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蔷薇航班
读者评分
5分

蔷薇航班

¥13.8 (3.1折) ?
1星价 ¥15.3
2星价¥15.3 定价¥45.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4条)
飞行士***(一星用户)

竟然还能买到,很喜欢长宇宙的文。

2023-03-02 11:17:56
0 0
ztw***(二星用户)

有塑封,没什么破损,很好

2022-06-16 11:49:5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1130035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279
  • 出版时间:2020-03-01
  • 条形码:9787551130035 ; 978-7-5511-3003-5

内容简介

没有刻骨铭心地爱过,就不会知道,爱情的结局到底是一片枯骨,还是一场花开……  
  褚穆是年轻的驻德外交官,霸道强势、杀伐决断、喜怒无形。舒以安幸运地见证了他从一个青涩的少年成长为成熟稳重的男人,可惜那些好的时光,陪在他身边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学姐陶云嘉。
  陶云嘉为了留学后能进入外交部就职,轻易接受了褚穆父亲的提议,背弃了这段感情。所以当褚穆突然向舒以安求婚时,舒以安妄自菲薄地认为,或许他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而已。
  在爱情面前,理智早已无处栖身。纵然舒以安有着百转千回的疑虑,都敌不过褚穆的一句“嫁给我”。他对她谈不上有多好,可是当她险些遭人侵犯时,他仿佛从天而降护她安好;公司意外大火,她被困楼顶,他**时间赶到现场确认她是否安然无恙;她被歹徒绑架命悬一线,他不顾安危以自己为人质与她交换……
  明明他做了那么多让她感到温暖的事,她却依然觉得离他好远。她满怀侥幸地奢望,总有一天,她会成为他心底的白月光。直到平静圆满的婚后生活被留学归来的陶云嘉打破,爱情的真相随之揭开……  
  赤诚天真的年纪里,我们都曾是飞蛾,燃尽生命,扑向一场未知的爱情。

目录

Chapter 01 你从远方来
Chapter 02 示我以赤诚
Chapter 03 国王与爱人
Chapter 04 付诸难回头
Chapter 05 沉默*情深
Chapter 06 离别才悔觉
Chapter 07 投之以木瓜
Chapter 08 报之以琼琚
Chapter 09 往事成裂痕
Chapter 10 深情及久伴
Chapter 11 宜室亦宜家
Chapter 12 情路亦歧路
Chapter 13 终覆水难收
Chapter 14 大梦方初醒
Chapter 15 方知过千年
Chapter 16 前路望珍重
Chapter 17 狭路相逢时
Chapter 18 佳人难再得
番外一:褚家有女字予乔
番外二:褚穆后记
展开全部

节选

Chapter01 你从远方来

手机响起的时候,舒以安正在翻译一篇长长的法文合同,满目的专业名词看的她头疼,她缓了一会儿才苦着脸接起手边的电话。

“喂,哪位?”

电话那边响起一道极其低沉赋有磁性的男声:“我明天回北京。”

舒以安一时被这道声音弄得脑子有点短路,过了好半天才反映过来电话那边的人是谁。慢慢地“哦”了一声。

“不打算来接我吗?”那端的男人有点惊诧地问她。

舒以安摩挲着手里的笔,傻傻地点了点头:“好啊,那我去接你。”

“什么时候?”男人反问她。

“那你几点的飞机?”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放弃了再跟她纠结这个问题:“明天我直接回部里,你不用来。”

褚穆对舒以安的反应十分无语,见她迟迟没说话,索性撂下一句“就这样”然后干脆果断地挂了电话。

柏林四月初的天气。

马尔基兴河岸旁的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的二层小楼里,褚穆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手机在手中转了一圈又一圈。

整整半年了,她倒还真是一点没变。

“副司?机票给您订好了,明天上午九点的航班。”助理小陈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窗边站着的人并未转身,只低低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小陈在褚穆身后悄悄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外交官,大气不敢出一下。那可是名声赫赫的褚穆,是现今外交领域里少数几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三十岁的年纪就能坐到这样的位置,任是谁,都是不敢小觑怠慢的。

看着上司越发沉默的背影,小陈也实在想不通,明明半年没回去,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怎么不见这位有一点高兴?

