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丰臣秀吉
读者评分
5分

丰臣秀吉

¥20.4 (3.0折)
1星价 ¥41.3
2星价¥41.3 定价¥68.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商品评论(3条)
***(三星用户)

挺大的一本书,比想象中要厚,还带塑封,新书

2021-03-31 12:17:16
0 0
***(三星用户)

买了这位作者的另一本信长之馆,这次赶上活动碰到这本也一并买了。

2021-03-17 14:01:3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342791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401
  • 出版时间:2017-01-01
  • 条形码:9787553427911 ; 978-7-5534-2791-1

本书特色

丰臣秀吉,以生命演绎了一个奇迹:只要襟怀高远、善用时运,“矮矬穷”也能创造历史。从一介杂役华丽变身为武士,进而运用权谋操控当世巨鳄,几经波折终登上权力的顶峰,*终统一日本,成为一代枭雄,被比作日本的朱元璋。丰臣秀吉的结局又诠释了另一个真理:岛国之民过于膨胀的野心必将导致自我毁灭。丰臣秀吉是 企图侵略朝鲜和中国的日本野心家,同他的后继者一样,丰臣秀吉步上了灭亡之路,结局凄凉,身死族亡国灭,为天下笑。

内容简介

丰臣秀吉,一个腹黑的政治家、阴谋家,凭着阴险计谋与狠毒手段扫平敌手,将天下收入囊中。加藤广在书中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秀吉的阴谋论,深度剖析了他的每一个诡计,揭开了这位“天下人”残酷无情、阴险狡诈的一面。同时,《丰臣秀吉》还详尽描写了丰臣秀吉晚年时心境的变化以及他荒淫无诞的私生活,这在市面上所有有关丰臣秀吉的著作中属于首次。
《丰臣秀吉》是《信长之棺》的姊妹作,加藤广从“本能寺之变”*大获益者丰臣秀吉的角度对故事进行重构,对日本**野心家丰臣秀吉的权谋捭阖进行深度揭示,生动地描写了他波澜起伏的一生,完美展现“胜者之哀”与“败者之美”两大主题。

