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歌-III
读者评分
4.5分

离歌-III

1星价 ¥8.6 (3.2折)
2星价¥8.3 定价¥26.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4条)
254***(二星用户)

饶雪漫的书一如既往的不错

饶雪漫的书一如既往的不错

2017-07-27 23:14:57
0 0
254***(二星用户)

青春疼痛小说

青春疼痛小说,有插图,有附送的小册子。

2016-12-18 18:30: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3945960
  • 装帧:暂无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68
  • 出版时间:2010-07-01
  • 条形码:9787503945960 ; 978-7-5039-4596-0

本书特色

1.饶雪漫的千万总销量是*佳保证;  2.《离歌iii》作为饶雪漫历时5年的畅销作品终结篇,对读者具有强大的吸引力,首印50万册目前已经被经销商预定一空;从《离歌i》到《离歌iii》,雪漫的原有读者中学生群体已经成长为具有更强消费能力的群体,品牌意识正在形成,对与离歌相关产品具有强烈的购买欲。  3.故事情节紧凑,高潮迭起,将人物的命运推向*高点。  4.邀请与人物气质相符的人气模特拍摄精美图片,国内顶级摄影师精心打造,精美别册《我们的离歌》,将《离歌i》到《离歌iii》的精彩故事重新唯美演绎,是所有“离歌迷”们不可错过的收藏。    [编辑推荐]  五年《离歌》即将响起尾声,2010年盛夏,《离歌》三部曲疼痛完结。  命途多舛的马卓和毒药*终能不能在一起?肖哲、马卓、毒药的关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谁在终点处获得幸福,谁又转身离开渴望新生?饶雪漫让你在疼痛过后感悟爱与感动。  跨越五年饶雪漫2010年情感大戏完美终结,它将是你绝对不容错过的经典之作。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离歌iii

内容简介

《离歌》是著名青春文学作家饶雪漫的经典作品,讲述四川姑娘马卓倔强而飘零的人生。在前两部中,马卓与养父阿南的平静生活被男生毒药和他的姐姐夏花打破,狂傲不羁的毒药深爱着马卓却一次次伤害了她,而阿南也不由自主地爱上了酷肖马卓死去母亲林果果的夏花,甚至因此荒废了自己的事业。
  在《离歌iii》中,决心与过去告别的马卓独自到北京上大学,法律系大三的她进入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当实习生,却因此遭遇了问题少女洛丢丢和她神秘的母亲吴媚媚,并被洛丢丢偷走了毒药留给她的唯一信物。为了拿回毒药的护身符,马卓孤身深入虎穴,却被洛丢丢陷害丢掉了工作,并因此和犯罪集团有了瓜葛,前途险恶。与此同时,马卓听说阿南要将家乡的超市卖掉迁来北京,不愿阿南为自己继续牺牲的她,决定回到家乡劝阻阿南,却宿命般再次遇见了消失数年的毒药。毒药迟到的道歉让马卓轻易原谅了他,但他却同时带来了令马卓震惊的消息:原本与阿南相恋的夏花就要结婚了,新郎不是阿南,而是一个曾经深深影响过毒药和夏花命运的人物……
  命途多舛的马卓和毒药能不能*终在一起?《离歌》中的每一个人是否都能获得苦苦期待的幸福?《离歌iii》将于2010年暑期华丽登场,唱响这段青春故事扣人心弦的休止符。

节选

《离歌3》中,决心与过去告别的马卓独自到北京上大学,法律系大三的她进入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当实习生,却因此遭遇了问题少女洛丢丢和她神秘的母亲吴媚媚,并被洛丢丢偷走了毒药留给她的唯一信物。为了拿回毒药的护身符,马卓孤身深入虎穴,却被洛丢丢陷害丢掉了工作,并因此和犯罪集团有了瓜葛,前途险恶。与此同时,马卓听说阿南要将家乡的超市卖掉迁来北京,不愿阿南为自己继续牺牲的她,决定回到家乡劝阻阿南,却宿命般再次遇见了消失数年的毒药。毒药迟到的道歉让马卓轻易原谅了他,但他却同时带来了令马卓震惊的消息:原本与阿南相恋的夏花就要结婚了,新郎不是阿南,而是一个曾经深深影响过毒药和夏花命运的人物……《离歌》是著名青春文学作家饶雪漫的经典作品,讲述四川姑娘马卓倔强而飘零的人生。在前两部中,马卓与养父阿南的平静生活被男生毒药和他的姐姐夏花打破,狂傲不羁的毒药深爱着马卓却一次次伤害了她,而阿南也不由自主地爱上了酷肖马卓死去母亲林果果的夏花,甚至因此荒废了自己的事业。命途多舛的马卓和毒药能不能*终在一起?《离歌》中的每一个人是否都能获得苦苦期待的幸福?《离歌3》将于2010年暑期华丽登场,唱响这段青春故事扣人心弦的休止符。