其实褚穆也不明白,自己半年没有回去怎么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那个样子,舒以安,她怎么就能那么淡定?这位打小儿养尊处优的爷心里忽然冒出一种不被重视的郁闷感。



此时正在会议室里旁听的舒以安忽然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冷颤。其实从接到电话到现在,她都不太愿意相信那个远在大洋彼岸偶尔会在电视上看见的人,就要回家了。



第二天她早早起床去超市采购,苦着小脸站在大排高高的货架前不知该选什么。舒以安同学缓慢的性子常常导致自己过着每天不吃正餐只靠方便面零食的生活,而且在褚穆走了之后更加严重,家里的新鲜蔬菜和冰箱里该有的东西几乎都被她残害的差不多了,所以舒以安想,要赶在他回来之前把破坏现场全部还原。以免有着极其变态生活习惯的某人一进家门就把自己扔出去。

当舒以安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超市出来的时候,那边从柏林飞往首都机场的航班也已经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降落了。

整整十三个小时的飞行让褚穆有些吃不消,他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在空姐甜美温柔的提醒下与身后的一大票人下了机。

航站楼外,早已有车等在那里。

“您这一路累坏了吧?快上车。”

褚穆温和的对来人笑了笑,清俊的脸上早已不见了刚才的疲惫:“还好。”

“那就成,一会儿让小吴把您送到部里述职,晚上我们说好给您接风洗尘,今年咱这儿来了不少后辈,都嚷嚷着要见您,这个面子您可是一定要给啊。”

褚穆看了眼微微暗沉的天色推辞道:“今天就算了吧,大家跟着我飞了这么长时间也都累了,改天,改天我请您。”

“诶,您这说的是哪里话。”王主任摆了摆手,“您好不容易回来一回我们难得这个机会,就这么定了,小吴你一定记住时间啊。”

王主任的年纪足足比褚穆大了一旬还多,褚穆做小辈的总不好拂了他的面子,zui后还是不得已承了下来。

部里来了三台车,跟着褚穆回来的随行人员乘一辆,来接机的人乘一辆,每次回京都跟着褚穆的司机小吴载着他独乘一辆。

黑色的奥迪A4平稳行驶在桥上,褚穆坐在后排打开一直关着的手机查看着未接讯息,江北辰,纪珩东,战骋和几个玩得好的圈子里的人纷纷致以短信代表京城人民欢迎他回国,就是连他平常摸不着人影的妹妹都发了个抱抱的表情,却唯独没有她的。

“老大,你今儿晚上这顿饭八成是鸿门宴啊。”司机小吴操着一口地道的京腔说着。

褚穆垂着眼一条条的看着回复,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恩?怎么说?”

因为小吴打褚穆进了部里就一直跟着他,人机灵会看眼色懂分寸,十分称心。所以褚穆走了之后也没有让他再接别的领导,一直在后勤挂着职,只等褚穆回来的时候专职负责他,两人关系不错,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避讳。

“听说部里给你调了个翻译,原本是负责礼宾那一块儿的,现在打算跟着你回德国。今天晚上这局就是因为这个设的。”

“给我?”褚穆微微蹙眉问道。

“对,人家去了之后直接任驻德翻译组组长,是正八经儿的空降兵。”

“是谁你知道吗?"褚穆心里隐有疑虑,皱眉问道。

“听说,我听说啊是王主任的侄女,还是你当年外交学院的校友呢!叫什么陶……”小吴一拍大腿,“对!陶云嘉。"

陶云嘉。

褚穆原本按到信息界面回复的手指忽的一顿,随即锁了屏幕就不再吭声。难怪今天晚上都这个时候了王主任还坚持请他赴宴,原来是为了她。

被褚穆按掉的屏幕上,一条信息孤独地躺在信箱里——



我查了今天柏林飞北京的航班啦,你什么时候回家???

