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进酒
读者评分
4.7分

将进酒

1星价 ¥33.3 (4.9折)
2星价¥33.3 定价¥68.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2条)
苏打泡***(二星用户)

很好,非常喜欢!

2022-07-28 20:13:54
0 0
ztw***(一星用户)

字迹清晰但是书页有点粗糙,书是两本,有塑封很便宜,值得入手!

2022-07-12 22:50:46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44594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2册(582页)
  • 出版时间:2020-04-01
  • 条形码:9787559445940 ; 978-7-5594-4594-0

本书特色

★超人气作家唐酒卿代表作,引发微博、LOFTER网友热议,掀起古风权谋小说阅读热潮! ★睚眦必报的沈泽川对上浪荡不羁的萧驰野,新仇旧怨一并爆发,看他们如何在波云诡谲的朝堂之上,寻求生机! ★这里有盘根错节的人物关系,有惺惺相惜的守护之情,有不择手段的野心,有肝脑涂地的赤诚,更有阴谋算计与家国大义,烧脑又精彩! ★全新番外,快来看,丁桃的“本子”里都记了些什么! ★随书附赠三重好礼——双主角海报、人物关系图、Q版明信片! ★这个世上没有既定的命运,每个人都在创造自己的人生! ★《将进酒.终章》正在筹备中,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建兴王沈卫兵败于东北茶石河, 敦州一线随即沦陷, 三万军士被活埋于茶石天坑。你也在其中, 为何只有你活着?”沈泽川眼神换散, 并不回答。审问的人用力捶了捶桌, 倾身过来, 目光阴鸷, 说: “因为沈卫早已私通了边沙十二部, 有意将中博六州拱手让给外敌, 你们想要里应外合攻破阅都, 所以边沙骑兵没有杀你, 是不是?”……

