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烟起 胭脂灭-(全二册)
读者评分
4.8分

包邮狼烟起 胭脂灭-(全二册)

¥13.9 (2.8折) ?
1星价 ¥20.9
2星价¥20.9 定价¥4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5条)
262***(三星用户)

品相好,物美价廉,值得读和藏。

2020-06-07 20:15:02
0 0
任可合***(三星用户)

价优货好才是王

2019-09-06 21:39:01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807556770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630
  • 出版时间:2009-08-01
  • 条形码:9787807556770 ; 978-7-80755-677-0

本书特色

执剑、旋身、回首,目光所及,狼烟四起,眉清眸暖,飒飒英姿,铿锵女子胜儿郎,谁可伴红妆?
她是倾世红颜,却更具雄才伟略,她是娇媚女儿身,却更有男儿般的铮铮铁骨。
皇后系列掌门人·安安继《厨娘皇后》《花痴皇后》之后再创乱世皇后传奇。
烽火漫天,狼烟四起,铁血冷烈,胭脂情浓。
看一个亡国皇后如何用生命演一段鲜血祭奠的战争,唱一曲冲破生死的情歌。

内容简介

《狼烟起 胭脂灭》(上册):人生际遇,变幻莫测。一夕之间,可以让她从皇家侍卫跃为帝王之妻;一夜之瞬,可以让她从新婚皇后变成亡国之后。战火绵延的四国天下,迷雾森森,阴谋重重。她背负着沉重的家国期盼,毅然踏上寻找烈皇的路途她超越生死,极致温柔,历尽艰辛重归桓帝的怀抱;她辗转三国,兼济天下,依然难阻瀚淳王子的错爱。透过一幕幕战争惨象,爱她的人用生死书写恋情,穿越一幅幅恩爱全景,宠她的人用诀别成就祝福;而她,一次又一次,以炽热的鲜血宣泄胜利的悲伤。
《狼烟起 胭脂灭》(下册):洞房花烛夜,帝君却遇刺而亡,胭脂未嫁成孀,成为亡国之后,不得不背负着丧夫之痛去寻找复国的希望。她本以为一路颠沛流离铸就的温情可以长长久久,耀世的烈皇会是自己*后的归宿,可是宿命的安排却早已将她与邪魅的桓帝紧紧捆绑在一起。
尘埃落定,她本可以在桓帝的庇护下做个宠冠后宫的小女子,可以不动刀枪棍棒享受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谁知却早已陷入重重阴谋中……
征战天下,情爱迷途,她在重重阴谋中将如何取舍,在情爱边缘将怎样苦苦挣扎?

目录

上册
楔子
卷一 情路
**章 夜魅迷城
第二章 雪落无声
第三章 皇子混混
第四章 巴掌伺候
第五章 淳的救援
第六章 水中柔吻
第七章 陌的本色
第八章 神秘红妆
第九章 追风逐月
第十章 赤奴惊魂
第十一章 丞相墓前
第十二章 柔肠百转
第十三章 苍隐桓帝
第十四章 寒夜之暖
第十五章 举掌握剑
第十六章 两两相依
第十七章 默默相守
第十八章 亡命追逐
第十九章 胭脂弥血
第二十章 彩云之南

卷二 战恋
第二十一章 有情两相知
第二十二章 夜奏军情急
第二十三章 二妃暗相争
第二十四章 高台共婵娟
第二十五章 战前的宁静
第二十六章 相见不相识
第二十七章 不露也锋芒
第二十八章 暴雨夜摧城
第二十九章 谁是谁的谁
第三十章 命运的纠缠
第三十一章 舍命夺红颜
第三十二章 柔肠绕千般
第三十三章 双皇攻守战
第三十四章 潜在的危机
第三十五章 影随玉霞关
第三十六章 死亡的方向
第三十七章 宿命的转折
第三十八章 死当长相思
第三十九章 *后一份爱
第四十章 沉默的信仰
卷三 妆舞
第四十一章 剑啸朝堂
第四十二章 错综复杂
第四十三章 瀚淳来访
第四十四章 夜出苍都
第四十五章 漕州再战
第四十六章 公主之身
第四十七章 大战将临
第四十八章 以命偿命
第四十九章 初胜救援
第五十章 城破逃亡
第五十一章 战乱双生
第五十二章 瀚淳之殇
第五十三章 铁甲男子
第五十四章 再见修越
第五十五章 大难凌迟
第五十六章 惊·决战序曲
第五十七章 战·*后王牌
第五十八章 恋·爱的罪恶
第五十九章 倾·红妆夺魄
第六十章 恒·执手天下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夜魅迷城

