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林佛游记-青少年读本
读者评分
5分

格林佛游记-青少年读本

风靡全球少年的经典游记故事,一段匪夷所思的奇幻历险。小人国、大人国、飞岛国、慧马国,人像铅笔一样矮小,桌子像山一样巨大,岛屿会飞,马会说话,古怪的皇家科学院……

1星价 ¥6.7 (3.2折)
2星价¥6.5 定价¥21.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上善若***(二星用户)

孩子看了蛮喜欢,中图网的书都不错

2022-01-15 08:22:00
0 0
ztw***(二星用户)

不错的书,小孩喜欢

2022-01-11 11:14:1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0111891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40
  • 出版时间:2017-06-01
  • 条形码:9787201118918 ; 978-7-201-11891-8

本书特色

想象力飞扬的小人国、大人国、飞岛国、慧马国历险故事,流传二百余年,风靡全世界。在小人国,市民只有铅笔那么高,他们竟然排着队从格列佛的鞋面上跳过;在大人国,居民又像山一样巨大,格列佛跟老鼠搏斗,从猴子手里逃生,又被塞到口袋里,跟着主人长途旅行;在飞岛国,岛屿竟然能飞行在空中,皇家科学院做着稀奇古怪的研究;在慧马国,马会说话,肮脏的野胡抱着格列佛又亲又吻……

数量众多,分布全书的细腻手绘插图,展现了精致的飞岛、漂亮的慧马、奇特的小人国、叹为观止的神殿……激发孩子想象力,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本版本译自经典英文原版,译者为北京大学毕业的文学译者王岑卉。从细节着眼,用心斟酌每一处用词,深度匹配青少年的阅读习惯。
瑞典进口轻型纸,78度白有效保护视力。手感柔软,状态轻盈,尽可能减轻孩子书包重量。

内容简介

  《格列佛游记》是18世纪讽刺寓言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的代表作,故事以船长格列佛的口吻,叙述他在小人国、大人国、飞岛国、慧马国的奇特游历经历。自1726年出版以来,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被全世界读者喜爱,历经200余年不衰。
  
  风靡全球少年的经典游记故事,一段匪夷所思的奇幻历险。小人国、大人国、飞岛国、慧马国,人像铅笔一样矮小,桌子像山一样巨大,岛屿会飞,马会说话,古怪的皇家科学院……格列佛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奇特历险?又见识了哪些不寻常的人生经历?

