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将星(上、中、下册)

女将星(上、中、下册)

¥22.4 (2.8折) ?
1星价 ¥44.7
2星价¥44.7 定价¥7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5238003
  • 装帧:一般轻型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768
  • 出版时间:2021-05-01
  • 条形码:9787555238003 ; 978-7-5552-3800-3

本书特色

1. 领她的功勋,要她的命,带她的兵马,欺她的情……这一世,她定要将所失去的都夺回来……全书由女主角的命运、身份变化为主线,讲述了一段恢弘大气故事又扣人心弦的故事。 2. 一代女将、红颜封侯,故事以天下局势为大背景,集亲情、爱情、友情于一身,大气中不乏细腻的情感穿插,加之作者语言幽默,读来让人欲罢不能。 3. 作者千山茶客文笔清丽,讲述故事逻辑清晰,对这种类型小说的写作极为擅长,有大批忠实粉丝。 4.本书采用双封设计,烫金工艺,装帧精美,并随书附赠海报、Q版卡片、书签,值得收藏。

内容简介

她是兄长的替代品,征战沙场多年,平西羌、定南蛮,却在同族兄长病愈之时功成身退,嫁人成亲。 成亲之后,她不得夫君宠爱,更身患奇疾,双目失明。 府中貌美的女子站在她面前温柔地耳语:“那毒瞎双眼的汤药,可是你族中长辈亲自吩咐送来。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你活着——就是对他们天大的威胁!” 一代女将的命运就此被改写。 再醒来,她已是操练场上的校尉之女。 领她的功勋、要她的命、带她的兵马、欺她的情……她发誓定要将所失去的夺回来。她再次女扮男装,投身军营。 谁知,刚入军营,她就遇到了她的死对头——那个用兵如神、威震四方的青年将军……

