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哄
读者评分
5分

难哄

¥25.3 (5.3折) ?
00:00:00
1星价 ¥37.9
2星价¥37.9 定价¥48.0
商品评论(1条)
yun***(三星用户)

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我倒是觉得人物都写得挺真实的,特别是桑延,温霜降,而且毒舌男主真的和生活中一样。。。

2022-04-16 02:20:30
1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45278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342页
  • 出版时间:2021-01-01
  • 条形码:9787559452788 ; 978-7-5594-5278-8

本书特色

适读人群 :大众读者★晋江言情版块2020年TOP作品。单平台超92亿积分,章均超75万点击,44万收藏,首章点击超154万,各项数据持续飙升中!《偷偷藏不住》姊妹篇。
《难哄》连载期间及结束后,依然长期居于晋江言情榜单D1,与蝉联青春文学畅销榜的《偷偷藏不住》共同构建成完整的青春系列,是一部备受读者喜爱的高人气作品。
★高人气畅销书作家竹已温柔、治愈口碑代表作!
青春畅销作者竹已继《偷偷藏不住》《奶油味暗恋》后,又一部高人气代表作。梦游症记者温以凡X堕落街头牌桑延,作者文风甜美,写尽了暗恋时的怦然心动与热恋期的小心思、悸动,酥甜度爆表!
★内外双封,设计师46亲自操刀装帧设计。诚邀知名画师Ashorz、yasuko、咸贝啾、齐桑树加盟,内文含8P彩插,全书每个章节各绘一张精美插图,内文选用80g东兴象牙白纸质,制作精美。
★随书赠难哄主题透明PVC贴纸一张+竹已手写印签异形明信片两张+“新年快乐”超大海报一张,赠品丰富,极具收藏价值。
★这么多年,我还是——
只喜欢你。

内容简介

本书为长篇小说。主要讲述了患有梦游症的记者温以凡与酒吧合伙人桑延之间温暖治愈的爱情故事。温以凡与桑延相识于高中校园, 一次意外, 温以凡的父亲突然去世, 母亲因此改嫁, 她一下从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变成了所有亲人推脱的包袱, 也没能如愿考上心仪的大学, 自此与桑延没了联系。6年后, 两人再次相遇, 阴差阳错成为了室友。男孩就像温暖女孩生活的那道阳光, 替女孩驱赶走从前的黑暗, 两人在相处中弥补了少年时的遗憾, 共同成长, 渐生情愫, *终收获了甜蜜的爱情。

目录

**章 堕落街头牌

第二章 没跟你说

第三章 我刚搬来这

第四章 但我对你不太放心呢

第五章 他的一身傲骨

第六章 你怎么选了宜荷大学?

