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哈士孔的狒狒
读者评分
5分

达哈士孔的狒狒

著名小说家李劼人翻译,主人公狒狒去非洲猎狮过程中一系列洋相百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展现了法国南方人的人性、风俗、习惯。

1星价 ¥11.5 (3.2折)
2星价¥11.2 定价¥36.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三星用户)

书便宜,品相好

2022-10-16 14:45:30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1149139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144
  • 出版时间:2017-02-01
  • 条形码:9787541149139 ; 978-7-5411-4913-9

本书特色

《达哈士孔的狒狒》是李劼人的翻译作品。小说描述了主人公狒狒去非洲猎狮过程中一系列洋相百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作者采取讽刺的手法、幽默的笔调、独特的风格,成功塑造了狒狒自吹自擂、爱慕虚荣的典型形象,展现了法国南方人的人性、风俗、习惯等。本书采用早年版本,保留了当时作者所用的文法、标点、字词用法、翻译文字等,具有不容忽视的文学价值和研究价值。

目录

**段 在达哈士孔时 /001
第二段 在特尔时 /053
第三段 在狮乡时 /096
展开全部

节选

**段
在达哈士孔时
一 木棉园
我拜访达哈士孔的狒狒(尾注一)的**次,在我生命中留下一个忘记不了的日子;这事虽过了十二年或十五年,但我记起来比昨天的事还清楚。那时这骁勇的狒狒住居在阿尾尼勇大路左手第三家,正当进城的地方。一所达哈士孔式的体面小院,前面带着花园,后面绕着游栏,雪白的墙,碧绿的百叶窗,而且门边还有一堆撒阿瓦小孩子在那里跳经界盘,或是枕着他们的靴墨箱在太阳地里睡觉。(尾注二)
在房子外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
大家绝不会相信是在一位英雄的住宅前面的。但是一进去,啊哟,我的天!……
从地窖到屋顶,全屋都带着英雄气概,尤其是那花园!……
阿,狒狒的花园,在欧洲简直没有像这样的第二个。没有一株本地树子,没有一朵法国花;尽是国外的植物,树胶树啊,瓢箪树啊,棉花树啊,可可树啊,檬果树啊,芭蕉啊,棕榈啊,木棉啊,仙人掌啊,霸王鞭啊,简直是在非洲中部,距达哈士孔万里之远的光景。不消说,凡那些植物都不是它本来伟大的模样;即如可可树不过比甜萝葡大一点,而木棉(大树,拉丁文也注明是大树arbos gigantea)也自由自在的生长在书带草的盆子内;可也是一样的呀!对于达哈士孔,这业已算得很美丽了,所以礼拜日那般得了特许之荣来瞻仰狒狒的木棉的人们,回去时总是欢赏不置的。
你们请想我走过这所奇异花园的这一天感触的是什么情绪[??作者说这句话有两种情绪:一种是惊叹的情绪,一种是说自己得了许可之荣的情绪。  ——译者注
]!……当人家将我引入这英雄的书斋之际,那情绪又不同了。
这书斋真算得这城里的一个怪地方,位置在花园深处,对着木棉有一道平地开合的玻璃门。
请你们猜度一下这一间从上至下悬挂枪刀的大厅是什么光景,世界上各地的武器都有:骑铳啊,线铳啊,喇叭铳啊,果尔士刀啊,喀达诺尼刀啊,手枪刀啊,匕首刀啊,马来甲啊,喀哈以伯箭啊,燧石箭啊,拳刃啊,铁锤啊,火当多棒啊,墨西哥刀啊,我简直弄不清楚!
那上面便是一派骄阳,把剑锋枪身都照得雪亮,好像还要使你们发一身鸡皮皱似的……然而可以稍稍放一点心的,便是这武器库中很整齐很清洁。件件东西都有秩序,都安置得极妥帖,都打扫得极干净,都贴有标记和药房里的东西一样;逐处还有一块老实揭贴,上面写的是:
