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猎人笔记
读者评分
5分

猎人笔记

1星价 ¥10.3 (4.1折)
2星价¥10.3 定价¥25.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201***(三星用户)

给孩子买的!品质挺好!插图漂亮!排版舒服!已经买了好多,希望中图活动给力些!

2020-06-03 00:33:3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3929718
  • 装帧:暂无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383
  • 出版时间:2010-03-01
  • 条形码:9787533929718 ; 978-7-5339-2971-8

本书特色

屠格涅夫是19世纪俄国的著名作家,一位卓越的、才华横溢的艺术大师。他以圆熟的技巧、细腻的心理分析享誉欧洲文坛。《猎人笔记》是他的一部现实主义随笔故事集,作品从一个疏远、敌视其自身阶级的猎人的角度出发,以反映农村生活的新角度和别具一格的艺术形式给俄国文学界带来了新鲜的空气,《猎人笔记》也因此被视为“一部点燃火种的书”!

内容简介

《猎人笔记》描绘了各色的地主肖像,这些肖像画可以说是以果戈理为代表的“自然派”作家所创造的画卷的延续。每一个地主都有自己的故事,其中有守旧残忍的斯捷古诺夫地主(《两地主》),有“优雅”的恶棍地主宾诺奇金(《总管》),也有从容睿智的独院地主奥夫谢尼科夫(《独院地主奥夫谢尼科夫》)。屠格涅夫优雅的笔调在地主身上毕露讽刺和幽默的锋芒。
  翻开《猎人笔记》,在每一个笔记故事之中,人物形象所置身的大自然美丽生动,俄罗斯中部地区被描绘得如此迷人。这儿有晶莹的露珠、轻纱般的薄雾、跳动的篝火,这儿有空旷的田野、翠绿的草原、幽深的白桦林,这儿有云雀的歌唱、夜莺的轻吟、鹌鹑的鸣啭。这里色彩绚烂.这里音响悦耳,这里的空气闻着满是芳香,这些都逃不过作家敏锐的观察力、听力、细腻的感受力,以及绝妙的文字表达力。俄罗斯风景在他的笔下斑斓生姿,秀色可餐。无怪乎列夫·托尔斯泰这样盛赞屠格涅夫的风景描写:“这是他的拿手。他以后的作家不敢在这方面动手……只要他写上两三笔。自然景物就发出芬芳的气息。”
  《猎人笔记》的写作是屠格涅夫由诗歌向散文的一次“试航”。在这大获成功的作品中,屠格涅夫在民主精神、人道感情和真诚善良天性的驱使下,以诗人的天才和“猎人’’的阅历,真实地描绘出一幅幅俄罗斯农村生活的画卷。而作为反映这一画卷内容的载体,“猎人笔记”也成为一种屠格涅夫式的“随笔”,它以“数学般精确’’的描写和浓郁的抒情色彩拓展了一般随笔的范围、功能和意义,甚至随笔这一体裁,也因《猎人笔记》的问世而提高了它在各类文学体裁中的地位。
  可以说.作为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俄罗斯文学“三巨头”之一,作为“小说家中的小说家”,作为卓越的现实主义作家,屠格涅夫正是从《猎人笔记》起步的。

目录

霍尔和卡里内奇
叶尔莫莱和磨坊主妇
莓泉
县城的医生
我的乡邻拉季洛夫
独院地主奥夫谢尼科夫
里果夫村
别任草地
美丽的梅恰河畔的卡西扬
总管
办事处
孤狼
两地主
列别江市
塔吉雅娜·鲍里索芙娜和她的侄儿
夕匕
歌手
彼得·彼得罗维奇·卡拉塔耶夫
幽会
希格雷县的哈姆莱特
契尔托普哈诺夫和聂道漂斯金
契尔托普哈诺夫的末路
活骷髅
大车来了
树林与草原
展开全部

节选

《猎人笔记》以反映农村生活的新角度和别具一格的艺术形式给文学界注入了新鲜的空气,也给作者屠格涅夫带来了不同凡响的文学声誉。在屠格涅夫之前,描述俄罗斯农民悲惨处境这一题材的文学作品并不少见,但《猎人笔记》在描写农民不幸命运的同时,更表现了他们卓越的才干、美好的精神境界和独特的性格。给俄罗斯农民唱了一首曲调丰富的赞美歌。在残酷的窒息人性的农奴制度下,有霍尔与卡里内奇这样个性鲜活的农民(《霍尔与卡里内奇》),有被视为“疯子”然而内心柔软、“疼爱”大自然的卡西扬(《美丽的梅恰河畔的卡西扬》),有雅什卡这样歌声动人的农民歌手(《歌手》),更有一个又一个纯洁善良的少女,如《活骷髅》中的露凯西娅,如《幽会》中的阿库丽娜,还有《别任草地》里一群天真烂漫的农家少年,在夏夜的篝火边绘声绘色地讲述鬼怪故事。在腐朽的制度下,这些鲜活的农民形象诗意浓浓,于苦涩中竟别有田园风味。

