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磊六经方剂讲记(新版)
读者评分
5分

张磊六经方剂讲记(新版)

1星价 ¥37.0 (7.7折)
2星价¥37.0 定价¥48.0
商品评论(1条)
yij***(三星用户)

说是特别特别的好,而且特别特别便宜,以后会经常的来的啊,我特别支持

说是特别特别的好,而且特别特别便宜,以后会经常的来的啊,我特别支持

2022-03-02 15:17:35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321567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244
  • 出版时间:2018-07-01
  • 条形码:9787513215671 ; 978-7-5132-1567-1

内容简介

如何以“六经辨证”的视野来解读《方剂学》教材的时方、经方?
如何以“六经辨证”的理论来应用时方,并进行“时方经方接轨”?
本书作者张磊医师以临床家的角度,对《方剂学》全部方剂进行了逐一批注,并为其学生专题讲课。本书即是“讲课实录”的文字版。为方便读者对比本书作者“六经分类”与《方剂学》教材“传统分类”的各自特色,本书在编排上以“六经为纲,以病机为目”,以便让读者从“熟悉的目录”中阅读出“意想不到的新意”,拓展临证思路。

目录

**部分 六经病
**章 太阳病
**节 太阳病“表实”
麻黄汤
三拗汤
荆防败毒散
羌活胜湿汤
杏苏散
川芎茶调散
菊花茶调散
第二节 太阳病“表虚”
桂枝汤
桂枝加葛根汤
第二章 少阴病
**节 少阴病“表实”
麻黄附子细辛汤
麻黄附子甘草汤
第二节 少阴病“表虚”
再造散
第三章 阳明病
**节 阳明病“里实”
升麻葛根汤
竹叶柳蒡汤
瓜蒂散
三圣散
救急稀涎散
大承气汤
小承气汤
调胃承气汤
复方大承气汤
大黄牡丹汤
清肠饮
阑尾化瘀汤
阑尾清化汤
阑尾清解汤
大陷胸汤
麻子仁丸
十枣汤
控涎丹
安宫牛黄丸(牛黄丸)
牛黄清心丸
紫雪丹
小儿回春丹
……
第二部分 合病并病
附录

展开全部

节选

  《张磊六经方剂讲记》:【症状】咳而上气,喉中有水鸡声者。【药证】麻黄、生姜、大枣、射干、紫苑、款冬花、细辛、五味子、半夏(痰饮郁结,气逆喘咳证)。【解析】这个方子与小青龙汤有异曲同工之意。但是射干麻黄汤治喘用射干,《神农本草经》说射干这个药既能治疗咽伤,又能治疗咳喘。所谓咽伤,喉中水鸡声就暗含此意。小青龙汤就没有咽伤(喉中水鸡声)而只有喘,射干麻黄汤则有咽伤(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内有寒饮,也用细辛、半夏、五味子。比小青龙汤喘得重,出现水鸡声。小青龙汤没有此声音。小青龙汤是有白稀痰,喘得厉害。那么,小青龙汤可不可以没有白稀痰或泡沫痰呢?可以没有啊。没有白稀痰而有大便拉稀也可以用小青龙汤啊,里面有干姜嘛。这是太阴之寒啊,有大便稀还有喘证,也可以用小青龙汤。那么,射干麻黄汤一定是喉中水鸡声。当然,射干麻黄汤也可以合方,又有柴胡证,就可以合柴胡剂;有石膏证,合石膏,患者如果喉中水鸡声又口干口渴,就用射干麻黄汤加生石膏。射干麻黄汤就是表之实夹里之寒饮,上迫于肺,冲于咽喉,出现如同水鸡声的哮鸣音。理同小青龙汤,而用药异也。有人因为打呼噜近似喉中有水鸡声,就用射干麻黄汤。但不能说只要打呼噜就用射干麻黄汤,我还用葛根汤治疗过打呼噜呢,为什么呢?因为患者有鼻炎、流涕,有太阳病的证啊。问:小青龙汤、射干麻黄汤能不能单纯归于太阴(也就是表证不明显或没有表证而只有里证)?当然,尽管多数情况下是太阳太阴合病。答:当然不行,没有咳喘你能用小青龙汤吗?小青龙汤在没有咳、喘的情况下你怎么辨出它有麻黄证?要是有表有寒饮,就一定包含有太阳病的症状,脉不一定浮。我不建议你们把它单单归于太阴病。问:有一种说法,说小青龙汤只是一种发汗驱邪、给邪出路的方法,小青龙汤证通常并没有明显的恶寒。答:小青龙汤如果没有喘、没有咳,你凭什么说含有太阳病?咳喘就是表证啊。小青龙汤脉不一定浮。但小青龙汤也不能完全归为太阴病。那么,小青龙汤可以没有“脉浮、恶寒、发热、身疼痛”的症状,但是,小青龙汤证必须外开其表啊,只不过表证不明显而已。小青龙汤本身治疗就有开表之意,所以,必须不能漏掉太阳表证。小青龙汤的治法就是外散其寒、内祛其饮。放到太阳太阴合病为佳。后世有一个方子叫阳和汤,但阳和汤用麻黄就不是开表之意了,而是通阳之意了,阳和汤治阴疮,取的是麻黄通阳之意。阳和汤里面用的大多是黏性重浊的药物,有静就要有动啊,加上麻黄的意义有二:一个是领着药物往表走,另一个就是取的通阳之意,还有破癥瘕积聚之功。阳和汤治疗阴疮,用麻黄主要用其“通阳”和“破癥瘕积聚”之功。阳和汤属于太阴里虚。问:麻黄附子细辛汤,除了表阴病,有没有可能没有表证而纯为里阴证呢?答:鼻塞流涕也算表证啊。即便不发烧,无身疼痛,也算表证啊。我治疗顽固性的鼻炎,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太阴之里,里面是真正的虚寒,无力驱邪外出,表证就在那里待着,解不了。必须把里面振奋起来以后,表里同时抗邪,病邪才能从里经表而解。麻黄附子细辛汤应该说必有表证。麻黄有通阳之功,所以,心率过缓,用麻黄附子细辛汤,此为太阴病无表证。——煎煮麻黄的时候,为什么去上沫?不去上沫,则心慌心跳。所以,治疗心动过缓,就是运用麻黄的这种功能啊,就不要去上沫了。尤其是麻黄与附子合用,能够振奋脏器的沉衰,心脏的功能起来了,跳动自然就由过缓变为正常。所以,心动过缓,不能光用麻黄、光用附子,得麻黄附子配合起来用。问:我们看老师您用麻黄的时候,不写生麻黄、炙麻黄。答:就用生麻黄。如果处方上写麻黄,就是生麻黄。我没用过炙麻黄。……

作者简介

  张磊,男,1971年生。孔伯华名家研究室副主任、“伤寒”学术带头人。广州中医药大学经典临床研究所客座教授。作者以“阴阳方证”体系精研仲景学说,著有《张磊六经方剂讲记》《张磊六经辨证医案》等学术论著。行医20年间,绝大多数情况下以经方治病愈人。对于伤寒各家学派均有涉猎,并以临床进行实证。从2006年开始推出“师承教育”新模式:推出“连续不间断、完整不删节”的“临床完全实录”,让学习者感受真实现场;推出连续数年不问断的“门诊带教讲记”,奉献原汁原味的师承实录。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