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我氏的兴亡

苏我氏的兴亡

1星价 ¥48.7 (8.7折)
2星价¥48.7 定价¥5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0141086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69
  • 出版时间:2019-04-01
  • 条形码:9787520141086 ; 978-7-5201-4108-6

本书特色

大化改新前夕,飞扬跋扈的苏我入鹿在“三韩之调”中被杀,次日其父虾夷自尽,苏我氏本宗宣告灭亡。以引入佛教、深受推古天皇信赖的大臣苏我马子为代表,苏我氏成为支撑大和王权的中心力量,而一大豪族为何会在权倾朝野之时突然灭亡?其后藤原氏的崛起又意味着日本氏族发生怎样的变化?吉村武彦在讲述氏族故事的同时,也勾勒出古代日本的社会变迁。

内容简介

苏我氏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时间大概是公元6世纪至7世纪末期,是日本古代氏族集团的典型代表。以苏我马子为首的苏我氏一族曾处于大和王权的中心地位,而苏我马子正是将佛教引入日本,深受推古天皇的信赖,支撑着整个政权的“重臣”。为什么苏我氏会在大化改新前夜的政变中被暗杀,从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随后出现的藤原氏与苏我氏有何关系?作者尝试从苏我氏的兴衰与藤原氏的崛起为视角,解读日本氏族的起源、发展,以及其在日本社会、政治中的变迁。

目录

前言 何谓“苏我氏”


一 氏的诞生——以氏为名


1关于王之名——从中国史书进行考察


2“倭五王”的姓与名


3大伴氏与物部氏——以“职业”为氏


二 苏我氏的登场


1葛城氏与苏我氏


2苏我氏谱系溯源


3苏我稻目与日本列岛的开拓


4苏我马子与佛教的传入


三 发展与掌权的时代


1推古女帝的即位


2苏我马子在推古朝的活跃


3飞鸟之地与虾夷、入鹿


4苏我氏与“天皇”


四 大化改新——苏我氏本宗的灭亡


1结合东亚形势考察“乙巳之变”


2苏我仓山田石川麻吕与大化改新


3残存的苏我氏旁系——7世纪后半期的苏我氏


4石川氏的活跃


五 从苏我氏到藤原氏


1藤原氏的诞生与不比等——脱离负名氏


2律令法与姓氏、氏族


3藤原氏与奈良时代


尾声 苏我氏之实


后记


考古史料原文/参考文献/年表/索引/图表来源



展开全部

节选

苏我氏是否灭亡
在古代日本,尤其是奈良时代以前的人物中,说到*有名的人,不知各位会想到谁?热爱古代史的人士想必会举出许多名字,当中无疑会有厩户皇子(圣德太子)之名。
众所周知,厩户皇子活跃于“天皇”额田部皇女(推古天皇)时代,以“太子”名义协助天皇进行统治。这一时期(即7世纪前半期)也被称为“圣德太子时代”。当时,以“大臣”身份辅佐两人的便是苏我马子,也就是作为本书主题的苏我氏在当时的族长。也就是说,在7世纪的日本,苏我氏曾与厩户皇子一道,活跃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
然而,尽管厩户皇子至今仍负盛名,苏我氏却似乎普遍受到嫌恶。不仅在现代,早在8世纪完成的史书《日本书纪》中,就已经出现了对苏我氏的嫌恶。这是为什么呢?
其中的一大要因,想必就是围绕苏我氏“灭亡”的一连串事件。在皇极四年(645)六月十二日发生的乙巳之变中,苏我马子之孙苏我入鹿遭到暗杀;翌日,入鹿之父,亦即马子的长子虾夷也自尽了。至此,马子—虾夷—入鹿所传承的苏我氏本宗(一族嫡系)宣告灭亡。其后,以中大兄皇子(后来的天智天皇)为中心,日本展开了名为大化改新的国内改革,《日本书纪》将其定义为律令制统治的开端。在这个诞生于大化改新的统治体制中,苏我氏本宗实际上是“必须被排除的要素”。所谓“苏我氏反贼说”恐怕也由此产生。
但是,部分人所谓“大化改新使苏我氏一族彻底灭亡”的说法实为谬误。从事实来看,在号称令苏我氏灭亡的乙巳之变中,入鹿的堂兄弟苏我仓山田石川麻吕(有时简称石川麻吕)加入了中大兄皇子一派。由此可见,所谓苏我氏的灭亡,实际上只是本宗的灭亡。大化改新后,仓山田石川麻吕官封右大臣;到天智朝,苏我连子成为大臣;在大友皇子的朝廷,苏我赤兄又担任了左大臣一职。应该说,苏我氏非但没有灭亡,反倒在后来也一直活跃在群臣之中。
此外,如后文所述,被归为苏我一系的氏族众多,根据《古事记》孝元天皇部分关于建内宿弥的传说,奉“苏贺石河宿弥”为祖先的氏族有苏我臣、川边臣、田中臣、高向臣、小治田臣、樱井臣、岸田臣七氏。由此可知,苏我一系的氏族并未彻底灭亡。
不过,大化改新后依旧作为群臣辅佐朝廷的苏我氏,在从天智驾崩到壬申之乱这段时间里,加入了天智之子大友皇子一派。为此,壬申之乱中胜出的大海人皇子(天武天皇)即位后,“苏我氏”就几乎没再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或许由于这些前因后果,天智朝和大友皇子政权下苏我氏的活跃才会在后世不再受到赞赏,总体上演变为“苏我氏反贼说”单方面横行的态势。在其后的时代中,从“苏我”改姓而来的“石川”氏开始活跃。换句话说,“苏我”之名成了一个忌讳。这一现象为何发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主题。
再补充一点,《日本书纪》并没有全盘否定苏我氏本宗的行动。大化改新后即位的孝德天皇在《大化僧尼诏》中讲述了佛教兴隆的始末,肯定了苏我稻目在钦明天皇时期的辅佐,以及苏我马子在敏达天皇时期的佛法信仰和在推古天皇时期的佛像制作及僧尼供奉之举(大化元年八月癸卯条)。然而诏书中丝毫没有提及虾夷、入鹿父子,不得不说,即便是在苏我氏本宗一系中,此二人受到的嫌恶也尤为强烈。

作者简介

吉村武彦,1945年出生于朝鲜大邱,在日本京都、大阪长大。明治大学文学部教授,研究领域为日本古代史。著有《日本古代的社会与国家》《圣德太子》《古代日本的女帝》《古代天皇的诞生》《列岛古代史》等书。
译者简介
吕灵芝,文学硕士,毕业于厦门大学日语系,现专职从事翻译工作。已出版译作三十余种,如松井忠三《解密无印良品》、柳田国男《妖怪谈义》、赤木明登《每日漆器》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