相关资料

谁要是从波尔霍夫县来到日兹德拉县,大概会对奥廖尔省人和卡卢加省人的明显差别感到惊讶。奥廖尔省农人的个头儿不高,身子佝偻着,愁眉苦脸,无精打采,住的是很不像样的山杨木小屋,要服劳役,不做买卖,吃得很不好,穿的是树皮鞋;卡卢加省代役租农人住的是宽敞的松木房屋,身材高大,脸上又干净又白皙,流露着一副又大胆又快活的神气,常常做奶油和松焦油买卖,逢年过节还要穿起长统靴。奥廖尔省的村庄(我们说的是奥廖尔省的东部)通常四周都是耕地,附近有冲沟,冲沟总是变为脏水塘。除了少许可怜巴巴的爆竹柳和两三棵细细的白桦树以外,周围一俄里之内看不到一棵树;房屋一座挨着一座,屋顶盖的是烂麦秸……卡卢加省的村庄就不一样,四周大都是树林;房屋排列不那么拥挤,也比较整齐,屋顶盖的是木板;大门关得紧紧的,后院的篱笆不散乱,也不东倒西歪,不欢迎任何过路的猪来访……对一个猎者来说,卡卢加省也要好些。在奥廖尔省,所剩无几的树林和丛莽再过五六年会全部消失,就连沼地也会绝迹;卡卢加省却不同,保护林绵延数百俄里,沼地往往一连几十俄里,珍贵的黑琴鸡还没有绝迹,还有温顺的沙锥鸟,有时忙忙碌碌的山鹑会噗啦一声飞起来,叫猎人和狗又高兴又吓一跳。有一次我到日兹德拉县去打猎,在野外遇到卡卢加省的一个小地主波鲁德金,就结识了这个酷爱打猎、因而也是极好的人。不错,他也有一些缺点,比如,他向省里所有的富家小姐求过婚,遭到拒绝而且吃了闭门羹之后,就带着悲伤的心情向朋友和熟人到处诉说自己的痛苦,一面照旧拿自己果园里的酸桃子和其他未成熟的果子作礼物送给姑娘的父母;他喜欢翻来覆去讲同一个笑话,尽管波鲁德金先生认为那笑话很有意思,却从来不曾使任何人笑过;他赞赏阿基姆·纳希莫夫的作品和小说《宾娜》;他口吃,管自己的一条狗叫“天文学家”;说话有时带点儿土腔;在家里推行法国膳食方式。据厨子理解,这种膳食的秘诀就在于完全改变每种食品的天然味道,肉经过他的高手会有鱼的味道,鱼会有蘑菇味道,通心粉会有火药味道。可是胡萝卜不切成菱形或者梯形,决不放进汤里去。然而,除了这少数无关紧要的缺点,如上所说,波鲁德金先生是个极好的人。我和他相识的**天,他就邀我到他家去过夜。“到我家有五六俄里,”他说,“步行去不算近;咱们还是先上霍尔家去吧。”(读者谅必允许我不描述他的口吃。)“霍尔是什么人?”“是我的佃户……他家离这儿很近。”我们便朝霍尔家走去。在树林中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平平整整的林中空地上,是霍尔家的独家宅院。宅院里有好几座松木房屋,彼此之间有栅栏相连;主房前面有一座长长的、用细细的木桩撑起的敞棚。我们走了进去。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二十来岁,高高的个头儿,长相很漂亮。“噢,菲佳!霍尔在家吗?”波鲁德金先生向他问道。“不在家,霍尔进城去了,”小伙子回答,微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您要车吗?”“是的,伙计,要一辆车。还要给我们弄点儿克瓦斯来。”我们走进屋子。洁净的松木墙上,连一张常见的版画都没有贴;在屋角里,在装了银质衣饰的沉重的圣像前面,点着一盏神灯;一张椴木桌子,不久前才擦洗得干干净净;松木缝里和窗框上没有机灵的普鲁士甲虫在奔跑,也没有隐藏着沉着老练的蟑螂。那年轻小伙子很快就来了,用老大的白杯子端着上好的克瓦斯,还用小木盆端来一大块白面包和十来条腌黄瓜。他把这些吃食儿放到桌子上,就靠在门上,微微笑着,打量起我们。我们还没有吃完这顿小点,就有一辆大车轧轧地来到台阶前。我们走出门来,一个头发蜷曲、面色红润的十四五岁男孩子坐在赶车的位子上,正在吃力地勒着一匹肥壮的花斑马。大车周围,站着五六个大个头男孩子,彼此十分相像,也很像菲佳。“都是霍尔的孩子!”波鲁德金说。“都是小霍尔,”已经跟着我们来到台阶上的菲佳接话说,“还没有到齐呢,波塔普在林子里,西多尔跟老霍尔上城里去了……小心点儿,瓦夏,”他转身对赶车的孩子说,“赶快点儿,把老爷送回去。