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儿到死心如铁:辛弃疾词传
读者评分
4.8分

男儿到死心如铁:辛弃疾词传

以时间为线索,以词传的角度评述、解读一代词人辛弃疾的词与人生。

1星价 ¥7.6 (2.1折)
2星价¥7.6 定价¥36.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63条)
asa***(三星用户)

辛弃疾武能征战沙场,杀敌驱寇,文能安邦定国,运筹帷幄。

2022-11-13 20:52:17
0 0
102***(三星用户)

辛弃疾的词,给人力量

2022-11-13 20:51:5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634153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40
  • 出版时间:2018-04-01
  • 条形码:9787559634153 ; 978-7-5596-3415-3

本书特色

本书在参考大量史料的基础上,再现了辛弃疾传奇的一生,并结合其不同时期的经历,对其词进行了情感化的解读。他的人生从来不是无疾而终的逗号,那衔着理想盘旋而飞的执着,那旷迈与细腻并存的稼轩词,已然成为惊艳了尘世的感叹号。千年之后的今天, 史书中的南宋那一页已经泛黄,而辛弃疾词中的字句,却变得越来越清晰。

内容简介

本书是以时间为线索,以词传的角度评述、解读一代词人辛弃疾的词与人生。将枯燥无味的“作者生平”“词作赏析”等传统内容,化成生动的故事,以优美的细节描述, 在其气吞山河的作品中追寻其人生轨迹,表现出他的铁血豪情,使每位读者都能体会到词作之美,词人之风范,为读者欣赏和研究辛弃疾的词作提供了很大的方便。

目录

**章
樽俎风流有几人
齐鲁儿郎,少年英雄
两赴燕京,侦察敌情
一路向南,义无反顾
桃花正红,情到深处
第二章
无言谁会凭栏意
壮志难酬,美芹十论
梦想正盛,无处安放
越是艰难,越是坚定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
知交零落,聚散匆匆
把酒问月,几度月圆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
第三章
后夜相思月满船
词中之龙,侠骨柔情
青山依旧,江水东流
蛾眉见妒,闲愁*苦
盛夏光年,终是错过
匆匆过客,过眼云烟
后会无期,孤影自怜
第四章
稻花香里说丰年
意倦须还,带湖风月
稻花飘香,蛙声一片
归隐不甘,出仕不能
孤舟浪起,梦携西子
半生流离,被迫归去
英雄相惜,一生知己
第五章
十年瓢泉一场梦
醉里看剑,梦战沙场
宦海沉浮,戒掉梦想
浊酒一杯,今夕何夕
爱到深处,选择放手
十分佳处,白发归耕
第六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此生回首,暮年悲歌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历史云烟,万事消散
展开全部