相关资料

插图:(8)深夜两点半,路灯照耀下的城市像深海一样安静。经历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天,我的脑海里却怎么也安静不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像被谁用枪打出一个缺口,呼呼啦啦涌出许多的前尘旧事,把我淹没得快喘不过气。自从来到北京,我感觉自己的人生又一次被割裂开来。像当初离开成都时一样,那个小马卓从此跌进岁月的漫漫长河再难寻回。不知道是回忆总是充满不堪还是性格所致,反正我不喜欢回忆,宁愿一往无前。所以大学四年期间,我的电话总是一周一次,例行公事。除去过年,我也基本很少回家,奇怪的是,阿南从不质问我什么。我猜他多少能敏感地觉察到我的变化,但却故意绝口不提。我们之间那道鸿沟不需隐藏,但却谁都视而不见。对现在的我来说,那个家就像一副旧春联,经年累月,本来的颜色早就褪尽,但似乎不到那个时候,怎么也不能揭下它。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会是哪天?如果他真的选择来北京,那一天会不会就永远都不会到来?我无法去解剖自己的内心,到底是害怕还是担心着什么,一直想做一只自由的风筝,其实又担心他放掉线我会找不到回家的路,真是患得患失。我坐在颜舒舒的车里,车窗打开,任冰冷的风刮着我的脸,我觉得自己需要冷静。颜舒舒却关闭了车窗,语气生硬地说:“会感冒。”“对不起。”我说,“今晚让你受惊了。”“客气个啥。”她说。“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小三八,又是90后又是富二代,比定时炸弹还危险,认识她偿命偿不够。”说完,她又把脸凑过来,很严肃地压低声音说:“放心好了,今晚她要是被五马分尸了,你我都不在场,我做证明。”我说:“她什么事都不会有。”“你怎知,我看那帮人不好惹。”“我有把握。”我说。颜舒舒加快车速说:“你身上有种大姐大的风范,高一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好像没什么令你害怕的事情一样。”“胡扯。”我说。她只是笑。那个凌晨我住在颜舒舒家,她填了三个钟头的单子,我也几乎一夜没睡,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她说:“你猜针头对准我的时候我在想啥?”“不知道。”她笑着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说:“我在想,如果肖哲在的话,他会不会勇敢地冲上去和她搏斗?”我还没回答,她自己笑得弯下了腰,连连摆手说:“光是想想都可笑啊,绝对不可能,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我赞同:“偷偷地拨110比较符合他的风格。”我们笑作一团。其实也不是那么好笑的事,但可以让人好笑的事仿佛越来越少,于是笑点就变得越来越低。总的说来,和颜舒舒在一起的时间是轻松的。她也算是我旧的记忆里*舍不得剔除的那一部分。快清晨时,她睡着了。睡之前,她无数次嘱咐我要叫她起来送我去机场。但我还是没忍心,替她做了一个三明治放在厨房,就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我定的是早上八点半的航班,我到机场的时候才七点不到,机场人烟稀少。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发的多是商务人士,个个表情严峻,或是端着咖啡,或是看手机和手表,表情拒人于千里之外。登机之后,我的座位靠近窗户,阳光渐渐开始加剧。我摸摸肿胀的眼皮,戴上眼罩,打算睡一觉。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十八岁那年,坐在飞机上,我握着他给我买的新手机,立下的誓言——“请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但现在,我早就决定不回去了,不是吗?我喜欢上了北京,喜欢了这个城市的巨大、忙碌、空荡,甚至无情。因为在这里,我才有足够的能力生长,爆发,从而真正长出一个全新的我。下了飞机,我就给方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请假。告诉他家中有事,我要后天才能去上班。他关心地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说不必只是小事不用担心。就在电话放回口袋的那一刹那,我一抬头,好像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心快要跳出胸腔。仿佛记忆中他**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帽檐扣得低低的,但那个下巴独特的轮廓却叫我永生难忘。茫茫人海,竟然能在异地的机场凭着他那副下巴彼此重逢?电视剧这么演都会被骂的。我讥笑自己,看来这四年,我忘记的事情不只一句誓言。