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1星价 ¥17.8 (3.7折)
2星价¥17.8 定价¥4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1159770
  • 装帧:一般胶版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21cm
  • 页数:247页
  • 出版时间:2021-05-01
  • 条形码:9787541159770 ; 978-7-5411-5977-0

本书特色

◆ 周冬雨 |易烊千玺 主演电影《少年的你》原著小说 易烊千玺主演电影,凭借《少年的你》获得第39届香港金像奖*佳新演员奖。周冬雨凭借《少年的你》斩获金像奖*佳女主角。2020年《少年的你》入围93届奥斯卡*佳国际影片提名。 ◆ 作者新增番外信二封:郑易写的信、陈念写的信 小北后来怎样了?陈念后来怎样了?他们后来有没有相遇?在这两封信里可以找到答案。 ◆ 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两个少年的遭遇,给数万网友敲响警钟,掀起反校园暴力热潮。 小说为我们展现了青春的另一面,那些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难以言喻的惨痛,但这也是真实的现实世界。这种伤害不会随着时间消逝,会影响他们的一生,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关注和反思。 ◆ 愿你在残酷世界里,依然保持着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期盼。 ——小结巴,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护我周全、免我惶苦的人; 让我在长大之前,不对这个世界感到害怕; 仅此而已。 ——北野,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喜欢一个人,我想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仅此而已

内容简介

“共生关系, 指两种生物互利生活在一起, 缺失彼此, 生活会受到极大影响, 甚至死亡。”生物老师嗓音嘶哑却嘹亮, 如窗外的蝉鸣, 每一声都尽职尽责。燥热的夕阳斜进教室, 画了道明暗线, 陈念就坐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上……

