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玛戈王后与波旁王朝的崛起
读者评分
5分

玛戈王后与波旁王朝的崛起

法国版《甄嬛传》!一部关于爱情、背叛、宫闱争斗以及政治权谋的史诗著作,再现法国史上传奇女性玛戈王后充满阴谋、背叛、悲剧的一生。

¥12.2 (2.5折) ?
1星价 ¥17.2
2星价¥17.2 定价¥49.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抹茶g***(二星用户)

有意思的书

2021-08-21 12:42:4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0282742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60
  • 出版时间:2016-09-01
  • 条形码:9787550282742 ; 978-7-5502-8274-2

本书特色

★这是一部关于爱情、背叛、宫闱争斗以及政治权谋的史诗著作,其精彩程度媲美同时代的都铎王朝
★16世纪法国史上重要事件的真实还原:新教徒纳瓦拉的亨利与信仰天主教的玛格丽特大婚、王太后凯瑟琳事实上统治法国半世纪之久、圣巴托罗缪之夜、胡格诺战争、南特敕令与法国统一等
★大仲马文学巨著、法兰西国宝级影后伊莎贝拉·阿佳妮演绎的经典电影《玛戈王后》真实、全面历史还原
★她的爸爸、三位哥哥、丈夫都是法国国王,她的妈妈和姐姐都是王后,她身世显贵且天生丽质,但她的一生却充满了利用、权谋、谋杀与坎坷,孤独终老
★20幅彩图,全景展示了16世纪法国宫廷政治生活
★《书单》杂志、《图书馆周刊》、《出版人周刊》、《今日美国》、《沙龙》网络杂志鼎力推荐

内容简介

《玛戈王后与波旁王朝的崛起》主人公是中世纪法国的末代王后,也是近代法国的开国王后:玛格丽特·德·瓦卢瓦。玛戈天生丽质,美貌倾国倾城。追求自由爱情的玛戈,被母亲凯瑟琳王太后当做政治筹码远嫁南方小国纳瓦拉国王亨利,甚至在婚礼之日发动对异教徒的屠杀事件——圣巴托罗缪大屠杀。母女反目以及哥哥亨利三世对她的敌意迫使玛戈放弃优越生活,走上了反对瓦卢瓦王朝,扶助波旁王朝之路……
法国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都发生在这一时期:新教徒纳瓦拉的亨利与信仰天主教的玛格丽特大婚、王太后凯瑟琳事实上统治法国半世纪之久、圣巴托罗缪之夜、胡格诺战争、南特敕令与法国统一,这些事件*终导致的结果是波旁王朝建立,纳瓦拉的亨利成为波旁王朝建立者亨利四世。
大仲马名著《玛戈王后》以及奥丽卡获奖电影、法兰西国宝级影后伊莎贝拉·阿佳妮演绎的《玛戈王后》都曾经对这一段历史有过介绍。《玛戈王后与波旁王朝的崛起》更加全面地、真实地还原了这段历史。

目录

引言
**部分 三位国王、两位王后的母亲:凯瑟琳.德.美地奇
“王后,我的母亲”
国王驾崩,国王万岁
王后和会谈
短暂的战争……
……路漫漫
第二部分 玛戈王后:“独一无二的珍宝,永不凋零的鲜花”
出淤泥
失宠
婚姻的陷阱
玛戈王后
巴黎王后
关于奴才和情妇
大逃亡
王室人质
间谍王后
王室操戈
纳瓦拉王后
第三部分 瓦卢瓦的末裔,波旁的王后
情人之战
王室丑闻
王后的叛乱
战争之囚
三场葬礼和一场弥撒
王后归来
尾声
致谢
展开全部