目录

  小人国游记 001
  大人国游记 055
  飞岛国游记 115
  慧马国游记 173
展开全部

节选

我父亲在诺丁汉郡有个小庄园,我在五兄弟里排行老三,十四岁就被送进剑桥大学的伊曼纽尔学院,在那里埋头苦读了三年。尽管有一小笔津贴,但和求学的费用比起来还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不得不给伦敦著名的外科医生詹姆斯·贝茨先生当学徒,一干就是四年。父亲时不时会寄点钱过来,都被我拿来学航海和数学知识了。对于有志于外出旅行的人来说,这些知识总能派上用场的。我坚信自己迟早有一天能有幸出海远行。离开贝茨先生后,我回到父亲身边,在父亲、约翰叔叔和其他一些亲戚的帮助下弄到了四十英镑。他们还许诺每年提供三十英镑的津贴送我去莱顿求学。我在那里总共念了两年零七个月的医学,毕竟长途航行离不了医学知识。
  从莱顿回来后不久,恩师贝茨先生就推荐我到亚伯拉罕·潘内尔船长的"燕子号"上当船医。我在船上干了三年半,去过一两趟地中海中部,还有其他一些地方。旅行归来后,我决定在伦敦定居。贝茨先生再次鼓励我,还介绍来不少病人。我在老犹太街上的一栋大屋里租了几个房间,听从恩师的意见,改变生活方式,娶了新门街袜商埃德蒙·伯顿先生的二女儿玛丽·伯顿,得了四百英磅嫁妆。
  两年后,贝茨先生不幸撒手人寰。因为不肯昧着良心跟其他黑心医生同流合污,我身边朋友没有几个,生意也每况愈下。跟妻子和熟人商量后,我决定重操旧业,再次出海。接下来的六年里,我先后在两艘船上做医生,多次前往东印度和西印度群岛,多少有了一些积蓄。船上带着很多书,我闲暇时间都在读书,饱览了古今*优秀的名家作品。上岸的时候,我就观察当地的风俗民情,学习当地的语言。好在记忆力出众,我学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后一次旅行不太顺利。我渐渐厌倦了大海,打算留在家里和妻儿共享天伦,便从老犹太街搬到了桎梏巷,又把窝挪到了伦敦东区的沃平,希望在海员中间揽点生意,但结果不尽如人意。就这样过了三年,生意还是没有丝毫起色,我只好接受威廉·普里查德船长开出的优厚薪水,作为"羚羊号"的船医踏上了前往南太平洋的旅途。1699年5月4日,我们从布里斯托尔起航。刚开始,一切都顺风顺水。
  出于某些原因,我觉得没必要把海上冒险的细枝末节统统告诉读者。大家只需要知道,在去往东印度群岛的途中,我们被狂风刮到了范迪门兰的西北方。据观测,当时的位置是南纬三十度零二分。有十二名船员因为操劳过度、食物恶劣而命丧黄泉,其他人的身体也很虚弱。11月5日,那一带正值夏初,天空一片阴霾。水手们在离船半链的地方发现了一块礁石。但海风实在太猛,我们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就迎头撞上了礁石,船体顿时四分五裂。连我在内的六名船员急忙放下小艇,拼命划离大船和礁石。大概只划出了三里格,大家就再也划不动了。我们已经在大船上耗尽体力,此时只好听任海浪摆布,随波逐流。大约过了半小时,北方突然刮来一阵狂风,小艇一下被掀翻了。我不知道小艇上其他人的下落,也不知道逃上礁石和留在大船上的船员们的命运,只知道他们统统不见了。我听天由命地往前游,被风浪推着向前走,时不时把腿探下去,却总也碰不到底。就在快要丧失信心,再也无力挣扎的时候,脚突然碰到了地。这时,风暴也大大减弱。海底的坡度很缓,我足足走了一英里才上岸,当时大概是晚上八点左右,又朝前走了半英里,却连房屋或居民的影子也没看见,至少当时什么也没看见,因为我身子实在太虚弱了。疲惫的身体,炎热的天气,加上离开大船时喝的半品脱白兰地,都让人昏昏欲睡。我一头倒在软绵绵的草地上,从来没有睡得这么香过。这一觉估计睡了九小时,因为醒来时天刚亮。我想爬起来,却动弹不得,只好仰面平躺着,发现腿脚和胳膊都被牢牢固定在地上,一头浓密的长发也被拴住了,身上还绕着不少细绳,从胳肢窝到大腿都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害得我只能朝上看。