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潜译海探骊珠 郝运

深潜译海探骊珠 郝运

1星价 ¥29.4 (7.0折)
2星价¥29.4 定价¥4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3514185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6cm
  • 页数:156页
  • 出版时间:2018-11-01
  • 条形码:9787553514185 ; 978-7-5535-1418-5

本书特色

  郝运,原名郝连栋,法国文学翻译家。1925年生于江西南昌,祖籍河北省大成县(现为天津市静海区)。民进会员,上海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作家协会、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  青少年时代在国难当头、战乱频仍中度过,先后在南京、重庆、昆明求学。1946年毕业于昆明中法大学法国文学系,1947年任职于南京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红十字月刊》。  新中国成立后,分别在平明出版社、上海新文艺出版社任编辑,1958年春因肺病复发,向出版社提请辞职获准,病愈后专职从事法国文学翻译,翻译生涯达七十年。译出《红与黑》《巴马修道院》《黑郁金香》《都德小说选》及合译《三个火枪手》《莫泊桑中短篇小说全集》等六十多种法国文学名著。2002年获上海翻译家协会颁发的“中国资深翻译家”荣誉称号;2015年获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6年获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领导小组颁发的“2015年度上海文艺家荣誉奖”。

内容简介

  郝运,原名郝连栋,著名法语文学翻译家。曾任上海平明出版社、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编辑,上海译文出版社翻译,全国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代表性译作有司汤达小说《红与黑》《帕尔马修道院》等。2015年4月20日在京接受了中国翻译协会颁发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深潜译海探骊珠(郝运)/海上谈艺录》通过“艺术评传”和“艺术访谈”,对这位翻译家的生平和成就等进行了全景式地描述,从中感受其大家风范。

目录

艺术评传
序章 隐身译林

**章 渔家祖辈
大清河边的小渔村
父亲从小爱读书
父亲兄长都是军医

第二章 动荡岁月
脾性迥异的兄弟俩
少年的启蒙教育
抗战中迁家重庆
交识志同道合者

第三章 负笈昆明
考取三所大学不知如何选择
中法大学的前世后生
大学生活艰苦却受益终生
难忘的大学生涯

第四章 求职谋生
三次面试
成家立业,当上法语编辑
天有不测风云

第五章 乍暖乍寒
在上海编译所的日子里
两本译作被斥为“爱情至上”
“文革”爆发,雪上加霜
十年磨一剑,编纂《法汉词典》

第六章 春天来了
翻译界的“黄金期”
深挖井方能饮甘泉
文学翻译要耐得住寂寞
遇到了这样的好社长
虔诚仁爱的“苦行僧”

第七章 交上好运
多思深想不草率落笔
“我是‘三烤’出身”
乔迁新居译书更安心
再启“莫氏翻译工程

第八章 翻译艺术
心灵的“深度阅读”
翻译风格与风格翻译
《红与黑》大讨论

第九章 众望所归
*高奖赏是“读者喜欢”
游历加、美,心生遗憾
对名“隐身”对利“躲身”

第十章 晚霞映天
为了翻译要有健康
对翻译界现状的喜忧
憧憬文学翻译的未来
尾章生命之光
艺术访谈兴旺文学翻译多与世界交流
附录
从艺大事记
参考文献
后记
展开全部