发件人:以安





褚洲同带着眼镜翻了翻面前的述职报告,没过几眼就搁置在一旁的文件架上。虽然这位年逾五十的外交主管看起来十分严谨且风度翩翩,但是面对着桌前的人,还是染上了一丝温暖的和蔼之气。

“怎么?这次回来是想长留还是就呆几天啊?你妈可是跟我念叨好几回了。”

褚穆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坐在沙发上开始摆弄着矮几上的地球仪。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中国与欧洲之间的那道距离,姿态好不闲适。“我倒是想留在家里,就怕您老人家不准。要不回头我就递申请到时候您可得给我批了啊。”

对于自家这个侄子褚洲同还是十分喜爱的。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的外交才华和成绩,任是谁都是要高看一眼的,何况是褚家的儿子。他忍不住笑骂:“混小子,你是知道这个当口我不可能放你回来,故意将我的军。”

褚穆摆手,漫不经心的。“我可不敢,这报告您也看了,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哎!”褚洲同摘下眼镜叫住褚穆,不忘了嘱咐一句。“你跟以安也不能总两地分居,不是个过日子的样儿,要不尽早把人带到那边去吧。”

褚穆修长的背影有一瞬间的停顿,随即拉开了门把手出了行政大楼。



到达东海楼的时候,王主任领着一众后辈已经等在包厢了。褚穆瞧这一屋子的人,不禁有些头疼。

宴席分了两桌,一桌是新人,一桌是驻办的几位同事。在新人桌上有位姑娘十分打眼,年纪不大,二十几岁的样子。十分古典的鹅蛋脸上一双杏仁儿眼漂亮的不得了,微微向上挑的眼眉又给这张温婉的脸上带了些媚意。姑娘腰板儿挺得直,打坐下就这么端着,头发被她松松地盘在脑后,让人凭白无故的又觉出那么股傲劲儿。

给褚穆接风,理应是他坐到上座的。几个从外交学院分来的男孩儿带着崇敬和羡慕偷偷打量着这个zui年轻的司长级人物,大气不敢出一下。外交世家的长子,果然不一样。从人家身上的西装到手腕上的表,哪一样都是这些刚出了象牙塔的毛头小子学不来的。

王主任朝这边看了一眼,心下多了几分盘算,端起酒杯张罗开场。

褚穆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再懒得应付也得装装样子。伸手拿过面前的杯,恭谦起身。“王主任您说笑了,这杯理应是我敬您的。”灯光下褚穆仰头喝酒的姿态十分惊艳,修长的身姿笔挺,就连捏着杯的手指都是干净有力的,微微露出一截的衬衫袖口上妥贴地扣着两颗深蓝色的宝石袖扣,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男人的精致格调。

王主任估摸着时机打算继续开口,说出今天的主题:“今天我还有个事得拜托您,我侄女原来是翻译室的德语翻译,但是丫头一直想找个机会出国锻炼锻炼。您说我一个做叔叔的总得满足孩子的要求吧。要不干脆您不嫌弃,就让她跟着您回德国?到时候还得劳烦您好好照顾才是啊。”

褚穆内敛深沉的眼睛十分平静,脸上挂着谦逊的笑,不疾不徐开口:“您客气了。能当我翻译组组长的也不是简单之辈,哪里需要我照顾,回头办好手续让她跟着我回去就是了。”

褚穆的话很明显,有点道行的都能听出来。其言之意就是你王主任既然有本事不跟我打招呼就把人调过来,自然就不需要我的照顾。先斩后奏,在权贵场上是大忌讳。

王主任的脸色果然一瞬间有些尴尬,只得朝着那边招招手缓解场面。

“云嘉!来跟褚副司长打个招呼。”

那端坐着的女子闻言施施然起身,姿态万千的朝着褚穆走来,目光流转间,分明带了些自信和得意:“褚穆,好久不见。”

褚穆对上女人微微上挑的眼,神色淡然:“陶小姐,好久不见。”

王主任有些吃惊地看着俩人,疑惑问道:“你们…… 认识?”