节选

**部分
  三位国王、两位王后的母亲:凯瑟琳.德.美地奇
  "王后,我的母亲"
  "命运是我们半个行动的主宰,但是它留下其余一半或者几乎一半归我们支配。"
  --马基雅维利《君主论》
  玛格丽特.德.瓦卢瓦在1553年5月14日生于巴黎西北十英里的圣日耳曼昂莱王宫。她在家中排第六,是三位公主中*小的那个。她的父亲是亨利二世,性格坚毅,统治着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当时法国激荡、奢华而繁荣;她的母亲是凯瑟琳.德.美地奇,在国王的回忆中,那是一位温顺的、朴素的妻子。虽然国王是一位仁爱的父亲,曾表示要和子女一起共度时光,但是当玛戈出生的时候,国王却因在和宿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作战而分身乏术。查理五世的帝国疆域广大,包括西班牙、日耳曼、尼德兰和意大利部分地区,将亨利二世的国土团团围住,与此相比,公主的出生则无足轻重。她的母亲平常写信时热情洋溢,但于当时的信件中却没提及此事。
  年幼的公主和她的两个姐姐度过了童年时光。一位是伊丽莎白,比她年长八岁,另一位是文雅的克劳德,她在玛格丽特出生时刚刚六岁,还有一位未来的嫂子,玛丽.斯图亚特,当时她10岁,刚刚从苏格兰来到法国。相伴玛格丽特童年的还有圣日耳曼昂莱王宫为数众多的保姆和女教师。她的兄弟--包括王储弗朗西斯(已与玛丽订婚),以及查理和亨利(或称安茹公爵)--在别处接受教育,不过常常前来看望她们。王室后代中*小的一位是阿朗松公爵弗朗索瓦(Franois),他是玛格丽特的弟弟,也和公主们在圣日耳曼度过童年。事实上,查理本名查理.马克西米连(CharlesMaximilien),亨利本名爱德华.亚历山大(édouardAlexandre),弗朗索瓦本名赫勒克利斯(Hercules)(和他成年后的体弱相比实属非常不幸),不过这些名字都随着时间而发生了变化,在此,为避免混淆而使用其成年后姓名。
  对玛格丽特和她的兄弟姐妹们来说,圣日耳曼昂莱王宫的生活非常愉悦。这座华丽的宫殿是她父亲*喜爱的住所之一--他在这里长大--亨利二世在登基之后,曾经大力翻修这座宫殿,如加上了两座侧殿。这里有华美的花园、打猎用的森林,甚至有一个网球场。约有两百名仆人照看王室后代,其中还不包括厨房的工作人员。
  玛格丽特自幼思维敏捷、乐观向上、充满活力。她黑亮的头发并不符合当时的时尚--王室崇尚金色的卷发--但是在凯瑟琳.德.美地奇那大多身体孱弱、貌不惊人的子女中,这位*年轻的公主肤如凝脂、健康乐观、个性鲜明,显得格外出众。
  显然,她是国王的掌上明珠。她对于童年的回忆有一份书面记录,内容是关于她父亲的:"我当时约有四五岁,国王把我放在膝上,和我聊天。"国王逗她,问她*喜欢哪位玩伴--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位是未来的吉斯公爵;另一位则是博普雷奥侯爵(MarquisdeBeaupréau)。他的小女儿马上说更喜欢侯爵。国王被逗乐了:"为什么呢?他并不是*英俊的啊?"年幼的玛格丽特则庄重地解释道:"因为他举止*为得体,而王子(吉斯公爵)却很顽皮,对任何人都颐指气使。"
  但是她对她的母亲则没有什么美好的童年回忆,没有上文的温存,没有热情的拥抱,甚至也没有责骂。在玛戈的生命中,这位法国王后似乎并不存在。
  考虑到玛格丽特出生前后凯瑟琳.德.美地奇在宫廷中的情况,这与事实相去不远。讽刺的是,这位日后将要主宰强大法国超过25年的女性,在当时却只是个不可靠的外国人、社会的边缘人士。
  凯瑟琳于1533年来到法国,时年14岁,不受爱戴,遭人鄙视。她的母亲是出身王室的女伯爵,年仅17岁时就撒手人寰,据谣传,是她丈夫--出身佛罗伦萨美地奇家族--传染给她的梅毒夺去了她的生命。六天之后,她的丈夫也因同种疾病追随她到九泉之下去了。事实上,凯瑟琳的母亲很可能是死于产后发热。梅毒病发没有那么快。不过美地奇家族当时在意大利身居权贵,这对当时才三周大的孤儿凯瑟琳无疑是一件幸事。抚养凯瑟琳的任务就落在她教皇叔叔的肩上,不过他似乎并不十分愿意。据说**次看见凯瑟琳的时候,他就叹息道:"她身上带着希腊式的灾难!"