太阳越来越晒,强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似乎有人在叽叽喳喳地议论我,但我当时的姿势只能看看天,其他什么也看不见。过了一会儿,左腿上似乎有活物在动。它慢慢朝上移动,越过我的胸口,差不多要碰到下巴了。我竭尽全力往下看去,发现那竟是个身高不足六英寸的小人,手里拿着弓箭,身后背着箭筒。我感觉到至少有四十个同样的生物(这是纯靠猜的)跟在他后面,便大吼一声,吓得他们落荒而逃。后来别人告诉我,有几个人从我身上跳下去时摔伤了。不过,他们很快又折了回来。有个人鼓足勇气,站在刚好能瞧见我整个脸的地方,高举双手,仰起脑袋,惊讶地打量我,发出清晰而尖细的声音:"赫金纳,德古尔"。其它人也跟着重复了几遍,但我当时一头雾水。读者不难想象,一直这么躺着是很不舒服的。我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挣断了绳子,扯掉了把左臂固定在地上的木栓,努力把左臂举到眼前,终于弄清了他们是怎么捆我的,然后使劲一拽,把绑着左边头发的绳子也扯松了一些。虽然疼得要命,但脑袋总算是能转动两英寸了。不过,我还没来得及抓住他们,那些小东西就一溜烟地逃跑了,还发出一阵尖叫。只听其中一个大喊:"托尔戈,芬那克"。刹时间,我左手中了一百多箭,感觉像针扎一样。他们又像欧洲人开炮似的,往空中射出一阵箭雨。我猜很多都射到了身上(虽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也有些落在了脸上,便赶紧用左手挡住脸。箭雨过后,我又痛又难受,忍不住发出呻吟,然后又拼命挣扎,想要摆脱束缚。他们再次万箭齐发,势头比刚才还要猛。还有几个家伙拿矛捅我的腰,幸亏我穿着件牛皮马甲,他们怎么都捅不穿。我想*好还是乖乖躺着,一直躺到晚上,反正左手已经恢复自由,到时再给自己松绑也不迟。至于那些小人,如果每个都跟刚才那个差不多高,我相信自己一个人足以对抗他们*强大的军队。不巧的是,小人们见我安静下来,就没有再放箭,但听声音似乎数量有所增加。离我右耳大约四码的地方传来叮叮咚咚的敲打声,持续了一个多钟头,像是有人在那边干活。我在木栓和绳子允许的范围内扭头看去,发现他们搭起了一个台子,大约有一英尺半高,旁边靠着两三副梯子,上面站着四个小人,一个看上去挺有身份的家伙发表了一通长长的演说,不过我一个字也没听懂。刚才忘了说,这位要人在发表演说前,先高喊了三声"朗格罗,德胡尔,桑"。(这几个词和前面提到的几个词,他们后来又说过,也给我解释过。)他话音刚落,就有五十个小人跑过来,砍断了我脑袋左边的绳子。这么一来,我就能把头转向右边,能看见他和他打的手势了。他是个中年人,比旁边三个人都高出一截。旁边三个人里面有个侍从,比我的中指高不了多少,帮他拽着长长的衣摆,另外两个人从左右两边搀着他。他派头十足,像个演说家,时而威胁,时而许诺,时而表示同情,时而彰显善意。我恭恭敬敬地回答了几句,然后抬起左手,举目望天,让红日为自己作证。因为离开大船后已经几个小时滴水未进,我饥肠辘辘,实在忍不下去了,虽然知道挺没礼貌,但还是忍不住指着嘴巴,表示想吃东西。那位"赫垢"(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这么称呼达官显贵的)马上心领神会,走下台子,命令手下往我身上架了几副梯子。一百多个小人挎着装满肉的篮子,顺着梯子爬到我嘴边。这些肉是国王刚得知我的消息时就下令送来的,能看出是好几种动物的肉,但吃不出究竟是什么。它们看上去像是羊肩、羊腿和羊腰,但比云雀翅膀还小,倒是风味十足。我一口就能吞下两三块肉,一次就能吃下三条长面包,不过那些面包只有步枪子弹那么大。他们尽快送上吃的,对我的大体量和好胃口啧啧称奇。接着我又做了个手势,示意想喝水。光看我吃东西的样子,他们就知道水少了肯定不够。这些聪明的小人熟练地吊起一只大酒桶,滚到我手边,然后撬开桶盖。我轻轻松松一口就喝了个底朝天,因为那一大桶的量还不到半品脱,喝起来像低度的勃艮第葡萄酒,但要好喝得多。他们又弄来一桶,我一饮而尽,表示还要,但已经没存货了。