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藏文库:声律启蒙.笠翁对韵
读者评分
5分

家藏文库:声律启蒙.笠翁对韵

1星价 ¥12.5 (3.8折)
2星价¥12.2 定价¥33.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二星用户)

品相完美!近期买的基本都有塑封的新书!

2023-01-18 13:18:57
0 0
gha***(三星用户)

声律启蒙类图书

古代的蒙学书籍,然而今天的成年人真正熟悉声律的也已经很少了,权当补课。

2022-10-20 10:51: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487433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324
  • 出版时间:2018-01-01
  • 条形码:9787534874338 ; 978-7-5348-7433-8

内容简介

《声律启蒙》《笠翁对韵》是我国童蒙类古籍的代表之作,两书为使儿童读来朗朗上口、便于诵读和记忆,处处用心斟酌,将历史典故、天文地理、花木鸟兽和成语典故融会贯通在工整的对仗中。可作为儿童国学启蒙读物,更是成人学习古典文化的敲门砖。作者在注释和评析上用功极深,将隐含在字句中的典故一一道来。

节选

一东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①,宿鸟对鸣虫②。三尺剑③,六钧弓④。岭北对江东⑤。人间清暑殿⑥,天上广寒宫⑦。两岸晓烟杨柳绿,满园春色杏花红⑧。两鬓风霜,途次⑨早行之客;一蓑(suō)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注释】
①来鸿、去燕:元好问《江城子·刘济川来别,同宿康庵,梦与予过田家饮,行及太原,作此为寄》:“来鸿去燕十年间。镜中看,各衰颜。” ②宿鸟、鸣虫:释无可《陨叶》:“绕巷夹溪红,萧条逐北风。别林遗宿鸟,浮水载鸣虫。石小埋初尽,枝长落未终。带霜书丽什,闲读白云中。” ③三尺剑:《史记·高祖本纪》:“高祖击布时,为流矢所中,行道病。病甚,吕后迎良医。医入见,高祖问医。医曰:‘病可治。’于是高祖嫚骂之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遂不使治病,赐金五十斤罢之。” ④六钧弓:《汉书·律历志》:“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左传·定公八年》:“八年春,王正月,公侵齐,门于阳州。士皆坐列,曰:‘颜高之弓六钧。’皆取而传观之。阳州人出,颜高夺人弱弓,籍丘子锄击之,与一人俱毙。” ⑤江东:古指芜湖以下的长江以南地区。长江在今安徽南部境内向东北方向斜流,因以此确定东西和左右。江东又叫江左,江西又叫江右。狭义的江东,特指东吴时期的江东六郡,即吴郡、会稽郡、丹阳郡、豫章郡、庐陵郡和庐江郡。《史记·项羽本纪》:“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杜牧《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王安石《乌江亭》:“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江东子弟今虽在,肯为君王卷土来?”李清照《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按:项羽不肯过江东,可以算是一桩千古文史公案,但亦不必究之过深。姑录宋人刘子翚的“疑亭长有诈”一说以备参酌。刘氏认为,司马迁的“羞见江东父老”说有破绽,提出:“盖是时汉购羽千金邑万户,亭长之言甚甘,羽疑其欺己也。羽意谓丈夫途穷宁战死,不忍为亭长所执,故托以江东父老之言为解尔。”又说:羽“所以去垓下者,犹冀得脱也。乃为田父所绐,陷于大泽,羽知人心不与己,安知亭长不出田父之计哉?此羽之所以战死也”。[《屏山集》卷四]不过,此说显然与“留骓报德”的细节相矛盾。又,有影响很大的冯其庸《项羽不死于乌江考》及袁传璋《〈项羽不死于乌江考〉研究方法平议》二文可供参阅。) ⑥清暑殿:《晋书·孝武帝纪》:“(太元)二十一年春正月,造清暑殿。”马光祖、周应合《景定建康志》卷二一:“晋清暑殿,在台城内。晋孝武帝造。殿前重楼复道,通华林园,爽垲奇丽,天下无比。虽暑月常有清风,故以为名。” ⑦广寒宫:《龙城录》:“开元六年,上皇与申天师、道士鸿都客,八月望日夜,因天师作术,三人同在云上游月中……顷见一大宫府,榜曰‘广寒清虚之府’。”(按:关于《龙城录》,程毅中《唐代小说史》提出:唐代文人写小说的很多,即使《龙城录》记事不实,也不能说明它就是伪书。柳宗元文集中有一篇《李赤传》,就是记鬼怪故事的[又见于《独异志》],并没有人认为它是伪作。韩愈的《毛颖传》是游戏文章,柳宗元却说它“有益于世”[《读韩愈所著毛颖传后题》]。柳宗元自己写的《三戒》和《河间传》等,都是寓言性的作品,也带有小说笔法。总之,尽管《龙城录》的出现不无疑问,但是前人怀疑的理由却不能成立。在找不出充分证据之前,柳宗元的著作权还不能被轻易否定。) ⑧“满园”句:叶绍翁《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⑨途次:途中止宿。孟浩然《途次望乡》:“客行愁落日,乡思重相催。况在他山外,天寒夕鸟来。雪深迷郢路,云暗失阳台。可叹凄惶子,高歌谁为媒。”
