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韬奋著译文丛萍踪寄语(3集)
读者评分
5分

韬奋著译文丛萍踪寄语(3集)

1星价 ¥22.4 (3.8折)
2星价¥21.8 定价¥59.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4条)
***(三星用户)

书好又便宜

韬奋著译文丛 价格特别优惠,没事可以翻一翻

2022-08-11 10:49:30
0 0
wuy***(三星用户)

生活读书新知

看到书名,老跟《萍踪侠影》联系起来。唉,真是读书少!最喜欢三联的装帧,总是那么清爽雅致!

2022-06-08 00:41:3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80768228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其他
  • 页数:452
  • 出版时间:2017-01-01
  • 条形码:9787807682288 ; 978-7-80768-228-8

本书特色

为纪念三联书店成立85周年,三联生活书店将推出精装纪念版“韬奋著译文丛”,包括《萍踪寄语》(三集)、《萍踪忆语》、《经历 患难余生记》等一共九部经典著作。
《萍踪寄语》(三集)收录了作者在苏联旅途中的见闻共66篇,翔实描述了20世纪30年代苏联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状况,文笔优美,寓意深刻。区别于《萍踪忆语》的是,“寄语”系列为随写、随寄、随发表,因而增添了更加鲜活的现场感。
在《萍踪寄语》系列中,作者探讨了“世界的大势怎样”“中华民族的出路怎样”两个问题,对于研究近代史的学者和苏联社会的研究者来说,《萍踪寄语》系列是不容错过的必读之作。另外,作为老一辈的记者、出版人,邹韬奋先生为民主抗争、为人民发声的勇气和决心在本书中可见一斑,他的著作对现在的新闻和出版业也极具指导意义。
“韬奋著译文丛”系列选用精美装帧和全新的版式设计,封面简约大气,严肃中不失优雅,是阅读、收藏的上佳选择。

内容简介

1933年,邹韬奋先生他踏上前往欧洲的旅程。他先后游历了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和苏联,翔实地记录了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及所感。全书分为初集、二集和三集三个部分,其中初集共收录文章51篇,二集14篇,三集66篇。书中所记录的内容包罗万象,不仅有作者游历期间所到之处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本国人的物质和精神状况,还有在当地生活的中国人的遭遇,很重要的是他一直在思考“世界的大势怎样”和“中华民族的出路怎样”。读者从书中不仅能看到20世纪30年代真实的欧洲,更能深切体会到老一辈出版人和新闻人为民主抗争、为人民发声的勇气和决心。