第七章 来超市参加高考

第八章 你刚亲我了

第九章 就这一次

第十章 做人要有点儿担当

第十一章 她想跟桑延谈恋爱


展开全部

节选

**章
堕落街头牌 难得的休息日,温以凡熬夜看了一部恐怖电影。
诡异感全靠背景音乐和尖叫声堆砌,全程没有让人胆战心惊的画面,平淡如白开水。出于强迫症,她几乎是强撑着眼皮看完的。
结束字幕一出现,温以凡甚至有了种解脱的感觉。她闭上眼,思绪瞬间被困意缠绕。即将坠入梦境时,突然间,房门被重重拍打了一下。
嘭的一声——
温以凡立刻睁开眼,顺着从窗帘缝隙掉进来的月光,看向房门。
从外边,能清晰听到男人醉酒时浑浊的嗓音,以及跌跌撞撞往另一个方向走的脚步声。之后是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阻隔了大半的动静。
又盯着门好几秒,直至彻底安静下来后,温以凡才放松了精神。她抿了抿唇,后知后觉地来了火。
这周都第几回了?
睡意一被打断,温以凡很难再入睡。她翻了个身,再度合了眼,百无聊赖地分出点精力去回忆刚刚的电影。
嗯。好像是个鬼片?还是个自以为能吓到人的低成本烂片……迷迷糊糊之际,温以凡脑海莫名浮起了电影里的鬼脸。
三秒后,她猛地爬起来,打开床头的台灯。 整个后半夜,温以凡都睡得不太踏实。半睡半醒间,总觉得旁边有张血淋淋的鬼脸正盯着她看。直到天彻底亮起来了,她才勉强睡了过去。
下午,温以凡被一通电话吵醒。因为熬夜和睡眠不足,她的脑袋像被针扎了似的,细细密密发疼。她有些烦躁,磨蹭地拿起手机,按了接听。
那头响起发小钟思乔低低的声音:“我晚点给你打回去。”
“……”
温以凡的眼皮动了动,脑子宕机了两秒。忽地打个电话来把她吵醒。这就算了。居然不是正片,只是个预告。
她的起床气瞬间炸裂,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存……”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
拳头像是打在了棉花上,温以凡睁眼,闷闷地泄了气。又在床上躺了一阵子,她拿起手机,看了眼现在的时间。
临近下午两点了。温以凡没再赖床,扯了件外套套上,出了被窝。
走进厕所,温以凡正刷着牙,手机再度响起来。她腾出手滑动了一下屏幕,直接开了外放。
钟思乔先出了声:“我去,刚遇到高中同学了,我顶着大油头还没化妆,尴尬死了!”
“哪那么容易死,”温以凡嘴里全是泡沫,含混不清道,“你这不是碰瓷吗?”
“……”钟思乔沉默三秒,懒得跟她计较,“今晚出来玩不?温记者。您都连着加班一周了,再不找点乐子我怕你猝死。”
“嗯。去哪?”
“要不就去你单位那边?不知道你去过没,我同事说那儿有家酒吧,老板长得贼——”钟思乔说,“欸,你那边怎么一直有水声?你在洗碗?”
温以凡:“洗漱。”
钟思乔惊了:“你刚醒啊?”
温以凡温暾地嗯了一声。
“这都两点了,就算是午休也结束了。”钟思乔觉得奇怪,“你昨晚干吗去了?”
“看了个恐怖片。”
“叫啥?”
“《梦醒时见鬼》。”
钟思乔明显看过这个电影,一噎:“这也算恐怖片?”
“看完我就睡了。”温以凡当没听见她的话,扯过一旁的毛巾,把脸上的水珠子擦干,“结果半夜突然醒了,然后还真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见到鬼了。”
“……”
“我就跟鬼打了一晚上的架。”
钟思乔有些无语:“你怎么突然跟我扯这么限制级的话题?”
温以凡挑眉:“怎么就限制级了?”
“什么架要打一个晚上?”
“……”
“行了,别嫖鬼了。姐姐带你去嫖男人。”钟思乔笑眯眯地说,“帅气的,鲜活的,热腾腾的,男人。”
“那我还是嫖鬼吧。”拿起手机,温以凡走出厕所,“至少不花钱,免费。”
钟思乔:“谁说要花钱了,男人咱也可以白嫖啊。”
温以凡:“嗯?”
“咱可以用眼睛嫖。”
“……” 挂了电话,温以凡再次在微信上跟房东说起昨晚的情况。随即,她犹豫着补了一句,合同到期之后,可能不会再续租的话。
两个月前,她从宜荷搬来南芜市。
现居住的房子是钟思乔帮忙找的,没有什么大问题。唯一的不便就是,这是个群租房。房东将一个八十平方米的房子改装成独立的三个房间,每个房间带一个厕所。所以没有厨房、阳台等设施,但胜在价格便宜。
温以凡对住处没有太大的要求。况且这儿交通便利,四周也热闹。她还考虑过干脆长租下来。直到某天,她出门的时候恰好碰上隔壁的男人,渐渐地便演变成了现在的状况。