节选

  《深潜译海探骊珠(郝运)/海上谈艺录》:  父亲从小爱读书  江河纵横奔驰,河道犬牙交错,郝增华望着河水在阳光下闪着粼粼的波光,心头泛起层层涟漪,他想象着,想象着与他的玩伴一起捧着书卷朗声诵读,闭目浮现私塾先生拿出戒尺,却对他笑盈盈地娓娓道来……正在他浮想联翩之际,鱼叉、网兜突然袭来,但见父亲在船头脸色铁青,他惊骇了,赶紧默默地拉起渔网。  夜里,他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有了妙计。不让读书,书是死的,人是活的,村里不是有位识字的近亲长辈,何不向他讨教?过了几天,趁父亲不备,郝增华溜到了这位近亲长辈家,缠着要跟他学识字。这位近亲长辈被他的好学精神打动,于是给他找了一本破旧的《三字经》。郝增华的启蒙由此开始,再也不像祖父辈那样当“睁眼瞎”了。  当然,一本《三字经》满足不了郝增华迫切的求学愿望,他羡慕有钱人家的孩子能读私塾,于是常找借口或者趁父亲不备之时溜到私塾偷听老师讲课,于是出现两个后果:父亲常发现郝增华不在打渔现场,便大发雷霆,大声呵斥,郝增华默不作声;而私塾先生发现了他的偷听行为,却大为感动,准许他免费读书,父亲这才得知郝增华不去打渔的原由,便也眼开眼闭地松了口。  郝增华勤学好问,热情不减。有一次他听说有位在天津当账房先生的老人回乡养老,便主动上门学打算盘。这位老长辈早已听得老家有这么一位勤学好问的孩子,就与他约法三章:要学可以,但不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偷懒,不许半途而废。郝增华连连点头答应,于是他苦练勤习,学会了加减乘除的算法。这位老长辈看到这么勤快的孩子,很动情地对郝增华说:我年迈多病,在世时间不会太长了,我要抓紧把我在算盘上的本事教给你。后来这位老人躺在病床上还坚持教他,直至咽气。郝增华心灵备受震撼,跪在这位老长辈的坟头大哭一场,这事让他铭记终生。  虽然他没去当账房先生,也没去经商谋生,但知识的力量推动着他去拓展视野、改变人生。  台头镇距天津约四十里,每天会有人划船去卖鱼,郝增华从中打探到城里一些消息。有次他听说水产学校招生,不收学费,管吃管住,心里既喜又忧。喜的是家穷无钱让他读书,现在有如此良好机缘,自当珍惜;忧的是家里反对他读书,尤其父亲*不赞成,肯定没戏。突然,他灵机一动想出个办法,找一个比他父亲还长一辈的、能力又很强、众人*佩服的族人去“游说”,如此这般,终于说服了脾性憨厚却又倔强的郝增华父亲。郝增华顺利地考取水产学校。没料到,他只读了一年书,就硬被父亲叫回家了。  那年代父命不可违,此后,郝增华每天天不亮就跟父亲去打渔,但性格变了,一直闷闷不乐,整天不吭声。渐渐地,他饭吃得少了,人也变瘦了,成天夹着书到村外去读。家里人这时也害怕了,真怕他犯了傻病变疯,为了拴住郝增华的心,家里人便给他娶了一个邻村的姑娘,叫刘敬华,也就是郝运的母亲。这对新郎新娘年仅15岁,掐指算来,此年正是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也是“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登基前两年,中国社会正处在动荡不安、黑暗专制、皇权崩溃的岁月。新思潮、新变法、新革命冲击着顽固的旧制度,但丝毫没有波及台头村这个小渔村,在森严的等级制度和封建礼教影响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制度依然占据统治地位。刘敬华不识字,品行极老实,总是逆来顺受,孝敬双亲,勤俭持家。对郝增华来说,虽然结婚成家,他心里想的还是要去读书。有次他读书读得很晚,便伏在桌上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未亮,父亲叫他去打渔,郝增华迷迷糊糊地顺手把桌上的书夹在胳膊里上了船。一撑船,夹着的书掉到河里去了。这时,他才清醒过来,急忙跳到河里去捞书。在他眼里书比命贵,何况书是借来的,丢了怎么还人家。  这件事当天就在村里传开了,有人说这个孩子是“书痴”,有人说这个父亲是“犟驴”,也有人说,有这样的好儿子,为何非要他守着渔船过苦日子。这些“风言风语”传到了郝增华父母的耳朵里,母亲是明白人,赞成郝增华去读书;郝增华为实现读书心愿,设法请母亲和大哥(郝增华伯父长子)去劝说。说实话,家里人都惧怕郝增华父亲,在他面前不敢多言。那天吃了晚饭,郝增华壮起胆子,开始了一场特别的父子对白:  子问:为什么村里有人富,有人穷?  父说:这是命!  子说:不是什么命,您看看……  父瞪圆眼睛:哼!  儿子只能轻声轻气地说:您看看那些富裕人家,都是读过书的、有能耐的人,他们在外面,要么做买卖,要么有差事,每年挣的钱比我们打渔可多得多。爹,我一定能读好书,将来也一定能在外面找份好差事,让你们过上好日子。我和大哥说了,家里的活就请大哥多担待些,我绝对忘不了大哥。  不知为什么,郝增华的话越说越溜,顺得自己都不敢相信。可能目标明、底气足,虽然不敢抗命,但他想用发自肺腑的大实话打动父亲的心。他欲说还休,这个15岁的少年,不,这个15岁的小郎官哀苦而迷茫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父沉下脸,训斥道:你要走就走,我不拦你!  一片沉默。郝增华亦变得倔强起来,父亲透露出像一股闪电要撕碎乌云般的愤怒,但没有爆发出来。  父亲兄长都是军医  2016年夏季,笔者连续几天访问郝运的大侄子、郝增华的长孙,原华东师范大学一附中退休高级教师郝陵生。他年岁亦八十有五,虽腿脚不便,身体欠佳,但思维清晰,谈吐不俗,亲述与爷爷郝增华相处的日子。  郝陵生1931年出生于南京,1950年参加解放军,复员后于1956年考入上海**师范学院(现为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因为这个专业,他对朝代史学乃至家族谱系颇有研究,画出了他们家族的脉络图:他爷爷郝增华的长子即为他的父亲郝连清,长媳即为他的母亲傅翠华;二叔郝连杰;三叔郝连栋(即郝运);四叔是爷爷**个姨太太王氏生育的郝连明,两人均因患肺结核病先后去世;五叔是爷爷第二个姨太太张淑华生育的郝连强。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