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朝好男人6
读者评分
4分

唐朝好男人6

¥16.4 (6.3折) ?
1星价 ¥18.2
2星价¥18.2 定价¥26.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商品评论(1条)
fys***(二星用户)

很可惜没完结!

aaa 没完结阿,而且买1-5的时候这边没有6,而且为了凑单100以上,买了很多怪书

2011-08-19 11:12:04
1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802255937
  • 装帧: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297
  • 出版时间:2009-01-01
  • 条形码:9787802255937 ; 978-7-80225-593-7

内容简介

我们的祖先,将他们那些宝贵的感悟和经验流传了下来,但后辈们似乎并不领情,常常对着历史大加感慨:要是我在那时会怎么怎么……
后辈们总是试图给先辈们纠正错误,并且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可以成为历史的转折点。
于是自不量力的加入推动历史车轮队伍者层出不穷。
于是穿越发生了。
于是架空历史出现了。
王子豪亦不免俗——他穿越了。但他真到了欣欣向荣的唐朝又会怎么样?他想、他能改变什么马?我们的祖先真的需要后世那些无比复杂的理论与技术么?这到底是锦上添花还是画蛇添足?
其实这些都不算麻烦,真正麻烦的是一到那里,他就发现自己居然有了一位已结婚三年的妻子,还有一位尚未行礼的小妾。当然,地下情人随后也出现了……
好吧,不管添的是什么,是人就要生存,要生活,王子豪也一样要吃饭才能过日子。
穿越者也是人啊,切勿歧视。

目录

杀机暗伏

高人
二女模式
几家欢乐几家愁
奴隶制
根源
坏事成双
门诊
喜脉
患得患失
想得长远
早年
三国
蹊跷
急报
取经
投资
开端
獠牙
助纣为虐
春风化雨
刹车装置
蛇钻洞的理论
老四,神奇的小丫头
稳健
重现活力
程家的新产业
就绪,东风
好为人师
放飞
烧窑
钓鱼
云丫头的打算
有备无患
到处都是大买卖
臭男买粮
谋定而动
分赃
恭喜发财
展宏图
转变
人定胜天
随波逐流
为名所趋
展开全部

