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区柯克悬疑故事
读者评分
4.9分

希区柯克悬疑故事

1星价 ¥11.4 (3.0折)
2星价¥11.4 定价¥3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07条)
一条骑***(二星用户)

挺好看的,不过有几个故事能猜到结局

2021-09-21 11:50:04
0 0
小饼干***(二星用户)

是一个一个的小故事,就真的很…跌宕起伏…确实能从中看到人性,每个小故事都是那种猜中开头很难猜到结局的,但是看完结局又十分值得玩味…是包装很印刷质量都不错~满意~

2021-09-19 22:59:01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138041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156
  • 出版时间:2020-02-01
  • 条形码:9787511380418 ; 978-7-5113-8041-8

内容简介

本书所选的故事,体现了希区柯克式悬疑的精髓,故事类型丰富,包警匪交锋、机智推理、连环设局、情爱阴谋、复仇计划等多种主题,加上曲折离奇的情节、丝丝入扣的描述,让人拍案叫绝。

前言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1899 ~1980)是世界著名的电影艺术大师,出生于英国。他擅长拍摄惊悚悬疑类影片,一生总共执导了50 多部优秀电影,并执导过《希区柯克剧场》等数百集电视剧。此外,希区柯克还参与过大量剧本和小说的创作,造就了一系列希区柯克式悬疑经典。
对于悬念,希区柯克曾下过一个著名的定义:如果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玩牌,然后突然一声爆炸,那么你便只能拍到一个十分呆板的炸后一惊的场面。反之,虽然也是表现同一场面,但是在打牌开始之前,先表现桌子下面嘀嘀数秒的定时炸弹,那么你就造成了悬念,并能牵动观众的心。
悬念必须要足够震撼人心,才能达到设置的目的,但越是贴近生活,越是在平淡无奇的状况下发生的悬念,*后带来的效果越好。希区柯克但凡在他的作品中设定悬念,一定是以观众读者为主线,让人们跟故事中的角色一同深入整个事件之中,并且在极度贴近生活现实的情节之中,感受一个又一个意外的发生。这就是希区柯克作品的魅力所在。
除了悬念迭出,希区柯克作品的深刻内涵同样值得称道。他对人性和人类的心理世界有着深刻的了解和体悟,并有更多机会去探索和表现人类行为中那些奇怪的侧面,因此他又被称为“电影界的弗洛伊德”。在他的世界里,生活永远不平庸、不宁静。他所讲述的故事,是生与死、罪与罚、理性与疯狂、纯真与诱惑、压制与抗争的矛盾统一体,是一首首直指阴暗人心的诗。
在他的作品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个个受到诱惑的灵魂,逐步地脱去人性的外衣,滑向罪恶的深渊,越陷越深,难以自拔。而且其作品中的人物往往都有些变态或偏执,备受焦虑、内疚、仇恨或情欲的折磨。
因为在希区柯克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莫名的焦虑、一种绝望的感觉。 他认为,骇人的东西不仅潜伏在阴影里,或者潜伏在只身独处的时候,有时,当我们和正派、友好的人在一起时,也会感到孤立无援甚至险象环生。即使在长大成人之后,他也经常坦承自己有无穷无尽的荒谬的忧虑。他将这种焦虑和绝望传递给世界,进而展现出人性*深层的恐怖和*异常的思想。
读希区柯克,就像在做一道道高难的智力题,在经受一次次灵魂的拷问。希区柯克的作品架构非常巧妙,前后联系相当紧密,有一种令人称奇的结构美,大致可以归纳为:日常可见的生活场景、穿插其中的黑色幽默、曲折离奇的发展经过、令人意外的奇妙结尾。这种架构被后人称为“希区柯克模式”。
本书所选的故事,体现了希区柯克式悬疑的精髓,故事类型丰富,包含警匪交锋、机智推理、连环设局、情爱阴谋、复仇计划等多种主题,加上曲折离奇的情节、丝丝入扣的描述,让人拍案叫绝。

