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国的邮递员
读者评分
5分

天国的邮递员

¥15.6 (3.9折) ?
1星价 ¥21.9
2星价¥21.9 定价¥39.8
商品评论(1条)
201***(二星用户)

因为电影买的书

肯定是因为金在中,所以买的啊,质量什么的都很好

2015-07-19 17:31:1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7532043
  • 装帧:暂无
  • 版次:第1版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67
  • 出版时间:2010-09-01
  • 条形码:9787507532043 ; 978-7-5075-3204-3

本书特色

1.《天国的邮递员》全亚洲*高人气组合东方神起英雄在中电影处女作!
2.湖南卫视热播剧《灿烂的遗产》韩孝珠!
3.日本大神级编剧,收视保证北川悦吏子:《悠长假期》《美丽人生》《跟你说爱我》 !
4.《天国的邮递员》电影原著小说中文简体版大陆独家引进!
5.《天国的邮递员》特别收录:限量珍藏版海报+神秘剧照!

内容简介

《天国的邮递员》讲述投递从天国寄来的信!拥有像谜语一样身世的天国的邮递员,在俊,恋人、朋友、子女、丈夫、父母……留下的人思念着这些离开去了天国的人们。有把他们带去田野里的红色邮筒的公交车。有为他们把信投递到天国给他们思念的人,能帮助把他们悲痛的爱情漂亮的结束的人——天国的邮递员,在俊。他为什么做那样的事呢?怎么会做那样的事?他的名字是叫在俊吗?没有解开的思念到底是什么……
  
  忘记了初恋的话,现在的爱也消失了。珍藏着爱情的伤痛的女人,荷娜。突然面临恋人的死亡,蒙蔽她失去恋人的悲伤的是更大的背叛感。荷娜无法摆脱那个,迫切地想把埋怨的信寄到天国,然后她去找了田野里红色的邮筒……
  在那里见到的天国的邮递员在俊,他向她提出一起工作,一起为了抚慰忘不了死去的人,为思念着他们的活着的人们而工作。荷娜对还未结束的痛苦的初恋的记忆变得模糊。是心为在俊沦陷了吗?忘记了初恋的话,现在的爱也消失了。
  广阔无际草木横生的草地,古老的双层建筑门外的红叶,蔚蓝的海水映射下的白色轮船,一位天国来的忧伤的邮递员和人间一位普通失去暗恋的男友的女孩,在这侵润着人所有能倾尽的感情的环境里谱写着自己的故事。
    
  在被男孩识破女孩幼稚的写给天国的信时女孩的窘迫,在两人坐在草坪上彼此交换心意是的真挚,在女孩为了安抚老人而欺骗老人时两人的争吵,还是在两人分别之前男孩的心碎,女孩的欲绝。
    
  痛苦的犹如一道道凛冽的冬风,在本来因为覆满冰雪儿晶莹美丽的世界让人内心刺骨而纠结。
  震撼的却又如同香格里拉脚下祭拜时吟唱着奇怪的语言的牧民的虔诚。
    
  “只有那些接受不了亲人死去的人才看得到我,如果渐渐忘记死去的人,就渐渐看不清我了。”
    
  当女孩从暗恋男友死亡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一段新的爱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在不知不觉中爱上的男孩,她已经渐渐地看不清了。

目录

1.想成为军舰鸟的男人
2.红色邮筒
3.偶然与必然间的相遇
4.恶毒的信
5.在俊的劝诱
6.他们的空白期
7.荷娜的小时工
8.怀疑
9.要隐藏的真相
10.把戏
11.树下的休息
12.在俊的思念
13.她们的约定
14.那个男人的妻子
15.徘徊者
16.画廊咖啡店
17.等待
18. 对逝者殷切的思念
19.任何人都无法相信的幽灵的告白
20.一个空间,各自的时间
21.记忆与谎言
22.看不见的人
23.听她讲的故事
24.不祥的预感
25.转达的话
26.门后的安全出口
27.旅行,新的开始
28.春天的邮局
29.在俊的信
展开全部

