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品评论(1条)
zgt***(三星用户)

一如既往的好

经典的小王子故事,很好看

2017-03-11 18:48:14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4704571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90
  • 出版时间:2008-01-01
  • 条形码:9787544704571 ; 978-7-5447-0457-1

本书特色

本书是法国儿童文学的一部经典作品,叙述小王子离开他的星球来到地球的传奇故事,富有启示意义。一个来自太阳系中某颗小行星的小王子,因为和他那美丽,骄傲的玫瑰闹了别扭,便只身出走,在各星球间游历,见识了国王、自负的人、酒鬼、商人、点灯人和地理学家;*后,他降临地球,在这里同狐狸建立了友谊,并且得到了人生的真谛……在撒哈拉大沙漠,一名迫降的飞行员遇见了一个从外星球来的小王子。这个可爱的小人儿为了寻求爱和友谊曾经访问过六颗行星,这六颗星球上各住着一个人,他们是权欲迷……

内容简介

小王子,是一个忧郁的小人儿,他来自一个很小很小的星球,在那儿什么都好小好小,小王子很容易忧伤,他小小的生命柔情善感……这样令人心疼的小王子,在撒哈拉沙漠中与作者相遇,他们一点一滴地交心,于是我们跟着小王子哭,跟着小王子笑,跟作者一起,寻获我们久违的天真与感动……