目录

刀口脱险
阳台下的玫瑰花
连环迁怒
临终推理
领带杀人案
致命信件
自投罗网
罪有应得
绝地反击
意外出现的扒手
死亡预言
与杀手谈判
证词的破绽
完美合作
爱的代价
致命跟踪
杀手的委托
连环案
死亡面孔
生死时速
罗马艳遇记
自首的头目
女人的报复
第八名死者
命的赌局
展开全部

节选

完美合作
赫伯在门边站着,一只瘦弱的手里抓着一顶高帽子,外加一把折叠伞,另一只手则搭在半掩着的门的把手上。他回过头说:“妈妈,我走了。”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祝你今天过得愉快!”身后的卧室里传来了一阵甜甜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听上去似乎没有多少精神,“孩子,你今天晚上会不会迟到?”
“妈妈,我会准时到的。”
“记得是七点钟!”
“嗯,我记得呢。”他附和道,表现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他环视了一下起居室,心中不免一动。家里陈设着优雅的家具,墙边的红木橱柜里摆放着母亲多年以来收集到的精美瓷器。角落里还有个饰品架,上面有很多做工精巧的小玩意儿。可是如今,这些都只能留作怀念了。
在赫伯的眼中,这个房间一度是他的骄傲,在晨光的映照下,里面的每件家具都闪耀着华丽的光辉。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褪色了,看上去显得陈旧而疲惫,这其中甚至包括他的母亲。这一切,都因为1929 年生意场上的意外,之后不久,母亲又成了寡妇。由于赫伯的薪资非常微薄,不足以维持整个家庭的开支,所以,母亲自始至终都在坚持工作,从未放弃。
赫伯*后回头望了望,他的母亲身披一件法兰绒袍子,然后走进了厨房。他轻轻地跟她道别,等厨房里传来了一句熟悉的“再见”时,他随手关上了房门。
他走进电梯,按了按钮。这部电梯很有年份了,里面刻满了年轻人的名字,他们都是这栋楼的住户。然而,他的名字并不在其中,想到这里,他的内心突然觉得有些伤感。他已经四十岁了,在这栋楼里住了整整三十年,他曾经想过在上面刻下自己名字的缩写,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事实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刻成。他用手摸了摸放在胸前内袋里的那块怀表,它的末端配有一把迷你金刀。当时,他心中涌起一股冲动,准备拿起刀子刻字,不过,由于生性胆怯,加上他的道德约束,他的手又从口袋里抽了出来,什么都没有拿。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
赫伯做事一丝不苟,但是非常拘泥于形式;平时生活很有规律,却枯燥乏味。此时,他已经走出了电梯,沐浴在清晨的阳光里。他今天要完成一个五十万的偷窃计划,而且必须在日落之前完成。
他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微微一笑,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和平时一样,他在第三节车厢的后面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并且将今天新买的《纽约时报》整整齐齐地叠成整张报纸的四分之一大小,然后用他那有些近视的眼睛浏览报纸上的新闻。
过了一会儿,列车到达华尔街车站。此时,车厢里包括赫伯在内的很多人都站起身来。赫伯跟着那些身穿黑色西装,头上戴着圆礼帽,手里还拿着一把雨伞的人下了车,并且沿着马路走了一小段,然后拐进了路边的一栋灰色的大楼。进门之后,他们都朝门口站着的保安点了点头,然后搭乘电梯去了大楼的十六层。走出电梯之后,赫伯在一扇不透明的玻璃门前停了下来。他注意到,玻璃门上刻着:泰波父子公司,成立于1848 年,现为纽交所公会会员。
他沿着通道朝里面走去,将里面一扇栏杆门推开,一块黑板呈现在他的面前,上面记载着前一天各大公司的股票收盘情况,不过,他看也没看,直接走进了里面一间小办公室里。整个房间里只有一扇窗户,形状看起来像个鸟笼。房间里面一共摆放了六张办公桌,每张桌子上都嵌着一个用玻璃做成的档案柜。赫伯的办公桌与其他人的桌子是分开的,以此来表明,他是这家公司的老员工,已经工作了整整二十三年了。