  可怜的凯瑟琳的童年一直多灾多难,命运随着家族的兴衰而起伏。当美地奇家族势力强大,能够控制梵蒂冈和佛罗伦萨时,凯瑟琳和她的亲戚们生活富足,住在华丽的佛罗伦萨宫(Florentinepalace)中。但凯瑟琳八岁时,突然家道中落,她不得不在各个女修道院流离。随着反对美地奇家族的力量日益壮大,她也面临着安全问题,城市遭到围困时无助的凯瑟琳成了敌意的靶子。她惊慌失措:佛罗伦萨的市民公开议论是要将她卖到妓院去任士兵蹂躏,还是裸体绑到城墙上去。*紧张的时候,她甚至剃去头发装成修女,当时她才11岁。
  凯瑟琳很小就知道,自己无所依靠,安全完全仰赖他人的善意,凯瑟琳努力寻找盟友,将愤怒和不悦隐藏在温顺的面孔之下。她首先找到的是天真的修女,她们是她抵挡外界恶行的唯一防线,*终她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了修女的一员。一位关照凯瑟琳的修女写道:"凯瑟琳温柔善良,修女们尽其所能地消减她的悲伤和困苦。"一位意大利廷臣也以"服从"一词描写凯瑟琳的少女生涯。但是在屈从的面具下是憎恶的激流。一位前往修院看望凯瑟琳的使节观察到:"我从未见过像她这么年轻的人在分辨善恶上如此敏捷。"
  凯瑟琳12岁时,意大利政局回复旧态,美地奇家族重回权力顶峰,凯瑟琳也被另一位当选教皇的表亲--克莱门特七世(ClementVII)召回罗马。他想将凯瑟琳用于政治婚姻,以达成军事或外交联盟。凯瑟琳是家中独女,既有美地奇家族关系,又有继承佛罗伦萨的资格,她未来的丈夫可因此获得意大利的一大片土地。克莱门特安排她与亨利订婚,后者是如日中天而妄自尊大的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oisI)的次子。
  此时,凯瑟琳的命运终于转变了。嫁给法国王室成员对她这样一个女子而言不啻一大成功。虽然她的母亲出身王室,她的父亲却不过是平凡的商人阶级。两个世纪之前,美地奇家族还在经营零售业以及放贷。虽然美地奇家族目前富有而强势,但在多数欧洲王室的眼中,他们不过是暴发户而已。亨利王子排行第二,*不受父亲待见--本来凯瑟琳的新郎绝无可能成为王位继承人--但克莱门特还是得开出各种慷慨的附带条件以促成这桩重大婚事。凯瑟琳的陪嫁有六座意大利城市,其中包括比萨这样的大城市(当然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因为教皇不想激怒那些反对上层一手操办这桩婚事的意大利人)。克莱门特进而秘密地表明,他一定会帮助弗朗索瓦一世夺回富有的米兰,而且承诺将乌尔比诺公爵(DukeofUrbino)的爵位当作蜜月礼物送给新人们。此外还有一笔巨额财富作为嫁妆:十万金埃居和大量珠宝--如果这些珠宝披挂在身,凯瑟琳连站起来都有困难。
  双方经过了激烈的讨价还价--当克莱门特设法赖掉嫁妆费用的时候,一位法国枢机主教抱怨说:"这个人真是上帝之鞭。"--*终,凯瑟琳和法国王子的婚事有了定论,持续五天的婚礼盛典于1533年10月底在马赛举行。凯瑟琳嫁妆和随从的宏大本该使人们忘记了这桩婚事原本是门不当、户不对,但这连新娘也没有愚弄到--新娘看见她未来的公公时立刻跪下,谦卑地亲吻他的脚,表示自己何德何能,竟能获此殊荣嫁入王室。10月27日,双方签署婚约;庄严的婚礼弥撒由克莱门特主持,他表示要参加10月28日早上的婚礼;当晚则将照例举行婚宴,那场喧嚣的假面宴会将会持续到下半夜,彼时将有许多女士袒胸露乳--而不是戴着假面具的脸。新人们却将错过这场喧嚣,因为他们会早早地上床。由于这场婚礼实际上是法国国王对皇帝在意大利财富的宣战,因此有必要在当晚使婚礼圆满完成,以防止将来有人宣布婚礼无效。为了保证14岁的新人尽到义务,弗朗索瓦一世将留在卧室里,监督他们完成任务。所以,凯瑟琳还必须当着公公的面失去童贞,这是*后的侮辱。
  不到一年,克莱门特逝世,教廷和法国之间的联盟崩溃了,承诺的意大利城市从未生效,凯瑟琳的大部分嫁妆也没有支付。只剩下一个15岁的女子,她举止笨拙,法语说得不好,带着浓重的意大利口音,尚存的亲戚也可能指望不上。这让弗朗索瓦很不高兴,他鄙视地说道:"这个姑娘赤条条地来到我的宫廷里。"