节选

1
  六岁那一年,我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书里看见一幅扣人心弦的图画。那本书的书名叫做“丛林奇遇记”。图画中的是正在吞吃野兽的蟒蛇。
  书中说:“蟒蛇囫囵吞下猎物,肚子撑得他不能动弹,要躺六个月才能把猎物消化掉。”
  从此,我对丛林的种种奇事产生了无穷无尽的遐想。我也用彩色铅笔绘下我的**幅画。我称它为一号画。
  我把我的杰作拿给大人看,还问他们,我的画是否吓坏了他们。
  他们回答我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可怕的?”
  我画的不是一顶帽子,而是一条正在消化大象的蟒蛇啊。我又画了一张画,画的是蟒蛇和他肚子里的大象,好让大人看懂我的画。他们总是需要我们给他们解释的。
  大人们劝我,别画这些肚子没打开了的蟒蛇了,把心思放到地理、历史、算术、语法上去吧。就这样,我在六岁这一年放弃了画家的光辉生涯。一号画、二号画的失败另我垂头丧气。大人们老是需要孩子们费劲唇舌,给他们再三解释,不然就一窍不通,真把我们累的够呛。
  我只好选择另一门职业。我学会了驾驶飞机,几乎跑遍了世界各地。地理确实帮了我的大忙。在空中,我一眼就能出中国和亚利桑那,这样的本领很管用——如果夜航时迷了路。
  我一生与许多重要人物打过交道,我在大人当中生活了很长时间,我仔细的观察过他们,然而我对他们的看法没有多大的改善。
  我始终保留着我的一号画。遇到一个我认为略为懂事的大人,我就用这幅画做试验,看他是否真的懂事,但他们总是这样回答我:“这是一顶帽子。”听了这样的话,我就不再与他们谈蟒蛇、原始森林、星星了。我谈他们能理解的事情,例如桥牌啦,政治啦,领带啦。大人们便很满意,以为他们认识了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人。
  2
  从此我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这种状况一直延续至六年前。六年前,我的飞机出了故障,发动机里的某个部件被撞坏了,我被迫在撒哈拉沙漠降落。身边没有机械师,没有一个乘客,我只好勉为其难,自己动手,试着修理部件。我带的水仅够喝一个星期,能否修好飞机,关系列我的生死存亡了。
  **夜,我在远离人烟、千里之遥的沙漠上睡觉。比起那些乘着木排,在茫茫大洋中挣扎漂浮的遇险者,我更显得孤独无助。
  朝霞初露的时候,一个细细的奇妙的声音把我唤醒。你不难想像我当时有多惊讶了。这细细的奇妙的声音说:
  “劳驾……请你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你说什么?”
  “给我画一只绵羊……”
  我像遭了雷击,一跃而起。我使劲揉我的眼睛,仔细地看了看,只见一个很奇特的小小的人儿,他正在那儿注视我呢。下面就是以后我给他画的*为成功的一幅肖像画。
  当然,它没有他本人可爱俊美,这可不能怪我,该怪大人,是他们在我六岁那年葬送了我的画家生涯。除了画打开肚子和没打开肚子的蟒蛇之外,我没有画过一张画。
  我大吃一惊,眼睛瞪得溜圆,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人儿。你们可别忘了,这儿是远离人烟、千里之遥的地方啊。我的这个小人儿一点不像迷了路,也不像是累死、饿死、渴死、吓死的鬼魂。他一点不像迷失于沙漠中的孩子,不像远离人烟、千里之遥的孩子。
我终于能够张口说话了,我问他:
“……你在这儿干什么?”
他不慌不忙地重述他的要求,像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请你给我画一只绵羊……”
当神秘的东西使得你心惊肉跳的时候,你不敢不听他的命令。虽然,身处远离人烟的荒漠,面临死亡的威胁,叫人画画的要求又未免荒堂,我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枝钢笔。我忽然记起,除了钻研地理、历史、算术、语法,我没有画过画,便没好气地冲小人儿说,我不会画画。
 他说:“不要紧,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我从没画过绵羊,只画过那两张画。我就给他画了其中的一张,就是没有打开肚子的蟒蛇。我吓了一跳,我听见小人儿说:
“不!不!我不要象在蟒蛇的肚子里。蟒蛇太可怕,象太占地方。我的家地方不大。我要绵羊,给我画一只绵羊吧。”
  我便画了一头羊。
  他仔细看看,然后说:
  “不好!这是一头患了重病的羊。给我画另一头吧。”我又画了一只羊。
