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纽伦堡来信:爱与正义的亲密档案
读者评分
4.7分

纽伦堡来信:爱与正义的亲密档案

托马斯•多德以律师团成员的身份奔赴满目疮痍的纽伦堡,参加那场史无前例的对反人类罪行的审判。大量秘辛内幕、情感故事、对纳粹战犯形形色色的描绘和那场审判的历史意义得以重现世人。

1星价 ¥13.3 (3.8折)
2星价¥13.3 定价¥35.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0条)
***(二星用户)

作者在纽伦堡审判期间给妻子的去信。由信件内容可以看出,他是那种完美地代表了“美国灯塔”形象的法律精英:公义,善良,学识渊博,才智过人。但或许是美国本土远离了战争的缘故,他没能亲身体验战争的疯狂与残酷,所以他的冷静与博爱显得那么不近人情:反对同态复仇,一般地同情发起战争后遭到历史的必然的报应与因为战争遭受不幸的人。他还没开始仇恨,就开始原谅了。这让那些被战争摧残了整个人生的人,怎么接受呢?

2022-10-28 09:39:02
5 0
ztw***(三星用户)

拨开历史的迷雾 洞见人性的晦暗 推荐你看看

2022-10-20 22:14:1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9065416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12
  • 出版时间:2013-08-01
  • 条形码:9787229065416 ; 978-7-229-06541-6

本书特色

  本书作者的父亲托马斯?多德以律师团成员的身份奔赴满目疮痍的纽伦堡,参加那场史无前例的对反人类罪行的审判。凭借其敏锐的思维,特别是在预审诸如赫尔曼?戈林、阿尔弗雷德?罗森堡、阿尔伯特?施佩尔、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普、鲁道夫?赫斯等罪恶昭彰的纳粹战犯时的出色表现,托马斯迅速成为了美国代表团的次席检察官。

  在长达十五个月的审判过程中,托马斯每夜都将他的工作情况和对审判的看法写信告诉妻子格蕾丝。这些信被束之高阁数十年,直到子承父业的国会参议员作者无意中接触到了这些信件,大量秘辛内幕、情感故事、对纳粹战犯形形色色的描绘和那场审判的历史意义得以重现世人。

目录

序言
**篇 遗产
参与纽伦堡审判的那些人始终选择坚守法治,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甚至让世界上*臭名昭著的罪犯有权利全面审查他们自己的犯罪证据,并运用一切能运用的法律武器为自己申辩。

一 被破坏的纽伦堡
二 “恐怖的惩罚”
三 种族屠杀的证据

第二篇 家书
格蕾丝,我*亲爱的,现在我正在纽伦堡这个死亡之城……
战争因此继续,当然过去它就一直存在。战争也带来了改变——让世界变得更糟糕的一系列持续的改变。据我所知,战争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所有那些愚蠢的人们都在谈论科学的进步,而这样的谈话常常让我觉得不寒而栗。我只想要和平,以及一个不太发达的科学。

四 无法直视的眼睛
五 废墟之上的囚犯
六 “*残忍的措施”
七 觐见
八 晋升——并处理“混乱”
九 暴行受审
十 捷克战争罪
十一 审判戈林
十二 政治野蛮人
十三 背信弃义——高调地、明目张胆地、大方地
十四 *终辩论