沿对革,异对同。白叟对黄童①。江风对海雾,牧子对渔翁。颜巷陋②,阮途穷③。冀北对辽东④。池中濯(zhuó)足水⑤,门外打头风⑥。梁帝讲经同泰寺⑦,汉皇置酒未央宫⑧。尘虑萦心,懒抚七弦绿绮⑨;霜华满鬓,羞看百炼青铜⑩。
【注释】
① 白叟、黄童:韩愈《元和圣德诗》:“卿士庶人,黄童白叟。踊跃欢呀,失喜噎欧。” ②颜巷陋:《论语·雍也》:“子曰:‘贤哉,(颜)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③阮途穷:刘义庆《世说新语·栖逸》刘孝标注引《魏氏春秋》:“阮籍常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④冀北、辽东:韩愈《送温处士赴河阳军序》:“伯乐一过冀北之野,而马群遂空。”《后汉书·朱浮传》:“伯通自伐,以为功高天下。往时辽东有豕,生子头白,异而献之。行至河东,见群豕皆白,怀惭而还。若以子之功论于朝廷,则为辽东豕也。” ⑤濯足水:《孟子·离娄上》:“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 ⑥打头风:顶头风。洪迈《容斋随笔》卷三:“石尤风,不知其义,意其为打头逆风也。唐人诗好用之。”《琅嬛记》引《江湖纪闻》:“石尤风者,传闻为石氏女嫁为尤郎妇,情好甚笃。为商远行,妻阻之,不从。尤出不归,妻忆之,病亡。临亡,长叹曰:‘吾恨不能阻其行,以至于此。今凡有商旅远行,吾当作大风,为天下妇人阻之。’自后商旅发船,值打头逆风,则曰‘此石尤风也’,遂止不行。妇人以夫姓为名,故曰石尤。”(按:《琅嬛记》,钱希言《戏瑕》卷三“赝籍”条云:“传是余邑桑民怿(悦)所藏,祝希哲(允明)窃之,第无核据。考之二公集中,初未尝用《琅嬛》语。后此而作者,有《缉柳编》《女红余志》诸书五六种,并是赝籍,不知何人缔构。顾多俊事致谈,书类胜国,要或近时好事者为之耳。”据知,《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三一“杂家类存目八”《琅嬛记》提要所谓“伪托”云云,实为草率:“《琅嬛记》三卷,旧本题元伊世珍撰。语皆荒诞猥琐。书首载张华为建安从事,遇仙人引至石室,多奇书。问其地,曰:琅嬛福地也。注出《玄观手抄》,其命名之义盖取乎此。然《玄观手抄》竟亦不知为何书。其余所引书名,大抵真伪相杂,盖亦《云仙散录》之类。钱希言《戏瑕》以为明桑怿所伪托,其必有所据矣。”) ⑦“梁帝”句:据许嵩《建康实录》卷一七,同泰寺为梁武帝萧衍于大通元年创建,在台城(即宫城)后。萧衍自受戒后,热衷于佛事活动,多次举办大规模讲经法会,还亲自为众僧尼讲解经义。如《梁书·武帝纪》即载:(中大通三年)“冬十月己酉,行幸同泰寺,高祖升法座,为四部众说《大般若涅槃经》义,讫于乙卯”,“十一月乙未,行幸同泰寺,高祖升法座,为四部众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义,讫于十二月辛丑”。 ⑧“汉皇”句:《史记·高祖本纪》:“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前殿、武库、太仓。高祖还,见宫阙壮甚,怒,谓萧何曰:‘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萧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高祖乃说”,“未央宫成。高祖大朝诸侯群臣,置酒未央前殿。高祖奉玉卮,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 ⑨绿绮:萧统《文选》卷三○张孟阳《拟四愁诗》:“佳人遗我绿绮琴,何以赠之双南金。”注引傅玄《琴赋序》:“齐桓公有鸣琴曰号钟,楚庄有鸣琴曰绕梁,中世司马相如有绿绮,蔡邕有燋尾,皆名琴也。”《宋书·志第九·乐一》所记有所不同:“齐桓曰号钟,楚庄曰绕梁,相如曰焦尾,伯喈曰绿绮,事出傅玄《琴赋》。世云焦尾是伯喈琴,伯喈传亦云尔。以傅氏言之,则非伯喈也。” ⑩青铜:青铜镜。欧阳修《秋怀二首寄圣俞》其一:“壮士亦何为,素丝悲青铜。”曾巩《喜晴》:“天晴万里无纤风,江平水面磨青铜。”
贫对富,塞(sè)对通。野叟对溪童①。鬓皤(pó)对眉绿②,齿皓对唇红。天浩浩,日融融。佩剑对弯弓。半溪流水绿,千树落花红。野渡燕穿杨柳雨,芳池鱼戏芰(jì)荷风③。女子眉纤,额下现一弯新月④;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⑤。
【注释】