节选

杀机暗伏
李老爷子很转,不该说的话坚决不提,我的意思表达明确了,对于三边关系也相对陈述清楚,西蕃国内势不两立的好处让老爷子频频点头,然后等他表态的时候却拉着我搞起了沙盘推演,无论山川还是平原,没事找事,从辽东一路将我追杀到帕米尔高原,若疆域再广阔些,我估计要亡命大西洋了。
耍猴嘛,满沙盘撵了拾掇我,明明知道我顾惜他一把年龄专门让了他,要不是怕他心脏老承受不住失败的打击,我早就投降,没意思透了。
“子豪*近疏于军务啊。”李老爷子不满地摇摇头,训诫道,“年龄大了,心思也更加慎密,原本是好事,可也少了几年前的锐气。行军作战讲究一鼓作气,没有时间,对手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慢条斯理地周密布置。除非我有意让你布置周密,有意让你觉得万无一失,若敌人敢放手让你布置的话,哼哼,小胜之余必有大败。”
“是,李爷爷教训的是,小子受教了。”看来老头在考察我,虽然一个劲儿地摇头,可神情上却没有失望之色,心下稍稍安逸点。
“瞻前顾后或者能活得太平安逸,可命悬一线的沙场上容不得你这种脾性。所谓料敌于先,谋动而后,其实是一个动作,沙场上厮混久了无所谓先谋而后动,心随意行才是为将之道。”老爷子说完指指吐谷浑主力的攻伐要地,“吐谷浑主帅就是犯了你这个毛病,战役开始缩手缩脚,如今依靠我军押阵,似无后顾之忧。感觉保险了,能放开手了,顺风顺水一路攻伐,战绩不凡啊,呵呵……”
哦?老爷子一番话说得我背后直冒凉气,从没想到过的问题,天天捷报已经看得厌烦,只感觉西蕃如今成了死狗一条,是不是人都能上去跺上几脚,连军中同僚也已经懒得推演西北的战事,仿佛“圣诞节让孩子们回家”已成定局。俯身朝沙盘上仔细观摩一阵,感觉没有李老爷子说得那么可怕,至少点对点上吐谷浑的兵力占了上风,而程老爷子如同钉子一般驻扎在三岔路口周围,就算吐谷浑遭到西蕃优势兵力反扑,全身而退应该问题不大。
“看不出端倪?”李老爷子低声笑了起来,“你持续吐谷浑的攻势,我这边依照西蕃人的路数,你身后既然有大唐精兵保驾,尽管放手来攻。”
这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吐谷浑人多年积累了丰富的高原作战经验,无须顾虑后路,而且面前的地形又成了缓坡状,对方居高临下的优势荡然无存,用爆杆算我欺负老人家,真刀实枪干你就足够了。
很爽,很爽,虽然是沙盘,能给举世无双的名将杀得节节败退简直就是孙武在世。兵法家嘛,讲究的就是欺软怕硬,将兵法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专挑软肋打,什么蛙跳、屠城——没几个百姓那种,吐谷浑不会在收复失地后杀自己的百姓,我会!——佯左击右,天外飞仙?能用的全给用上,再朝上一点就接近平原了,朝了曙光推进推进再推进……
“果然厉害。”老头被我打笑了,不住夸奖道,“就凭子豪始终在一点上保持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就不是吐谷浑统帅能够比拟的,好,好。”说着按倒了自己在平原边缘的*后几面旗帜,我面前豁然开朗。
胜利近在眼前,整顿人马一路追杀,追杀,追……老头耍流氓!毅然放弃了北路同唐军的对峙,佯攻唐军北路主力后一路急撤,放弃所有关卡毫不停留地朝头顶平原增援,并一路人马斜插吐谷浑主力后方,不但同平原处守军形成了左右夹击,后面一支精兵插上后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退,一路侵袭,离唐军主力太远,就算唐军不计代价地增援高原坡顶,等打通道路也救不了几个人出去,不增援的后果很严重……上不来了,只有毅然掉转军队朝下打通回路,虽然冒了夹击下大军调头的大忌,可也只有这一条活路,分兵断后,努力拼杀回来,能逃一个是一个。
*后一计算得失,一路的战果大部分又被西蕃夺回,而且大军十停去了六停,归根结底便宜了北路唐军,不但兵不刃血地占了战略要地,还巩固了与剑南之间的联系。西蕃也没吃亏,三岔口的战略优势既然已经丢了,索性大方点当了弃子和吐谷浑来个交换,还能一举歼灭吐谷浑大部,重振萎靡的军心。不是我军无能,是敌人太狡猾,作为吐谷浑统帅,像我脸皮这么厚的都觉得活着没意思,真统帅的感受可想而知。
能和千古名将拼成这个样子算不错了,恬不知耻地安慰自己,不甘心地趴了沙盘上找遗漏,未果。
“还趴了上面干什么?老夫难道还给你留了机会不成?”李勋哈哈大笑,仿佛欺负年轻人是他*大的爱好,我*见不得这种欺凌弱小的人。“如今呢?怎么个谈法?吐谷浑无可战之兵,我大唐又不能长期高原作战,双方不过又回到了对峙局面上,对我军来说是好事,对西蕃来说重振军威,吐谷浑这个亏却再找不回来了。”