节选

匆匆过客,过眼云烟
人生不过百年,人类在哀怜蜉蝣“朝生暮死”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造物主的一只“蜉蝣”。而对辛弃疾这只“蜉蝣”来说,令他慌乱的并非是时间的仓促与残酷,而是两鬓尽白,却依然两手空空,而立之年也无从获取他要的精彩。
人生如梦,而他偏偏认了真。
这一次又要上路时,他深感自己累了,也老了。辗转途中, 江山胜迹涌入眼帘,敏感的词人总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无从说起。郁结在心间的愁绪,如滴了水的字画,渐渐晕染开来。
过眼溪山,怪都似、旧时曾识。还记得、梦中行遍,江南江北。佳处径须携杖去,能消几两平生屐。笑尘劳、三十九年非,长为客。
吴楚地,东南坼。英雄事,曹刘敌。被西风吹尽,了无尘迹。楼观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叹人间、哀乐转相寻,今犹昔。
——《满江红江行,简杨济翁韵、周显先》
辛弃疾自南归之初任江阴军通判,至今日出任湖北转运使, 曾漫游吴楚,行踪遍及大江南北。此时客船逆流而上,溪流山峦、碧桐翠竹都似旧时相识。一地的山水与人的缘分,就是这般奇妙,本以为阔别的风景会如一件过时的衣服,折叠得整整齐齐,沉沉地压在衣柜底层,永远不会再拿出穿在身上,虽没有被遗弃,却也不会再被想起。但是,当你搬家收拾房间,发现压在箱底的衣服时,它散出的幽幽的樟脑香,连带着或轻或重的记忆,会轻易地将你卷入往事的旋涡。
仕宦无常,细细算来告别此间山水已达十年之久,曾经旧相识的风景,晕染上一层樟脑香后,迷迷蒙蒙地又好似旧梦重现, 真也好假也罢,都漫漶模糊,纵然还曾记得,却也记不真切。易安居士曾云:“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用在辛弃疾身上*为适宜,原本该是熟悉至极的景物,今日看在眼中却反而似是而非,让人不敢确信。
江南,是南宋偏安之地,渔舸画船、碧波浩渺、悠云凝碧, 自然是风光旖旎,天上人间;而江北,却已大片沦亡,被金人强行掌控,纵然是天高云淡、一马平川,却已成未曾痊愈的伤疤。辛弃疾自北而来,流离南方,从青葱的少年到沧桑的中年,中间横亘的是比海阔、比天高的时光与悲愤。时光荏苒,往事如烟, 屹立于天地之间,却恍惚如梦。
命运给予辛弃疾的挫折并非一次两次,前一波浪潮还未平息,另一波浪头又涌起,在日复一日的挣扎中,他也渐渐失去了挣扎的欲望和勇气。
哀莫大于心死,辛弃疾累了,也倦了。半生奔走,仍不过是人间匆匆过客,无从获取,也无从留下,不由得让人叹一声:命运弄人。南唐后主李煜说:“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梦中的李煜,可回江南,可坐龙椅,可拥娥皇入怀,但哪里有不醒的梦呢?醒来之后,他仍被囚禁在小院里,那无限山河,也只能存在于想象中。辛弃疾也是在醒来时,清楚地明了,三十九年尘与土,不过是些过眼烟云罢了。
所谓过客,自是生不曾带来,死亦不会带走,白白于世间走一遭罢了。其实仔细想想,世间万物又何尝不是这般呢?他想到了三国时那段纵横叱咤的风云岁月。当年刘备与曹操煮酒论英雄,曹操有言:“尽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而堪与曹刘争胜的当属立足东南、北拒强敌的孙权。吴楚之地,山川形胜,好似日月乾坤都尽来漂浮,钟灵毓秀,人杰地灵,自然有英雄横空出世,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
然而无限江山如画,不过一眨眼的工夫,这煊赫风光便被西风吹尽,灰飞烟灭,只留下旧日楼台与后人评说。辛弃疾想前事,究往来,也只能徒然长叹,所有光彩夺目的过往,占尽风流,*终都不过化作前经旧史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的一笔,实在无从值得骄傲。
在历史的演进中,个人的失意终归太过渺小,而辛弃疾依旧借着古事,倾倒他的悲伤与忧愤。当年吴国基业始成,孙权就匆匆离开了人世,同样,几十年来,空在这吴楚大地上虚度光阴, 北伐之愿遥遥无期,自己却已经熬白了头发,着实可叹。
有哲人曾说,生与死之间的距离是固定的,而我们大可把两点之间的距离用曲线走得更精彩。人生哀乐原本就是循环往复,古今相继,半点儿也不由人,纵然是想留下些许在世间走过的痕迹,
任凭是生与死之间的曲线再华丽,终究都是人间一缕尘埃罢了。
参透了世间无常的道理,如若辛弃疾真的放下,倒也不至于太过痛苦。只是在心灰意冷间,他仍是斩不断仕途之念,这一场关于梦想的歧路,是人生交给他的修行,他当真是走到天黑,也要走下去的。
然而,如今的辛弃疾已不似青年时,脚步虽不曾后退,却走得蹒跚、犹豫。徘徊从未出现在他的字典中,或许是年岁渐长, 也或许是路上的风沙太大,他渐渐地失却了定力,热血壮志慢慢由浓转淡。
习惯了朝廷一道圣旨就告别此地,去另一地上任,也习惯了路上的奔波,也试着以平和的心态与万事相对,不再妄想摘取够不到的星辰。但在路上遇到故人时,满心的惆怅与彷徨,还是找到了倾诉的出口。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