后记 *后的判决
展开全部

节选

12月12日,父亲不得不在庭上出示好几个证据,而且即便这些证据内容繁缛,也要把它们都逐一读遍:1943年2月,乌克兰主要委员会主席克拉科夫所写的证据,文件号1526-PS,证据号USA-178;希特勒的中央规划委员会会议纪要节选,文件号R-124,证据号USA-179;被告绍克尔写给被告罗森堡的信件,文件号019-PS,证据号USA-181。
  当时父亲为了做好他的关于纳粹出于经济因素考虑而使用奴隶劳工的案件,仅在一天之内,他就凭自己的刻苦努力,从大约有三打的文件里引用和提出了相关的证据。
  这些证据都在这些文件的字里行间。而这些文件都晦涩难懂,很难消化。这还只是一方面,举个例子,以文件号EC-68,证据号USA-205的审判证据中的15点为例,“对波兰籍的外国农场工人的待遇的相关指令”,其中包括了限制旅行,禁止去剧院、电影院、餐馆,禁止性交、聚会等。而要证明这些禁令对人所造成的后果,只是将这些文件内容摆出来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具体的受害人站出来指证,从受害人的角度引起所有人的共鸣,才能证明以上禁令对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毫无疑问父亲曾将他在12月13日下午要实施的计划告诉过他的同僚。父亲的这个计划在《星条旗报》的报道中被认为是:将使法庭产生分歧,同时也会改变诉讼期限的计划。
  事实上,在那天下午,托马斯?J. 多德一如既往地走着程序——在宣读长篇累牍的文件的过程中,开始了他令世人惊讶的举动。一直以来,所有来旁听审判的人肯定都想知道,在出庭证人所站的附近的那两张桌子上,覆盖着白布的下面,放的是什么。然而就在那时,父亲在法庭之上全然依据各种证据文件,正集中火力进行控诉。他的句句控诉都是在为揭晓白布下面所放置的东西所作的铺垫。
  他向法庭陈述道:
  1943年,希姆莱曾表明,把犹太人关进集中营的做法并不只是由纳粹的种族主义所激发的行为。希姆莱指出那样做的动机还出于担心犹太人会成为德国进行侵略扩张的阻碍。现在,我们在这里没有必要去考虑这样的担心是否有道理。重要的是,这种担心当时就已经存在;要参考以上说法,可以详见文件号为1919-PS以及证据号为USA-170的相关证据。这份文件是1943年10月4日希姆莱在波森召开的纳粹党卫军主要将领会议上所发表的演讲稿。在这次会议上他力图证明纳粹的反犹太政策是有道理的。我们回到这份文件或希姆莱的这份演讲稿中的部分段落,英文译版的第四页上的第四段,从以下文字开始:“我的意思是把犹太人清除掉,灭绝犹太种族。这是很容易谈论的许多事情之一。‘灭绝犹太种族正在进行,’一名纳粹党员说,‘这件事情非常清楚。这件事情在我们的计划中;消灭犹太人,我们正在做这件事,消灭他们。’”
  父亲继续陈述,并称集中营一直就是“战争策划者用来成功形成社会凝聚力的*主要利器之一。而正是有了这样的社会凝聚力,才能顺利启动他们的侵略计划。而当他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之后,他们的军队横扫欧洲,他们还把集中营建到了占领的各个国家,同时也把占领国的人民转移到德国,让这些人受尽纳粹残暴的国家机器的摧残。”
  一个小时后,父亲的言行震惊全场:
  我们已经提交了我方提供的两个证据。我们在庭上再次出示这两个证据只是因为这两个证据能深刻说明这些就在不久前才完蛋的几个集中营的管理状况,至少是在盟军解救这些集中营之前的状况。通过接下来放映的影片,请庭上法官及在座所有的人一起回顾一下这段历史。影片中,有一组在其中一个集中营拍摄的关于人皮的镜头。这些人皮都是从人身上剥下来后,作为装饰品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里被发现的。这些特别不幸的受害者,他们都是因为身上有文身而被选出来遭到杀害的。我们手上所出示的这个是证据编号为USA-252的证物。此证物还附带了美国军方出具的一个报告,作为它的摘录说明。报告描述了此证物是在何种情况下获得的,而此摘录已在文件3420-PS中有所阐述。现在,我就援引此文件中的一部分。它开头标题如下:
  “移动野外讯问组:2号;PW情报公告:13;集中营:布痕瓦尔德。作以下陈述的人是PW安德鲁?普法芬伯格,43周岁,教育程度有限。他的职业是屠夫……”
  “他说……所有有文身的犯人被命令必须向集中营医务处报告。没有人知道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有文身的犯人接受检查之后,那些身上纹有*好的或*有艺术价值文身的犯人被留在医务处,然后就让一个刑事罪犯给他们注射毒药将他们杀害。然后尸体被移送病理部,在那里他们将那些纹有漂亮文身的皮肤部分从尸体上剥离下来并进行处理。*后的成品会被送到纳粹党卫军斯坦达特恩弗赫尔?孔赫的妻子处,她用这些成品来做灯罩和其他家居需要的艺术装饰品。我亲自见过那些人皮,上面有着各式各样的文身设计,比如‘汉赛尔和葛丽特’,这个作品是杀掉了一个叫沃尔纳巴赫的犯人做成的。”
  在集中营找到的令人发指的遗物在所有人面前展露无遗。仅靠严正地指控和宣读一些文件资料,远不及将各种形状不同、大小不一的人皮灯罩摆在世人眼前更能证明纳粹所犯下的泯灭人性的重罪。于是,父亲将当时*新的、也是*震撼的(*让人恶心的)证物带到了法庭之上。他一边说,一边将眼光转向放置在法庭正前方的一张桌子上。桌上覆盖着的白布下面,放着另外一件证物。
  “我们并不希望纠缠于病态的纳粹文化的这个阶段;但我们却觉得非常有必要出示另外一个证物。之前,这个证物在我们提交的证据USA-254中提到过……”
  此时,父亲示意一位法庭上的法警揭开了那块白布。全场因过度震惊而陷入了沉默。在一个戏剧化的停顿之后,父亲继续道:“一个人头,头骨已被去除,表面完全干枯,内里装满填充物而且还做过防腐处理被保存了下来。这明显是为了讨好一个德国女人,纳粹们不惜将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位处以绞刑之后斩首,并且将斩下的头颅制作成了这可怕的装饰品。”
  很明显,这个可怕的证物在法庭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接下来不久,全世界数百家报纸刊登了父亲手捧干枯头颅的照片。这张照片所再现的情景实在恐怖。而把这张照片用作代表审判情形的封面照刊登出来,也确实只能让父亲的工作暂停。但在审判的节骨眼上,父亲想在法庭上展示的不只是一些空洞的数据,或搬出堆积如山的文件;他更想展示的是那些被深埋在地底下、多年鲜为人知的不人道行为的证据。
  当庭出示文身的人皮和干枯的头颅,与当庭播放反映暴行的影片效果在很多方面是一样的,但法庭并没有在父亲出示这些证物的时候宣布休庭。父亲得以继续——又重回对相关文件进行引证的老套路,但他用的是多年以来都能引起他共鸣的方式对文件进行援引——把深不可测、令人一头雾水的文件原文,变作浅显易懂,甚至画面感十足,令人有身临其境的语言。父亲在从纽伦堡回国之后所作的演讲中,经常援引文件493-PS、证据USA-251。
  我们至今没有确切地估计有多少人死在这些集中营,也许这个数目永远不得而知【后来在庭上,鲁道夫?赫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指挥官,承认了仅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大概就有250万~300万人被谋杀】,但是根据之前在审判中出示过的证据显示,纳粹份子是一群总是一丝不苟地保存记录的人。但关于集中营的记录,他们却明显保存得相当不完整。
  可能这也是因为纳粹们对残害这些人的生命也感到不安的结果。但我们会偶尔发现一本日记或一套索引卡片。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很明显受害者的死亡都没被记录在案。这点可以从一套死亡记录本上所记载的一场集中营行动的规模所知。现在我们参见文件493-PS、证据USA-251。这个证据一套共七本,是毛特豪森集中营的死亡总账本。每本封面上都这样写着:“Totenbuch(死亡本)Mauthausen(毛特豪森)”。
  这些死亡本记录下了一部分死在集中营里或在那里被杀害的囚犯的姓名;这些死亡本的记录涵盖了从1939年1月到1945年4月的这整个时间段。这些本子中记载了每位死者的名字、出生地、被冠上的死亡原因,以及死亡的时间。此外,每具尸体都被编上序号。若将这些序号全部累加起来,在这五年里,尸体的总数达到35318具之多。
  对这些死亡本的研究能清楚地揭示,在其所描述的程度上,集中营每天惯常死亡的人数是相当可观的。于此,我恳请法庭特别注意死亡本第5本的568页至582页。这部分内容的影印本已经作为证据向法院提交过了。这部分内容记载了在1945年3月19日的这天,从凌晨1点15分到下午2点的这个时间段内,所有的死亡记录。根据记录,在这整整12小时45分钟的时间里,有203个人被报已经死亡。他们的序号从8390排到8593。死者的名字也已经列出。但有趣的是,所有的受害者都被记上相同的疾病——因心脏病而死亡。他们的死亡时间相隔短暂。他们按照名字的字母顺序相继丧生。**个身亡的人叫Ackerman(艾克尔曼),死于凌晨1点15分,而*后一个身亡的人叫Zynger(辛格),死于下午2点整。
  我只能想象父亲是如何在那天晚上与他在纽伦堡的室友聊天的。他的感情肯定相当复杂——作为一名律师很好地完成了工作,他一定感到很满意;但作为一个人,当庭出示那些没有人性的证物,他应该觉得自己对自己都很反感。
  ……