目录

弁言/ 001


六六 初登西比尔/ 009


六七 船上的一群孩子们/ 016


六八 船上生活的一斑/ 021


六九 两个会/ 029


七○ 初到列宁格拉/ 036


七一 上岸后的**天/ 042


七二 小布尔乔亚的末路/ 048


七三 谈苏联旅行社/ 054


七四 莫斯科的鸟瞰/ 060


七五 莫斯科暑期大学/ 067


七六 暑期大学的学生生活/ 073


七七 中央文化休养公园/ 080


七八 运动大检阅/ 087


七九 夜间疗养院/ 092


八○ 托儿所/ 098


八一 托儿所的办法/ 105


八二 堕胎院/ 112


八三 妇孺卫护博物馆/ 119


八四 幼稚园/ 126


八五 一个农夫的演说/ 133


八六 妓女治疗院/ 141


八七 莫斯科的一个区政府/ 147


八八 佛勒格机械厂/ 153


八九 工资、工作时间和生产力/ 160


九○ 社会化的工资/ 166


九一 苏联工业的管理机构/ 171


九二 苏联的工会/ 179


九三 一个工厂的教育实验所/ 186


九四 工人城/ 193


九五 结婚和离婚/ 200


九六 家属间的关系/ 206


九七 民事注册局/ 211


九八 性的关系的转变/ 217


九九 发动机制造厂/ 224


一○○ 布尔穴俘公社——罪犯创造的新村/ 229


一○一 谒列宁墓/ 236


一○二 舒西努集体农场/ 241


一○三 集体农场的重要性/ 246


一○四 两个博物馆/ 251


一○五 诊治院和工人住宅/ 258


一○六 列宁的三歌/ 263


一○七 真理报的*新设备/ 268


一○八 言论自由的问题/ 273


一○九 苏联的南方/ 278


一一○ 卡可夫的农场和工厂/ 283


一一一 尼帕尔水电厂/ 288


一一二 开放给大众的休养胜地——克里米亚/ 294


一一三 雅尔他/ 300


一一四 先锋营/ 308


一一五 儿童疗养院/ 313


一一六 狄卡特集体农场/ 319


一一七 经奥得萨到基夫/ 324


一一八 基夫的农场和工厂/ 330


一一九 回到莫斯科/ 336


一二○ 苏联的教育制度与其特点/ 343


一二一 伯纳夫教育专门学校/ 354


一二二 铁道专门学校和职业学校/ 363


一二三 音乐专门学校/ 371


一二四 莫斯科大学和航空职业中学/ 377


一二五 纺织专门学校/ 384


一二六 苏联的电影和戏剧/ 391


一二七 不赚钱的商业/ 397


一二八 衣食住行怎样?/ 405


一二九 几位苏联的青年朋友/ 414


一三○ 再经列宁格拉回伦敦/ 426


一三一 关于苏联的一般的概念/ 432

展开全部

节选

八六 妓女治疗院

妓女的问题,可算是一个*难解决的社会问题。
各国大都市里有个必然的点缀品,那便是随处可见的涂脂抹粉挤眉弄眼的妓女。倍倍尔(August Bebel,1840—1913,德国的一个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在他的名著《妇女和社会主义》里有几句话说得*痛快,他说在布尔乔亚的社会里,妓女制度之成为一种制度,和警察、军队、教堂、和资本家的事业,是相类的。他这几句话至少使我们不要忽略:妓女制度和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是有连带的关系。在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未改变以前,尽管禁娼哪,放禁哪,闹个震天价响,都是所谓隔靴搔痒,搔不着痒处。在西欧的“文明的”国家里,对付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是倚靠宗教和警察。牧师们把贞操道德的空话,天堂地狱的鬼话,来骗人,实效如何,无须追问。警察的办法,例如柏林,他们把游街的妓女赶到咖啡馆里去;又例如在伦敦,他们只许妓女游街,不许久立在一处,否则便要拉到警署去罚款。警察走过了,游街的还是游街,站班的还是站班!其实倍倍尔早就说过,在布尔乔亚的社会里,教堂和警察之成为制度,根本和妓女之成为制度是相类的;要把根本相类的东西来消灭它的“难兄难弟”,这根本是梦呓!
因此我们到了苏联之后,尤其是首都莫斯科,对于他们如何解决妓女问题的办法,当然也是很感到兴趣的一件事。初到莫斯科的第二天,拥护资本主义的那位“黑博士”**个表示诧异,他问:“怎么在莫斯科这样繁盛的都市简直寻不着妓女?”(我猜想这位“博士”**夜就急不及待地出去“寻”过,后来他到南俄时居然“寻”得一个,什么参观都不来,大家走后,他还独留着住了好几天,*后还把他所“寻”的带回莫斯科。)