大约九点的时候,办公室里的其他员工陆陆续续都到了。比利也算是一个老员工,他在公司干的时间只比赫伯少两年。高高瘦瘦、略显憔悴的他在见到赫伯之后,匆忙地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坐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芬迪小姐很有才干,年纪也不大,差不多三十岁的样子,赫伯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补妆,完事之后,便坐在了桌子后面的工位上。她的工位紧挨着通往泰波副经理办公室的橡树门。接下来走进来的是公司的两名低级员工,他们入职的时间都不长。*后进来的人叫劳伦斯,他的妈妈是副经理的妹妹。他前脚刚踏进办公室的门,副经理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准备检查员工的出勤情况。当看到所有员工都按时到岗时,副经理心中非常高兴,随后,他示意芬迪小姐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芬迪小姐从办公室里出来了,接着,副经理也跟了出来,并且走到赫伯身边,假模假式地说:“早上好,赫伯,*近过得好吗?”
“挺好的,泰波先生,谢谢你的关心。”赫伯回答。
“对了,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下午的时候,会有一批特种债券送到公司,你负责清点一下。那些债券都是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不过暂时要先存放到公司的仓库里。”
赫伯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劳伦斯突然走到了泰波的身边,然后说:“舅舅,要不也让我锻炼锻炼?”
“赫伯,你怎么看?”泰波看了看赫伯,然后问道。
很显然,赫伯早就打好算盘了,他拒绝了劳伦斯的提议,对泰波说:“这不是什么麻烦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好的,那就交给你了。”泰波点了点头。
此时,劳伦斯坐回了自己的工位,泰波也转身回到了他的办公室。赫伯环视了一下整个办公室的情况,大家都在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于是他提起电话的听筒,先后打了三通电话:**通电话打给了他的母亲;第二通电话似乎是约了某个人见面,地点就在附近的一家自助餐厅;*后一通电话则打到了楼下的地产公司。
等打完三通电话之后,他将办公桌中间的抽屉拉开,在里面翻出了一叠空白的假收据。这些收据,还是他上个月想办法从一家运输公司里面弄出来的。碰巧,今天下午送债券的也是这家公司。
他拿起一支笔,开始填写这些空白的收据。等到差不多中午的时候,这些收据就都填好了,他将这些支票重新放回原地,并且锁好了抽屉,然后戴着帽子、披着外套走出了公司。
他走出电梯之后,直接来到了马路上,沿着人行道快速向前走着,一直走了五个街区,*后来到一家小的自助餐厅。
他从取餐区拿了几种食物,然后端着盘子,在两名男子身边坐了下来。他们两个人,一个叫布朗,看起来身材魁梧,另一个叫斯通,看上去则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他们都是黑社会的外围人物,
为了找到他们,赫伯在纽约的大小酒吧一共转悠了三个星期。
赫伯和他们俩一块儿吃的中饭,并且向他们解释了为什么要叫他们过来。起初,他们都表现得很平静,可当赫伯将具体的金额告诉他们时,他们简直惊呆了。
“有一点你们可以放心,这件事情做起来绝对安全,因为计划做得相当完美。”赫伯跟他们交了个底,然后将详细的行动步骤告诉了他们。
整个计划当中,时间是*重要的因素。赫伯很清楚,星期五那天,所有的同事一般都会提前下班,因此,斯通和布朗*好提前赶到楼下的地产公司,然后假装坐在里面谈业务,事情完成之后,就直接从消防楼梯逃走。至于芬迪小姐,她习惯在下班前的五分钟去厕所的洗手池前化妆,所以抢劫计划也要避开这个时间段。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