  我的朋友露出亲切可爱的微笑,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说:
  “你瞧瞧,这不是小羊,是公羊,它长着角哩。”我又画了一张。
  这一张画和前面两张一样,遭到了他的拒绝:
 “这只太老了,我要一只能活很久的绵羊。”
  我急于着手拆卸我的发动机,失去了耐性。我胡乱涂了下面这幅画。
 而且我冲他说:
  “这是一只箱子,你要的绵羊在里面。”然而我惊讶地看到,我的这位小法官竞眉开眼笑:
  “我要的正是这样的箱子!这只绵羊要很多草吗?”
  “为什么你提这个问题?”
  “因为我的家太小啦……”
  “肯定够了。我给你的是一只很小很小的绵羊。”他低头看画。
  “没有这个这么小吧……咦!它睡熟了……”我就这样认识了小王子。
  3
过了好久好久,我才弄明白他是打哪儿来的。
小王子向我提了许多问题,却从不理会我对他提的为体。我从他无意吐出的片言只语里,逐渐知道了他的来历。
例如,当他**次看见我的飞机的时候(我不愿画飞机,太复杂了),就问我:
“这是什么玩意儿呀?”
“它不是玩意儿,它会飞。这是飞机,是我的飞机。”
我挺自豪地告诉他我会飞。他嚷起来:
“怎么?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是的。”我并没有吹嘘的意思。
“啊!这就奇了……”
小王子发出清脆悦耳的笑声,他这一笑可惹恼了我。我不喜欢别人对我的不幸打哈哈。然后他又说:
“这么说,你也是从天上下来的!你住在哪一个星球上?”
这句话犹如一道亮光,让我马上瞥见了他突然出现的秘密。我以突袭的方式问他:
“你是从另一个星球来的?”
他不答。他看着我的飞机,轻轻地点头:
“从你乘的这玩意来看,你确实不可能来自很远的地方……”
他陷入沉思。过了很久,他从口袋里掏出我画的绵羊,低头凝视他的宝贝。
你们不能想象,听了他那句无意透露的“其他星球”的话后,我会怎样惊讶吧。我竭力从中探听他的来历:
“我的小人儿,你从哪儿来?你的家在哪儿?你要把你的绵羊牵到哪儿去?”
他默默不答。然后才说:
“你给了我一个箱子,太好了。夜里可以给绵羊做屋子了。”
“是呀,如果你乖,我还要给你一根绳子,白天给你栓羊用。我还要给你一根栓羊的桩。”
我的建议显然惹恼了小王子:
“栓住它?亏你想得出这样的主意!”
“你不栓住它,它会乱跑的呀,会走失的呀。”
我的朋友发出清脆的笑声:
“你以为它会跑到哪儿去呢?”
“到处乱跑呗,朝前跑呗……”
小王子告诉我:
“这倒不成问题,我的家小得很呢!”
他的神色略带忧伤,说:
“朝前跑,也跑不了多远……”
  4
  就这样,我知道了第二件很重要的事情:他打那儿来的星球比一栋房子大不了多少!
我并不因此大惊小怪。
我知道,除了起了名字的大星球,如地球、木星、火星、金星,还有成千上万的星球。有些星球小到连望远镜都难以观测。天文学家发现一颗星,就用号码给它命名,例如叫它“小行星3251号”。
我有充分的证据认为小王子打那儿来的星球就是B612号小行星。这颗小行星仅仅在一九O九年被一位土耳其天文学家用望远镜看见过一回。
在国际天文会议上,他为他的发现做了雄辩的论证,但没有人相信他的报告。因为他穿的是土耳其人的服装。大人们就这个德行:以衣冠取人。
幸好,为了维护B612小行星的声誉,土耳其独裁者颁布了一条法令,命令百姓改穿欧式服装,否则处以死刑。一九二O年,这位土耳其天文学家身穿一套极考究的西服,再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做了论证。这一回,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我对你们详细报告发现小行星B612的这些细节,把它的号码告诉你们,都是由于那些大人们的缘故。因为大人们对数字情有独钟。如果你对他们介绍一个新朋友,他们从不打听他的基本情况,他们从不会问你:“他的嗓子怎么样?他喜欢玩什么游戏?他是否采集蝴蝶标本?”而是问:“他几岁了?有多少个兄弟?体重多少?他的父亲挣多少钱?”他们认为了解了这些情况,就了解了一个人。
如果你告诉大人:“我看见了一栋漂亮的红砖房子,窗前摆着天竺葵,鸽子在屋顶栖息……”他们便无法想象这是一栋怎样的房子。你必须对他们说:“我看见了一栋值十万法郎的房子!”他们就会惊叹:“多漂亮的房子啊!”
所以,如果你对他们说:“这世上确实存在一位王子,证据就是他可爱俊美,脸带笑容,他要一只绵羊。一个人要一只绵羊,就是他存在的证明。”他们会不以为然,耸耸肩,以为你是不懂事的孩子!但如果你对他们说:“他打那儿来的星球是小行星B612。”他们就深信不疑了,就不会用没完没了的问题烦你了。他们就这副德性。我们不要责怪埋怨他们,孩子对大人应当尽量地宽容。