我展示完这些奇迹后,他们大声欢呼,在我胸前跳起了舞,还像刚才那样一遍遍高呼"赫金纳,德古尔"。他们一边大喊"博拉彻,米瓦拉"一边做手势,让我把两只酒桶扔下去,但要先警告下面的人躲开。酒桶到半空中的时候,他们又齐声高喊"赫金纳,德古尔"。不得不承认,小人在身上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常常心痒难耐,想一把抓起四五十个,统统扔到地上去。但想起自己刚才吃的苦头,担心他们会使出更厉害的手段,再想到自己以名誉做了保证(刚才恭恭敬敬的态度就是这个意思),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再说了,他们这么破费招待,我怎么也应该以礼相待嘛。但私底下我还是很吃惊,这群小家伙竟然如此大胆,在我一只手已经恢复自由的情况下,还敢爬到我身上走来走去。我在他们眼中肯定是个庞然大物,但他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过了一会儿,我吃得差不多了,就不叫他们加肉了。这时,来了一位宫里派来的特使,带着十来个随从,沿着我右腿往上爬,把加盖御玺的国书递到我眼前,又叽叽咕咕说了十几分钟,表情不怒自威,语气相当坚决,还时不时用手指着前方。后来才知道,他指的是半英里外的首都。国王陛下已经在御前会议上做出决定,让人把我运往首都。我稀里糊涂地回答了几句,但无疑是对牛弹琴,又用恢复自由的左手做了个手势(因为担心伤到特使和随从,我是在他们头顶上做手势的),先指了指右手,又指了指脑袋和身子,表示想获得自由。他好像理解了我的意思,但摇了摇头,表示拒绝,又做了个手势,表示必须当俘虏运走。不过,他又比划了几下,表示美酒烤肉管够,其他待遇也会很不错。我又想挣脱,但脸上手上的箭伤都很疼,起了水泡,有些箭头还嵌在里面,再看到对方人数多了不少,只好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得到这样的答复后,特使才和颜悦色、彬彬有礼地带着随从下去了。很快,旁边就有人齐声高喊"佩隆姆,舍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感觉左边的绳子松了一些,就把身子转向右边,撒了泡尿。这可把他们吓了一大跳。幸好他们见势不妙,赶紧跑到两边,避开了那股又响又急的洪流。在此之前,他们往我的脸上和手上涂了一种香喷喷的药膏,几分钟后箭伤就不疼了。涂了药,撒了尿,加上刚才那顿营养丰富的美餐,我彻底放松下来,只感觉昏昏欲睡,一觉睡了足足八个小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医生奉陛下之命,往酒里掺了安眠药。
  这么看来,我上岸后刚在地下睡着,陛下就得到了线报,在御前会议上做出决定,把我用前面提到的那种方式捆起来(当时我睡得正香),还运来大量美酒烤肉和一辆将我押往首都的平板车。
  这个决定似乎太大胆,也太冒险了。可以肯定,在同样的情况下,欧洲任何一位君主都不会选择这么做。但如今看来,这么做既谨慎又大度:如果他们趁我睡着发动袭击,想用长矛和利箭杀人灭口,我肯定会疼醒,然后勃然大怒,奋力挣断绳索。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就无力抵抗,也不可能指望我大发慈悲了。
  这些小人是非常高明的数学家,国王陛下更是崇尚学术。在陛下的支持和鼓励下,他们在运动几何学方面的造诣登峰造极。陛下有好几辆带轮的车子,用来运送树木和其他重物。他们还经常在林场里制造巨型战舰,有些长达九英尺,建好后就用车运到三四百码外的海边。这回出动了五百名木匠和工程师,造出了有史以来*大的车辆,也就是个长七英尺、宽四英尺、离地三英寸的大木架,下面有二十二个轮子。据推测,我上岸后四个小时他们就出发了,刚才的齐声高喊就是车运到时发出的。他们把车推了过来,跟我的身体平行,但*大的难题是把我吊起来,放上去。为了实现目标,他们竖起了八十根一英尺高的柱子,还找了很多结实的绳子,大概有我们*粗的打包绳那么粗,绳子一头绑着钩子。工匠们在我脖子、身子、双手、双腿上缠了很多绷带,钩子就勾在上面。每根柱子顶端都装了滑轮,把绳子穿过去,九百名身强力壮的男人一起用力拉。不出三个小时,我就被吊上木架,绑得结结实实的了。这些都是别人后来告诉我的,因为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酒里的安眠药正在发挥功效呢。他们还出动了一千五百匹*高大的御马,每匹高四英寸半,将我拖往半英里外的首都。
