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经典
读者评分
5分

鲁迅经典

1星价 ¥19.5 (4.9折)
2星价¥19.5 定价¥3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ztw***(二星用户)

品相很好,物超所值。

2023-01-07 17:53:50
0 0
春了天***(一星用户)

整本书的印刷既然都是歪的

2021-11-12 16:42:05
1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217998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19-01-01
  • 条形码:9787222179981 ; 978-7-222-17998-1

本书特色

选题集结为了使读者更透彻地了解鲁迅及鲁迅的思想,编者特别把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散文集《野草》《朝花夕拾》以及部分杂文重新结集为《鲁迅经典》奉献给读者。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

内容简介

选题集结为了使读者更透彻地了解鲁迅及鲁迅的思想,编者特别把鲁迅的短篇小说集《呐喊》《彷徨》《故事新编》,散文集《野草》《朝花夕拾》以及部分杂文重新结集为《鲁迅经典》奉献给读者。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

前言

鲁迅是20 世纪中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原名周樟寿,字豫才,后来改名树人。青年时代受进化论、尼采超人哲学和托尔斯泰博爱思想的影响。1902年去日本留学,原在仙台医学院学医,但是因为一部影片,深知仅仅作为一个医生是不能拯救中国人的,于是弃医从文,试图以文改变国民精神。1918 年,发表**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矛头直指“吃人的礼教”,发出了向封建社会进军的**声号角。此后,他更是以深邃的思想和深刻的文字,挖掘分析了本民族人民的魂灵,并以高度概括的艺术手法,塑造出了众多的具有国民劣根性的经典人物,对中国人的精神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鲁迅不仅是文学巨匠还是民主斗士,是现代中国的民族魂,他用自己的文章和封建社会做了坚决的斗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是鲁迅一生的写照,也是鲁迅精神的高度感慨。从猛醒到战斗,从批判到建设,鲁迅在中国精神文化史上刻下了永远的痕迹,他的思想,成为我们精神文化宝库中的一页;他的精神,已融入我们民族的血脉,成为激发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宝贵财富。“鲁迅精神不仅在下一个百年有其不可磨灭的价值,在下一个千年里也将愈加显现其理性的光芒。” 郁达夫在鲁迅死后曾经说过:“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可怜的生物之群;虽有了伟大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拜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 这是鲁迅同代人的卓越识见和深长叹憾。

鲁迅先生是伟大的人物,他的作品承载着他的精神,是我们民族血脉中*鲜活的血液。嬉笑怒骂皆成文,语不惊人誓不休。这是对鲁迅文字*为精炼的概括。鲁迅一生以笔代戈,创造了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在内的大量作品。

本书精选了鲁迅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体裁的作品百余篇,包括小说、散文、诗歌、杂文,是鲁迅各个时期创作精华的浓缩。为了尊重原著,我们保留了原文中的古今异体字、传统的标点使用习惯等,力求确保作品的原汁原味。这些作品充分表现了鲁迅的坚韧人格和鲜明个性,反映了鲁迅追求独立和自由的精神世界,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阅读这些作品不仅可以激发思考,陶冶情操,还可以汲取人生智慧,获得精神启迪,提高人文素养。

目录

小 说
呐 喊
自 序
狂人日记
孔乙己

明 天
一件小事
头发的故事
风 波
故 乡
阿Q正传
端午节
白 光
兔和猫
鸭的喜剧
社 戏
彷 徨
祝 福
在酒楼上
幸福的家庭
肥 皂
长明灯
示 众
高老夫子
孤独者
伤 逝
弟 兄
离 婚
故事新编
序 言
补 天
奔 月
理 水
采 薇
铸 剑
出 关
非 攻
起 死

散文
朝花夕拾
小 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 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 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诗歌
野 草
题 辞
秋 夜
影的告别
求乞者
我的失恋
复 仇
复 仇(其二)
希 望

风 筝
好的故事
过 客
死 火
狗的驳诘
失掉的好地狱
墓碣文
颓败线的颤动
立 论
死 后
这样的战士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腊 叶
淡淡的血痕中
一 觉