节选

《天国的邮递员》讲述投递从天国寄来的信!拥有像谜语一样身世的天国的邮递员,在俊,恋人、朋友、子女、丈夫、父母……留下的人思念着这些离开去了天国的人们。有把他们带去田野里的红色邮筒的公交车。有为他们把信投递到天国给他们思念的人,能帮助把他们悲痛的爱情漂亮的结束的人——天国的邮递员,在俊。他为什么做那样的事呢?怎么会做那样的事?他的名字是叫在俊吗?没有解开的思念到底是什么……忘记了初恋的话,现在的爱也消失了。珍藏着爱情的伤痛的女人,荷娜。突然面临恋人的死亡,蒙蔽她失去恋人的悲伤的是更大的背叛感。荷娜无法摆脱那个,迫切地想把埋怨的信寄到天国,然后她去找了田野里红色的邮筒……在那里见到的天国的邮递员在俊,他向她提出一起工作,一起为了抚慰忘不了死去的人,为思念着他们的活着的人们而工作。荷娜对还未结束的痛苦的初恋的记忆变得模糊。是心为在俊沦陷了吗?忘记了初恋的话,现在的爱也消失了。广阔无际草木横生的草地,古老的双层建筑门外的红叶,蔚蓝的海水映射下的白色轮船,一位天国来的忧伤的邮递员和人间一位普通失去暗恋的男友的女孩,在这侵润着人所有能倾尽的感情的环境里谱写着自己的故事。    在被男孩识破女孩幼稚的写给天国的信时女孩的窘迫,在两人坐在草坪上彼此交换心意是的真挚,在女孩为了安抚老人而欺骗老人时两人的争吵,还是在两人分别之前男孩的心碎,女孩的欲绝。    痛苦的犹如一道道凛冽的冬风,在本来因为覆满冰雪儿晶莹美丽的世界让人内心刺骨而纠结。 震撼的却又如同香格里拉脚下祭拜时吟唱着奇怪的语言的牧民的虔诚。    “只有那些接受不了亲人死去的人才看得到我,如果渐渐忘记死去的人,就渐渐看不清我了。”    当女孩从暗恋男友死亡的悲痛中走出来,开始一段新的爱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在不知不觉中爱上的男孩,她已经渐渐地看不清了。