  四个小时后,一个挺搞笑的意外事件把我弄醒了。当时,车辆停下来检修,两三个年轻人很好奇,想看看我睡觉的样子,就偷偷爬上车,蹑手蹑脚地走到我脸上。有个军官把短矛的矛头伸进我的左鼻孔,像用麦秆挠痒似的搅来搅去,害得我打了个大喷嚏。他们见势不妙就赶紧溜走了,又过了三个星期,我才搞清楚自己是怎么醒过来的。接下来,我们继续艰难跋涉,晚上休息时有五百人守卫,一半举着火把,一半拿着弓箭,只要我胆敢图谋不轨,马上就会万箭齐发。第二天,太阳刚升起来我们就上路了,中午已经离城门不到两百码了。国王率领朝中百官出门迎接,但军官们说什么也不肯让陛下爬上我的身子。
  车停在一座古老的神庙跟前,据说是全国*大的。多年前发生过一起血腥大屠杀,这些虔诚的小人儿觉得是对圣地的亵渎,就搬走了所有的装饰品和家具,如今只作为公共场所使用。他们决定让我住在里面。神庙的北门高约四英尺,宽约两英尺,我可以轻松地爬进去。大门两侧各有一扇小窗,离地约六英寸。御用铁匠从左边的窗户拉进去九十一根铁链,看上去就像欧洲仕女怀表上的表链,粗细也差不多,又用三十六把挂锁扣在我的左腿上。离神庙大约二十英尺的路对面,矗立着一座五英尺高的塔楼。国王率领众臣登楼观看我的模样。这是我后来听说的,因为当时根本看不见。据说有十万人涌出城来看我,虽说有护卫拼命阻挡,但还是有近一万人顺着梯子爬到了我身上。很快就贴出了禁止攀爬的公告,违者处死。工匠们锁好铁链,觉得我不可能挣脱了,就砍断了原本绑着的绳子。我慢慢站起来,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沮丧过。他们见我站起来四处走动,都吃惊得大喊大叫,吵得简直能掀翻屋顶。我左腿上栓的铁链大约有两码长,便于在一定的范围内走动。铁链焊在大门里面,离门大约四英寸,好让我爬进神庙里,伸直了腿躺下来。

  --节选自《格列佛游记·小人国游记》

相关资料

  斯威夫特以幽默丰富了作品的道德含义,以讽刺揭露荒诞,并通过人物性格和叙述框架使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成为现实,即使《鲁滨逊漂流记》也难以在叙述的刻薄性和多样性方面与其媲美。
  ——【英】司格特
  这本书的文体美妙得令人惊叹,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斯威夫特那样把我们这种困难的语言运用得如此简洁、明快而自然。
  ——【英】毛姆
  如果要我开一份书目,列出哪怕其他书都被毁坏时也要保留的六本书,我一定会把《格列佛游记》列入其中。
  ——【英】乔治·奥威尔

作者简介

作者
〔英〕乔纳森·斯威夫特
JonathanSwift(1667.11.30-1745.10.19)
英国讽刺小说家。
1692年获牛津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1704年开始发表作品,讽刺宗教、学术领域的腐败现象,受到民众欢迎。
1726年出版代表作《格列佛游记》,畅销至今。


译者
王岑卉
2003年9月~2007年7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本科毕业
2007年9月~2009年7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专业,硕士毕业保送研究生,因英语成绩优异,研究生阶段英语免修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