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尾树:六篇小说
读者评分
4.8分

马尾树:六篇小说

毛姆生前亲自编选的单行本短篇小说集,包含了六个发生在一战后英国殖民地马来半岛上的“人生片段”, 六种平静生活表面之下涌动的激烈“情感冲突”。

1星价 ¥20.7 (3.7折)
2星价¥20.7 定价¥56.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有塑封/无塑封),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详细品相说明>>

商品评论(27条)
ztw***(三星用户)

毛姆的小说集,不错

2024-04-22 15:44:22
0 0
西风又***(二星用户)

包装精美的

2024-04-19 00:18:4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3961497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38
  • 出版时间:2021-02-01
  • 条形码:9787533961497 ; 978-7-5339-6149-7

本书特色

l 回首现代作家,毛姆给了我为深刻的影响。 ——乔治·奥威尔
l 毛姆是下述一切的总和:一个孤僻的孩子,一个医学院的学生,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小说家,一个巴黎的放荡不羁的浪子,一个成功的伦敦西区戏剧家,一个英国社会名流,一个一战时在弗兰德斯前线的救护车驾驶员,一个潜入俄国工作的英国间谍,一个同性恋者,一个跟别人的妻子私通的丈夫,一个当代名人沙龙的殷勤主人,一个二战时的宣传家,一个自狄更斯以来拥有较多读者的小说家,一个靠细胞组织疗法保持活力的传奇人物,和一个企图不让女儿继承财产而收养他的情人秘书的固执老头子。——传记作家特德·摩根
l 如果一切都消失,仍然会有一个讲故事的人的世界……这毫无疑问就是永恒的毛姆世界,一旦我们走进这世界,就像走进柯南·道尔的贝克街一样,怀着快乐的、永远回到家的感觉。
——英国作家、评论家西里尔·康诺利
l 毛姆九十岁时还喜欢读世界各地的读者来信,他的作品也还在被千万人阅读。
——《纽约客》

内容简介

《马尾树:六篇小说》是毛姆生前亲自编选的单行本短篇小说集,包含了六个发生在一战后英国殖民地马来半岛上的“人生片段”, 六种平静生活表面之下涌动的激烈“情感冲突”,故事主人公皆为殖民地的英国行政官员或种植园主。正如毛姆在自序里对小说集题目“马尾树”的解读,野生野长的马尾树既身负神秘诅咒给行船人招致风雨厄运,亦是热带岛屿海岸很坚挺的守护。故事里的婆罗洲就像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令来到此地的英国人无论生性多么克已复礼,都会堕落、犯傻、“失心疯";然而这片远离英国的异域又充满了原始勃发的致命吸引力。六个故事都展现了人性的多样和脆弱,毛姆始终以极为冷静的目光审视着自私、胆怯、嫉妒、贪婪、欺骗、堕落等让人羞于面对的人性阴暗面,但如果坚持读到很后,会发现毛姆给予人的同情同样是坦诚和巨大的。