不过,到坑坑洼洼的地方,要小心,慢点儿,不然,会把车子颠坏,老爷肚子也受不住!”其余的小霍尔听到菲佳的俏皮话,都嘿地笑了。波鲁德金先生庄重地喊了一声:“把'天文学家'放上车!”菲佳高高兴兴地举起不自然地笑着的狗,放进大车里。瓦夏放开马缰,我们的车子朝前驰去。波鲁德金先生忽然指着一座矮矮的小房子,对我说:“那是我的办事房。想去看看吗?”“好吧。”他一面从车上往下爬,一面说:“这会儿已经不在这儿办事了,不过还是值得看看。”这办事房共有两间空屋子。看守房子的独眼老头儿从后院跑了来。“你好,米尼奇,”波鲁德金先生说,“弄点儿水来!”独眼老头儿转身走进去,一会儿带着一瓶水和两个杯子走了回来。“请尝尝吧,”波鲁德金对我说,“这是我这儿的好水,是泉水。”我们每人喝了一杯,这时候老头儿向我们深深地鞠着躬。“好,现在咱们可以走啦。”我的新朋友说,“在这儿,我卖了四俄亩树林给商人阿里鲁耶夫,卖的好价钱。”我们上了马车,半个钟头之后,就进了主人家的院子。“请问,”在吃晚饭的时候,我向波鲁德金问道,“为什么您那个霍尔单独居住,不跟其他一些佃农在一块儿?”“那是因为他是个精明的庄稼汉。大约在二十五年前,他的房子叫火烧了;他就跑来找我的父亲,说:'尼古拉·库兹米奇,请允许我搬到您家林子里沼地上去吧。我交租钱,很高的租钱。“可你为什么要搬到沼地上去?“我要这样;不过,尼古拉·库兹米奇老爷,什么活儿也别派给我,您就酌情规定租金吧。“一年交五十卢布吧!“好的。''你要当心,我可是不准拖欠!“知道,不拖欠……'这么着,他就在沼地上住了下来。打那时起,人家就叫他霍尔了。”“怎么样,他发财了吗?”我问。“发财了。现在他给我交一百卢布的租金,也许我还要加租。我已经不止一次对他说过:'你赎身吧,霍尔,嗯,赎身吧!'可是他这个滑头却总是说不行,说是没有钱……哼,才不是这么回事儿呢!……”第二天,我们喝过茶以后,马上又出发去打猎。从村子里经过的时候,波鲁德金先生吩咐赶车的在一座矮小的房子前面停了车,大声呼唤道:“卡里内奇!”院子里有人答应:“来啦,老爷,来啦,我系好鞋子就来。”我们的车子慢慢前进,来到村外,一个四十来岁的人赶上了我们。这人高高的个头儿,瘦瘦的,小小的脑袋瓜朝后仰着。这就是卡里内奇。我一看到他那张黑黑的、有些碎麻子的和善的脸,就很喜欢。卡里内奇(正如我后来听说的)每天都跟着东家外出打猎,给东家背猎袋,有时还背猎枪,侦察哪儿有野物,取水,采草莓,搭帐篷,找车子。没有他,波鲁德金先生寸步难行。卡里内奇是个性情顶愉快、顶温和的人,常常不住声地小声唱歌儿,无忧无虑地四处张望,说话带点儿鼻音,微笑时眯起他的淡蓝色眼睛,还不住地用手捋他那稀稀拉拉的尖下巴胡。他走路不快,但是步子跨得很大,轻轻地拄着一根又长又细的棍子。这一天他不止一次同我搭话,伺候我时毫无卑躬屈膝之态,但是照料东家却像照料小孩子一样。当中午的酷暑迫使我们找地方躲避的时候,他把我们领进了树林深处,来到他的养蜂场上。卡里内奇给我们打开一问小屋,里面挂满一束束清香四溢的干草,他让我们躺在新鲜干草上,自己却把一样带网眼的袋状东西套到头上,拿了刀子、罐子和一块烧过的木头,到养蜂场去给我们割蜜。我们喝过和了泉水的温乎乎的、透明的蜂蜜,就在蜜蜂单调的嗡嗡声和树叶簌簌的絮语声中睡着了……一阵轻风把我吹醒……我睁开眼睛,看见卡里内奇坐在半开着门的门槛上,正在用小刀挖木勺。他的脸色柔和而又开朗,就像傍晚的天空,我对着他的脸欣赏了老半天。波鲁德金先生也醒了,我们没有马上起身。跑了很多路,又酣睡过一阵子之后,一动不动地在干草上躺一躺,是很惬意的。这时候浑身松松的,懒懒的,热气轻轻拂面,一种甜美的倦意叫人睁不开眼睛。终于我们起了身,又去转悠,直到太阳落山。吃晚饭的时候,我谈起霍尔,又谈起卡里内奇。“卡里内奇是个善良的庄稼人,”波鲁德金先生对我说,“是个又勤奋又热心的人;干活儿稳稳当当,可是却干不成活儿,因为我老是拖着他。天天都陪我打猎……还干什么活儿呀,您说说看。”我说,是的;我们就躺下睡了。P1-5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