我买了机场大巴的车票,登上车,寻到*后一排的位子坐下。连续24小时没有睡意的我,摁着发痛的太阳穴,戴上了IPOD的耳机。陈奕迅唱:“头沾湿 无可避免伦敦总依恋雨点乘早机 忍耐着呵欠完全为见你一面 ”我看向窗外,南京的空气不见得比北京新鲜,到处灰扑扑的,早上十点,这个城市已然苏醒,排放污染物,蒙蔽一切。“寻得到 尘封小店 回不到相恋那天灵气大概早被污染谁为了生活不变 ”把音量调小,我微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着那十年我想见的笑脸 只有怀念不懂怎去再聊天”恍惚中,竟然又看到那个熟悉的人,跟我同一辆大巴。可惜等我张大眼睛,他已经落座,**排的位置。车子发动,我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我稍微侧头,看到他的穿着——是现在流行的英伦小西装。夏泽,西装?我笑了。怎么可能是他?我闭着眼睛继续听这首叫做《不如不见》的歌。胸口离开我十几个小时的护身符回到应有的温度,总算令我心安。到站后,我睁开眼,下意识地往前看,那个座位上的人已经不见了。我下了车,迟疑着要不要打个电话提前告诉阿南,*终还是决定放弃。既然都“惊喜”了,就索性“惊喜”到底吧。我到长途车站去买票,很不巧,上一班已经开走,要等一个多小时才有下一班车。我不想吃饭,就到水果摊买了两个苹果,又去超市买了一瓶酸奶,透过超市的玻璃窗,我好像又看到那个穿英伦西装的人,转头,却谁也没有。一夜没睡,只能怪这旧环境旧空气让我产生不该产生的幻觉。喝掉一大瓶酸奶,辗转数小时,终于回到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小区,可是,门口的那个熟悉的“果果超市”却凭空消失了,变成了一家美容院。我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美容院的大招牌,心像被谁无端挖去了一大块,疼得快不能呼吸。如果说他卖掉县里的那个超市,是为了在市里开一家更大的,那如今他又卖掉这家市里的超市,难不成就是为了把超市开到北京去么?还是因为北京房子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一个选择?看来,我回来迟了。(9)我上楼,按了半天门铃,半天没人开门。我看了看表,五点。离晚饭时间应该还有一会儿。我找出包内层的钥匙来开了门。家里整洁干净,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厨房里还炖着鸡汤,小火,冒着热气。想必他不会走远。我回到我的房间,一切未变。就连床单,好像也是昨天才洗过,散发着肥皂的清香。我疲惫之极,脱了鞋倒到床上,很快就睡着。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被子,而他就坐在我房间的小沙发上,看着我笑着问:“醒了?”“嗯。”我坐起身来。“看你睡得香,没舍得叫你,怎么会突然回家?”“学校有假期,回来看看你。”不知道怎么的,就撒了谎。他的样子看上去很憔悴,胡子也长了,好像很多天都没休息好一样。“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吓我一跳,还以为家里进贼了。”他起身说,“不早了,你饿了吧,出来吃点东西。”我看了看表,将近八点,我竟然睡了如此之久。我跟着他来到客厅,他热好了饭菜,居然还有我*喜欢的糖醋鱼。我盛了两碗饭,跟他一人一碗,他从桌子底下拿出一瓶酒对我说:“高兴,喝两口。”“什么事这么高兴?”“还用问!”他说,“你回来了呀。”我去厨房拿了酒杯,给他把酒斟上。他抿上一小口,抬起头四下看看房子对我说:“对了,有件事正要告诉你,这房子我准备卖了,这些年升了不少值,挺划算的。”“为什么要关掉超市?”我问他。“哦。”他说,“我老了,要休息了。”“你好懒的。”我说,“四十几岁,才是壮年,休息个啥?”他笑:“你奶奶也不习惯住这里,喜欢呆在县里,有麻将打。你走了,我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觉得很孤单。也没什么意思。”“可是,”我放下筷子说,“就算你去北京,我也没时间陪你的。”“我不要你陪啊。”他愣了一下说,“我有我自己的事情。”“爸。”我说,“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不要怎样?”他说。“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我已经长大了,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你这样会让我心里不好受,你明白不明白?”他看着我,很奇怪的表情,像看一个外星人。过了很久他才说:“你是怕我打扰到你吗?”我试图让他明白:“我只是想独立,我迟早要靠我自己,不能总依赖着你。”“你还在读书——”“很快就毕业了,”我打断他,“我会找到工作,养活我自己,当然,还有你。”他摇头:“我哪要你养!”“这些年,我欠你太多了。”他表情一怔地说:“你怎么,居然用‘欠’这个字?”“对不起,可能是我用词不当。