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
读者评分
5分

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

1星价 ¥40.0 (5.8折)
2星价¥40.0 定价¥69.0
商品评论(2条)
ztw***(二星用户)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买了两本,一本自留,一本送给同喜欢教授的同事妹妹。

2024-01-15 09:28:59
0 0
小太阳***(三星用户)

书的封面很好看,纸张也非常不错,内容只看了第一章节,值得买来慢慢看

2023-09-13 14:30:4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21755756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322
  • 出版时间:2023-05-01
  • 条形码:9787521755756 ; 978-7-5217-5575-6

本书特色

“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只剩半年的生命了。”

这是2020年12月,发现癌细胞转移时,医生的宣告。

然而,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有些话必须要说。

关于艺术创作和社会活动背后的哲学,关于坂本家的历史和家人的羁绊,以及关于自己离开后的世界……

本书是继回顾幼年至五十七岁人生的《音乐即自由》后,记录坂本龙一暮年足迹并将遗赠给未来的决定性自传。

收录由好友铃木正文亲自撰写的后记,记录作者*后的时光。

内容简介

生命到达彼岸的瞬间,新乐章诞生之际。
享誉世界的音乐家,*后的告白。

在意识到自己为数不多的时光后,坂本龙一“教授”开始述说。
支撑着他创作和投身社会运动的哲学、多样化的跨国活动、对坂本家族的历史和家庭的情感、与癌症共生的经历,以及他离世后的世界,等等。
接续前作《音乐即自由》(2009年)从童年到57岁的人生,这本掷地有声的自传记录下他暮年的足迹,将其遗留馈赠给未来。
其中收录坂本先生的挚友铃木正文先生所写的手稿“关于坂本离别前*后的时光”。

目录

**回 与癌共生

第二回 献给母亲的安魂曲

第三回 难敌自然

第四回 旅行与创造

第五回 初次受挫

第六回 朝更高的山前进

第七回 邂逅新的才华

第八回 给未来的遗赠

葬礼曲目播放列表

代后记

年表
展开全部

节选

贝托鲁奇与鲍尔斯

“我还能看到多少次满月升起?”2022年迎来了古稀之年的我,*近时常会想起这句话。可能有人还记得这句台词出自电影《遮蔽的天空》(1990),它也是我在《末代皇帝》(1987)之后再次参与原声音乐创作的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导演的电影作品。

在电影的结尾,小说原作者保罗·鲍尔斯登场,缓缓说出这段话:

因为不知死何时将至,我们仍将生命视为无穷无尽、取之不竭的源泉。然而,一生所遇之事也许就只发生那么几次。曾经左右过我们人生的童年回忆浮现在心头的时刻还能有多少次呢?也许还能有四五次。目睹满月升起的时刻又还能有多少次呢?或许*多还能有二十次。但人们总是深信这些机会

实际上鲍尔斯在电影拍完之后不到十年就离开了人世,而我在参与电影《遮蔽的天空》原声音乐创作的时候也才三十多岁,尽管鲍尔斯的这段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那时并没有太多感同身受。

但从2014年发现自己罹患口咽癌后,我开始不得不坦然面对和思考自己的生命终点——死亡。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想法,我在2017年发表的专辑《异步》(4syn)中制作了《满月》(“Fullmoon”)这首乐曲。截取了电影里鲍尔斯那段话的原声,将文字翻译成中文、德语、波斯语等多种语言,并邀请各国艺术家用母语朗读。

乐曲*后的意大利语版本的朗读者就是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我怀着试一试的想法问他:“如果要收录意大利语版本的话,除了你我想不到别的人选了。你愿意来朗读吗?”没想到他马上回复说“好啊”,不久就发来了录音文件。

鲍尔斯曾经作为前卫作曲家活跃在“二战”前的纽约,他的嗓音有一丝喑哑,让人感到他有别于一般美国人的深厚涵养。来自“歌剧之国”的贝托鲁奇的嗓音则充满张力,他的朗读同样十分精彩。

然而贝托鲁奇也在这首乐曲完成一年后离开了人世。他在《满月》中的“出演”,虽然是以录音的形式,也是他生前*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在手术前