目录

第1章 寒风

第2章 杖毙

第3章 猛禽

第4章 余孽

第5章 一线

第6章 幽禁

第7章 太傅

第8章 疑心

第9章 升官

第10章 酒醉

第11章 新岁

第12章 端午

第13章 小蝉

第14章 螳螂

第15章 黄雀

第16章 暴雨

第17章 风波

第18章 驴炙

第19章 真假

第20章 抉择

第21章 秋猎

第22章 雷鸣

第23章 瓢泼

第24章 雨夜

第25章 破晓

第26章 霜寒

第27章 秋寒

第28章 巷醉

第29章 命数

第30章 狼王

第31章 后颈

第32章 山宿

第33章 叔侄

第34章 审问

第35章 初雪

第36章 味道

第37章 火铳

第38章 军纪

第39章 狼虎

第40章 撕咬

第41章 兰舟

第42章 红梅

第43章 图册

第44章 夜谈

第45章 新刀

第46章 宴席

第47章 争夺

第48章 就计

第49章 寒芒

第50章 同舟

第51章 大帅

第52章 攻讦

第53章 搜查

第54章 攻势

第55章 账簿

第56章 吹火

第57章 结案

第58章 大雪

第59章 风月

第60章 枷锁

第61章 坍塌

第62章 身世

第63章 疏通

第64章 惊雨

第65章 疫病

第66章 雨停

第67章 共枕

第68章 云雨

第69章 论功

第70章 开寺

第71章 诈局

第72章 进爵

第73章 封赏

第74章 推杯

第75章 夜驰

第76章 撒网

第77章 风波

第78章 分食

第79章 蛛丝

第80章 密谋

第81章 阴影

第82章 要账

第83章 春景

第84章 钱财

第85章 办差

第86章 旧宅

第87章 皇嗣

第88章 帝师

第89章 轰雷

第90章 老将

第91章 离北

第92章 焦灼

第93章 将军

第94章 狂澜

第95章 大厦

第96章 倾塌

第97章 伤痛

第98章 逃路

第99章 谢礼

第100章 隐患

第101章 珍宝

第102章 茨州

第103章 抉择

第104章 兄长

第105章 狡诈

第106章 粗鲁

第107章 古怪

第108章 银子

第109章 惊蛰

第110章 庶子

第111章 母亲

第112章 逐星

第113章 重逢

第114章 火势

第115章 气数

第116章 晨阳

第117章 恩威

第118章 旧事

第119章 曾识

第120章 都事

第121章 良宜

第122章 皇女

第123章 延清

第124章 定局

第125章 猛虞

第126章 历熊

第127章 秃鹫

第128章 敌袭

第129章 梦冢

第130章 玉珠

第131章 蛛网

第132章 兵行

第133章 九年

第134章 梦正

第135章 耳珰

第136章 离间

第137章 见信

第138章 谋士

第139章 粮价

第140章 城郊

第141章 成雨

第142章 端倪

第143章 隐藏

第144章 九里

第145章 乞丐

第146章 元琢

番 外 本子


展开全部

节选

第1章 寒风 “建兴王沈卫兵败于东北茶石河,敦州一线随即沦陷,三万军士被活埋于茶石天坑。你也在其中,为何只有你活着?”
沈泽川眼神涣散,并不回答。
审问的人用力捶了捶桌,倾身过来,目光阴鸷,说:“因为沈卫早已私通了边沙十二部,有意将中博六州[  中博六州是:茨州、敦州、端州、灯州、茶州、樊州。
]拱手让给外敌,你们想要里应外合攻破阒都,所以边沙骑兵没有杀你,是不是?”
沈泽川干涩起皮的双唇动了动,他费力地听着审问人的话,喉结缓慢地滚动,艰涩地回话:“不……不是。”
审问人厉声说:“沈卫畏罪自焚,私通文书已由锦衣卫全部递呈给了皇上,竖子还敢嘴硬,当真是冥顽不灵!”
沈泽川脑袋昏沉,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合过眼。他像是被一根线吊在万丈高空,只要稍有疏忽,放开了手,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审问人把供词摊开,扫了几眼,说:“你昨夜说,你能活着走出茶石天坑,是因为你兄长救了你,是不是?”
沈泽川眼前恍惚地浮现出那日的场景。天坑那么深,无数军士拥挤在一起,脚下的尸体越堆越高,却始终够不着坑沿,怎么也爬不上去。边沙骑兵围绕着天坑,深夜的寒风夹杂着流矢的飞声。血漫过了小腿肚,哀号与残喘全部紧贴在耳边。
沈泽川呼吸急促,开始在椅子上颤抖。他失控地抓着头发,难以遏止地发出哽咽声。
“你说谎。”审问人举起供词,对着沈泽川掸了掸。“你兄长是建兴王嫡长子沈舟济,他抛下三万军士,带着亲兵私自逃跑,却被边沙骑兵套上绳索活活拖死在了茶石河畔的官道。边沙十二部坑杀军士时,他已经死了,根本救不了你。”
沈泽川脑中混乱,审问人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他耳中只有无尽的哭喊。
出路在哪儿?援兵在哪儿?死人挤着死人,污臭的烂肉就压在手上。纪暮哥罩在他头顶,他趴在一片血污的尸首上。纪暮喘息急促,头一次知道,哭只是因为太绝望了。