不知不觉间,太阳下了山,狭小的房间内被一层暗色覆盖。万家灯火陆陆续续燃起,整座城市用另一种方式被点亮,夜市也逐渐热闹起来。见时间差不多了,温以凡换了身衣服,而后简单化了个妆。
钟思乔不停在微信上轰炸她。
扯过衣帽架上的小包,温以凡用语音回了句“现在出门”。她走出去,往对面看了一眼,不由自主走快了些,走到楼梯间下楼。两人约好在地铁站会合。
准备去的地方是钟思乔今天提到的酒吧,位置在上安广场的对面。穿过一个垭口,就能看到接连不断的一连串霓虹灯,点缀在每个店面的招牌之上。只有夜晚才会热闹起来的地方,这里是南芜市出了名的酒吧街,被人称作堕落街。
因为没来过,两人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小角落看到了这家酒吧。
名字还挺有意思,叫“加班”。招牌格外简单,纯黑色的底,字体四方工整,发出纯白色的光。在一堆色彩斑斓而又张牙舞爪的霓虹灯里,低调得像是开在这儿的一家小发廊。
“这想法还挺好,”温以凡盯着看了须臾,点评道,“在酒吧街开发廊,想来这儿钓妹子的,就可以先来这里做个造型。”
钟思乔嘴角抽了一下,扯着她往里走:“别胡说。”
出乎意料,里头并不如温以凡所想的那般冷清。她们来得算早,还没到高峰时间,但店里的位置已经零零散散被占据了大半。
舞台上有个抱吉他的女人,低着眼唱歌,氛围抒情和缓。吧台前,调酒师染着一头黄发,此时像耍杂技一样丢着调酒壶,轻松又熟稔。
找了个位子坐下,温以凡点了杯*便宜的酒。钟思乔往四周看了一圈,有些失望:“老板是不是不在啊,我没看到长得帅的啊。”
温以凡托着腮,漫不经心地道:“可能就是那个调酒小哥。”
“放屁!”钟思乔明显无法接受,“我那个常年泡堕落街的同事可说,这酒吧的老板可以说是堕落街头牌了。”
“说不定是自称的。”
“?”
注意到钟思乔不善的眼神,温以凡坐直了些,强调了一句:“就,说不定。”
钟思乔哼了一声。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阵。钟思乔提起中午的事情:“对了,我今天遇到的是我高一的副班长。他大学也上的南大,好像还跟桑延一个宿舍,不过我没怎么见过他。”
听到这个名字,温以凡稍怔。
“说起来,你还记得——”说着,钟思乔的视线随意一瞥,忽地定在吧台,“哎,你看十点钟方向,是不是‘堕落街头牌’来了?”
同时,温以凡听到有个人喊了声“延哥”。她顺着望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调酒师的旁边站了个男人。
酒吧内光线昏沉。他半倚桌沿,整个人背对吧台,脑袋稍侧,似是在跟调酒师说话,穿着件纯黑色的冲锋衣,身材挺直而又高大,此时微微弓着身子,也比旁边的调酒师高一截,眼眸漆黑,唇角微扯着,略显玩世不恭。
顶上的彩色转盘灯闪过,落了几道痕迹在他脸上,温以凡在这一瞬间把他认了出来。
“我去。”大概是跟她有一样的发现,钟思乔语调一扬,十分震惊地说,“姐妹儿,这头牌是桑延啊!”
“……”
“怎么我一提他就见着人了…你还记得他不?你转学之前,他还追过你……”
听到这句话,温以凡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正好一个服务员路过,温以凡有些不自在,想出声打断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呼。她抬头,就见服务员似乎是被人撞到了,手中的托盘略微倾斜,搁在上边的酒杯随之歪倒——朝着她的方向。
酒水夹杂着冰块,掉落至她的左肩,顺势滑下。她今天穿了件宽松的毛衣,此时大半边衣服被淋湿,寒意渗透进去,冻得人头皮发麻。
温以凡倒抽了一口气,条件反射般地站了起来。店内音响声大,但这动静也不算小。像是被吓到,服务员整张脸都白了,连声道歉。
钟思乔也站起身,帮温以凡把衣服上的冰块拍掉,皱眉道:“没事吧?”
“没事儿,”温以凡声音不受控制地发颤,但也没生气,看向服务员,“不用再道歉了,以后注意点就行。”
随后她又对钟思乔说:“我去卫生间处理一下。”
说完,她稍抬眼睑,意外地撞入一道视线之中。深邃,淡漠而又隐晦不明。
定格两秒,温以凡收回视线,往女厕的方向走去。找了个隔间,她把毛衣脱掉,里头只剩一件贴身的打底衫。所幸是隔了层毛衣,没被打湿多少。