在这里,我想来说明一下我现在的病情,虽然有点残酷,还请大家耐心听完。

我于2014年罹患口咽癌之后,随着治疗后病情缓解,也逐步恢复了正常生活。但2020年6月在纽约一家医院的一次检查中,我再次被诊断为直肠癌。

由于上次患癌时的放射治疗很顺利,我非常信任纽约这家癌症治疗中心。确诊之后,在接受放疗的同时我还服用了抗癌药物,但治疗几个月之后,癌细胞仍然没有减少。

那一年的12月我在日本有工作行程,当时烦恼于频繁健忘,想在回日本工作期间顺便做一个脑部检查,于是2020年11月中旬回到日本,在隔离“两周之后去做了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显示脑部倒是没有问题,但别的部位发现了异常——直肠癌的癌细胞转移到了肝脏和淋巴。

这时距离我做完放射治疗已经过去三个月,但不知为何纽约的医院并未告知我癌细胞转移的事实。明明至少9月末就应该能够发现转移的病灶了。自然,癌细胞转移这个事实对我打击很大。在全美国数一数二的这家医院竟然没发现癌细胞的转移,抑或是出于其他原因没有告诉我这个事实,这些都让我对纽约这家癌症治疗中心产生了疑虑。

日本的医院中**位为我诊断的肿瘤内科医生,非常直接地告诉我:“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只剩半年的生命了。”他还说,由于以往的放疗对我的细胞造成了损伤,无法再进行同样的治疗,“即使用上强效的抗癌药物,进行痛苦的化疗,五年的生存率也只有50%”。我想这应该就是基于统计数据的客观数字吧。

即使是想要摆出事实根据,对患者说明时也应该有更委婉的说法吧?说实话,他的直截了当让我很生气。用断定的语气告诉我如此悲观的事实,像是夺走了我所有的希望,我感到备受打击,陷人消沉。尽管他是一位名医,但可能并不适合我。

被宣告剩余生命的第二天,是我举办线上演出的日子,也就是后来收录为Ryuichi Sakamoto: Playing the Piano 12122020(2021)音源的那场演奏会。*糟糕的精神状态,加上当天需要配合影像制作的演奏环境也不够好,都让我担心演奏会发挥失常。奇妙的是,越是交往时间长的知交,越是对这场演奏评价颇高。

我决定不再回纽约,在东京接受治疗,因为接触的**家医院不太合适,还是拜托了认识的医生介绍了别的医院。本来计划的短期回日本,变成了长居。

接下来在新的医院听了第二诊疗意见,才知道当癌细胞发生转移时,就会被认定为癌症Ⅳ期。且在后续的检查中,发现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肺部。容我坦白地说,病情让人绝望。

2021年1月,我决定接受摘除直肠癌原发病灶、肝脏转移的两处,以及淋巴转移部分的外科手术。这是一台大手术,需要切除30厘米的大肠。意外的是我在手术前的心情还挺轻松,当时留下的照片里,还有我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跟家人们挥手说“那我去了哟”的样子。

当初预计需要12个小时的手术,*后花了大约20个小时。从上午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我本人既然已经是“我为鱼肉”的状态,也只能相信医生,把自己交给他们,毕竟我也确实没有专业知识,无法跟他们商量“能不能少切一点,比如20厘米怎么样”。

我预想到手术后体力和免疫力都会下降,因此在手术前,每天都会走一万步来锻炼身体。我这次要做的是需要全身麻醉的大手术,也有死于医疗事故的风险,因此在手术前,我想着一定要把好吃的东西吃个够,就连续十天以“*后的晚餐”为名,把东京的牛排、意大利菜都享受了一遍。

P3-7

作者简介

坂本龙一,日本当代具国际影响力的音乐家之一。1952年出生于东京。幼年学习钢琴、作曲,后取得东京艺术大学硕士学位。至今发行音乐个人音乐专辑约80张,为40余部影片配乐,另与他人合作专辑30余张。曾获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佳电影配乐、格莱美*佳影视配乐专辑等。他是大岛渚、贝托鲁奇、阿莫多瓦的御用音乐家,也曾是麦当娜、大卫?鲍伊等流行音乐人的亲密合作者。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