目录

《女将星(上中下》**部:未完结

上册

**章女将

第二章同窗

第三章投军

第四章新兵

第五章比试

第六章擂主

第七章屠狼

第八章争旗

第九章胜出

第十章醉问


中册

第十一章救美

第十二章赴宴

第十三章刺杀

第十四章乘风

第十五章温泉

第十六章奸细

第十七章羌族

第十八章医者

第十九章少年

第二十章醉酒


下册

第二十一章月亮

第二十二章夫妻

第二十三章红妆

第二十四章秘密

第二十五章师徒

第二十六章独宠

第二十七章子兰

第二十八章敌来

第二十九章火攻

第三十章有别


展开全部

节选

"白月山山脚下有一块巨石,巨石平整延展,看上去像是一处石台。顺着石台一直往下走,走到尽头,可听到水浪的声音。俯首,脚下是壮阔的河流;仰头,明月千里,照遍山川大江。 禾晏在石台的尽头坐了来。水声哗哗,一下又一下地拍打远处的礁石,像是隔着遥远的时空传来的沉沉古音,旷远悠长。 她和楚昭约好戌时见,现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他仍然没影。她倒是找到了楚昭说的亭子,不过亭里也并未摆好酒菜、点心。她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或许她应该下去找找楚昭,但走到这里,一旦坐下来,她便再也不想起身了。 四林皆雪,白茫茫覆住一片山头。月光洒满整面江河,清爽畅快。这是极美的月色,也是极美的雪色。 禾晏觉出疲惫,抱膝而坐,看着江河的尽头。她喜欢夜晚更甚于白日,喜欢月亮更甚于太阳。只因为在做禾如非的那些年,她面具不离身。可那面具闷热厚重,少年顽皮,总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取下一炷香的时间。 无人看得见面具下的真实容颜,除了窗外的月亮。 她伸出手,试图抓住挂在遥远山河的月光,月光温柔地落在她手上,仿佛会为她永远停留。 “你在做什么?”有声音自身后传来。 禾晏回头,见狐裘锦衣的年轻男子自夜色深处走来。他个子极高,透出冷冽的俊美。 来人是肖珏。 禾晏一怔,下意识地往他身后看去。肖珏见她如此,嗤道:“楚子兰不来了。” “为何?”禾晏问。 肖珏看她一眼,道:“京城中来人,他有事走不开,让我来说一声。” 禾晏点头,复又惊奇地看着他,道:“都督竟会为楚四公子传话?” 肖珏与楚昭可是水火不容,楚昭让肖珏来传话这事已经不可思议了,肖珏居然真就听了他的话来这里找她,更是令人震撼。 “你还能关心这个,看来并没有很伤心。”他说着,在石台的另一头坐了下来。 冬日的夜风吹来,吹得人冷极。 禾晏问:“我为何要伤心?”话音刚落,她便打了个喷嚏。 凉州卫的劲装,冬日虽是棉衣,可夜里出来吹风,也实在冻得人够呛。她恹恹地坐着,脸色青白,如青色的玉,带着一种易碎的通透。 肖珏沉默了一刻,下一刻,站起身来。 禾晏正要抬头,兜头一件狐裘罩了下来,她眼前一黑。待她从狐裘里钻出来时,肖珏已经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下了。 裘衣微暖,霎时间将风雪挡在外面。禾晏愣了许久,才道:“谢谢。” 肖珏侧头看了她一眼。 女孩子头发束起,穿着他的黑色裘衣。她肩膀极窄,看起来很单薄。原先她成日叽叽喳喳,他只觉得吵闹得令人头疼,但当她安静下来的时候,就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肖珏垂着眼睛看她,片刻后,弯了弯唇角,道:“你这苦大仇深的样子,实在很难看。”顿了顿,他又道,“舍不得楚子兰?” “什么?”禾晏莫名地道。 “快死的时候都没看你这样丧气过,”他懒洋洋地开口道,“看来是很喜欢了。” 禾晏有些不明白他说的话。 “还没走就这样要死要活的,等明日他走了,你怎么办?”肖珏望着远处的江河,慢悠悠地道。 “明日?”禾晏一惊,道,“这么快?”她记得楚昭跟她说是这几日,却也没有说是明日。 肖珏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急了?” “没有,”禾晏道,“我只是有些意外……” 她又想起什么,黯然地开口道:“也是,他要赶上许……许大爷的喜宴,是得尽早出发。” 禾晏问肖珏:“都督认识京城许家的大少爷吗?” 肖珏:“听过。” “许之恒要成亲了,楚四公子匆忙赶回去,就是为了赶上他的喜宴。”禾晏嗓音干涩地道。 “成亲的是许之恒,又不是楚子兰。”肖珏拧眉道,“看看你现在没出息的样子,还想进九旗营?” 禾晏勉强笑了笑,正要说话,肖珏扬手,一个东西被丢进她怀里。禾晏低头一看,是一串糖葫芦。糖葫芦在外头放得有些久了,凉得跟冰块一样。在一片雪白中,红彤彤的山楂果兀自鲜艳。 “这……哪来的?” “宋陶陶的。”肖珏道,“我顺手拿了一串。” 他并不懂得如何哄小姑娘,走的时候问了一下林双鹤。林双鹤回答他道:“若是别人,将伤心的姑娘哄好,当然要费好一番周折,比如带她看灯看花看星星,买玉买珠买金钗。你就不一样了,你只要坐在那里,用你的脸,就可以了。” 肖珏无言以对,*后从沈暮雪房间经过的时候,见靠窗的桌上放着宋陶陶托人买的糖葫芦,就随手拿了一串。上次她吃这东西的时候,很开心的模样。 禾晏将糖葫芦拿起来,剥开上头的米糕纸,舔了一下。糖葫芦冰冰凉凉的,一点点甜顺着舌尖漫过来,甜得人心里发涩。她脑海里忽然想起之前同楚昭说的话来。 她问楚昭:“新的许大奶奶叫什么名字?” 楚昭道:“叫禾心影,是禾家二房的二小姐,与先前的禾大奶奶是亲姐妹。我曾见过一次,她性情天真温柔,说起来,也能算许大爷的良配。” “禾心影……”禾晏喃喃道,“你可知,先前的许大奶奶叫什么?” 楚昭愣住了,迟疑了一下,摇头道:“先前的许大奶奶深居简出,从前又不在朔京,我从未见过,也不知她叫什么名字。” 她连名字都没有留下。世人记得飞鸿将军,记得禾如非,记得许之恒,甚至记得许之恒新娶的娇妻禾心影,可禾晏没人记得。 她以为过了这么久,亦知道许之恒的真实嘴脸,早已不会觉得心痛,但听到他要娶妻的那一刻,她心里竟还是异样地疼。仿佛多年以前的执着与信任,一夕之间尽数崩塌,连谎言都不屑于留下,留下的只有她的蠢和不甘心。 她抬起头来看向月亮,月光温柔地漫过荒山大江,漫过雪丛四林,漫过她荒凉孤单的岁月,漫过她面具下的眼睛。月亮知道她的秘密,但月亮不会说话。 “你知道,”她轻轻地道,“许之恒新娶的妻子叫什么名字吗?” 肖珏懒洋洋地道:“我怎么会知道。” 禾晏自嘲地笑了笑,又问:“那你知道之前的许大奶奶叫什么名字吗?” 河浪汹涌地拍打着礁石,仿佛岁月隔着久远的过去呼啸而来。 他淡淡地看了禾晏一眼,眉眼在月光下俊美得不可思议,那双秋水一样的眸子浮起一丝讥诮。他淡声道:“怎么,名字一样,就想当许大奶奶?” 禾晏一怔。 “你知道……你知道她叫……”她的心狂跳起来。 “禾晏。” 浪花落在礁石上,碎成细细的水珠,汇入江河。 可是…… 禾晏这个名字,被记住了。 禾晏猛地抬头看向他:“你认识……不,见过许大奶奶吗?” 她在心里说,不可能的。她与肖珏同窗不过一年,便各奔东西。再回朔京,她成了禾大小姐,不再是“禾如非”。她极快地定亲嫁人,连门都没出过几次,更勿用提结识外男。等她嫁入许家,新婚不久便瞎了眼睛。她成日待在府中,几乎要与世隔绝。 肖珏怎么会见过她?除非…… “见过。” 年轻男人坐得慵懒,丰姿夺人,山川风月,不及他眸中闪烁的光芒。 一瞬间,他的声音,和某个夜里的声音重合了。 亦是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山色,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她的世界灰暗无光,与绝境相差无几。 肖珏道:“她欠我一颗糖。” "

作者简介

千山茶客,人气作家,自幼热爱文学,喜欢在故事中品味百态人生。 其文笔大气中不乏细腻,故事中塑造的人物形象深受读者喜爱。 代表作品:《将门嫡女之定乾坤》)《女将星》。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