阵延绵不绝的隆隆响声,低沉而浑厚,好像从远处传来的雷鸣,那是上百辆叉车碾轧地面时发出的声音。这些叉车就像工蚁,把从货车上卸下的快件货物送到各个组分拣,然后再把分拣好的送到对应的装车口。我被分配到了小件分拣组,工作内容是把到站的快件按照目的地分拣、打包。我喜欢这份工作,虽然不是所有方面:它不用跟人说话,不用开动脑筋,撸起袖子干就行了。因为那是在广东,一年里有九个月是夏天,白天太阳把顶上的铁棚晒得发烫,晚上也凉快不了多少。一般上班后个把小时,我就已经汗流浃背,直到第二天早上。后来我买了一个三升的水壶,每晚喝掉满满一壶,试过整晚上没有小便,水都从汗腺排掉了。试工的三天,我被安排去倒包,这是我们组里*累人的岗位。营业站点送来的快件是用纤维袋扎成包裹的,我们组要把这些包裹拆开,把快件按照目的地分拣,再重新打包起来。而倒包就是把营业站点送来的包裹破开,把里面的快件倒到分拣台上。那些包裹有轻有重,轻的几斤,重的五六十斤。如果只是倒两三个小时,大概多数人都可以应付,可是不停地倒一个晚上,对体力的消耗就很大,有些人就扛不住了;这个岗位也是组里唯一不让女工上的岗位。所有到我们组来试工的男工,都会被安排去倒包,女工则去打包。只有在工作强度*大的岗位上,双方才能看清楚彼此是否适合,从而减少因为误解而产生的没合作多久就分手的情况。实际上试工的几天是*累人的,因为身体这时还没适应陌生的工作方式和强度,动作的生疏也会造成额外的体力浪费,这也是很多人试了两小时就走人的原因。但只要你扛下来,干久了,慢慢都会适应,感觉就没那么累了。我记得有次来了个大姐试工,干活儿没有问题,但到了半夜突然走掉了。后来我听说,她因为不识字,被组长劝退了。我觉得她不是完全的文盲,否则不可能干了几小时都没出错。可能是她认识的字有限,频繁地问人,导致带她的同事越来越害怕,*后通知了组长。因为一旦她贴错了标签,整包快件被发往错误的城市,我们整个组都要扣钱。我很早就听说S公司的口碑好,是“快递界的海底捞”,Z主管开会时就经常要求我们,派件时要向客户提出帮忙把垃圾带走。像这样的要求,我发现自己做不到,我从没问人要过垃圾。假如是客户主动请我帮忙,我倒是很乐意效劳,不过这样的客户我只遇见过一次。Z主管还要求我们,每次送出快件后,要请客户帮我们打个五星好评。站点还做了统计表贴在墙上,每天更新我们得到的好评数,排名靠后的会在开会时被揪出来。当时这真的把我整得好苦,我每天都过得很焦虑。一方面我很怕自己会排在后面,另一方面我对着客户又开不了口。于是每天下了班之后,我就在手机里编辑短信,给当天服务过的客户发短信,请他们给我打个好评。我专挑那些对我特别客气和热情的客户,同时把老年人排除在外,因为老年人就是想帮我,也不懂怎么在手机里操作。我每天大约发二三十条短信;对我来说,文字表达要比面对面口头表达容易得多。经常有客户当面夸我,连带着夸起“S公司的服务就是好,和那些什么通不一样”。这每每让我感到尴尬,因为我向来是挺羡慕“那些什么通”的——他们送快递就是送快递,不用早晚开什么会,更没有丢垃圾、打好评之类的事情,也不会动不动就被投诉。在品骏*后的那段日子是轻松的,来自工作的压力似乎全部消失了,干活儿的时候也不再心急火燎。早上我们装好车后,甚至还聊会儿天才出发。在这之前的一年多里,我每天都按固定的路线派件——新城阳光、孙王场、金成府、玉兰湾、京通罗斯福广场、金成中心、家乐福、瑞都国际中心、瑞都国际北区、瑞都国际南区、弘祥1979文创园、东郎影视产业园、旗舰凯旋、海通梧桐苑——这对我来说是*合理也*高效的顺序。有些时候,甚至我不按这个顺序就无法完成当天的工作。但现在我可以试着反过来走,尽管会多耽搁些时间,甚至先跳过中间的一些地方——我反过来走的话,路过两个产业园时客户都还没上班——然后再折返回去。我的时间突然变得宽裕了,就像一个曾被人看不起的穷光蛋一夜暴富,我可以报复性地享受一下挥霍时间的奢侈。因为我被所谓的分秒必争压迫很久了,一直以来我的时间都是紧绷绷的,就像我的神经一样,只能左支右绌地应付工作。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还从没见过早上八九点钟的海通梧桐苑和旗舰凯旋小区,而我在这些地方都工作一年多了。如今我到达每个地方的时间都和原来墨守成规的不一样,看到和感受到的也因此不同。事实上我发现自己正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待这份工作——这不仅是关于习惯的改变,或者时间和空间的对应变化,而是比如说不带目的性地,从一种我从前因为焦虑和急躁而从没尝试过的角度去观看事物——我不再把自己看作一个时薪30元的送货机器,一旦达不到额定产出值就恼羞成怒、气急败坏

作者简介

胡安焉,打工人,写作者。近十年走南闯北,辗转于广东、广西、云南、上海、北京等地,现定居成都。早年间做过保安、面包店学徒、便利店店员、自行车店销售、网店工作人员等;近年在广东的物流公司做过夜班拣货工人,后又在北京做了两年快递员。2020年至今,待业在家。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