雾烈国沧城。

季冬之夜,*是寒冷刺骨。天低低的,墨似的云层沉沉地压下来,整个沧城战栗在黑暗的怀抱里。夹着冰冷水汽的海风席卷而至,呜呜之声不绝于耳,像谁在不停哭号,侵袭着高壮的城墙与鼓楼,搅得守城的军士不得安宁,震得城里的每一个人心绪凋零。

与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空不同,今晚的沧城灯火辉煌,明如白昼,在暗夜里显得那么醉人,又那么伤感,那么落寞。灯光*亮处是月前刚改作皇帝行宫的沧城太守府。此时此刻,行宫内热闹非凡,人影进进出出,不停走动,因为今晚是刚登基一月的新帝--燕康大婚之时。

战乱两年有余,雾烈国惨遭丧国之痛,国不成国,家不成家。如今仅存廊、沧两座城池,由左将军席舒与侍卫长乐延带领两万余部拼死固守。自国君战败后,接连登基的十位少年帝王连遭刺杀而亡,事情诡异离奇,却又查不出因由,城中军民上上下下无不陷于恐惧之中。这片仅存的土地被一片惨淡哀伤所笼罩。蠢蠢欲动的苍隐国军团就驻扎在离廊城仅五日行程的宁襄关,而廊城与沧城相隔极近,谁也不知道明天的太阳是否还会升起!

但是今晚,人们心目中伟大的新皇将在这座还保存着完整赤子之心的城池里迎娶在他们心目中将同样伟大的皇后。所有人都知道,这场婚礼对于整个雾烈皇族乃至整个雾烈国有多重要。它是延续雾烈皇族血脉的希望,也是延续雾烈国一百六十多年来统治的希望。不管明天会如何,今晚仍是值得庆贺的一晚。于是,行宫里外,除了把守严密的侍卫们,臣工、城民都载歌载舞,尽情欢乐,庆祝这场非同寻常的婚礼。

布置一新的新房内,红锦,红纱,红鸳鸯,一派喜气祥和。高烛悠悠,光影幻化,飞龙走凤的绣帐静静垂列在宽大的雕床两旁。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雕床中央,微低着头,双手交叠着。红纱掩盖了她的脸与眼眸,只露出些许弯着精致弧度的姣好唇影。听着行宫内外一浪又一浪欢快的人声,她能感觉得到所有人舒畅的心情,仿佛因为这些,冷冽的空气也暖和了许多。

随身伺候的婢女正往新房中央的暖炉里加炭火,并稍稍挑亮了房内暗淡的烛光。

光线突然亮了些,引得床上人的思绪轻轻一颤,停在了某处。她想起白日里侍卫长乐延面容无比肃穆地对她所说的一番话,“胭脂,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雾烈国伟大的皇后,身上担负着保护皇上的职责,也担负着为我雾烈国传延后嗣的责任。”

侍卫长交付与她的是一项艰巨而沉重的任务,绝不是儿戏。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描淡写地点头同意,一点儿也不介意如此简单甚至可以说是草率的就决定了自己的后半生。她是侍卫长捡回来的孩子,近十年的养育之恩是她此生都无法报答的。所以从跟着他回雾都的那天开始,她就从不会对他说半个不字,这一次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了另一个人--她的夫君,这个仅存两座城池的国家的新一代帝王--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燕康,唇角便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丝笑意。原本,她不该是他的皇后,亦不该与他扯上任何关系。因为她只是侍卫长从战乱中偶然带回的孤儿,如何配得起雾烈国身份尊贵的十二皇子?况且,她跟着乐延进出侍卫队近十年,骑马射箭,舞枪弄棒,早已将自己视作侍卫队的一员。而侍卫队历来的责任是保护雾烈国皇族,怎么能逾越身份,一跃成为皇家妃嫔?何况还是皇后。

三日前,她偶然听到燕康与席将军、侍卫长三人的对话,说要选自己为后之事,大吃了一惊。但这件事经众位官员决议以后,却一致通过了。于是,侍卫长亲自将这件事告诉她。她知道,众臣不反对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认为武艺精湛的她,身为皇后的同时,亦是贴身保护新皇的*佳人选,因为所有人都不希望皇族惨案再发生。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