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索恩皇宫日落:平成退位与天皇家秘辛(上下)

索恩皇宫日落:平成退位与天皇家秘辛(上下)

1星价 ¥74.7 (7.5折)
2星价¥74.7 定价¥9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0147583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760
  • 出版时间:2018-04-01
  • 条形码:9787520147583 ; 978-7-5201-4758-3

本书特色

在平成落幕、令和新起的时代里,姜建强先生通过精彩的随笔和小品文,细致讲述了从远古时期日本天皇家诞生,以至当今的14个日本皇室的历史之谜。从中,我们不仅能够看到形形色色的传说和历史中的人物粉墨登场,还能够深入了解邻国日本那些在文学、电影、动漫和游戏作品中,早已为中国中青年群体所识,却仍尚待探索其成因的历史知识与历史故事:日本天皇家缘何没有姓?是谁制定了“天皇原理”的游戏规则?为何中日韩三国曾先后刮起了女帝风潮?三种利器的真实面目究竟有没有人见过?古代日本和东亚近邻是如何看待天皇与幕府将军的?

内容简介

在平成落幕、令和新起的时代里,姜建强先生通过精彩的随笔和小品文,细致讲述了从远古时期日本天皇家诞生,以至当今的14个日本皇室的历史之谜。从中,我们不仅能够看到形形色色的传说和历史中的人物粉墨登场,还能够深入了解邻国日本那些在文学、电影、动漫和游戏作品中,早已为中国中青年群体所识,却仍尚待探索其成因的历史知识与历史故事:日本天皇家缘何没有姓?是谁制定了“天皇原理”的游戏规则?为何中日韩三国曾先后刮起了女帝风潮? 三种利器的真实面目究竟有没有人见过?古代日本和东亚近邻是如何看待天皇与幕府将军的?