目录

Chapter 1 逃不出的青春 -001

Chapter 2 橘子味的糖 -023

Chapter 3 繁华下的阴影 -044

Chapter 4 雨季里的骄阳 -065

Chapter 5 污浊、谎言、残酷 -082

Chapter 6 小结巴,我在这里 -100

Chapter 7 夜空下的少年 -112

Chapter 8 暴雨来临的前夜 -130

Chapter 9 一室静谧 -144

Chapter 10 蔓延的痛意 -160

Chapter 11 扑朔迷离 -171

Chapter 12 守护的爱 -189

Chapter 13 共生关系 -206

Chapter 14 悲伤的恨意 -220

Chapter 15 消失的白裙 -233

Chapter 16 北望今心,陈年不移 -242


展开全部

节选

Chapter 1  逃不出的青春 “共生关系,指两种生物互利生活在一起,缺失彼此,生活会受到极大影响,甚至死亡。” 生物老师嗓音嘶哑却嘹亮,如窗外的蝉鸣,每一声都尽职尽责。 燥热的夕阳斜进教室,画了道明暗线,陈念就坐在光与暗的分界线上。整个人安安静静。 阳光笼罩她额前的绒发,金灿灿的。她眯着眼睛,睫毛又黑又长,徒劳地抵挡光线。 一道阴影笼罩过来。是班主任,身后跟着两个警察。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陈念,”班主任站在门口,一贯威严的人难得和颜悦色,冲她招招手,“你出来一下。” 陈念看着那两个穿制服的,脸色微变。 她看一眼前边的空座位,终于放下自动铅笔,起身时扯了扯黏在腿上的校服裙子。 生物老师和全班同学行注目礼把她送出去,眼睛看不见了,耳朵跟着走,耳朵洞里的汗毛都竖起来,想听点新鲜事。 班主任拍拍陈念瘦弱的肩膀,安抚:“别紧张,只问你几个问题。” 一名警察面色严肃,另一名很年轻,温和地对她笑了笑,竟有酒窝。 陈念点点头,沉默地跟着班主任往办公室走。走几步,班主任回头看那一屋子翘首以待的学生,斥:“好好上课!” 到了办公室坐下,空调冷气像虫子似的往毛孔里钻。 班主任面色笃定,看着陈念,问:“陈念,你应该知道这两位警官为什么而来吧?” “知……知……知道。”陈念有口吃的毛病,人倒不是特别紧张,面色苍白是因天生脸皮细薄。 稍年轻的警官体恤她,说:“你叫陈念?” 陈念点点头。 他笑一笑:“你母亲去内地工作了?” 陈念又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问:“知道我们是为胡小蝶坠楼的事来的?” 陈念点头,漆黑的眼珠盯着他。 “我们不问别人,来问你,你也知道为什么吧?” “那天我值……值日。” “那天,胡小蝶,你,还有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值日。打扫清洁后,那两人先走了,她们离开时,教室里只剩你和胡小蝶。” 陈念点头。 “你说你比胡小蝶先走的?” 陈念又点头。 “那天,胡小蝶有没有和你透露什么信息?” 陈念摇头,眼睛黑白分明。 “你有没有察觉到她有什么异样?” 还是摇头。 另一位警察插话:“能和我们讲述一下那天教室里只剩你们两人时胡小蝶的状态吗?” “都写在……在笔……笔录里了。” 班主任插话:“这孩子说话实在困难。上次就问过一遍,都录音了的。” 陈念静静看了班主任一眼。 警察想了想,问:“你说,那天放学后没看见胡小蝶,所以自己先回去了?” 陈念点头。 一星期前,保安巡逻,发现教学楼前的地板砖上一地血泊,胡小蝶的尸体碎在里边。 胡小蝶是校花,落了个*丑的死法。 警方初步断定是自杀。但自杀原因尚不明朗。 没别的问题了,班主任叫陈念回去上课。 陈念走出空调房,一层闷汗罩上来,像裹了层保鲜膜。 她望着白灿灿的阳光,像看见了胡小蝶乳白色的躯体,一股冷气从脚心漫上来。 寒热交加。 走几步,身后有人叫她:“陈念。” 是那个年轻的警官,递给她一张名片,他笑了笑,眼神极深,像能洞穿什么:“我姓郑,以后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陈念心一磕,点了头。 走进教室,如同摁了静音键,圆珠笔、作业本都静得痉挛。陈念恍若未知,走向自己的座位,几十道目光里有一道格外锐利,要给她身上穿一道口子。 陈念看一眼坐在后排的魏莱,那画了眼线的眼睛看着格外幽深,带着冷血的威胁。 陈念坐回椅子上,斜前方的同学曾好在桌子下抠了抠她的腿,陈念伸手去摸,从她手里摸过一张字条,写着:“警察问你什么了?” 