相关资料

  在保存至今的数百封家书中,多德以一个参与者的视角真实记录下了那场审判。如今,纽伦堡审判的意义可能看似已被淡忘。但信中的生动文字为我们揭示了盟国与盟国之间、检诉官与法官之间的隔阂如何差点毁掉人类有史以来一次以法制思想战胜野蛮统治的审判。
  ——约瑟夫 E. 珀西科Joseph E. Persico
  《审判恶行》Nuremberg: Infamy on Trial作者

  当我们追忆60年前向世界证明法制伟大力量的那一刻,且努力重寻对法制精神的敬畏时,这些信件显得弥足珍贵。
  ——美参议员 爱德华·肯尼迪

  《纽伦堡来信》事实上将两本重要且精彩的书合二为一。托马斯·多德用一封封信将我们的情感带回到那场为后世确认纳粹罪行的复杂审判中去。而克里斯多夫·多德的思考则将其父亲在纽伦堡的重要意义呈现给60年后的今天。
  ——迈克尔·波斯勒斯 Michael Beschloss
  《总统的勇气》Presidential Courage作者

  托马斯·多德不仅是一位出色的预审官和检察官,更为我和所有与他一起共事的人所敬佩。《纽伦堡来信》为世人展现了那场著名的审判如何仍然影响着今天的你我。信札具有小说般的直观和情感力量。本书是对纽伦堡审判非常好的补充。
  ——理查德 W.桑尼福德 Richard W. Sonnenfeldt
  纽伦堡审判美国检诉首席翻译,《见证纽伦堡》Witness to Nuremberg作者

作者简介

  〔美〕克里斯多夫?多德
,已故参议员托马斯?J?多德的儿子,康涅狄格州美国国会参议员。他是美国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对外关系委员会与劳工和人力资源委员会高级委员。

  拉瑞?布鲁姆,美国知名作家,《纽约客》、《时代》、《连线》等杂志撰稿人。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