褚穆很快的从陶云嘉那里转回目光,没有丝毫的波动,就连声音都是平稳低沉的。

“以前外交学院的同学。”

王主任不死心,仍然带着些期待的牵过一旁的女人。半开玩笑半试探的开口道:“同学好啊!我这个侄女可是倾慕您很久了。”

褚穆闻言忽然轻轻笑了起来,好看的脸上带着止不住的凉薄之意:“那恐怕是要辜负陶小姐了。好可惜,我已经结婚了。”

一句话,像玩笑似的拉开自己和面前女人之间的距离,却又有着淡淡的嘲讽意味。

立在褚穆身旁的陶云嘉听到这句话,原本有些雀跃的脸庞,倏地暗了下去。



褚穆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司机把车拐进小区,远远地就能看见湖苑别墅里透出来的灯。褚穆低头看了一眼腕表,想了想还是从兜里摸出串钥匙。

窸窸窣窣的打开门,偌大的客厅里只点了几盏壁灯,温暖的色调看起来特别柔和,连带着让一晚上都处于疲惫状态的褚穆眉间都染上了丝放松。进屋不经意的往沙发上瞟了一眼,褚穆顿时停在了原地。

舒以安蜷缩在沙发里睡成了一团,一身嫩黄色的居家服让她看起来特别的纤细。小巧的鼻翼轻轻呼吸着好像睡着了,白皙巴掌大的小脸儿被她耳边的几缕碎发遮住了些许。可能是有些冷了,她无意识的缩了缩肩膀睡得并不安稳。

褚穆没想到这么晚了她还在等着自己,心里忽然漫上柔软的情绪。他轻轻地脱下外套走过去,沉默着看了她一会儿,终是没能忍住的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



舒以安睡得很轻,迷糊地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有些惺忪:“唔,你回来啦……”

褚穆垂眼看着她慵懒的模样,把人打横抱了起来往楼上走去。

“怎么不上楼去睡?”

舒以安靠在褚穆怀里,鼻间都是自己熟悉的气息,不禁把头往他身上窝了窝:“在等你啊,发了信息给你你没回,猜到你可能在工作,就没敢打扰你。”

褚穆闻言把舒以安抱得更紧了一些,声音平静的嘱咐她道:“如果我很晚没回来,不用等我。”

舒以安看着他的衬衫扣子,垂着头有点失落:“知道了。”

进了卧室,褚穆把人安稳的搁在床上摸了摸舒以安柔软的头发示意她先睡。

“我去洗澡。”

舒以安看着背对着自己脱掉衣服的人,忽然起身有些忐忑的叫住他,褚穆闻声转过身来,一双内敛浓黑的眸子带着疑惑:“怎么了?”

他衬衫只脱了一半,敞开的衣襟里透出精窄的腰身看得舒以安有些不自在,她半撑起身子,似是鼓足了勇气才仰头冲那端的人喊了一句。

“生日快乐!”

灯光下,舒以安的眼睛亮晶晶的,柔和的脸上和眉间都是温暖的笑意。

此时此刻,楼下零点的钟声,刚好响起。

褚穆被这句话弄的有些怔愣,零点的钟声,五月七号。

他的喉间几不可查的动了动,过了好久才有些沙哑的开口:“谢谢。”

作者简介

长宇宙,言情小说作者。观生活万象,怀一己之念。希望能用文字感动每一位对生活抱有期待的人。
代表作品:《南有嘉鱼》《唯你至宝》《势均力敌》等。
出版作品:《意中人》《我曾这样深切爱过你》等。
即将出版:《南北往事》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