杂 文

文化偏至论
我之节烈观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娜拉走后怎样
未有天才之前
论雷峰塔的倒掉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看镜有感
春末闲谈
灯下漫笔
论“他妈的!”
论睁了眼看
从胡须说到牙齿
寡妇主义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
热 风
智识即罪恶
事实胜于雄辩
所谓“国学”
儿歌的“反动”
即小见大
望勿“纠正”
华盖集
青年必读书
论辩的魂灵
忽然想到(一至四)
忽然想到(五至六)
忽然想到(七至九)
“碰壁”之后
并非闲话
忽然想到(十至十一)
我观北大
而已集
略论中国人的脸
读书杂谈
反“漫谈”
可恶罪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文学和出汗
三闲集
无声的中国
“醉眼”中的朦胧

“革命军马前卒”和“落伍者”
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
流氓的变迁
书籍和财色
二心集
习惯与改革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
宣传与做戏
知难行难
“友邦惊诧”论
南腔北调集
我们不再受骗了
为了忘却的记念
上海的少女
上海的儿童
世故三昧
关于妇女解放
作文秘诀
家庭为中国之基本
伪自由书
赌 咒
从讽刺到幽默
从幽默到正经
文学上的折扣
*艺术的国家
现代史
中国人的生命圈
大观园的人才
不求甚解
且介亭杂文
关于中国的两三件事
拿来主义
忆刘半农君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说“面子”
中国文坛上的鬼魅
论俗人应避雅人
展开全部

节选

长明灯

春阴的下午,吉光屯唯一的茶馆子里的空气又有些紧张了,人们的耳朵里,仿佛还留着一种微细沉实的声息——

“熄掉他罢!”

但当然并不是全屯的人们都如此。这屯上的居民是不大出行的,动一动就须查黄历,看那上面是否写着“不宜出行”;倘没有写,出去也须先走喜神方,迎吉利。不拘禁忌地坐在茶馆里的不过几个以豁达自居的青年人,但在蛰居人的意中却以为个个都是败家子。

现在也无非就是这茶馆里的空气有些紧张。

“还是这样么?”三角脸的拿起茶碗,问。

“听说,还是这样,”方头说,“还是尽说‘熄掉他熄掉他’。眼光也越加发闪了。见鬼!这是我们屯上的一个大害,你不要看得微细。我们倒应该想个法子来除掉他!”

“除掉他,算什么一回事。他不过是一个??。什么东西!造庙的时候,他的祖宗就捐过钱,现在他却要来吹熄长明灯。这不是不肖子孙?我们上县去,送他忤逆!”阔亭捏了拳头,在桌上一击,慷慨地说。一只斜盖着的茶碗盖子也噫的一声,翻了身。

“不成。要送忤逆,须是他的父母,母舅??”方头说。

“可惜他只有一个伯父??”阔亭立刻颓唐了。

“阔亭!”方头突然叫道。“你昨天的牌风可好?”

阔亭睁着眼看了他一会,没有便答;胖脸的庄七光已经放开喉咙嚷起来了:

“吹熄了灯,我们的吉光屯还成什么吉光屯,不就完了么?老年人不都说么:这灯还是梁武帝点起的,一直传下来,没有熄过;连长毛造反的时候也没有熄过??。你看,啧,那火光不是绿莹莹的么?外路人经过这里的都要看一看,都称赞??。啧,多么好??。他现在这么胡闹,什么意思???”

“他不是发了疯么?你还没有知道?”方头带些藐视的神气说。

“哼,你聪明!”庄七光的脸上就走了油。

“我想:还不如用老法子骗他一骗,”灰五婶,本店的主人兼工人,本来是旁听着的,看见形势有些离了她专注的本题了,便赶忙来岔开纷争,拉到正经事上去。

“什么老法子?”庄七光诧异地问。

“他不是先就发过一回疯么,和现在一模一样。那时他的父亲还在,骗了他一骗,就治好了。”

“怎么骗?我怎么不知道?”庄七光更其诧异地问。

“你怎么会知道?那时你们都还是小把戏呢,单知道喝奶拉矢。便是我,那时也不这样。你看我那时的一双手呵,真是粉嫩粉嫩??”