当然,我们是理解生活的人,我们才不会把数字放在眼里呢!我喜欢以讲童话的方式讲这个故事。我喜欢这样讲:
“从前有个小王子,他住在小行星里。这颗行星比他自己大不了多少。他需要一个朋友。”对于理解生活的人,这样讲似乎要真实得多。
我不喜欢别人漫不经心地读我的书。提起这些往事,我还挺伤心的。我的朋友牵着他的羊走了六年了。我在这儿讲述他的故事,是为了不忘记他。忘了朋友是可悲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朋友的。也许有一天我也像大人那样,除了数字,对别的东西都失去兴趣。为了这个缘故,我买了一盒颜料和几支铅笔。到了我这个年龄才重拾画笔是困难的。而且,除了在六岁那年画过一条打开肚子的蟒蛇和一条没打开肚子的蟒蛇之外,我没画过别的画。当然,我可以画*逼真的人像画。但能否成功,我把握不大。这一幅画得可以,另一幅却画得不像。对他的个儿高矮,我也记得不太真切。这幅把他画得太高,另一幅把他画得太矮。该给他的衣服抹什么颜色,我也犹豫不决。我在画纸上抹来抹去,画了张约莫相似的肖像,但某些重要部位也许弄错了。对这一点,你们一定要谅解。我的朋友从不向我解释,大概他以为我和他一样;可是我呢,很遗憾,我不能透过箱子看到里面的绵羊。也许我有点像大人了。我大概老了。
  5
每一天,我都从他那儿获得一些有关星球、启程、旅行的知识。这些知识是逐渐得到的,只要想到什么问题就提什么问题。第三天,我就是这样了解到有关猴面包树的事情的。
这一回还真亏了绵羊。因为小王子突然对一件事产生了极大的怀疑,突然问我:
“羊吃灌木,这是真的吗?”
“是呀,是真的呀。”
“啊,那我很高兴。”
我不明白,羊吃灌木为什么这么重要。小王子又问:
“这么说,它们也吃猴面包树啦?”
我提醒小王子,猴面包树不是灌木丛而是像教堂一样巍峨高大的树。即使他弄一群大象来,它们也啃不完一棵猴面包树。
想到一群象啃猴面包树的情景,小王子忍不住笑了:
“那它们非得叠罗汉了……”
他很机灵,指出:
“猴面包树的树苗挺小的呢!”
“你说得对!可是你为什么希望你的绵羊吃猴面包树苗呢?”
他说:“嘿!那还用说吗!”似乎这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而要我自己想明白这个问题,我确实要绞尽脑汁了。
是的,小王子的星球和其他星球一样,长着益草,也长着毒草,因此也就有了益草的种子和毒草的种子。但种子是看不见的,它们沉埋在土地深处,直至其中一颗突然舒醒……它伸伸懒腰,羞羞答答,向着太阳伸出一株青嫩可爱、娇小玲珑、不伤人的幼苗来。倘若它是萝卜或玫瑰的幼苗,我们可以任由它茁壮成长;倘若它是有毒的植物,一经认出,我们就必须马上拔除。小王子的星球上埋着可怕的种子……这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星球的土壤饱受其害。不及时动手除掉它们,你就永远别想摆脱它们的侵害。它的树身枝叶占据整个星球,如果星球小,而猴面包树过多,就会撑破星球。
后来小王子对我说:“人早上梳洗之后,一定要小心清理地球,要经常督促自己,要养成良好的习惯。猴面包树的苗儿与玫瑰花的苗儿长得极相似,把他们区别开来之后,就要经常督促自己拔除猴面包树苗。这活儿单调乏味,但也挺容易干。”
有一天,他建议我用心画一幅猴面包树的画,要让我们那儿的孩子牢牢记住它。他对我说:“有朝一日他们外出旅行,这幅画就派上用场了。有些时候,耽搁了的工夫造不成多大的恶果,然而对猴面包树的危害却不能轻视。我知道,有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懒人,他忽略了剔除三棵猴面包树苗的事儿……”
在小王子的指点下,我画了这个星球。我素来不喜欢装腔作势,摆出一副道学家的面孔训人,但许多人对猴面包树的危害认识不足,在小行星上迷路的人遇到的风险又那么大,我不能不一反平日矜持的常态,大声疾呼:“孩子们,当心猴面包树啊!”为了向朋友们发出警告,让他们提防早已威胁我们的危险——而他们和我一样,对这样的危险一无所知——我对这幅画下足了功夫。提醒大家警惕危险,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也许你们看了这幅画后会纳闷:“为什么他在这本书里画的其他画没有这张猴面包树的画雄壮,有气势?”我的回答很简单:我尽了力去画其他的画,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而画猴面包树的时候,为急迫的需要所激励,我的画便超出了原有的水平。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