相关资料

插图: 1.想成为军舰鸟的男人世上*快的鸟,是时速能达到418公里的军舰鸟。当它展开巨大傲人的翅膀翱翔在天际时,是任何其他鸟儿都望尘莫及的。它飞得这样快,这样无止境地飞翔,迅疾如流星,可它的目的地又在哪里呢?在俊无法成为军舰鸟。不仅如此,就连成为飞得更慢些的海东青和雨燕对他而言都无所企及。所以他所能做的,只能是驾驶着跑车,以*快的速度在无边无际的公路上尽情地奔驰。透过车窗看到的天空宽广无垠,他不断地加速,这越来越快的速度逐渐给他带来腾飞在天际中的微妙幻觉,仿佛能够自由快意地展翅飞翔——虽然不能像鸟儿一样展开翅膀,但他似乎依旧可以自由翱翔。所以,在与临近的轿车追尾的瞬间,在俊正做着虚妄不实的梦,透过蒙眬的目光,他正抓着方向盘。就连车身移向左边也没有清醒过来。接着,巨大的撞击突如其来,震动中他的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偏向窗边。与此同时,他瞥见自己旁边轿车里的女人,女人像蒙克①画里的人物一样,张大了嘴,发出凄厉地嘶声尖叫。女人的惨叫声令人头皮发麻,带来一种尖锐的听觉上的刺痛,徘徊在耳侧顽固地不肯离去。在意识到这种刺耳的惨叫是因为自己而起之前,在俊的意识已然先一步陷入沉沉的黑暗中。笼罩在眼皮上的光像蝌蚪在黑暗中游泳一样,那缕微光一分为二,又二分为四,可在俊的眼睛始终还是不曾睁开,沉重的睡意魔鬼般如影随行,牵引着他来到不可名状的虚空之中。他的身子又重又软。轻轻的口哨声悄然传入耳中。不知从何处吹来的风里携带着【注释①:爱德华?蒙克(EdvardMunch,1863年12月12日——1944年1月23日)是挪威表现主义画家和版画复制匠。他对心理苦闷的、强烈的、呼唤式的处理手法对20世纪初德国表现主义的成长起了主要的影响。《呐喊》(挪威语Skrik,也译作《尖叫》,作于1893年)是蒙克的代表作,被认为是存在主义中表现人类苦闷的偶像作品。像蒙克的其他作品一样,他一共画了四个不同版本的《呐喊》。蒙克在世纪之交时期创作了交响乐式的“生命的饰带”(The Frieze of Life)系列,《呐喊》属于这个系列。这个系列涉及了生命、爱情、恐惧、死亡和忧郁等主题。】青草的气息,还有如丝如缕的花的香气。也不知是谁的声音。在俊意识朦胧地想着。但是,吹得还挺好听的。侧耳倾听美妙的音调,在俊点着头,不过与其说是他正跟着口哨声点头,倒不如说是跟着奔驰在乡间路上的车子晃动。要睁开眼睛。心里反复念着即使勉强也要如此,在俊费力抬起了沉重的眼皮。好不容易睁开眼,看见的却是排成一线的整整齐齐的座位,再没见到一个乘客,整辆车上唯一的外人就只有握着方向盘的司机了。那是个中年男人,辫子编起来一直长及腰际,灰色外套上在胸口处绣着陌生文字一样的花纹,随着他握着方向盘的动作,它们便像波浪一样荡漾着。“你醒了?”司机通过镜子看向在俊,在俊不由自主地蜷缩着。对方的瞳孔看起来很透明,就像细小的珠子折射过阳光一样。他分明是在看着在俊,却像什么都没有看,也许那眼睛本身就是能够看穿一切异样的奇妙存在。“天气真好啊!呵,空气也真清爽啊!在这种日子里一切都幸福得很呐……”司机好像梦境中的青年般自言自语着。在俊的眼睛转向窗外,冰冷的蓝色天空下,宽阔的草地闪着绿色的光——眼前的一切都像相框里的画一样,毫无真实感。“这车……要去哪里?”在俊问。在看不见任何房子和人的原野上,车子像从来就没有目的地一样漫无止境地行驶着。危险!警钟突响,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挥之不去,在俊霍地坐了起来。“停车,快!”“现在还远呢,还要再开一会儿,请稍等。”司机用平静沉稳的声音回答。这对任何异议与恐吓全然无动于衷的平静语气,愈发激起了在俊的危机感。在俊更加迫切地叫喊着,但很快就一屁股摔到了座位上。“哎呀,对不起,刚才有一个高坎。”若无其事的语气里并没有任何抱歉的意思。彼此的视线通过镜子交汇后,司机嘴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旅行需要安静……还有耐心,知道吗?”他接着说。“大家幸福的话就好了,不是那样吗,在俊?”司机又开始低声吹起口哨来,比刚才略高一点的声音在车里回荡开,在俊听着,把头伏在了前面的座位上。荷娜的**封信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很晚才吃完午饭,涂了蜂蜜的吐司上放一片苹果,再搭配一杯浓郁的咖啡。打开唱片机,反复听着你喜欢哼唱的《FirstNight》。如果不去邮局的话,我就在屋子里,从窗口向远方眺去,什么都不做,直到天地交界的尽头挂上了晚霞。今天也是一样,骑着自行车,去一定要去的地方。去新村的路上用了20多分钟,又在当地的邮局里坐了一个小时。再没有做其他的事,就那样愣愣地坐着出神。秋老虎肆虐,哪怕是想着到外面去,都让人喘不过气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我的邮局工作人员*终忍不住开了口。