  不过,凯瑟琳童年坎坷,在这场婚姻中反而受伤较少。和她年轻的丈夫相比,凯瑟琳的童年锻炼了她,而玛格丽特未来的父亲亨利则没吃过苦。
  亨利比他的佛罗伦萨新娘只大两周。他生于1519年3月底,生在父王*爱的安布瓦斯(Amboise)的一处围场行宫。直到五岁之前,亨利都过着无忧无虑、备受宠爱的生活。他的兄长是王储,大他两岁,和他关系很好。王后温柔和蔼,很宠爱她的孩子们;国王则是欧洲*重要的国王之一。亨利的个性显示出他的童年温暖又安定,他外向、乐观且迷人。
  此后,两个灾难接踵而来:他温柔慈爱的母亲逝世了,父亲则在战斗中被俘,成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阶下囚。为了把自己从马德里那狭小的牢房中解救出来,弗朗索瓦一世签署条约,割让了一部分土地,并且将自己的两个王子当作保证和约实施的人质,这对法国特别不利。六岁的亨利和他八岁的王兄刚刚生过天花,因此马上就被关到西班牙的监狱里顶替他的父亲。父子被安排见了一次面,王子们坐船过河,深情的父亲则被放走了。"我又是一名国王了!"据说弗朗索瓦一踏上法国的土地就如此欢呼,然后纵马去见新的情妇了。
  对王子而言非常不幸的是,他们的父亲无意遵守条约,这一点皇帝没有看出来。为了促使法国国王遵守诺言,王子们的关押条件一再恶化。*终,亨利和他兄长被转移到一座艰苦的、与世隔绝的石头城堡的两间小小的牢房里,牢房里有栏杆的窗户高高在上。冬无火炉,夏无凉风。他们不能去放风,也无法锻炼;伙食很差,常常生病。除了看管他们的西班牙卫兵,没有人陪伴。
  四年之后,国王花了成吨的黄金把年轻的人质赎了出来。他们一踏上故土,国王就为他们的变化之大感到惊讶不已,幼子亨利变化尤其大。亨利不再像过去那样亲切迷人了。相反地,他看起来……易怒。他常常发火或者感到郁闷。他举止粗鲁,并且难以适应过去的生活。他甚至不记得法语怎么说了。这可不是弗朗索瓦理想中的王子形象。在从西班牙监狱回来后仅仅三年,热衷美女的亨利--这一点很像他的父亲--却被迫要娶一个矮小、朴素、内向的外国人,只是为了完成他父王夺取意大利那不切实际的计划,这件事对父子关系也无裨益。凯瑟琳在12岁时,威尼斯大使称其"矮小瘦弱,其貌不扬,双眼凸出,恰似美地奇家族的长相"。即使年长之后也未有好转:一位廷臣在凯瑟琳二十岁时说:"她如果戴上面纱倒是一位美女。"
  凯瑟琳自幼经历过许多危险,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不稳。她的丈夫对此漠不关心,而克莱门特死后,凯瑟琳的嫁妆落空,无法为凯瑟琳提供保护,很可能面临着断绝关系的命运。如果婚姻无效,她就完了;婚礼已经结束。她知道,她很有可能带着失败的耻辱回到意大利,在远房亲戚家里寄人篱下。或者更糟:被迫进入女修道院。
  但是凯瑟琳过去也曾身处险境,已经知道如何面对逆境。她在修院时学会了曲意逢迎。无论王室成员和其他法国贵族对她多么粗鲁而轻蔑,她始终面带微笑,从不抱怨一句。她以德报怨,不计较任何怠慢和冒犯--而这些事情时常发生。她急切想要讨好身边的人,所以,尽管鲜有王室成员真正喜欢她,但她没有为自己树敌,这在弗朗索瓦一世的宫廷里就算是胜利了。一段时间之后,多数王室成员似乎放下戒心,对她习以为常。对她的丈夫来说,凯瑟琳谦逊有度,深居简出,受人喜爱,唯丈夫马首是瞻,知足常乐,就算是亨利本人也对这个无欲无求的新妇没什么不满,只是简单地无视她的存在。
  亨利的意见其实并不重要--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国王的意见、态度和感受*为重要。在法国宫廷这个小世界里,弗朗索瓦一世不仅是照耀王室成员的太阳(或者说是暗淡的太阳),同时也是月亮、星辰、天空、云彩。凯瑟琳明白,只有他能提供帮助了。她作为亨利的妻子,想在法国生存下去就只能仰仗国王的仁慈。
  因此,凯瑟琳详细打探弗朗索瓦一世的方方面面,就像是巴黎大学的学生对待拉丁文那般仔细,像是追逐猎物的野兽那般谨慎,像是收藏家鉴赏稀世珍宝那样周祥。凯瑟琳后来算是马基雅维利的信徒,不过她也并没有仔细阅读过马基雅维利的著作。她的政治手腕都是从高大的、野心勃勃但频频出错的公公那里学来的。