温以凡抱着毛衣走到洗手台,用纸巾沾了点水,勉强把身上的酒水擦干净。
大致处理好后,温以凡走了出去。余光瞥见走廊处站着个人,她下意识看过去,脚步一顿。
男人斜靠墙,嘴里咬了根烟,眼睑懒懒耷拉着,神色闲散又淡。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外套已经脱了下来,就这么松松地被他拎着。身上只剩一件黑色的T恤。
距离*后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六年。不确定他有没有认出自己,温以凡也不知道该不该打声招呼。挣扎了不到一秒,她低下眼,干脆装作也没认出来,硬着头皮继续往外走。
暗色简约的装修风格,大理石瓷砖上的条纹不规则向外蔓延,倒映着光。在这儿还能听到女歌手的歌声,很轻,带着缠绵和缱绻。
越来越近,即将从他旁边走过,在这个时候——
“喂。”他似有若无地冒出了一声,听起来懒洋洋的。
温以凡停了下来,正要看过去。毫无防备,桑延倏然将手上的外套兜头扔了过来,遮挡了她大半的视野。温以凡愣了一下,立刻伸手扯下,有些莫名。
桑延仍未抬头,低睫,把烟掐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
两人谁都没有主动说话。似乎过了很久,实际上也不过几秒的光景。桑延缓慢地掀起眼皮,与她的目光对上。眉目间带着疏离。
“谈谈。”他说。 好些年没见,从*后一次见面至今,没有任何联系,淡薄到让温以凡几乎要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但也记得,两人的*后一次对话,并不太愉快。他们并不是能让他在看到自己狼狈糟糕时,会过来慰问帮助的关系。
温以凡的**反应就是,对方认错人了。但脑海里又浮起了另一个念头——也可能这几年桑延逐渐成熟,心胸变得宽广起来。早已不把从前那些事情当回事,不计前嫌,只当是再见到老同学时的客套。
温以凡收回思绪,把外套递给他,眼里带着疑惑和询问。
桑延没接,目光从她手上掠过。而后,他淡声说:“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温以凡的手定在半空中,反应有些迟钝。一时间也不太清楚,他这话的意思是在自我介绍,还是在炫耀他现在混得如此之好,年纪轻轻就已经出人头地,当上了老板。
在这样的状况下,她居然还分心,神游想起了钟思乔的话。
——这酒吧的老板可以说是堕落街头牌了。
视线不免往他的脸上多扫了几眼。乌发朗眉,瞳仁是纯粹的黑,在这光线下更显薄凉。退去了当年的桀骜感,青涩的五官变得硬朗利落。身材高瘦挺拔,一身黑衣也没敛住他的轻狂傲慢,恣意而又矜贵。
说是头牌,似乎也,名不虚传。
桑延又缓缓吐了两个字,将她拉回了神。
“姓桑。”
“……”
这是在告诉她,他的姓氏?所以就是,没认出她,在自我介绍的意思。
温以凡明白了情况,平静地说:“有什么事儿吗?”
“很抱歉。因为我们这边的失误,给您造成了困扰和不便。”桑延说,“您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告诉我。另外,您今晚在店内的消费全部免单,希望不会影响您的好心情。”
他一口一个“您”字,温以凡却是没听出有几分尊敬。语气仍像从前一样。说话像是在敷衍,懒懒的,听起来冷冰冰又欠揍。
温以凡摇头,客气道:“不用了。没关系。”
这话一出,桑延眉目舒展开来,似是松了一口气。可能是觉得她好说话,他的语气也温和了些,颔首道:“那先失陪了。”话毕,他收回眼,抬脚往外走。
温以凡的手里还拿着他的外套,下意识喊:“桑——”
桑延回头。
对上他视线的同时,她忽然意识到他们现在是陌生人,“延”字就卡在嗓子眼里不进不出。脑子一卡壳,温以凡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
气氛寂静到尴尬。慌忙无措之际,空白被刚刚神游的内容取代,浮现起两个字眼。她盯着他的脸,慢一拍似的接上:“头牌。”

作者简介

竹已
高人气畅销书作者。
改稿强迫症晚期患者,总退役失败的熬夜冠军。想养矮脚猫,攒一冰箱的零食,去会下雪的城市过冬。 代表作《偷偷藏不住》《难哄》《奶油味暗恋》《败给喜欢》《多宠着我点》 微博:@小竹已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