陈念沉默,看一眼前边胡小蝶的空座位,又拿余光扫一扫周围的人。 班里突然少了一人,但大家并没受到太大影响,只有胡小蝶的好友曾好时不时哭鼻子。 其余人多是议论,比惆怅更多的是好奇和不解,或是惶惑。十七八岁的生命里,全是诡秘。 少年的一大特性与好处是,忘性大,轻松就能向前走。 前一秒还窃窃私语的学生们,此刻都安静下来,他们的眼睛如饥似渴,亮成几十盏灯泡,全神贯注盯着黑板上方墙壁上的挂钟—— 放学倒计时一分钟! 课堂上不许讲小话,但放学如同开鸟笼,平时就不守规矩的学生把倒计时从心里转移到嘴上,公开跟老师叫板:“20……19……” 渐渐地,随大溜,仿佛一群蜜蜂由远及近。 生物老师对生物的趋同性和族群跟随效应再清楚不过,无奈又不甘心,不肯放下课本。 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倒数队伍:“13……12……” 陈念的心打鼓一样跟着男生们的节拍搏动。她已在课桌下把书包收好,只等着下课铃响冲出教室。 炎热傍晚,她鼻翼上渗出了汗。 生物老师不放弃地问:“生物的种间关系除了共生、寄生和竞争,还有什么?” 全班同学激奋地回答:“捕食!” “捕食!” “丁零零……”下课铃引爆教室,吵闹,桌椅碰撞…… 陈念大步走出教室,确定走出那道视线外了,她拔脚飞奔,跑过走廊,弯进楼梯间,白色帆布鞋在楼梯坎上交替得近乎慌乱。 她小腿很细,只怕承受不了这速度,会折断。 几个男生呼啸着从她身边冲过,陈念视若无睹,用力奔跑,时不时回头,仿佛身后有别人看不见的恶鬼在索她的命,是捕食的猎物。 下课铃声响完,她白色的校服裙子已消失在校门口。 陈念一路跑回家,跑到家附近的小巷,实在没力了,撑着腰喘着气往前走。 心如擂鼓,她抹抹嘴巴上的汗,揪紧书包带子。 青石巷子笼罩在晚霞里,油画似的,几缕油腻的青椒肉丝香味从院墙里飘出来。 乒乒乓乓,是锅铲敲打铁锅,还有拳打脚踢的声音。 角落里一群杂毛小混混在揍人,白T恤的男生蜷在地上,没有反抗,没有声息。 陈念把头扎低,屏气从一旁走过。 那群人骂骂咧咧,脏话连篇。 陈念目不斜视快速经过,转弯掏出手机,才摁两个键,后衣领被人揪住。 她像只鸡崽,被拖去那堆人里头。 屋檐下得低头,陈念的头快埋进胸口。 小混混一下两下地拍她的脸:“小婊子,给谁打电话呢?” 陈念垂着眼皮:“我……我妈妈。” 对方抓住她手腕拧过来,屏幕上显示数字“11”。 “110?”劈头一耳光,“你妈,找死!” 陈念摔在白T恤身上,脸颊火辣,她后悔了。她不该多事。打伤了人、死了人又关她屁事。 “什么玩意儿!”那人一脚要踹,另一人挥手拦住,蹲下来,揪住她的马尾强迫她抬头。 陈念看见这混混腰上还系着校服,是她的同龄人,却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像是天生的仇敌,分属不同的物种。 他抬了抬下巴,指那个被打的白T恤男生:“你认识他?” 他扯动陈念的头发,把她的头拧过去。陈念撞上一双漆黑的眉眼,隐在暮色里,看不清情绪。 “不认……”陈念说话有些艰难,“不认识。” “不认识?”混混拎着她鸡窝似的头发,摇晃她的脑袋,“不认识,你多管闲事?” “我再……再不管了。”陈念声音很小,有真切的后悔和虚弱的求饶。 她垂下眼帘,不敢看白T恤男生的眼睛。 混混一时没趣,又不甘心放她走,较上劲了:“不认识他你为什么要救他?啊?”仿佛真有多在乎她的理由。 陈念:“不知道。” 她察觉不妙。 “你看他长得好看?” 陈念不吭气,脑子里没有答案。刚才那一对视,他眼神逼人,一瞬,足够她判断是个好看的男生。可之前她没看。 “他当然长得好看啦,他妈是咱们市里有名的美女呢。”他们交换眼神,笑得不怀好意又下流,“好多人排队上她的床……” “指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了……” 陈念咬紧牙,不属于她的羞耻在她脸上炸开。她更不敢看那个白T恤男生了。他们终于嘲笑完了,揪起陈念的衣领。 “你有钱吗?” “啊?” “他没钱,你有钱吗?” 原来是欺凌抢钱的恶霸学生。陈念家境不好,舍不得钱,可又怕他们搜身,终于红着眼眶摸出七十块钱,低声道:“只有这……些。” 对方不满意地骂着“穷×”,把钱夺过去。嫌钱少,得找点儿心理平衡证明自己的魄力大于七十块钱。 “来来来,你救了他,奖励你和他亲嘴。” 陈念一愣,用力推开,手撑着地面爬起来。几个混混上前,七手八脚把她摁趴在地上,她成了一条狼狈的落水狗。 