  即使用16世纪的标准来看,弗朗索瓦一世也算得上是一个大个子。一个威尔士人在初次看到法国国王的时候,讶异于此人竟有6英尺之高。他的胸肌发达,腿很长(虽然有些弯曲),尤其是他的鼻子令人过目不忘。他的胃口也很好;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需要两名奶妈才能喂饱,他母亲给他起的小名是凯撒。美女、打猎和意大利是他的心头好--排名不分先后。在宫廷里,国王有一群出类拔萃的贵族美女围绕左右,人称"小可爱"(lapetitebande),主要工作是取悦国王。除了一般的技艺之外,这些妇女个个是骑马好手,因为弗朗索瓦大部分时间(我是说白天)都在马背上,不是起劲地打猎,就是在上下求索寻找新的猎场。
  1515年起,弗朗索瓦一世开始关注意大利,当时他年仅21岁,刚刚成为国王,他不揣冒昧地率军穿过皮埃蒙特(Piedmont),横跨提契诺(Ticino)河,在马里尼亚诺(Marignano)打了一场恶仗之后攻克了米兰,这场战役被时人形容是"巨人之战"。十年之后,弗朗索瓦曾试图重现当日风光,但却在帕维亚之战被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五世击败,导致凯瑟琳的丈夫亨利和王储成为人质。意大利震撼了年轻的弗朗索瓦:文艺复兴熠熠放光;艺术家和工匠手中的作品闪耀着青蓝色的光辉,穿戴着远东的丝绸,装点着金银和光滑的大理石;各大城市都在大兴土木,式样新颖的建筑层出不穷,在法国闻所未闻;人文主义者讨论着古希腊的智慧,而学者带来了君士坦丁堡沦陷后抢救出来的手稿。法国国王很快明白,意大利的风云激荡正是法国所急需的,他决心要奋起直追。
  凯瑟琳的机会来了。她会说意大利语,知道佛罗伦萨亲戚们的消息,和当地的艺术家常常联系。她和她的公公都喜欢财富、盛宴,她常对国王说起罗马教廷的情况,说起罗马的赏心乐事,说起罗马的山珍海味,这令国王非常开心。国王想要缔造一个意大利帝国,想要将意大利的宗教文化和学术带给法国,凯瑟琳表示非常支持。国王有时举行冗长的网球赛,凯瑟琳也忠心拥护。自然,凯瑟琳也和国王一道骑马。
  国王开始对她有了好感,开始称呼她为"我的女儿"。*终,他破例将出身平庸的凯瑟琳纳入"小可爱"之列,这种殊荣表示,弗朗索瓦同意将她接纳为宫廷一员,并将她纳入自己的保护伞下。因为凯瑟琳需要争取一切可能的帮助,国王的青睐对她而言是一桩幸事。而到了1536年炎热的8月,也就是她婚后第三年,这变得尤为有利:她丈夫的兄长,也就是王储,在一次激烈的网球赛后喝了一杯冰水,突然倒地不起。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王储就此昏迷,八天之后薨逝,亨利成了王位继承人。
  和凯瑟琳一生中的其他境遇一样,突然成为法国未来的王后也是一件福祸相依的事情。在这次突如其来的悲剧带来的好运中,人们发现递给王储冰水的侍从是意大利人,是凯瑟琳的一个随从。尽管验尸结果表示,没有证据证明他毒害了王储,这名侍从还是被搜查并被逮捕。在他的行李中发现了记录毒品的文字,*终害他受尽折磨而死。自然,凯瑟琳也遭到怀疑,因为是她把刺客带到宫中,大家还知道,凯瑟琳热衷占星术和神秘学。凯瑟琳此前处心积虑和国王搞好关系的先见之明,此刻收效巨大:弗朗索瓦并不相信这些指控。
  摆脱了下毒的罪名固然可喜可贺,但是凯瑟琳面对的麻烦还不止这些。恰恰相反,她的不幸才刚刚开始。有两个巨大而棘手的障碍,横亘在她通往未来权力和幸福的道路之上:**是未能产下子嗣,第二是丈夫明显移情别恋。
  宫廷上下都注意到了凯瑟琳不孕--当王储薨逝的时候,她已经17岁却仍无子嗣--这已经令人感到不安,之前她不过是国王次子的夫人,但当她一跃成为法国未来王后的时候,要求她生产的呼声几乎将她压垮。为求怀孕,她尝试了一切方法--由蔬菜和草药组成的特别膳食、神秘主义和秘密的祈祷、炼金术士和巫师推荐的特效药水。她似乎还养成了饮用怀孕牲畜尿液的习惯。她常戴着一个装满青蛙骨灰的盒子。不知为何,没有一样奏效。正在她倍感无力的时候,她发现--宫廷上下也都知道了--她的丈夫公开地和一位大他19岁的贵族美女黛安.德.普瓦捷(DianedePoitiers)展开了热恋。
  ……