目录

001作者序


001赴宴之前

035远东航船

075海外分署

116环境的力量

150胆怯

186信

231跋


展开全部

节选

赴宴之前
斯金纳太太做事喜欢准时。她已经穿上黑绸衣衫,那身装束既与她的年龄相称,又适合对她新近去世的女婿的悼念。这会儿,她还要戴一顶帽子,对于这件事,她有点拿不定主意,因为帽子上装饰的白鹭羽毛很可能会引起一些朋友尖刻的批评,而她在宴会上又必然会遇到那些朋友。为了取得羽毛,就要杀死那些美丽的白鸟,而且得在它们交配的季节,这当然令人震惊;但是话说回来,这些羽毛如此漂亮和时髦,拒绝不要,又显得相当愚蠢,况且还会伤害她女婿的感情。他从婆罗洲那么大老远地把羽毛带回来,就是为了让他岳母心里充满喜悦。凯瑟琳当时见到这几根羽毛就不大高兴,如今出了那桩意外以后,她一定后悔自己当初不该那样,不过凯瑟琳压根儿就没有真心喜欢过哈罗德。斯金纳太太站在梳妆台跟前,*终戴上了那顶帽子,用一枚顶端有着一颗乌黑的大圆珠子的发夹把它固定住,这毕竟是她手里仅有的一顶好看的帽子。如果有人向她谈起那几根羽毛,她也想好了怎样对答。
“我知道这种事怪吓人的,”她会说,“我自己是绝对想不到要买这些羽毛的,但那是我可怜的女婿*后一次回国休假时带回来的。”
这样就可以把她拥有这几根羽毛的理由解释清楚,也为她用作装饰找到了借口。大家对她一向都很友好。斯金纳太太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在上面洒了几滴古龙水古龙水,一种含有龙涎香与百分之二到三精油含量的清淡香水,这种香水*早在一七〇九年由意大利人乔瓦尼·玛丽亚·法里纳在德国的科隆推出。。她从来不用香水,总觉得用了香水显得有些放浪,但古龙水却让人身心舒爽。她差不多穿戴好了,目光越过面前的镜子,朝窗外张望了一下。卡农·海伍德今天举办的花园宴会遇上了晴好的日子。气候温暖,天空碧蓝,树上还没有失去早春的一片嫩绿。小外孙女正在屋后狭长的花园里忙着把自己的花坛耙得松软一些。斯金纳太太看到眼前的这幅情景,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她真希望琼的脸色不是那么苍白,以前把孩子留在热带地区那么久,真是失策。她小小年纪,成天板着脸儿,从没见她四处奔跑的样子。她安安静静地玩着自己发明的游戏,给自己的花圃浇水。斯金纳太太轻轻地拍了拍自己衣衫的前襟,随后拿起手套,走下楼来。
凯瑟琳坐在窗前的书桌旁,正忙着整理几张自己开列的名单,因为她是女子高尔夫俱乐部的义务秘书,遇到有比赛的时候,就会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可是她也已准备好了,要去参加宴会。
“你终究还是穿上了这件针织套衫。”斯金纳太太说。
吃午饭的时候,她们就为凯瑟琳究竟应该穿这件套衫还是那件黑绸衫讨论了一阵子。这件套衫黑白相间,凯瑟琳觉得相当漂亮,但穿在身上就几乎显不出服丧的意思了。然而米莉森特却赞成穿这一件。
“我们没有理由都要穿得好像刚从葬礼上回来似的,”她说,“哈罗德都死了八个月啦。”
斯金纳太太觉得这种语调真有点儿冷漠无情。米莉森特从婆罗洲回来后,行为举止就有些异常。
“你不打算现在就脱掉丧服吧,亲爱的?”她问道。
米莉森特没有直截了当地回答。
“如今人们不用从前那种方式服丧了。”她说。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往下说。斯金纳太太觉得她说话的语气相当古怪。凯瑟琳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因为她用好奇的目光瞅了她姐姐一眼。“我肯定哈罗德也不会希望我永无休止地为他服丧。”
“我早早地穿好衣服,因为我有事想跟米莉森特说。”凯瑟琳说,以便对母亲那种注意察看的样子做出回应。
“哦?”
凯瑟琳没有解释。她把手里的名单放在一旁,皱着眉头,把一位女士寄来的信又看了一遍。那位女士在信里诉说委员会办事实在太不公平,竟把她应得到的让杆数目从二十四减到十八根据高尔夫球赛规则,在用球杆将球击入九洞或十八洞时,以击杆次数*少打完一轮或数轮的比赛者为胜者。但业余球员与正式球员比赛,可根据水平,享受让杆权利。例如业余球员打完一局,击杆数为八十四下,减去让杆数十下,实为七十四下,则正式球员的击杆数必须少于七十四下方算胜出。。担任女子高尔夫俱乐部的义务秘书,真是需要极为机敏老练的手腕。斯金纳太太戴上她的崭新的手套。百叶窗使屋子里显得昏暗而阴凉。她望着哈罗德生前托她妥善保管的那只硕大的、涂得色彩鲜艳的木犀鸟,觉得这个标本显得有点奇特和粗野,但是哈罗德却对它十分珍视。它带有一点宗教意味,连卡农·海伍德也对它极为赞赏。沙发后面的墙上挂着几件马来人的武器,但她忘了它们的名称。在几张临时放置的小桌子上,四处摆放着哈罗德在不同时期送给他们的银器和铜器。她以前一直喜欢哈罗德,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钢琴上面,那儿原来摆放着他的照片,旁边还有她的两个女儿、外孙女、姐姐和外甥的几张照片。
“嗨,凯瑟琳,哈罗德的照片到哪儿去了?”她问道。
凯瑟琳朝四周看了看,照片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
“哪个人把它拿走了。”凯瑟琳说。
她惊讶而困惑地站起身来,朝钢琴那边走过去。几张照片的位置给重新安排过了,中间看不出有什么空缺。
“也许米莉森特想把它拿到自己的卧室里去。”斯金纳太太说。
“我本该有所察觉的。再说,米莉森特已经有好几张哈罗德的照片,只是都给她锁起来了。”
斯金纳太太对女儿没有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一张哈罗德的照片,感到十分奇怪。她有次还提起过这件事儿,但米莉森特没有搭腔。自打米莉森特从婆罗洲回来以后,她就变得异常沉静。斯金纳太太原来极想对她表示同情,但她不愿接受这番好意。她好像不大愿意谈起自己遭受的重大损失。哀伤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表现方式。斯金纳先生就曾说过,对待米莉森特的*好方法,就是让她一个人独处。一想到自己的丈夫,斯金纳太太的思绪就又转到他们就要去参加的那个宴会上。
“你爸问我,我是不是觉得他应该戴一顶大礼帽,”她说,“我说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戴上的好。”

作者简介

[英]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毛姆,英国著名小说家,剧作家,散文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月亮和六便士》《人性的枷锁》《刀锋》等,他的长篇融合了锋利与温情、嘲讽与怜悯,富有哲理性。同时,毛姆还创作了一百五十余篇短篇小说,这些短篇小说标志着他创作的新高度,*有名的小说集有《一片树叶的颤动》《马尾树》《阿金》等,他因其短篇小说的创作而被誉为“英国的莫泊桑”“20世纪*会讲故事的人”。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