“哥有三头六臂。”纪暮艰难地挤出笑,却已经泪流满面,声音呜咽地继续说,“哥是铜墙铁壁!撑一撑就没事了。撑过去,援兵就到了。到时候,哥跟你回家接爹娘,哥还要去找你嫂子……”
审问人“砰”地拍响桌子,喝道:“如实交代!”
沈泽川挣扎起来,他像是要挣脱看不见的枷锁,却被蜂拥而上的锦衣卫摁在了桌子上。
“你进了咱的诏狱,我谅你年纪小,所以没有动用重刑。可你这般不识好歹,就别怪咱们心狠手辣。来人,给他上刑!”
沈泽川的双臂被套上绳索,接着被拖向堂中空地。长凳“哐当”放下来,他被俯面按上去,双脚也和凳子捆死。虎背熊腰的男人提了狱杖,掂量了一下,跟着就打了下来。
“我再问你一次……”审问人拨着茶沫,慢条斯理地抿了几口,才说,“沈卫是不是通敌卖国?”
沈泽川咬死了不松口,在杖刑中断续喊:“不……不是!”
审问人搁了茶盏,说:“你若是把这份硬气用在了战场上,今日便轮不到你们沈家人进来。给我继续打!”
沈泽川逐渐扛不住,埋头嘶哑地说:“沈卫没有通敌……”
“茶石河一战兵败,全系沈卫轻率迎敌。茶石河败战后,敦州一线尚有挽救之机,可他却在敌寡我众、兵力悬殊之下无故退兵。端州三城因此沦陷,那城中数万百姓皆丧于边沙弯刀之下。”审问人说到此处,长叹一声,恨道,“中博六州,血流成河。沈卫带兵南撤,灯州一战*为蹊跷!启东赤郡[  启东五郡之一,五郡分别为滁郡、苍郡、边郡、策郡、赤郡。
]守备军已经越过天妃阙前去支援,他却抛弃夹击之策,调抽数千骑兵护送家眷去往丹城,致使灯州防线全部崩溃—这难道不是有意为之?若不是离北铁骑狂奔三夜渡过冰河,边沙骑兵就该到阒都门前了!”
沈泽川意识昏沉,冷汗淋漓。审问人鄙夷地甩过供词,砸在他后脑。
“宁为一条狗,不做中博郎。这一次,沈卫便是大周的罪人。你不认?你只能认!”
沈泽川痛得半身麻木,他伏在长凳上,看那供词盖在眼前。上边的墨迹清晰,每个字都是一场耻辱的鞭罚,在他的脸上抽出一条条印子,让天底下所有人都看个一清二楚。
宁为一条狗,不做中博郎;沈卫卖国,连条狗都不是。他让中博六州尸骸塞流。茶石天坑里埋着的尸体到此刻都没有人去收,因为敦州群城已经被屠干净了。
沈卫自焚而死,可这笔血迹斑斑的账却必须要个活人来承担。沈卫妻妾成群,儿子众多,在边沙骑兵攻占敦州的时候全死了,只有沈泽川因为出身太卑微,被养在外边才幸免于难。
沈泽川被拖回牢房,血顺着脚跟拖出长长的两道。他面对着墙壁,望着那扇窄小的窗。寒风呼啸,疾雪扑打,黑黢黢的夜没有尽头。
他意识混沌,在风声里,仿佛又回到了坑中。
纪暮已经不行了,呼吸变得很艰难,血水顺着盔甲淌在沈泽川的后颈,很快就变得冰凉。周围的哭号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难耐的痛吟,以及凛风的咆哮。
沈泽川跟面目全非的死人面对面,腿被压在厚重的尸体下,盾硌着他的腰腹,喘息间皆是浓重的血腥味。他咬牙淌着泪,却不敢哭出声。他颓唐地盯着面前被踏烂的脸,却认不出这是不是曾经见过的士兵。
“哥。”沈泽川忍不住了,低声啜泣着,“我……我好怕……”
纪暮喉间滑动一下,用手掌轻轻地拍着沈泽川的头,说:“没事……没事。”
沈泽川听见了濒临死亡的士兵在唱歌,歌声被狂风撕扯,破破烂烂地飘在这寒冷的夜晚。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  出自《铙歌十八曲·战城南》。
]”
“哥。”沈泽川在他身下小声地说,“我背你走……哥。”
纪暮的身躯像是一面扭曲的盾牌,他笑了笑,哑声说:“哥走得动。”
“你中箭了吗?”
“没有。”纪暮泪已干涸,他轻飘飘地说,“……边沙秃子的箭射得不准啊。”
沈泽川抬手勉强地擦了擦脸,说:“师娘包了饺子,等回家去,我们吃很多碗。”
纪暮叹气,说:“……哥吃得慢,你……不要抢。”
沈泽川在底下用力地点头。
雪渐渐覆盖了纪暮的身体,他似乎很困,声音那般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歌唱得很慢,等到了那句“枭骑战斗死”,纪暮便合上了眼。
沈泽川说:“我的……我的钱也给哥,娶嫂子……”
“哥。”
“哥……”
纪暮沉默着,仿佛是听腻了他的话,忍不住睡着了。
陷在梦中的沈泽川浑身颤抖起来。
他忘记了边沙骑兵是何时离开的,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爬出去的。当他爬出来的时候,周遭已然一片死寂。重叠的尸体垒垫在膝下,像是废弃的麻袋。沈泽川回头往背上一看,失声哽咽起来。纪暮背部箭杆密集,整个人变成了一只蜷曲着的刺猬。那么多血淌在沈泽川的背上,他竟然毫无知觉。马蹄声疾追而来,像沉闷的雷鸣。
沈泽川忽然一个激灵,惊醒了。
他想要干呕,却发觉双腕被捆绑结实,身上盖着个装了土的麻袋。麻袋越来越沉,压着胸口,他连声音也发不出。这是狱中惯用的“土袋压杀”的法子,不会留下任何伤口,专门招待不准备留活口的犯人。如果沈泽川刚才没有醒来,等到天明时他就该凉透了。
有人要杀他!

作者简介

唐酒卿,晋江人气作者。文风诙谐幽默,行文流畅,深受女性读者的喜爱,代表作有《将进酒》《恣睢之臣》等。其中,《将进酒》已售出影视、广播剧等多个版权,微博账号@唐酒卿。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