目录

序言老天皇的退位与新天皇的诞生

前言?雪漫漫/满大地?大地满/漫漫雪

1日本天皇家诞生之谜

2天武弑杀二君之谜

3持统回归“血的原理”之谜

4称德女帝落入恋巢之谜

5天皇家与三种神器之谜

6天皇家三大异怪之谜

7藤原氏与天皇家之谜

8足利义满与天皇家之谜/435

9异形之王后醍醐之谜

10孤独的后水尾天皇之谜

11天皇家礼仪做法之谜

12伊势神宫东面神圣之谜

13一个优选的谜

14走向终极之谜
展开全部

节选

日本人是如何设定他们的初代天皇的? 神武天皇是日本的初代天皇。“神武”是汉风谥号。这是在奈良时代快要结束的时候(729~796),由日本汉学家淡海三船选定的谥号。这是天皇死后才有的谥号。“神日本磐余彦尊”,这是《日本书纪》里的和风谥号。《古事记》中则名为“神倭伊波礼毗古命”。它的日语假名为“かむやまといわれひこ”( 发音为kamuyamatoiwarehiko)。意为“在大和国磐余地方,住着一位高贵的男性”。 诞生日为: 公元前711 年一月一日。也就是说,距今天近2730 年。驾崩日为:公元前585 年三月十一日。也就是说,活了127 岁(一说是137 岁)。如此高寿?是真的吗?不要忘记了,这是日本人在为天皇家作程序上的设定。 神武天皇陵,在畝傍山。正好处在冬至日落的方位上。从三轮山看畝傍山,是太阳日照活动*弱的冬至,日落的方位。也就是说,是“日死”的方位。从畝傍山看三轮山,是太阳日照活动*强的夏至,日出的方位。也就是说,是“日生”的方位。那为什么神武天皇不直接葬在“日生”的三轮山,偏偏选择了“日死”的畝傍山呢?原来,日本的帝王没有永生的概念,他们只有轮回的概念。如果你永生不死,那后面的人怎么活? 所以,日本神话里有天皇的寿命与挑选姐妹的传说。天孙琼琼杵尊在求婚的时候,山神为了讨好天孙,献上了两位女儿。姐姐叫磐长姬,妹妹叫木花开耶姬。姐姐硬朗如磐石,定能长寿,但就是很丑;妹妹如花似玉,长得很美,但就是短命。*后,琼琼杵尊还是挑选了如花木美丽的妹妹作为自己的妻子。磐石是不死的,花木是要谢的。宁要凋零的花木,不要永生的磐石。据说这就是日本天皇短命的起源。暗示了日本天皇就像樱花一样,开得快,谢得也快。古层(指历史时代中的古代阶层)里有一种物哀。 所以,秦始皇寻求不老不死的仙药,在日本的帝王中是找不到先例的。只有第11 代垂仁天皇在临死前,派人去常世国寻求不老不死的灵药。但是人还没有出发,天皇就死去了。为什么要去常世国呢?这是因为常世国在古代日本人看来,就是海的彼岸,就是不老不死的丰饶的理想之乡。日本历史上虽然也有源义经家臣们吃富士山火山爆发后的岩浆,以求不老不死,但他们不是帝王。 死去的神武天皇葬在畝傍山。从畝傍山的他界,向三轮山祈望再生。从“日死”到“日生”,也就是从死到再生。也就是说,躺在这座山,望着那座山,逝者就能再生,生死的循环就能得以完成。所以,自神武天皇之后,二代绥靖天皇,三代安宁天皇,四代恣德天皇的陵墓均选定在这里。富士山,虽然是日本的不死山,但那里并没有日本天皇的陵墓。为什么?因为如果葬在富士山,反而得不到再生的机会了。 日落与天皇陵有关,日出与天皇陵反而没有关系。中国帝王考虑的是如何不死,日本帝王考虑的是如何再生,不同的帝王学导出了不同的历史路径。 那么,这位神武天皇的家族系统又是如何构成的呢?这就和天孙降临的神话有关。 谁是江户时代的君主? 强大的幕府,无力的朝廷;富有的将军,贫弱的天皇。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江户时代公武关系的基本构图。其实,这个构图是有问题的,这个从观念论出发勾画的图式,模糊了江户时代的君主究竟是谁的问题。君主不是德川家的将军,而是天皇,看上去无力的天皇,才是江户时代的君主。将军的任命权在天皇的手里,正是在天皇的任命下,将军才开始履行职责。 日本的将军,在外交文书上基本上是不署“国王”字样的。尽管对方国经常把德川的将军称呼为“日本国王”。如1607 年(庆长十二年)六月,朝鲜通信使向将军秀忠提交的国书里,有从“朝鲜国王”到“日本国王”的字样。但是德川秀忠的回复则用从“日本国源秀忠(德川是氏,源是姓)”到“朝鲜国王”的书写形式,没有使用“国王”的字眼。就连德川家康在送往国外的书简里,也没有用“国王”的称呼,*后的署名都是“日本国源家康”。他的儿子秀忠,在国书里则用国内的官名来称呼,如“日本国征夷大将军源秀忠”“日本国征夷将军秀忠”等。在送往西班牙莱鲁马宰相的国书里,其朱印也是“日本国征夷将军秀忠”。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在送往朝鲜的国书里,也避开“国王”的字眼,使用“日本国大君”的文字。之后,六代将军德川家宣在新井白石的提案下,使用过“国王”的称号,但是受到了很多的非议,白石失势后又恢复了“大君”的用法。 这些事实表明, 在幕府时代, 将军既不是“ 君王”,也不是“君主”。视自己为君王或君主的思考方式,在那个时候还没有诞生。对此德川家康也说:“要问日本的君王是谁的话,那只能说是天皇。”《禁中并公家诸法度》第10 条称天皇为“国王”,即“天皇=国王=君主”。而《禁中并公家诸法度》是家康牵头制定的,那么从逻辑上来看,是家康规定了日本的君主就是天皇,并由此构成了幕府的统一见解。家康智慧地修正了足利义满以来的室町幕府“执政=霸王”的路线,因为义满就对外公开标榜自己是“日本国王”。 家康死前就开始造神,称自己为神,其目的是为了强化德川体制。织田信长也企图把自己神格化,在天守阁埋下巨石,用来表征自己的神体,并强制让民众崇拜,结果没有成功。本能寺的暗杀,其本质就是对没有天皇敕许而独自狂想的信长的一种一刀见血的评判。丰臣秀吉从天皇那里得到了“丰国大明神”的神号,这是成功的例子,当然这与他柔软的思维有关。家康冷静地观察了信长的失败和秀吉的成功,从中得出结论:没有天皇权威的敕许,神格化不会成功。家康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结果,企图封死天皇权威的家康,在把自己神格化的问题上想到了天皇。他想借助天皇的权威使自己神格化,看上去是矛盾的、不合逻辑的,但这就是历史的节韵。*终,死后的家康被成功地神格化为“东照大权现”,之所以能够成功,就在于他借助了天皇的宗教权威。向家康发出神号敕许的就是第108 代的后水尾天皇。 用财力的绳索紧勒天皇的咽喉 这个国家的君主真的不是将军而是天皇吗?如果这是从国情出发在表面上必须认可的东西,那么在实质上又如何艺术地去做才能符合江户幕府的统治诉求?这是德川将军家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 1601 年(庆长六年)家康在拿下关原之战后立即向后阳成天皇献上一万石的禁里御料(指将军为天皇开销的名目)。家康为什么要这样做?很显然这是收买政策。之后,后水尾天皇时代的幕府又追加了一万石。再之后的东山天皇(第113 代)在1705 年(宝永二年),又追加了一万石。另外,为了上皇的仙洞御料(指将军为上皇开销的名目),在后水尾天皇让位的时候又追加了一万石。禁里御料的三万石再加仙洞御料的一万石,合计为四万石,这就构成了江户时代皇室的财政基础。在江户时代,拥有一万石以上领地的武家领主叫大名。当时的皇室禁里御料如果是一万石的话,正好能进入大名的行列。而到了三万石或四万石的话,算是较有财力的大名了。 那幕府的收入是多少呢?江户幕府的直辖地在1615 年的时候是两百万石左右,从18 世纪中叶直到幕府垮台为止基本维持在四百万石以上。与皇室所领(禁里御料)相比,差距是超巨大的。而且皇室所领(禁里御料)从很早的时候,就置于幕府的管辖之下。大约是在后水尾上皇的1634 年(宽永十一年)至1648 年(庆安一年)期间,禁里御料的管理权从朝廷转向了幕府,朝廷的支出在1643 年(宽永二十年)以前就已经在幕府的监督之下了。这样看来江户时代的皇室不但财政规模受到限制,在收入和支出两方面也都在幕府的控制之下。在战国时代,虽然天皇家是贫困的,但还有相当的经济自主权。而江户时代的天皇虽然比战国时代的天皇富裕,但经济自主权则被剥夺了。谁的日子更难过?当然是后者。 承认你是君主,但用财力的绳索勒住你的咽喉,使你呼吸不畅,但还不至于休克,在这方面德川将军家做得相当成功。

作者简介

姜建强,1990年代留学日本东京大学,后在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任客员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日本哲学与日本文化。现为东京《中华新闻》主编,腾讯“大家”专栏作家。著有《山樱花与岛国魂——日本人的情绪省思》等,并译有村上春树短篇小说《独立器官》,大前研一《低欲望社会》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