“我想知道,这个辖区内的邮筒安置在什么地方?”男人感到困惑似的挠着头。“邮筒……?”“是的,没有属于这家邮局管理的邮筒吗? ”于是工作人员进入窗口里的办公室向其他人求助去了。我耐心地等待着,幻想也许他会带来我所期待的答案,这个想法一点点从脑海的*深处浮现出来——问了这么多人,走了这么多地方,只有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干脆甚至冷酷地回答我“没有”。过了5分钟,他回来了。“我们邮局没有另外管理的邮筒。”他一边说,同时观察着我的表情,仿佛是想探究出,提出这样莫名其妙问题的我到底是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知道了。”很泄气,早就一再收到同样的回答,但这一次次否定的答案似乎并未练就我的失望感。 每当此时,我就闭上眼睛,在脑中勾画着:一抬头就能看见的气势磅礴的天空下的田野和那里唯一的一棵榉树。而在它旁边是若无其事站在那里的邮筒,就像你和我站在那里一样,巍然不动。是真的。这风景让我刻骨铭心,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深入骨髓,我甚至记得邮筒边的那一株三叶草。但是为什么我想不起来通向那里的道路呢?难道是按照你所说的,一切只是虚幻不真的梦境吗?如果你不说这是梦就好了。满怀着希望去寻找,有时真的好像陷入悠长的梦里,筋疲力尽,甚至连那里的景象都难以付诸笔端了。我绝不是没有想过。“按你所说的,算是梦吧。只是,如果那样的话,那并不是我的梦, 而是我进入了你的梦里。梦虽然是虚幻的,但是你却真切地活着。所以,如果我找到你,那段时间里我们所共同拥有过的时光,绝不会如同梦境一般发生得飘缈无垠,又烟消云散。”我每天都这样反复给自己洗脑。啊,对了,和你一起度过的时光并不是梦,我还有证据。和你说过的吧?驼背的奶奶。那个相较于两年前去世的丈夫,对去世多年的母亲思念得更加刻骨铭心的奶奶。我遇见她的时候,她相信自己已然时日无多,虽然我安慰她说这预感往往和事实相反,您必然长命百岁多子多福,但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我说出的那些话——她真的老了。奶奶是遗腹子,两岁时彻底成了孤儿的她全然无法记住自己母亲的长相,所以,她很害怕死亡,想想如果在天国,见到了妈妈,却因为陌生而相见不相识,那会是多么悲哀呀。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五个孙子孙女的祖母,但是在她内心深处*渴望的身份,却是某个人的女儿。妈妈的女儿,某个人的女儿,与付出爱比起来,更能得到爱的女儿。所以奶奶想殷切地拜托她的妈妈,祈望妈妈能认出自己。信的内容就是那样的。我和那个奶奶在公园的墓地相遇。那时我一直没有找到贤洙的墓地,盲目地转了半天,筋疲力尽,*终还是一无所获。其实我连埋葬他的地方都不知道。或者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已。“啧啧,看来不能走的人走了啊。”经过我的时候,奶奶说。陌生的她所流露出的同情,仅仅是一句话,却很温暖。但这种温暖却不知怎么尖锐地刺伤了我的内心,并触碰到藏在心里的话。这让我无法抬头。也许是因为每当看着充满同情眼神的奶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恐惧。在墓园,如果老奶奶再安慰我一点的话,我真的会把很多话像砂糖一般源源不断地一股脑倾诉出来。“我们家老头子说想埋在祖坟里……孩子们都吵着说那里远……没办法只好埋在这里……但幸运的是这里景致很好。”奶奶开始接着讲话,不是说老公的坟在哪里,就是说子女们对她都很好这类的话。即使我始终没有抬起头,她也还是对着我不停地说话,简直像是为了说话才到这里来一样。接着她告诉我,她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关于田野里的邮筒的故事——田野里我们的邮筒。知道吗?在俊,某个人是从另外的人那里听说的,另外的那个人又是听其他人说的。人们都知道,知道邮筒在那里。那么多人都知道田野里的邮筒,所以即便是想把它当成是梦里的故事,也是绝不可能的。所以,在俊,我不相信我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只是梦。无论是谁这么说,我也不相信。

作者简介

北川悦吏子,日本著名电视剧编剧,主要作品有《悠长假期》《美丽人生》《从天而降的亿万颗星星》《橙色岁月》《唯爱》《无法坦诚地相对》等。这些多样化的作品都彰显了她卓越的实力,她的能力得到了广泛的认可,被誉为“恋爱之神”。目前,作为电影编剧的她也有了广阔的发展领域,并展开了丰富多彩的活动。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