相关资料

   若读者仅仅认为都铎王朝的家族与宗教斗争故事在欧洲无出其右。那么这些人应当将目光转向英吉利海峡对岸,好好读一读同时代的法国宫廷发生了什么。与之相比,都铎王朝的故事显得如此苍白。
——《书单》杂志
   这是一个关于间谍、暗杀、阴谋与欺诈的故事,也深刻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女性的脆弱,读者无疑会被彼时女性生活的丰富细节所吸引
——《图书馆周刊》
  戈德斯通的诙谐笔法令本书中的家族悲喜剧如畅销小说一般精彩,故事因它的悲剧性而显得更为真实。
——《出版人周刊》
 (这是)一部引人入胜的文艺复兴时代女性传记,如畅销小说般饱含激情
——《今日美国》
   注意!《权力的游戏》的粉丝们,中世纪政治的经典桥段——癫狂、背叛、奇袭,贵族们的特殊癖好以及赤裸裸的利己主义——在本书中层出不穷。”
——《沙龙》网络杂志

作者简介

[美]南希·戈德斯通
     畅销书女作家,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她的写作专注于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欧洲历史与王室传奇。
     已有多部畅销著作出版:《玛戈王后与波旁王朝的崛起》、《四王后:左右欧洲的普罗旺斯姐妹》、《淑女王后:那不勒斯、耶路撒冷西西里女王乔安娜一世的荒淫统治》、《女仆与王后:圣女贞德秘史》、《修道士与密码:罗哲尔·培根与世界神秘的手稿》。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