① 野叟、溪童:司马光《叠石溪二首》其一:“野老相迎拜,溪童乍见惊。” ②鬓皤、眉绿:完颜璹《临江仙》:“卢郎心未老,潘令鬓先皤。”《文选》卷一三潘岳《秋兴赋》序云:“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赋曰:“斑鬓髟以承弁兮,素发飒以垂领。”李善注:“杜预曰:二毛,头白有二色也。”《说文》曰:“白黑发杂而髟。”苏轼《南歌子》:“半年眉绿未曾开。明月好风闲处、是人猜。” ③芰荷风:屈原《离骚》:“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王逸注:“芰,菱也,生水中,叶浮水上,花黄白色,实紫色,两头锐者也。荷,莲叶也。”郑巢《陈氏园林》:“蝉鸣槐叶雨,鱼散芰荷风。” ④“女子”二句:缪氏子《赋新月》:“初月如弓未上弦,分明挂在碧霄边。时人莫道蛾眉小,三五团圆照满天。” ⑤“男儿”二句:《礼记·聘义》:“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评析】
古代童蒙韵对类读本,除《初学记》《兔园册子》以外,《隋书·经籍志·杂家类》还记载有《对林》《对要》《语对》《语丽》《杂对语》《要用语对》等书,大概六朝时期就出现了这类读本。目前所能见到*早的对类书籍是杜公瞻的《编珠》,然《隋志》《唐志》俱不载,*早见于《宋志》,但是宋人未曾引用,大概流传并不广泛。宋代训练属对的读本有真德秀《对偶启蒙》、曾子戟《曾神童对属》、叶凤《群书类对》等。宋人喜谈巧对成风,而且对课教育已盛行于宋代,但是从目前的文献来看,专为蒙童编写的对课文本流传下来的较为少见。元代专门指导学童读书方法和程序的程端礼《读书分年日程》卷一说:“更令记《对类》单字,使知虚实死活字;更记类首长天永日字。但临放学时,面属一对便行,使略知对偶、轻重、虚实足矣。”说明元代已有专用于蒙童教育的“对课”教材——《对类》。(参郭英德主编《中国古代文学与教育之关系研究》)当时较为有名的这类著作,是祝明的《声律发蒙》。《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三七“类书类存目一”尝著录之:《声律发蒙》五卷,元祝明撰、明潘瑛续(后三卷),明刘节校补。每一韵先列韵字与注,而后列杂言对属之语。盖初学发蒙,学作对句、习平仄所用之书,以此为较早。(此《声律发蒙》卷首有万历癸巳秋七月知大名府事楚沅涂时相重刻小引云:“夫韵之有声,犹法之有律,其所从来旧矣。海内操觚之士,辄兢兢守之,罔敢或逸于准绳之外,殆与法家之奉三尺者一耳。第声由心生,韵从口出,一指掌而舌端,天则本自跃如。惟是俗尚殊,方人鲜加察,遂致声韵不谐,踵承多舛。他毋论,即魏之人文夙称三辅,然北地之业举子者,大都抑扬起伏全欠铿锵,下至乡社塾师,置对句于不讲,宜其童不习而白首茫然也。余窃怪而思有以迪之,适客以《声律发蒙》来惠,阅其诸释显明,四声悉具,且每韵数联,每联数首,信足以启小子之良知,而助大人之吟咏,是可垂不朽者。爰付梓人,用布乡邑,俾博士弟子员人人晓畅,音律归于雅驯,其为裨益,讵曰发蒙已哉!乃若是集之所由成,则前人之述备矣,可勿庸赘也。”所载对语,如“一东”韵部凡四则,其中**则为:“南对北,北对东。物外对寰中。君臣对父子,海岳对雷风。尧舜德,禹汤功。孔子对周公。六经千古在,五典百王同。天地无心成化育,圣贤有道继鸿蒙。书代结绳,阐人文于有象;图呈画卦,开道统于无穷。”第二则与此处《声律启蒙》所载**则相较,唯“满园春色”作“一园春雨”异。后面两则,与《声律启蒙》所载第二、三则略有差异。第三则为:“沿对革,异对同。俊雅对英雄。才人对逸客,牧子对渔翁。颜巷陋,阮途穷。海雾对江风。云孤秦岭断,天阔楚江空。梁帝讲经同泰寺,汉高置酒未央宫。尘虑萦心,懒抚七弦之绿绮;霜华满鬓,羞临百炼之青铜。”第四则为:“贫对富,塞对通。白叟对黄童。红蕖对紫菊,细柳对疏桐。题雁塔,步蟾宫。凫峄对龟蒙。一湾流水绿,千树落花红。淡淡半桥杨柳月,轻轻一沼芰荷风。女子眉纤,额下见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只是通过简单的文本对照比较,就很可以见出后起的《声律启蒙》等书主要内容之所自来。这里面呈现出的,是一种明显的源流关系。)虽四库馆臣云其无所当于著述,更不必发过情之誉,翁方纲纂《四库提要稿》则谓亦“应存其目”。
在明代,司守谦也曾撰《训蒙骈句》二卷,今见于《丛书集成续编》(第六十一册),而又与《声律启蒙》略有异同。本书于《声律启蒙》以下部分中的相对应韵部处,分别附录之,对其中所涉部分典事稍作提点,以期对读领悟。兹附录《训蒙骈句》**个相同韵部的内容如下:
天转北,日升东。春风淡淡,晓日蒙蒙。野桥霜正滑,江路雪初融。报国忠臣心秉赤,伤春美女脸消红。孟轲成儒,早借三迁慈母力;曾参得道,终由一贯圣人功。
清暑殿,广寒宫。诗推杜甫,赋拟扬雄。人情冷暖异,世态炎凉同。丝坠槐虫飘帐幕,竹庄花蝶护房栊。高士游来,屐齿印开苔径绿;状元归去,马蹄踏破杏泥红。
龙泉剑,乌号弓。春傩逐疫,社酒祈丰。笛奏龙吟水,箫吹凤啸桐。江面渔舟浮一叶,楼台谯鼓报三通。时当五更,庶尹拱朝天阙外;漏过半夜,几人歌舞月明中。
其中,“曾参得道,终由一贯圣人功”二句,典出《论语·里仁》:“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相关资料