前言

  **章 竹中半兵卫之死
  1
  天正七年(1579年)六月上旬,羽柴秀吉的大军来到播州的平井山地区安营,着手围困三木城,却突然收到一份惊人的密报。
  那是一封快信,来自京都的药师—曲直濑道三。
  秀吉当时刚开完军事会议,回到房间,近乎半裸。他随手接下书信,一看之下,神情渐渐紧张,脸色苍白得连他本人都感觉到了。
  “喊小一郎来!”
  他颤声命令侍从石田三也(日后的石田三成)通知楼下候命的弟弟前来。
  小一郎刚一跑来,就听见秀吉吼道:“小一郎,京都的竹中半兵卫消失了!官兵卫没影子了,半兵卫又消失了,这以后可怎么办才好啊!”
  官兵卫就是小寺孝高。去年冬天,他前往劝降叛离织田方的荒木村重,自此没了音信。*得力的两位谋士相继消失,秀吉不禁方寸大乱,情绪冲动。
  “半兵卫大人消失了?这就怪了……”小一郎不明就里,茫然望向石田和兄长,继而安抚道,“好了,大哥,先别急嘛。”
  小一郎比秀吉小三岁,个头很高,虽然技艺平平,却很擅长安抚秀吉。只要看到兄长秀吉跟人争执,他便会伸手挡在双方之间,劝道:“好了,好了,大哥!”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后来,他当了兄长的家臣,自知身份有别,只有跟兄长二人独处时才会这样,避免被别的家臣瞧见这番态度。
  “这种时候哪有办法不急!”
  秀吉觉得他的大哥权威受损,难免有些不爽,却又不像口头上那样恼火。秀吉本就没有几个亲人,一直都特别疼爱这个弟弟。
  —把信中要点告诉小一郎吧。
  秀吉悄悄给石田使个眼色,同时翻身躺到地上,等待三也讲述。地板上的凉气渗入半裸的后背和后脑勺,起初的焦躁迅速平缓。秀吉的头脑再度恢复冷静。
  (还是站在半兵卫的立场上,从头考虑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他的去向吧。)
  从道三的信件可知,军师半兵卫自去年年末到京都养病,病情突然剧烈恶化,连走路都困难了。他独自去上厕所,结果再没出现。治疗所的助手们直到次日早晨都没见到他,这才开始寻觅。他们怀疑半兵卫带着密令去见信长公了,特意前往安土城打探,确认不是这样,登时慌了。
  这帮人真耽误事!秀吉暗暗咬牙切齿。他此时*想知道的是—需要绝对静养的半兵卫何以深夜离去?他要去哪里?
  不管怎样,肯定有人陪同、领路。那会是谁呢?
  小一郎听完三也的说明,大概猜到了兄长的想法,脱口说道:“我觉得他不会被绑架……”
  “那自然不会。想想半兵卫那小子的病情,只怕他是觉得活不久了,索性离开京都。深夜里警卫松懈,道三也不在,他就跑了……你觉得呢?”
  小一郎狠命点头道:“我觉得很有可能……”
  “你也这么想?那你说他会去哪里呢?你站在半兵卫的角度推测一下。”
  秀吉想借此检测弟弟的分析能力。如果官兵卫和半兵卫都离开身边,以后就只能和这个弟弟商谈大事了。
  小一郎登时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就恢复出部下的神态,答道:“我说的全是个人想法……”
  秀吉摸摸下颌的稀松胡须,说道:“无妨。”
  “我觉得竹中大人会去两个地方。其中之一是他掌管的菩提山城,毕竟他儿子在那儿;否则就是这里—三木城。”
  “推断得不错。那你说到底会是哪里呢?”
  “从半兵卫的性格考虑,我想他不会去菩提山。”
  秀吉追问道:“理由呢?”
  “他是个重情义的人,跟亲情相比,他更看重和我们羽柴家的情义。所以,他十有八九会来三木。”
  小一郎明确说完他的看法之后,秀吉的情绪稍稍见好。
  “说得好,小一郎。咱们想的一样。”
  小一郎却有些担忧,又道:“真来这里的话,他身体行不行呢……”
  “是啊,这是个大问题。”
  秀吉的思绪突然飘到平井山顶瞭望塔附近的亭子上。
  三木城西南方有个六张榻榻米大的茅草亭,可从地势上鸟瞰城内。那里有两把竹凳,一把是秀吉的,另一把则备给军师竹中半兵卫。秀吉想起今早去那里环顾时,那把无主之凳显得异常寂寥。而且,今早从山顶一角升起的雾看上去是暗红色。昨晚,山顶一带曾下过阵雨,那雾气可能是由此产生,而那令人厌恶的血色则是这半年为了建造主阵地而挖掘出的红土在阳光作用下形成的。这些道理,秀吉都懂,然而……
  大概三十分钟之后,秀吉突然召开了军事会议。
  他回到楼下的会议厅,适才的悲痛哀叹荡然无存。他恢复了统帅的威武,用充满自信的洪亮嗓门对全军宣布道:“刚才接报,竹中半兵卫军师拖着病体,从京都赶来激励我们,可惜途中失去了联系。你们要悄悄建立联络网,陆路从西国大路到京都街道;海路就从堺港涵盖濑户内海沿岸!哪里都不要漏掉,大家都去迎接他吧,好不好?一旦见到了他,立刻回来通报。我会**时间去迎接他。”
  秀吉是真的想去迎接他。
