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味从前:民国名家旧食记
读者评分
4.7分

回味从前:民国名家旧食记

六十六篇精选自民国报刊的散文随笔,既是民国名家对旧日生活的感怀回味,又是家乡故园心口相传的饮食札记。

1星价 ¥17.6 (5.5折)
2星价¥17.6 定价¥32.0
商品评论(6条)
ztw***(一星用户)

书不错,价格便宜值得买。

2022-06-28 10:14:59
0 0
ztw***(一星用户)

书不错,内容都是与吃食有关的,越看越想吃😂

2022-06-08 17:44:51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7733714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60
  • 出版时间:2019-11-01
  • 条形码:9787547733714 ; 978-7-5477-3371-4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与“美食”有关的书, 与“旧味”有关的集, 字里行间弥漫的是浓郁的“古早味”。主要内容包括: 食味杂记、物色、吃香、辨味等六十六篇精选自民国报刊的散文随笔, 既是民国名家对旧日生活的感怀回味, 又是家乡故园心口相传的饮食札记, 清淡墨香中透出的是时间的陈酿, 是从前的滋味。

目录

食味杂记
食味杂记/鲁彦
物色/张亦庵
吃香/张亦庵
辨味/张亦庵
文人好吃/王市隐
东南食味/雷红
食在中国/范烟桥

故乡回味
故乡的野菜倜作人
绍兴东西/孙伏园
故乡的杨梅/鲁彦
橄榄茶/范烟桥
绍兴的糕干/周作人
闲话毛笋倜作人

城市味道
沪上酒食肆之比较/严独鹤
东粤食谱/玉君
饮食男女在福州廊达夫
谈到北京的小吃/知否
食在广州乎?食在广州也!/张亦庵
夏季北京的家常菜帜因
粤港澳饮食篇/魏修

风味琐记
风檐尝烤肉/张恨水
烧腊/张亦庵
乳鸽/甘贝
蒋雪舫火腿/周定宇
担担面/张恨水
瓠子汤倜作人
暖锅/周作人
鲞冻肉周作人
腌菜周作人

别样嗜好
苋菜梗/周作人
北平的豆汁儿之类倮轩
特别嗜好之食品/汪仲贤
豉/张亦庵
吃酒/陈诒先
广东的特别食品/刘白受

吃的文化
红杂拌/范烟桥
谈油炸鬼/周作人
谈鸡/张亦庵
炒栗子/周作人
吃白果/周作人
落花生/老舍

闲话茶事
喝茶/周作人
香港的茶居/飘穷
再论吃茶/周作人
茶与粤人/山石
茶居话旧/张亦庵
茶馆/张恨水
茶肆卧饮之趣/张恨水
槐荫呓语——沱茶好/张恨水
茶和咖啡/徐蔚南
茶汤/周作人