毒箭,勿用手摸! 或者是: 装有药弹的武器,注意! 若没有这些揭贴,我断断不敢进去的。
书斋中央有一张小圆桌子。桌上,一瓶烈酒,一个土耳其烟草盒,几本《苦克船主游记》,几本苦蒲的小说,规士达夫,爱马尔的小说,一些猎熊,猎鹰,猎象等等的猎记……桌子跟前坐了一个男子,年纪在四十与四十五岁之间,身材短小,肥硕,臃肿,红褐,只穿了一件汗衣和弗兰绒的短袴,一部刚健而短的胡须,两只火炎焕发的眼睛;他一手拿着一本书,一手擎着一只盖满火花的大烟斗,一面读着那奇怪不可名状的猎兽记,一面把下唇突向前面做出一种可怕的撇嘴样子,这样子便在他那达哈士孔小财主的勇毅脸上把这临御全屋过于狞恶的性情完全表现了出来。
这男子,即是狒狒,即是达哈士孔的狒狒,即是骁勇,伟大,无匹的达哈士孔的狒狒。
二 对于达哈士孔佳城的大概观察;猎遮阳帽的人。
我给各位叙述之际,达哈士孔的狒狒尚不是今日的狒狒,这位伟大的达哈士孔狒狒在法国南方各处今日是和蔼通俗极了的。然而——便是在我叙述的时代——他却是达哈士孔之王哩。
我们且谈他这王位是从何而来的。
**各位须知道这地方无论什么人,从*老一直到*幼的,都是猎人。游猎是达哈士孔人的情欲,这种游猎的情欲自从神话时代说那怪物在城中水沼内兴风作浪,以及达哈士孔人因而向他合围以来便有了的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各位当然懂得的。
于是,每礼拜日的早晨,达哈士孔居民便携着武器出了城墙,口袋挂在背上,猎枪放在肩头,热热闹闹的带着猎犬,黄鼠狼[??黄鼠狼是用来猎兔的。  ——译者注
],喇叭,猎角,好不壮观……*不幸的就是没有禽兽,绝对的没有。
禽兽虽然奇蠢,各位须知道若干年来它们到底也学乖了。
在达哈士孔周围五法里内,兽窟都是空的,鸟巢都是荒废的。并无一只水鸟,并无一头鹌鹑,并无一尾顶小的兔子,并无一头顶小的白腹鸟。
然而禽兽等皆很被引诱的,**就是达哈士孔一带的美丽小丘,上面满生着香气扑鼻的覆盆花,纳往德花,萝马兰花;第二就是那满包糖质的白葡萄,在沕沦河畔一梯一梯的生着,出奇的好吃……不错,但是达哈士孔城就在后面,因为在羽毛小社会中,达哈士孔是被打着*坏的符号的……便是过路鸟儿也把这城在他们行程日记上大大的记了一个十字,所以当那野鸭子结成三角形向喀马尔格(尾注三)落下时,远远的一望见城里的钟楼,那个领头的便拼命叫起来:
“那是达哈士孔呀!……那是达哈士孔呀!”于是一群野鸭都绕城而过。
一句话说完,论到猎物,这地方只剩了一个狡猾的老兔子,好像因为魔术的力量才逃脱了达哈士孔人的屠杀一般,而它还死死的要生活在这里!这兔子在达哈士孔是很著名的。大家都给了它一个名字。它叫作奔流。大家都知道它的巢穴在麦歇绷巴尔领地内——因为有了它便连带着将此处的地价也加了两倍乃至三倍——但大家还是不能够猎获它。
到现在,不过只有两三个顽固的猎人尚热心的在窥伺它。
别的人都不干了,因此许久以来奔流便成了地方迷信的一种东西,其实达哈士孔人天性上便没有迷信,而且只要他们寻得着燕子时也要弄来卤了吃的[??迷信的法国人把燕子当作圣品,绝对的不敢轻犯,卤食是法国南方人的特嗜,达哈士孔人更喜欢这种吃法。  ——译者注
]。
各位定会向我说:“这样么!既然达哈士孔的猎物怎的稀少,那吗达哈士孔的猎人每礼拜日干些什么呢?”
他们干的事吗?
我的天!他们走往离城三法里的旷野中去。他们五个六个的结成小团体,悄悄的溜到或是一个大坑,或是一段老墙,或是一带青果树的阴地内,从他们猎囊中取出一块绝美的卤汁牛肉,一些生葱,一段小香肠,几尾咸鱼,于是就无了期的用起早餐来,并灌着那沕沦河酿的一种美酒,这酒便做弄出许多的狂笑,这酒便做弄出许多的高歌。
餐后,大家都装饱了,便站起来,唤着猎犬,装上弹药,于是大家就动手打猎。即是说其间的各位麦歇都各自取下他的遮阳帽,尽力把它向空中抛去,遂向着这高飞的帽子拿那第五号,第六号或第二号的子弹去射击——依着帽子的大小[??子弹号数越多,子弹越大,此法国猎弹的定规,比如第五号子弹便可以射击虎豹,而第二号只能猎兔子。  ——译者注
]。
谁能常常打着他遮阳帽的便称为游猎之王,而夜间便奏着凯歌回达哈士孔,在犬吠与军乐的嘈杂声中,这顶筛子似的遮阳帽便擎在枪尖上。
