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最后的武士:新选组始末记

(精)最后的武士:新选组始末记

1星价 ¥41.1 (7.9折)
2星价¥41.1 定价¥5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016417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56
  • 出版时间:2020-06-01
  • 条形码:9787520164177 ; 978-7-5201-6417-7

本书特色

在现代日本,几乎无人不知新选组,他们被称为日本“□后的武士”,成为各种影视文学作品竞相演绎的主角。然而,众所周知,新选组曾在京都守护麾下为幕府效力,有悖明治维新的历史潮流,故而新政府建立后直到昭和初期,囿于舆论宣传,人们都将新选组视作暴力集团,将其原本在京都的合法活动也视作犯罪,使得新选组获得的历史评价极其不公正。本书日本版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出版的。

本书作者永仓新八原为新选组二番队组长,是新选组草创期的核心人物之一,在池田屋事件、油小路事件等重要事件中均有活跃表现。他也是新选组干部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他在新政府解禁后,与岛田魁等人一起为恢复新选组的名声而四处奔走。本书原为他口述,《小樽新闻》记者笔录的报纸连载文章。曾任东京帝国大学校长的山川健次郎为该书写序,呼吁人们重新审视失败者的历史,正确评价新选组的功过是非。

另外,本书不只是一本关于新选组历史的记述,而且涉及幕末时期各种重大事件:将军上洛、禁门之变、两次长幕战争、大政奉还、鸟羽伏见之战、戊辰战争……而书中提到的人物也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清川八郎、松平容保、山内容堂、三条实美、坂本龙马、木户孝允、大久保利通……因为新选组本身就处于这一时期巨大的时代旋涡的中心位置,永仓新八作为新选组的核心人物,也深度参与了这些事件,亲身体验了幕末的风云变幻。从永仓和新选组的角度来看时人时事,又有一种别样的体会。

内容简介

幕末时期,新选组承担着维护京畿治安的重任,是著名的佐幕派武士集团。他们身处时代剧变的旋涡中心,深度参与了禁门之变、鸟羽伏见之战、戊辰战争等重大历史事件。永仓新八是新选组草创期的核心人物,也是新选组干部中极少的幸存者之一,他在《□后的武士:新选组始末记》中回顾了新选组的整个历史,讲述了浪士上洛、暗杀芹泽鸭、池田屋袭击、油小路激战等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目录

序言 新选组二番队组长留下的纸上纪念碑

浪士队上洛——

【解说①】近藤、永仓等人的登场

新选组成立——

【解说②】从浪士队到新选组

池田屋袭击——

【解说③】死亡线上的五个小时

禁门之变——

【解说④】御所周边的白昼攻防战

肃清高台寺一党——

【解说⑤】簇新的火种:伊东甲子太郎加入新选组

伏见鸟羽的激战——

【解说⑥】战败离京

近藤勇的末日——

【解说⑦】近藤勇和新选组的改名

转战会津——

【解说⑧】永仓、土方、斋藤与会津战争

新选组资料

【文库版解说】

结语
展开全部

节选

昔日为近藤勇之友,如今是小樽隐居人

这人约莫七十四五岁的年纪,垂在胸前的那把银白胡须十分惹眼。他额头宽阔,略略下垂的眼角上堆着细纹。他似乎正抬头仰视,唇边现出了一丝微笑,嘴巴仿佛要发出轻咳一般微微地张开着。一眼望去,岁月似乎早已磨平了这位隐居中的杉村义卫老先生的一身棱角和锐气。在雪中的小樽,他安居一隅,静静地观望着生命的流逝。然而,那种无比坚韧的气场与如同枯木一般关节突出的粗壮双臂,还能让人们隐隐回想起那位曾在幕末历史中留下了精彩一页的永仓新八。

永仓新八又是何人?文久元治年间,幕府为了对付萨摩、长州的勤王之士,在京都守护麾下召集了名为新征组的浪人组织,这就是后来的新选组。而永仓新八,正是新选组中与近藤勇、土方岁三等人齐名的幕末时期的著名剑客。随着时光流转,如今就连这位当时在京坂两地以骁勇闻名的勇士,也和他那如同黑铁打造的强健身躯一起慢慢暗淡下去了。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壮年时代的风采已经依稀难辨了。