南北点心
苏州的茶食店/莲影
卖糖倜作人
烘山芋和早点心/张亦庵
苏广月饼/张亦庵
夜半呼声炒米糖/张恨水
点心与茶食/徐蔚南
南北的点心倜作人

花果飘香
风飘果市香/张恨水
凉薯与核桃/黄家骐
瓜/张亦庵
花果馔/沈毅
果盘/张恨水
重庆的水果/徐蔚南
藕与莲花/周作人
藕的吃法/周作人
展开全部

节选

《回味从前:民国名家旧食记》:  食味杂记  如其他的宁波人一般,我们家里每当十一二月间也要做一石左右米的点心,磨几斗糯米的汤果。所谓点心,就是有些地方的年糕,不过在我们那里还包括着形式略异的薄饼、厚饼、元宝等等。汤果则和汤团(有些地方叫作元宵团)完全是一类的东西。所差的是汤果只如钮子那样大小而且没有馅子。点心和汤果做成后,我们几乎天天要煮着当饭吃。我们一家人都非常喜欢这两种东西,正如其他的宁波人一般。  母亲、姐姐、妹妹和我都喜欢吃咸的东西。我们总是用菜煮点心和汤果。但父亲的口味恰和我们的相反,他喜欢吃甜的东西。我们每年盼望父亲回家过年,只是要煮点心和汤果吃时,父亲若在家里便有点为难了。父亲吃咸的东西正如我们吃甜的东西一般,一样的咽不下去。我们两方面都难以迁就。母亲是*要省钱的,到了这时也只有甜的和咸的各煮一锅。照普遍的宁波人的俗例,正月初一必须吃一天甜汤果,因此欢天喜地的元旦在我们是一个磨难的日子,我们常常私自谈起,都有点怪祖宗不该创下这种规例。腻滑滑的甜汤果,我们勉强而又勉强地还吃不下一碗,父亲却能吃三四碗。我们对于父亲的嗜好都觉得奇怪、神秘。“甜的东西是没有一点味的。”我每每对父亲说。  二十几年来,我不仅不喜欢吃甜的东西,而且看见甜的(糖却是例外)还害怕,而至于厌憎。去年珊妹给我的信中有一句“蜜饯一般甜的……”竟忽然引起了我的趣味,觉得甜的滋味中还有令人魂飞的诗意,不能不去探索一下。因此遇到甜的东西,每每捐除了成见,带着几分好奇心情去尝试。直到现在,我的舌头仿佛和以前不同了。它并不觉得甜的没有味,当甜的和咸的东西在面前时,它都要吃一点。“甜的东西是没有一点味的。”这句话我现在不说了。  从前在家里,梅还没有成熟的时候,母亲是不许我去买来吃的,因为太酸了。但明买不能,偷买却还做得到。我非常爱吃酸的东西,我觉得梅熟了反而没有味,梅的美味即在未成熟的时候。故乡的杨梅甜中带酸,在果类中算*美昧的,我每每吃得牙齿不能吃饭。大概就是因为吃酸的果品吃惯了,近几年来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想把任何菜浸在醋中吃。有一年在南京,几乎每餐要一二碗醋。不仅浸菜吃,竟喝着下饭了。朋友们都有点惊骇,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古怪的嗜好,仿佛背后有神的力一般。但这在我是再平常也没有的事情了。醋是一种美味的东西,绝不是使人害怕的东西,在我觉得。  许多人以为浙江人都不会吃辣椒,这却不对。据我所知,三江一带的地方,出辣椒的很多,会吃辣椒的人也很多。至于宁波,确是不大容易得到辣椒,宁波人除了少数在外地久住的人外,差不多都不会吃辣椒。辣椒在我们那边的乡间只是一种玩赏品。人家多把它种在小小的花盆里,和鸡冠花、满堂红之类排列在一处,欣赏辣椒由青色变成红色。那里的种类很少,大一点的非常不易得到,普通多是一种圆形的像钮子般大小的所谓钮子辣茄(宁波人喊辣椒为辣茄),但这一种也还并不多见。我年幼时不晓得辣椒是可以吃的东西,只晓得它很辣,除了玩赏之外,还可以欺侮新娘子或新女婿。谁家的花轿进了门,常常便有许多孩子拿了羊尾巴或辣椒伸手到轿内去,往新娘子的嘴上抹。新女婿**次到岳家时,年青的男女常常串通了厨子,暗地里在他的饭内拌一点辣椒,看他辣得皱上眉毛,张着口,胥胥地响着,大家就哄然笑了起来。我自在北方吃惯了辣椒,去年回到家里要买一点吃吃便感到非常苦恼。好容易从城里买了一篮(据说城里有涑椒出卖还是*近几年的事),味道却如青菜一般一点也不辣。邻居听说我能吃辣椒,都当作一种新闻传说。平常一提到我,总要连带地提到辣椒。他们似乎把我当作一个外地人看待。他们看见我吃辣椒,便要发笑。我从他们眼光中发觉到他们的脑中存着“他是夷狄之邦的人”的意思。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