俄国革命后,由帝俄所遗留下来的宝贝,妓女和花柳病也算是两件重要的东西!当时圣彼得堡(即现在的列宁格拉)人口约一百万,有登记的妓女三万;当时莫斯科人口约一百五十万,有登记的妓女两万。就莫斯科说,一九二六年,每一万人中,患花柳病的有一六八人。在乡村里因一家人吃一碗菜,又因看羊的人轮流在各家吃,有许多非由性的关系传染的,有的农村因这样传来传去,结果全村都患着梅毒!
在十月革命后,当时的公共健康人民委员部部长昔麦希科(Ssyemashko)就宣言:“妇女没有工作,没有人照顾她:这个事实是妓女制度之根本的社会的原因。”换句话说,妓女制度的存在是由于经济的和社会的原因。该部花柳病组所附设的消除妓女制度委员会即本此宗旨,积极努力,*近的结果,像有三百五十万人口的莫斯科,妓女仅剩有三百人左右;花柳病,每一万人中患的有四十人。妓女和花柳病的积极减少,可以概见了。
讲到办法方面,就广义说,像妇女在经济上的解放,在社会地位上的解放,新式的婚姻制度,广播的宣传的和教育的工作,和这个问题的解决都有关系;就狭义或更直接的方面说,专为收容妓女而设的治疗院,所谓prophylactorium,收到很好的功效。
记者于七月廿九日到莫斯科仅剩下的一个妓女治疗院去参观。这种机关虽号称治疗院,其实除为妓女医治花柳病外,同时还授以相当的教育和工作的技能,使她们成为能自立的有用的公民。该院房屋是一所很大的三层楼,*下层设有缫丝和缝纫工场,备实习及工作之用,其余各层有寄宿舍、医药室、课堂、图书室、音乐室、自治会办公室等,现有妇女三百六十人,简直是一个女学校。我的题目为易于醒目起见,叫“妓女治疗院”,其实原名就只是“治疗院”,妓女进院之后,职员和教师们都称她们做“托伐立许”(同志),“妓女”这个名词根本已不能成立。
妓女来院,由于自愿,不用强迫。因为这不是“慈善性质”的施舍的机关,所以妇女进院后,即靠自己的工作,供给自己的膳宿费,养成自食其力的精神。平均每月工资约七八十个罗布,膳宿费共约三十五个罗布。每日工作七小时,每隔四天休息一天;如为文盲,须受强迫教育;已有阅读能力的,有两种教育备她们选习,一种是“个别学习组”,属普通科目,包括俄文、数学、地理、政治ABC和物理学,各科每周三小时;还有一种是“合群学习组”,有戏剧、音乐、歌舞等,由专家组织指导。妇女进院时,由教师审查各人个性所近,选习这两组中*适宜的科目。据该院的女院长所谈,已往十年经过该院的妇女达三千二百零五人,其中有百分之十七受高等教育,有做工程师的,有做医师的,有做音乐师的;有百分之十二为青年党员(他们的党员的资格很严,不但工作好,而且须对社会的公益工作有好成绩,故该院当局引以为荣);有百分之十九为工厂中的社会工作者(即除工作外,尚参加有关厂中大众的事务);有百分之五十二为工厂中的寻常的女工。她又说近年来因妓女的数目锐减,故这类机关的需要也减少,在莫斯科只剩此一所,在全国只剩下十七所。
妇女们学习两个月后,即可由该院送往各工厂做工,其中有每月得两百罗布工资的,进工厂工作两年后,才得脱离该院,但该院自视如家庭,把这样的妇女们视如自己的女儿,仍时常照顾,协助一切。
我们到的时候,妇女们正拥在工场中工作,有年少而美的(*幼的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有中年而持重的,有近乎老太婆模样的。她们都欣然地很起劲地工作着,忙得什么似的,年青的更喜欢对我们嫣然笑着。因为在苏联对于这类妇女的已往身世,只认为是不幸,并不认为是可羞,她们大概已受着这样态度的感应,所以只觉得此时的跳出火坑自食其力的可以幸慰,昂首做她们的堂堂皇皇的一个人,并不再有什么难为情的样子。
据该院院长所谈,还有一点也很有意思,那便是他们对付这个问题的态度是注重在消灭妓女制度(prostitution),并非和妓女(prostitute)个人为难。在革命以前,没有根本消灭妓女制度的办法,却专和妓女个人为难。在一八四三年,俄皇因军队中花柳病盛行,强迫妓女往警署注册,受医生检验。检验的情形固然十分苛虐,而且要出四分之三的夜度资作警捐。缴警捐后,得领“黄色执照”(该院搜藏有这类“执照”,拿出好几个给我们看,上面贴有妓女的相片,并填有姓名年龄住址等),住着指定的房屋,领有这“黄色执照”的妇女便断绝获得正当工作的机会,事实上使她不得不终其身做“皮肉生涯”:这算是当时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妙法。但是就在现在,其他各国对付这个问题的办法还是和帝俄时代一样!

一九三五,一,廿七,晚。伦敦。

作者简介

邹韬奋(1895-1944),原名恩润,近代中国著名的记者和出版家。1923年进入中华职业教育社,编辑《教育与职业》月刊和“职业教育丛书”,1926年接任《生活》周刊主编,1932年7月创建生活书店。后又办《生活日报》《抗战》(抵抗)三日刊、《大众生活》等报刊。著有《萍踪寄语》《萍踪忆语》《事业管理与职业修养》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