  (他一定是有事情放心不下,所以硬撑来跟我会面……)
  万一半兵卫中途力竭,无法谋面,秀吉将饮恨千秋。
  那个时候,半兵卫刚刚从伏见坐船来到大坂天满地区。
  正如秀吉推测的那样,他有人随行。他们从天满弄到船只出海,避开了秀吉军反复搜查的堺港。秀吉通知全军迎候半兵卫的当晚,半兵卫悄然踏上了偏僻的兵库渔村。他唯恐被秀吉赶回京都养病,直到次日早晨跟三木城近在咫尺,才派人通报秀吉。
  “真不愧是半兵卫,神出鬼没。如此说来,他的病情应该不太重了。”
  秀吉和小一郎爽朗地笑了,可惜这笑声没持续太久。他们详细打听之后,得知半兵卫途中无法坚持坐轿,只能躺在门板上,让人抬着赶往这里。秀吉面色苍白,忙派十几个侍从带去毛毡和华盖。肺痨是不允许阳光直射的。用华盖遮住门板两侧,便可以避免病人被阳光直射。
  他们焦急等待了两小时有余,总算有瞭望塔上的人前来报告了。
  “看到竹中大人的队伍了!就在三木大道前,离这里有三百间距离。”
  秀吉不顾部下阻拦,纵马冲下大道。他无法原地等候。
  他看到竹中的队伍,大吃一惊。队伍总共二十几人,都不是半兵卫的手下,而是甲贺地区的忍者。真不知半兵卫是何时、何地、怎样将他们召集来的。
  离队伍还有五间远时,秀吉便翻身下马,徒步靠近。甲贺忍者看见了他,纷纷闪身到大路两边,恭敬地单腿跪下,迎候秀吉。秀吉微微颔首,强抑激动,从门板两边的华盖处探进脑袋,问道:“身体如何呀,半兵卫……”
  他本想笑着搭话,但一看到华盖中的情形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才刚刚半年,半兵卫竟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幽灵,气息奄奄地躺在那里。
  “你为何不好好在京都养病!”
  秀吉的抱怨变成了怒火,忍不住提高嗓门。半兵卫睁开细长、无力的眼睛,用蚊子哼的声音嘟囔起来。
  “一眼……我想看大人一眼。有事想对您说,才溜了出来。全是我擅作主张。这个三木城,才是我该死的地方。”
  半兵卫拼命想坐起来,秀吉赶忙拦住,只觉得眼角一热。
  “死?别说蠢话。如果你死了,我秀吉以后该依靠谁啊!”
  秀吉握着竹中半兵卫那犹如干枯藤蔓的细手,无法自控,号啕大哭。
  当晚,秀吉在自己的屋里给半兵卫准备了床。
  秀吉让侍女用热水给半兵卫擦拭身体,让他服下随身携带的煎药,又强行撬开他的嘴巴灌了几口稀粥。之后,半兵卫发出轻微的鼾声,打起盹来。夜半时分,他的体温再度升高。他总是剧烈咳嗽,兴许是浓痰堵住了喉咙,每次睁开眼便痛苦地歪着脸,将浓痰吐进侍女递来的痰盂。痰盂中鲜血四溅。
  半兵卫每次吐完痰,都会用虚空的眼神环顾四周,好不容易看见秀吉之后,便又微微垂下脑袋,再次倒在床上,一整夜翻来覆去。秀吉坐在他枕边,目不转睛,整晚看着半兵卫那判若两人的面庞。
  偶尔打盹,总是做到同样的梦—扒开山中草丛朝上跑,回头看到磨蹭的随从,勃然大怒。
  (快点,快点!雾大了,可要迷路的!)
  他总是梦见自己为了寻找隐居的半兵卫,在山中奔走。
  2
  永禄九年(1566年),织田信长挥军攻向美浓地区。
  信长仔细分析形势,认定这一战的关键是策反斋藤家的军师—竹中半兵卫。无奈半兵卫对他的策反根本理都不理。几番游说之后,某次会谈中,半兵卫突然嘟囔道:“信长公懂不懂逆取顺守啊?”那样子似乎是说:倘若他懂,我就归顺。
  遗憾的是,信长的使者们都不懂这个词的意思,只得如实向信长报告,信长同样不解其意,而且他那时早就成了一位高傲的霸王,根本不容许别人说出他不懂的词。

相关资料

  ★《丰臣秀吉》作者加藤广以精于历史小说创作而雄视日本当代文坛,这本书是其历经数十年打磨推出的惊人杰作。本书煌煌四十余万字,对日本野心家丰臣秀吉的权谋捭阖进行了深度揭示,再现了他从出身贫贱的无名小卒到终结乱世的天下霸主,从平凡之人到非凡之人的跌宕一生。小说字里行间夹杂着作者大胆的想象,严谨的推理,辅以合理的推测,差点就让人误以为是一部太阁新史了,*后作者一句话将其定性——这是一部历史推理小说!作者将史实与推理混杂起来,在不经意处就加入作者本人想象的情节,而且增添得恰到好处,合乎情理!
  ——北京晨报

作者简介

以精于历史小说创作而雄视日本当代文坛的大师级作家、学者。其写作风格为惜墨如金、字字推敲般的简约精炼。作品罕见于世,终生创作寥若晨星,但堪称部部精品,每次新作问世,都引起日本读者的影从和追捧。其历经数十年打磨的《丰臣秀吉》、《信长之棺》、《明智左马助之恋》,于古稀之年一举推出后便广受好评,更被推崇为日本历史小说的神作,销售接近20万册,创造了日本历史文学史上的奇迹。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