屈指算来,这已经是五十年前的故事了。当时近藤勇率领的新选组受命在京都巡视,而长州、土佐、肥前的志士们敢触幕府之逆鳞,激烈地鼓吹尊王攘夷之说。而且,他们还将京都作为策源地,秘密地往来于京都与藩国之间。元治元年六月六日的晚上,数十名志士在鸭川之畔的一家名为池田亭的旅店中集会,密谋某日于禁城之中放火,企图趁此骚乱挟持天皇移驾长州藩。这样一来,他们不仅能够让与己方敌对的会津和萨摩二藩受挫,还能达成攘夷的初衷。不料新选组很快得知此事,于是在他们密谋的当夜,近藤勇及其义子近藤周平、冲田总司、永仓新八、藤堂平助五人闯入池田屋,武名遍传天下的近藤勇成就了他一生中□为驰名的一次恶战——池田屋袭击。正值壮年的永仓新八也成竹在胸,挥舞太刀,当场斩杀了四名抵死而斗的志士,而他自己仅仅受了点轻伤。这次的战斗记录一直留存至今。

据说,这场战斗直接让明治维新推迟了两年,同时也让幕府得以在这段时间苟延残喘。与此同时,日本历史上也添加了新选组这一注脚。新选组的队员们身着短袴、高齿木屐,意气风发地走在街上的身影甚至能让小儿止啼。此后,永仓新八与近藤、土方等人的名字都变得如鬼神般令人忌惮。

然而,时势终究没有站在德川幕府一方。从伏见鸟羽之战到江户包围战,再到函(箱)馆炮战,新选组虽然英勇奋战、威名远播,但时而被解散,时而有队员主动脱队,甚至连队长近藤亦被斩首,接连遭到了一系列毁灭性的打击。而在这之后,永仓新八又在何处展开了怎样的行动呢?这些都是在幕末史中看不到的“秘史”,而这段长篇“秘史”,就在彼时的永仓新八、如今的杉村义卫身上,缓缓地拉开了帷幕。

相关资料

这些人对新选组口诛笔伐、倍加嘲讽,把新选组说成一个私立的暴力集团。而世人被他们蒙蔽,乃至小说和评话都把新选组视作暴力集团。我一直为没有人为这一冤屈平反而感到遗憾。我想,这部书应该能为新选组的昭雪尽一份力……

——山川健次郎(前东京帝国大学校长)



“那些年纪轻轻就死掉的、如今长眠于地下的同志又会做何抉择呢?”

——岛田魁(伍长,编有《岛田魁日记》《新选组名簿》)



“时易世变,身陷囹圄,积郁而作。兼追怀告慰战死之同志。”

——中岛登(编有《中岛登觉书》《战友姿绘》)



“人来人往皆是惑,难退难进诚可哀。”

——尾形俊太郎(副长助勤、文学师范)

作者简介

永仓新八,天保十年(1839)生于江户。本姓长仓。原为松前藩藩士。在修行武艺途中,结识了近藤勇并加入浪士组。新选组成立后,担任二番队组长等职,是新选组草创期的核心人物之一,在池田屋事件、油小路事件中均有活跃表现。在戊辰战争中,他曾作为甲阳镇抚队和靖共队(靖兵队)的一员与官军作战,尔后从米泽返归江户。后获得回归松前藩的许可,成为藩医杉村介庵的入赘女婿,改名杉村治备(后改名杉村义卫)。其后渡海前往北海道,担任桦户集治监的剑术师范。离职后,返回东京开设剑术道场,后再度移居小樽。他作为新选组干部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在板桥建起了近藤勇、土方岁三两雄之墓。大正四年(1915)病逝。

木村幸比古,1948年生。灵山历史馆副馆长。专攻日本近世思想史。著有《新选组战场日记》《新选组与冲田总司》《新选组日记》(以上均由PHP研究所出版)、《史传 土方岁三》(学习研究社)、《新选组局长近藤勇》(淡交社)等多部作品。

译者简介

信誉,日文译者。武汉大学文艺学博士在读。硕士阶段专攻日本近现代史,曾公派访学于日本神户大学。译有《丰臣秀吉与海盗大名》《烧船》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