用不着更向各位说城里的猎帽生意是很大的了。甚至还有一些帽商把那预先打了洞而破碎的遮阳帽卖给那般笨人哩;不过大家只微微知道药剂师伯雨改买过几顶罢了。这真可耻呀!
因为在遮阳帽的猎人中达哈士孔的狒狒是无匹的。每礼拜日的早晨,他总戴着新帽子出去:每礼拜日晚间,他总带着一块破布回来。在那木棉小院中,楼顶堆满了这些光荣的战利品。因此,所有的达哈士孔人便都把他当作了他们的首领,又因为狒狒彻底知道那猎人的律书,他曾把所有的条款,所有的年鉴,从猎遮阳帽起一直到猎缅甸虎止的游猎年鉴都曾读过,所以这般麦歇便将他看作他们伟大的游猎批评者,又请他去做他们争论中的裁判官。
每天从三点到四点之间,在兵器商哥士特喀尔德家,你们总看得见一个肥人,很威严的,烟斗含在牙齿上,在那站满遮阳帽猎人而又正在争辩的店子中间,安坐于一张绿皮的大臂椅中。这就是达哈士孔的狒狒,他正在裁判,居然是琐罗门双料的裁判者。
三 郎!郎!郎!
再对达哈士孔佳城的大概观察
强干的达哈士孔种又在那游猎情欲上加了一种别的情欲:便是情歌的情欲。这小地方之流行这种情歌,真是令人难以相信。凡是那些抒情的老曲子都在他*老的纸上返老还童起来,大家在达哈士孔看见他们都是极年轻极漂亮的。所有的情歌,所有的*老的情歌都存留在达哈士孔。各家都有各家的情歌,而且在城里大家都知道谁有的是谁。例如大家都知道药剂师伯雨改家的情歌,即是: 你呀,我所至爱的白星; 兵器商哥士特喀尔德家的是: 你愿意到这陋室之处来否? 登记收税员家的是: 若我是看不见的,便没有一个人看得见我。(喜剧小曲) 凡达哈士孔都如此。一个礼拜两三次有一些人总要集合在别的一些人家,各把各的情歌唱起来。*奇怪的就是常常都是一样的歌词,他们唱了许多年而这般正直的达哈士孔人并不想把它换一换。大家都把那情歌父子相传的当作一家的遗产,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去更改它;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甚至彼此也绝不假借。哥士特·喀尔德家的人绝不会想到去唱伯雨改家的,而伯雨改家的人也绝不会想到去唱哥士特·喀尔德家的。或者各位必以为他们既互唱了四十来年,他们总应该把所有的情歌都知道了。不然,不然!各家只把他自己的保守着就够了,并且大家也很满意的。
对于情歌也如对于遮阳帽一样,全城**人还是狒狒。他的声名之所以会在一切居民之上的就是:达哈士孔的狒狒并没有他自家的情歌。他有众人的情歌。
有众人的情歌呀!
不过总得极力请求他才肯唱。这位达哈士孔英雄往往在别人客厅中获了成功后老早的就回去了,因为比起来在一架里门的钢丝琴之前和两支达哈士孔的蜡烛之间去讨别人的欢喜,他不若还是埋头读他的猎记和在俱乐部去度他晚会的好。音乐的抑扬似乎非他所屑为的一样……不过有时当药剂师伯雨改家有音乐之际,他又做得不期而遇的走了进来,并且经众人十分请求之后,他方答应同老马丹伯雨改于二人合奏中歌一曲《魔鬼诺伯尔》……凡没有听见他唱过的,再也听不见这种唱法……至于我,我就活上一百年,终我的一生也会看见这伟大的狒狒迈步走近钢丝琴,弯着唇角,并且在货窗的绿色小瓶光中,强勉在他善良的脸上摆出一种魔鬼诺伯尔凶猛狞恶的样子的。他刚刚做着模样时,全客厅的人立刻就打起寒战来;众人都觉他变得迥不相同了……于是,沉静一会之后,老马丹伯雨改便抚着钢丝琴唱道: 诺伯尔,你是我所爱的 而你也容纳了我的心, 你看见我的恐怖了(重复一句) 为你自己着想

作者简介

阿尔丰斯·都德(Alphonse Daudet),1840-1897,法国著名现实主义小说家。一生共写了13部长篇小说、1部剧本和4部短篇小说集,在全世界享有极高声誉。
李劼人,1891—1962,原名李家祥,常用笔名劼人、老嬾、嬾心、吐鲁、云云、抄公、菱乐等,成都人。中国现代zui重要的小说家之一,也是中国现代重要的法国文学翻译家,知名社会活动家、实业家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