“你现在也还是粉嫩粉嫩??”方头说。

“放你妈的屁!”灰五婶怒目地笑了起来,“莫胡说了。我们讲正经话。他那时也还年青哩;他的老子也就有些疯的。听说:有一天他的祖父带他进社庙去,教他拜社老爷,瘟将军,王灵官老爷,他就害怕了,硬不拜,跑了出来,从此便有些怪。后来就像现在一样,一见人总和他们商量吹熄正殿上的长明灯。他说熄了便再不会有蝗虫和病痛,真是像一件天大的正事似的。大约那是邪祟附了体,怕见正路神道了。要是我们,会怕见社老爷么?你们的茶不冷了么?对一点热水罢。好,他后来就自己闯进去,要去吹。他的老子又太疼爱他,不肯将他锁起来。呵,后来不是全屯动了公愤,和他老子去吵闹了么?可是,没有办法,——幸亏我家的死鬼那时还在,给想了一个法:将长明灯用厚棉被一围,漆漆黑黑地,领他去看,说是已经吹熄了。”

“唉唉,这真亏他想得出。”三角脸吐一口气,说,不胜感服之至似的。

“费什么这样的手脚,”阔亭愤愤地说,“这样的东西,打死了就完了,吓!”

“那怎么行?”她吃惊地看着他,连忙摇手道,“那怎么行!他的祖父不是捏过印靶子的么?”

阔亭们立刻面面相觑,觉得除了“死鬼”的妙法以外,也委实无法可想了。

“后来就好了的!”她又用手背抹去一些嘴角上的白沫,更快地说,“后来全好了的!他从此也就不再走进庙门去,也不再提起什么来,许多年。不知道怎么这回看了赛会之后不多几天,又疯了起来了。哦,同先前一模一样。午后他就走过这里,一定又上庙里去了。你们和四爷商量商量去,还是再骗他一骗好。那灯不是梁五弟点起来的么?不是说,那灯一灭,这里就要变海,我们就都要变泥鳅么?你们快去和四爷商量商量罢,要不??”

“我们还是先到庙前去看一看,”方头说着,便轩昂地出了门。

阔亭和庄七光也跟着出去了。三角脸走得*后,将到门口,回过头来说道:

“这回就记了我的账!入他??。”

灰五婶答应着,走到东墙下拾起一块木炭来,就在墙上画有一个小三角形和一串短短的细线的下面,划添了两条线。

他们望见社庙的时候,果然一并看到了几个人:一个正是他,两个是闲看的,三个是孩子。

但庙门却紧紧地关着。

“好!庙门还关着。”阔亭高兴地说。

他们一走近,孩子们似乎也都胆壮,围近去了。本来对了庙门立着的他,也转过脸来对他们看。

他也还如平常一样,黄的方脸和蓝布破大衫,只在浓眉底下的大而且长的眼睛中,略带些异样的光闪,看人就许多工夫不眨眼,并且总含着悲愤疑惧的神情。短的头发上粘着两片稻草叶,那该是孩子暗暗地从背后给他放上去的,因为他们向他头上一看之后,就都缩了颈子,笑着将舌头很快地一伸。

他们站定了,各人都互看着别个的脸。

“你干什么?”但三角脸终于走上一步,诘问了。

“我叫老黑开门,”他低声,温和地说。“就因为那一盏灯必须吹熄。你看,三头六臂的蓝脸,三只眼睛,长帽,半个的头,牛头和猪牙齿,都应该吹熄??吹熄。吹熄,我们就不会有蝗虫,不会有猪嘴瘟??。”

“唏唏,胡闹!”阔亭轻蔑地笑了出来,“你吹熄了灯,蝗虫会还要多,你就要生猪嘴瘟!”

“唏唏!”庄七光也陪着笑。

一个赤膊孩子擎起他玩弄着的苇子,对他瞄准着,将樱桃似的小口一张,道:

“吧!”

“你还是回去罢!倘不,你的伯伯会打断你的骨头!灯么,我替你吹。你过几天来看就知道。”阔亭大声说。

他两眼更发出闪闪的光来,钉一般看定阔亭的眼,使阔亭的眼光赶紧辟易了。

“你吹?”他嘲笑似的微笑,但接着就坚定地说,“不能!不要你们。我自己去熄,此刻去熄!”