清初车万育的《声律启蒙》、李渔的《笠翁对韵》无疑是童蒙类古籍的代表之作,工整的对仗、巧妙的用典使其读来朗朗上口,便于记忆和诵读。随着近年来传统文化的回归,与之相关的出版逐渐增多,而且内容形式多样,既有以儿童为对象的诵读本,也有以大众为对象的注解本,深受大小读者喜爱。由于这两本古籍多用诗文典故且距今年代久远的特点,增加了其阅读和理解的难度,添加释文和评析便显得尤为重要。注释和评析的添加并非难事,难就难在释文的精确度和评析的客观性。本书作者谢永芳老师深耕中国古代文学领域多年,其注评的这本《声律启蒙 笠翁对韵》zui da 的特点便是将精准的注释和旁征博引的评析贯穿全书始终。注释部分zui da限度地穷根究底,考证原文所用的诗文典事,并提供有关内容的zui早记载将其详列于书中;评析部分首先选取本段原文中较难理解或zui有故事的典事,旁征博引中外学者观点将其背后的故事向读者娓娓道来,*后详列《训蒙骈句》《声律发蒙》同韵部原文以供读者参考。

作者简介

谢永芳,南京大学文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兼职硕导。主要从事词学研究。国家“985规划”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子项目主要参与者,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重大项目《全清词》主要编纂者。近五年来,在上海古籍等出版社出版《广东近世词坛研究》等7部学术著作;在《文艺研究》、《文献》等刊物上发表论文近60篇。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