我明白你对我好是我的福份,但你也要明白,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照顾我自己。你不能总是围着我打转转,你总要有你自己的生活,和你喜欢的人,结婚,生子,过日子!”“你是说我成了你的负担?”我连忙说:“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他生气地说,“你是要跟我把账算清楚,然后好一刀两断的吗?”我的天。我以为我们可以平起平坐地交谈,我以为只要我跟他好言好语,他一定会理解我的意思。我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之糟糕。他真的是生气了,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来,回了他自己的房间,很久也没出来。我也完全失去了食欲。跑到沙发上坐着思考了好一阵,我决定去敲他房间的门。他没有应我。我扭开门,看到他坐在靠窗的那个摇椅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南方的夜,因没有暖气,比北方还要寒冷。我僵手僵脚地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替他盖了一张小毯子。他眉毛皱了一下,肯定是没睡着,只是不愿意理我。我在他椅子边的地板上坐下,看到他的床头,竟然还是放林果果的那张照片。离去这么多年,她的笑容好像从来都没有改变,同样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我和她越来越像。这一切就像一个解不开的魔咒,提醒我日夜提防命运的陷阱和不测,时时不得安宁。“别生气了好不好?”我求他,“你知道我的意思的。”他还是不肯理我。“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做自己想做的,不要每一步都扶着我搀着我,我才会有成就感,你说是不是?”他终于肯睁开眼看我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我去把饭菜热一热,我们把饭吃了,好不好?”“你哪天回去?”我起身走到门边的时候,听到他的问话。“明天晚上*晚一班飞机。”我说。“我开车送你去机场。”他说,“趁我现在还有点用。”我知道他在说气话,但我不会生他的气。晚餐再度开始的时候,却接到方律师的电话,语气和态度都不算很好,直截了当地问我洛丢丢是怎么一回事。我问他:“你指什么?”“她说你授意别人绑架她,并勒索她妈妈的钱财。”“没有的事。”我说,“等我回去,会跟您解释清楚。”“我现在就要解释。”方律师说,“你在我这里打工,你授意相当于我授意,这个罪我可担当不起!”这层关系我可完全没想到!听他这么一产,我赶紧放下碗筷,回到里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好好说了一遍。方律师听完后,只问了我一句:“为什么要丢下她不管?”“他们不会把她怎么样,我觉得,她应该受点教训,不然永远都学不乖。”“你觉得,你有多大能耐可以自己去觉得?你知不知道她被他们打得快残废了,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跟她妈妈交待!”“对不起。”我说。“算了,不说了。你尽快回来,收拾你所有的东西,离开我的事务所。”方律师说完,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他没接。我完全相信,像洛丢丢这种人,为了报复我,她用小刀把自己身上刻出一道道伤痕都能做得到。我并不怪方律师发火,要怪只怪我自己,或许这件事,我本应该处理得更好一些。我回到客厅,因为心头有事,吃了一半的饭又再也吃不下去了。阿南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没什么。”我说,“工作上出了点小问题,被律师骂了。”“不要紧,”阿南说,“骂骂就学会工作了。我当年当搬运工的时候,一天被老板骂一百次,不然,我怎么都下不了决心自己开家超市当老板。”我勉强地笑了笑。“不开心就不做了,换份工或许更好。”他毫无原则的迁就又来了。

作者简介

饶雪漫,中国青春文学界一个不可忽略的名字。她十四岁开始发表**篇小说,迄今已出版作品五十余部,总销量超过千万册。*经典作品《左耳》《沙漏》,单本销量超百万。她策划了中国**个儿童文学写作组合“花衣裳”,使得三个本默默无闻的作者,在两年内创下畅销近300万的神话。从“花衣裳”单飞后,她以《小妖的金色城堡》一作开启了中国青春文学市场的“疼痛时代”,成为*常青的畅销书作家。   她首度提出“图书娱乐化”这一概念,给自己的图书配上主题歌、MV、电视小说,甚至电影,在青春文学界掀起轩然大波。2008年,正式成立公司雪漫文化,图书娱乐化的概念更是面面俱到,在图书市场上引领了新形式的阅读潮流。   2010年,雪漫文化联手盛大华文天下,推出少女时尚阅读杂志《17SEVENTEEN》。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