“汶个……”死皮赖脸地问道,“这是您老爷子的本事,西蕃统帅和您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或者他们不甘心放弃三岔口,不愿意撤军夹击呢?”
“已经放弃了。”李勋指了指两军部署,得意道,“放弃得有点早而已,或者这次吐谷浑的跟头可能栽不了这么大,也就是说西蕃的军粮难以维持收复三岔口的兵力了。你程爷爷也看出这一点,按兵不动,静待这个大功扣在头上。”
哦,一群无情无义的老不死,西蕃大相要能把握住这次机会,看来还不容易那么快就倒台,我也就不必要担心吐谷浑人拒绝和谈,掐算时间,若年前能让吐谷浑人吃了这亏的话,首先哭了闹了要谈判的是他们,这就势必减小吐谷浑在和谈中的分量,唐帝国当仁不让地主导所有谈判事宜,而这也是西蕃人愿意看到的结果。
一切都朝了有利一面发展,虽然在英公府被变态老头子羞辱训诫大半天,可得益匪浅,还是物有所值,就原谅老人家一次。
再下来的事项就轻松多了,李义府派人捎了老大两个砚台过来,声称是什么极品装备,我本打算敲开看看里面有没有隐藏珍珠玛瑙类的珍玩,被颖及时制止了,并告诉我砚台的真实价值,若真藏了珍玩才是可笑。
“破石头,也值得几十贯朝回买?”太神奇了,得朝自己书房摆放一个,怎么也算文化人,面子工程要过关。“一人一个,你先挑。”
“都是难得的老砚,夫君留一方,另一个就放了寝室内,咱家也好沾沾文曲星君的仙气。”颖围了砚台爱不释手地打圈圈,搞不懂她的价值观。
“仙气啊,你就不怕文曲星闹疝气?”对这个星星没多少好感,看白娘子看的,动不动下凡闹个绯闻的家伙,仙界早该将其列入严打范畴。
“可不敢胡说。”颖朝我捅了一指头,警惕地周围看看,“亵渎神明可是大罪过,夫君就算心里不信,多少也积些口德。您本来可是文采满腹,就是不敬神明,才沦落到连圣旨都听不懂的地步。”
“哦!”点点头,颖不提圣旨我还把事情忘了,“二女呢?这么晚还不见人?”
“和老四跑园子里打果子去了,秋高气爽的,好些个果子都到了季节,满园子都是。”颖一说果子脸上就乐开花,早些年种植的果树都到了结果的时间,光王家大土坡上繁茂整齐的果木就看得人眼馋,石榴、柰果、山楂、长枣……该红的红,该绿的绿,诱得过往行人坡下纷纷驻足观望,一派好景致。
“好,好。”当年颖的决定英明神武,土坡开发初见效益,今年能过个好节气。“熟了就采摘,头两年结不旺,家里留些够吃,剩下的当了福利让庄户们也有个喜庆。”
“嗯。”颖点点头,“都得打点,亲朋好友逐年送些,果干蜜饯给年上有个准备,石榴多些还能酿酒,前阵兰陵公主送来的石榴酒就不错,咱家照了办法也酿几坛。”说着从桌下的蒲篮里拿了几个才摘采的杨桃,“这个也种活了,比山里的还大些。”
可不是,这一忙起来,南山下的庄子好久没过去了,想想心里不禁怀念,忍,再忍一阵子到了年上一定得过去放松几天,老忙也不是办法,是不是等这边议和结束了得装一半年病?
正和颖拉扯果园的事,二女带了几个丫鬟和老四推推搡搡进来了,一箩筐的果子,乱七八糟也不管人家长没长熟,全端了过来。“糟蹋东西,”颖捏出几个还发青的柰果,“什么时节打什么果子都不懂,还有石榴,只管朝下打,不看看有没有籽。”
“有!”老四犟嘴,扣开个半熟的石榴白茬茬的籽掰下就朝嘴里填,看得颖和二女直皱眉头,“有甜味。”
看颖准备打人,赶紧岔开,笑道:“果子分拣分拣,熟的留下,半生的拿去串了糖葫芦,石榴全老四吃。”这小姨子现在大了,说话得有分寸,颖伸手就打的教育方式落伍了。
颖细心挑拣几盘,搭配得当,喊过丫鬟来吩咐:“管家、账房、医生,还有达莱那边一人送上一盘,就说是夫人亲手打的,图个好看。”说完门外喊二娘子几声,进来撮了一盘子专门送出去。
二女朝我笑了笑,老四不屑地朝颖撇撇嘴,继续吃自己的生石榴。我捏过个柰果咬了口,不是纯酸,还涩得吐舌头,吃得上火,训斥道:“都学着点,都一个个什么表情,当做人那么容易啊?别以为有俩钱就人上人了,没个好人缘连个显摆的地方都没有。”
……

作者简介

多一半,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家有五条狗,一群八哥,三十盆花。喜欢贫家小户的生活氛围,自诩为胸无大志的小人物,目前正乐颠颠的伺候待产的老婆大人中。
多一半是小名,是家中老人所起,意思是世间好处都沾一点,又不贪心,只沾一半。爷爷是与李四光一辈人,也是个生物学家,经历文革风雨,淡泊名利,自诩为老不死--《唐朝好男人》中王修的生存哲学大抵来源于此。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