阔亭便立刻颓唐得酒醒之后似的无力;方头却已站上去了,慢慢地说道:

“你是一向懂事的,这一回可是太胡涂了。让我来开导你罢,你也许能够明白。就是吹熄了灯,那些东西不是还在么?不要这么傻头傻脑了,还是回去!睡觉去!”

“我知道的,熄了也还在。”他忽又现出阴鸷的笑容,但是立即收敛了,沉实地说道,“然而我只能姑且这么办。我先来这么办,容易些。我就要吹熄他,自己熄!”他说着,一面就转过身去竭力地推庙门。

“喂!”阔亭生气了,“你不是这里的人么?你一定要我们大家变泥鳅么?回去!你推不开的,你没有法子开的!吹不熄的!还是回去好!”

“我不回去!我要吹熄他!”

“不成!你没法开!”

“?? ??”

“你没法开!”

“那么,就用别的法子来。”他转脸向他们一瞥,沉静地说。

“哼,看你有什么别的法。”

“?? ??”

“看你有什么别的法!”

“我放火。”

“什么?”阔亭疑心自己没有听清楚。

“我放火!”

沉默像一声清磬,摇曳着尾声,周围的活物都在其中凝结了。但不一会,就有几个人交头接耳,不一会,又都退了开去;两三人又在略远的地方站住了。庙后门的墙外就有庄七光的声音喊道:

“老黑呀,不对了!你庙门要关得紧!老黑呀,你听清了么?关得紧!我们去想了法子就来!”

但他似乎并不留心别的事,只闪烁着狂热的眼光,在地上,在空中,在人身上,迅速地搜查,仿佛想要寻火种。

方头和阔亭在几家的大门里穿梭一般出入了一通之后,吉光屯全局顿然扰动了。许多人们的耳朵里,心里,都有了一个可怕的声音:“放火!”但自然还有多少更深的蛰居人的耳朵里心里是全没有。然而全屯的空气也就紧张起来,凡有感得这紧张的人们,都很不安,仿佛自己就要变成泥鳅,天下从此毁灭。他们自然也隐约知道毁灭的不过是吉光屯,但也觉得吉光屯似乎就是天下。

这事件的中枢,不久就凑在四爷的客厅上了。坐在首座上的是年高德韶的郭老娃,脸上已经皱得如风干的香橙,还要用手捋着下颏上的白胡须,似乎想将他们拔下。

“上半天,”他放松了胡子,慢慢地说,“西头,老富的中风,他的儿子,就说是:因为,社神不安,之故。这样一来,将来,万一有,什么,鸡犬不宁,的事,就难免要到,府上??是的,都要来到府上,麻烦。”

“是么,”四爷也捋着上唇的花白的鲇鱼须,却悠悠然,仿佛全不在意模样,说,“这也是他父亲的报应呵。他自己在世的时候,不就是不相信菩萨么?我那时就和他不合,可是一点也奈何他不得。现在,叫我还有什么法?”

“我想,只有,一个。是的,有一个。明天,捆上城去,给他在那个,那个城隍庙里,搁一夜,是的,搁一夜,赶一赶,邪祟。”

阔亭和方头以守护全屯的劳绩,不但**次走进这一个不易瞻仰的客厅,并且还坐在老娃之下和四爷之上,而且还有茶喝。他们跟着老娃进来,报告之后,就只是喝茶,喝干之后,也不开口,但此时阔亭忽然发表意见了:

“这办法太慢!他们两个还管着呢。*要紧的是马上怎么办。如果真是烧将起来??”

郭老娃吓了一跳,下巴有些发抖。

“如果真是烧将起来??”方头抢着说。

“那么,”阔亭大声道,“就糟了!”

一个黄头发的女孩子又来冲上茶。阔亭便不再说话,立即拿起茶来喝。浑身一抖,放下了,伸出舌尖来舐了一舐上嘴唇,揭去碗盖嘘嘘地吹着。

“真是拖累煞人!”四爷将手在桌上轻轻一拍,“这种子孙,真该死呵!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