羞愤,屈辱;可屈辱是什么玩意儿? 陈念尖叫,挣扎,反抗;白T恤男生微眯着眼,冷冷看着她,但并不发出动静。 她的嘴撞进他的,柔软的唇,抵着坚硬的牙齿。 热气腾腾。 她后脑勺被摁着,两人被碾进尘土里。混混们快活地笑着计时,要数到110。 她放弃了抵抗,眼泪一颗颗砸在他脸上。 白T恤静静看着她,没有半点声音。 陈念拉开厕所隔间的门,对面一口烟雾吐在她脸上。她别过头去咳嗽几声,烟雾散去,浮现出魏莱嚣张跋扈的脸。 化妆品没洗干净,残留在她年轻的脸上。古怪而刻意的老成。 陈念也想在一夜之间老去,逃离这个弱肉强食的斗兽场。 可逃不出的青春,总是步履蹒跚。 陈念往外走一步,被魏莱不客气地推回去撞在隔间门上。陈念希望这一推只是暂时的,即兴的,不是宣战的号角。 魏莱把手里燃着的烟摁过来,慢慢划过陈念僵硬的脸颊,*终摁熄在门板上,她凑近陈念:“警察叔叔找你问了些什么?” 陈念安静地说:“还……还是问……之前一样的。” “还还还,”魏莱模仿她的口吃,厌恶道,“你嘴巴就那么蠢,愣是不会讲话?就你这样子,说真话警察都觉得你撒谎。” 陈念摇头。 “陈念你说,胡小蝶坠楼的那一刻,我在哪儿?” 阳光照在陈念脸上,白得透明;她抬眸看她一眼,努力想一口气说完:“在学校……”魏莱狠狠盯着她,就要甩她一耳光,陈念吐出*后一个字,“……外。” 那天陈念在回家的路上,远远看见魏莱她们拦住一个女中学生,威逼要钱。 魏莱冷着脸:“你就是这么跟警察说的?” 陈念垂眸看见她的手在抽动,很快摇头,说:“写的。” 可那一巴掌还是打过来了。 陈念偏着头,黑发甩到前边,拦住她红一片白一片的脸颊,给她遮羞。 “我谅你也不会乱说。”魏莱低低吐出一句。上课铃响,看门的女生徐渺催促:“魏莱,走了。” 魏莱走近陈念,从她绑得整整齐齐的发束里揪出几根,缠在手指上,缓慢拉扯,直至扯断:“陈念,你*好没给我乱说话。” ………… 每个班级都是一个小社会,有性格张扬的,有庸庸碌碌的,还有安静内敛的;有特立独行的,有普普通通的,还有看不见的。 陈念属于后者。 陈念赶在上课铃结束时回到教室。她看一眼忙碌的老师和同学,没有人看她。她走回座位上坐下。 胡小蝶是自杀的,她对自己说。 一开始有点儿分心,被打的脸颊还在火辣辣地疼。 渐渐安定。 她低头在草稿纸上算公式,铅笔沙沙作响。 数学老师从她旁边经过,看一眼她的解题过程,点了点头,走几步后点名:“陈念。” 陈念抬头。 “说说这道题的答案。” 纸上写着α+3β。陈念缓缓放下笔,站起身,低声回答:“阿……阿……阿尔法加三。” “啊……啊……啊……”魏莱似娇喘地模仿陈念的口吃,她眯着眼睛,表情暧昧,喘得绘声绘色。 同学都觉得好笑,便哄堂大笑。 这样上课才有意思,有没有恶意都没关系。 陈念没反应,她在嘲笑声中长大,早就习惯了。 嘲笑和排斥从幼儿园开始,谁说“人之初,性本善”呢?谁说“他们只是孩子”呢?孩子的等级划分、拉帮结派和打压异己,偏偏是*原始、*残酷的。 他们不像成年人那样伪善,所以他们看不起谁、讨厌谁,就光明正大地表现出来,光明正大地欺压他、嘲笑他、孤立他、打击他。 “安静!”数学老师恼怒地敲讲台,“现在笑得这么开心,我看你们有几个能笑到联考后?”老师的威力仅限于对未来的嘲讽。 “魏莱,去外边罚站!” “哗”的椅子响,响得骄傲又挑衅。魏莱懒散地站起身,嚼着口香糖,吊儿郎当地走出去,回头还盯了陈念一眼。 陈念坐下。同桌好友小米握住她的手背,难过地看她。陈念摇摇头表示没事。 临近联考,大家都顶着升学的压力,悲与欢一闪而过,不挂心里,转眼人就埋头在书海中。 体育课也不用好好上,是自由活动。 想读书的留在教室学习;想放松的,或早已放弃的,去操场活动。 竹筐里的篮球排球羽毛球被一抢而空,陈念捡了筐底的跳绳。 “陈念,要不要一起打羽毛球?”说话的是班里*高的男生李想,他是体育生,百米破了青少年纪录,文化课还不赖,保送去了所很好的大学。 陈念摇摇头,背后的长马尾轻轻晃了晃。 “陈念,你真不爱说话。”李想低头看她,带着笑。 陈念仰头望,他真高。 大部分学生都戴眼镜,但李想视力很好,眼睛炯炯有神,离弦的箭不仅可以形容他的起跑速度,还能形容他明亮的眼睛。 “没……没什么要说……说的。”喉咙是天生被打了结的。可惜了她那副好听的嗓音。 陈念长得很清秀,眉毛淡淡的,睫毛又黑又长,嘴很小巧。李想看着她,想到了书里写的“樱桃小口”。难怪话少。 李想说:“陈念,班上一些无聊的人,你不要理她们。好好学习,加油努力,等考试完了,就能永远离开这里了。” 少年的安慰小心而又励志,带着自我安慰的希望,陈念点点头。 “那一起打羽毛球吗?” 陈念摇头。 李想笑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下次吧。” 他走了。 陈念看见了魏莱,坐在看台上眯着眼看她,冷冷地,不对,她在看她身后。 陈念回头,见李想正和曾好说话,把球拍递给她,两人一起打球去了。 陈念拿了跳绳远离人群,走去操场的角落跳,跳着跳着,从正午的阳光下跳进桑树的阴影里。 不知名的昆虫在她头顶叫。近四月,南方已提前进入夏季。曦岛镇在长洲岛上,更加炎热。是因为气候变暖吗?今年比往年还要热呢。 陈念蹙眉,跳着绳子。 “喂。”低低的男音,没什么情绪。 陈念陡然停下,心跳怦怦,四下寻,没人。远处的操场上同学们在活动。 少年轻哼一声:“这里。”语气里三分无语七分冷嘲。 陈念扭头看相反方向,是那晚的白T恤男孩,隔着学校的栏杆,站在太阳下。今天他还穿着白T恤,校服裤子,外套系在腰上,不知是中专还是技校的。 他手里拿着一支没点的烟,手指轻弹着烟身。 蝉声扯破天空,陈念鼻翼上渗出细细的汗,白皙的脸颊和脖子透着健康鲜艳的红色;许是因为跳绳,心还在剧烈抖索,她不经意抿紧嘴唇,往后挪了一步。 围栏一边是阳光,一边是阴影。 他的眼神穿过光与暗的界线,明亮逼人:“他们拿了你多少钱?” “七……”陈念一口气下去,“十块。” 他在校服裤兜里摸了摸,掏出两张崭新的五十,手伸进栏杆空隙递给她。 陈念不接,摇头:“没零……” 他等了一秒,见她居然没话了,冷淡道:“没零钱也不用找了。” 陈念愣了愣,闭上嘴,舌尖上的“钱”吞了回去,*后还是摇头。 他的手仍悬着,眯起眼睛看她半刻,忽而冷笑一声:“你接不接?” 陈念握着跳绳,转身准备走,他却收了手,后退几步。 陈念诧异,见他突然加速冲过来,手脚并用,两三步上了铁栅栏,纵身一跃,跳到她面前的草坪上。 他低头拍手上的灰尘。 陈念的心提到喉咙里,更是一句话讲不出来,瞪着眼睛看他。 他的脸干净苍白,眉骨上有块瘀青,站在树荫下,眼睛更黑更凉,那股子邪气又上来了。他走到她面前,个子高她一截,气势从她头顶压下来,陈念攥着跳绳不接,他于是把纸币从她拳头缝儿里塞进去。 新钱硬,陈念手疼得厉害。 他转身离开,她看他的背影,单薄颀长,利落少年。 他走几步后,回了头。 依然那样不明的眼神,穿过额前的碎发看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陈念犹豫半刻:“陈……陈念。” 他不解:“成陈年?”南方人前后鼻音不分。这名儿听着像陈年老酒,老气横秋的。 陈念没点头也没摇头,想着算是默认,他就可以走了。 但他眼睛判断着什么,没走。他捡了根树枝,走回她身边。他拿树枝点点地,又递给她,下指令:“写出来。” 陈念蹲下去,在沙地上写自己的名字。 “陈念。”他念了一遍,质询,“念是哪个意思?” 信念,念旧,念书? 陈念解释:“今……”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说出来的话却一如既往地轻声,“……今心。” 他拿眼角看她,明白过来那个“成陈年”是怎么回事了。 她知道被发现了,平静地看他,等着他笑,但他并没有一星半点的情绪。 学校院墙外有人喊,喊一个名字。 白T恤走到院墙边,踩上水泥墩,他个儿高,抬手就抓到铁栅栏顶端的箭头,稍一使力,单薄的身体就克服重力地跃上去了。 陈念觉得那箭头会刮到他,但没有,甚至没刮到他腰间的校服,他燕子一样轻盈地落在校外的水泥地上。 他走了,这次没有回头。 陈念从树荫里走出来望一眼,一群男生站在路对面,有的手里拿着棍子。 陈念把手里皱巴巴的纸币放回运动服兜里。 她收了跳绳,决定回教室复习。 不久前,李想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好好学习,加油努力,等考试完了,就能永远离开这里了。” 所谓努力,所谓奋斗,说白了,只是为逃离眼下所在的困境。

作者简介

玖月晞 知名青春言情作家,著有“亲爱的”系列、“追风”系列、“十字”系列等。 她认为迄今做得*好的事,是活在真实的生活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 已出版作品: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白色橄榄树》 《一座城,在等你》 《因为风就在那里》 《再见李桥》等。 新浪微博:@玖月晞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