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管理新现实
读者评分
4.3分

管理新现实

1星价 ¥11.4 (3.0折)
2星价¥11.4 定价¥3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3条)
all***(二星用户)

被删改的本子,果断舍弃。

东方出版社 引进的这本书,是台湾学者翻译的,不过,里面的内容牵涉到“社会主义国家”的,都被删掉了,并且翻译的准确性远不如三联社、中国经济出版社的版本。我买过来看了几页,果断舍弃,又在网上买了本经济出版社的。

2016-09-13 08:22:16
0 0
197***(三星用户)

1989年出版的作品

1989年出版的作品

2015-11-17 15:01:07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603418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03
  • 页数:224
  • 出版时间:2009-03-01
  • 条形码:9787506034180 ; 978-7-5060-3418-0

内容简介

真正需要的领导者
事实上,有能力、不固执己见、不兴风作浪的领导者,或许不引入注目、不具戏剧性,甚至枯燥乏味,可是他们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跨国经济成为主宰
跨国经济已经成为主宰力量,牢牢控制各国的经济。跨国经济主要是由资金流动,而不是由商品和劳务贸易骥造的。
管理和创业精神并存
我们往往同时需要“管理”和“创业精神”,而且有加以协调及合作的必要。

目录

导读
序一
序二
**部分 政治现象
**章 分水岭
一、1873~1973年欧洲的政治流变
二、1973年的分水岭
第二章 不再有社会救济
一、社会救济不是唯一的正确答案
二、政治的试金石
第三章 罗斯福时代的终结
一、以经济利益促进政治整合
二、经济利益不再是密码语言
第四章 苏联解体
一、*后的帝国
二、苏联解体对美国的意义
三、北美洲是美国新的关注焦点
第五章 军备已经具有破坏性
一、军备和经济
二、军队不再是全民的学校
三、军事援助的政治反效果
四、军事反效果
五、私人军队的复活
第二部分 政府和政治程序
第六章 政府的极限
一、从全能政府到私有化
二、政府能做什么
三、道德考虑或经济考虑
四、“简单的”业务和“困难的”业务
五、政府花钱做不到的事
六、课税做不到的事
七、财政国家的极限
八、沉默的抗税活动
第七章 新的多元主义
一、多元的社会
二、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个人的地位
四、什么是社会责任
五、社区责任
六、政治责任
七、个人的权利和责任
八、政府的角色
九、少数的暴力
第八章 慎防领袖魅力:对政治领袖的要求改变了
一、新的政治标语
二、我们不再需要领袖魅力
第三部分 经济、生态和经济学
第九章 跨国经济——跨国生态
一、美国的经验
二、美国经验的教训
三、符号经济与实体经济
四、不再有超级强国
五、敌对贸易和互惠性
六、跨国生态
七、保护跨国经济
第十章 经济发展的困局
一、成功的例子
二、可怜的败绩
三、指导式的计划经济有效吗
四、成功的策略
五、发展承诺的终结
第十一章 处于十字路口的经济学
一、经济现实
二、经济模型及其假设
三、像“理想气体”的经济体系
四、世界经济和经济理论
五、经济学和复变数学
六、从经济理论到各种经济定理
七、从“天气”到“气候”
第四部分 新的知识社会
第十二章 后企业社会
一、企业太成功了
二、资本家的没落
三、知识工作者和企业
四、新的职业选择
第十三章 两股反文化势力
一、蓝领工人的起伏
二、工会能生存下去吧
三、工会面临的选择
四、通过第三部门发挥公民的角色
五、第三部门的成长
六、不再有“志愿者”
七、作为反文化势力的第三部门
第十四章 以信息为基础的组织
一、一些早期的例子
二、有什么特质
三、问题
四、将来的高级主管会从哪里来
第十五章 管理的社会功能
一、管理的起源和发展
二、管理和创业精神
三、管理的正当性
四、什么是管理
五、管理是一种人文艺术
第十六章 转变中的知识基础
一、教育责任
二、学校的优先工作
三、学会如何学习
四、作为社会目标的教育
五、新需要
六、受过教育的人
七、从教学到学习
八、新的学习技术
九、知识是什么
结论 新世界观
一、信息造成的社会冲击
二、形式和功能
三、从分析到观念
展开全部

节选

**部分 政治现象
**章 分水岭
即使在*平坦的地表上也有一些通道,这些通道通常都在升到一个山峰以后,往下延伸到新的峡谷。大部分通道只是地表上的标志,峡谷两旁的气候、语言和文化并没有多大差别。但是,有些通道就不同了,它们是真正的分水岭,虽然这类通道往往既不高也不壮观。举例来说,布伦纳(The Brenner)通道是跨越阿尔卑斯山的通道中,地势*低也*平缓的一条,可是自古以来,它就是地中海文化和北欧文化的分界线。另外,在纽约市西边约70英里的特拉华水道(The De1aware Water Gap)连通道都称不上,可是它却分隔了美国东海岸和美国中西部。
历史同样也有分水岭,历史的分水岭往往并不壮观,而且发生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但是,一旦人类跨过这些历史分水岭,不仅社会和政治景观改变了,社会和政治气候改变了,甚至连社会和政治语言也改变了。跨过这些分水岭后,人类面对了新世界。
就在1965年和1973年之间,我们跨过了一个历史分水岭,向“下个世纪”迈进:我们摆脱了主导世界政治达一两个世纪之久的信仰、承诺和政治联盟。我们正处在政治的未知境界里,可以引导我们的地标少之又少。现在,已经没有人再相信社会救济——自从18世纪的启蒙运动以来,这个信仰一直是政治的主导力量。可是,另外一股有影响的反制政治势力——通过利益集团进行的政治整合——也已经过时了。这股反制势力是美国对政治艺术的一大贡献。这股势力在19世纪末由马克·汉纳(Mark Hanna)创始,40年后,由罗斯福总统在他的新政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300多年来,军备一直都具有“生产性”,而且一直都被当做政策工具。现在军备只具有“破坏性”——即使不会造成经济瘫痪,至少也是经济累赘,是一个靠不住的政策工具。*令人意外也是*重要的改变是:军备已经不再具有军事上的威力。
这些是本书**部分所要讨论的主要事实。
一、1873~1973年欧洲的政治流变
人类上一次跨过历史分水岭,是在1873年。就经济冲击而言,当年维也纳股票市场的崩盘算不了什么,它只在法兰克福、伦敦、巴黎和纽约的股市引起了短暂的恐慌,一年半以后,整个西方世界的经济已经完全复苏。
然而,这次股市崩盘在政治上却代表着自由主义时代的终结。100年来以自由放任为主要政治信仰的时代终于宣告结束。这个自由主义的世纪始于亚当·斯密出版《国富论》的1776年。就在1873年以后的10年内,以“进步”和“启蒙”为名、横扫整个西方世界的所有自由主义政党,都已经式微了。这些政党从此一蹶不振。
在欧洲,这些政党不久后都分裂成了马克思主义政党和反犹太的社会主义政党。这两种新政党同样都反对资本主义,反对市场经济和“资产阶级式的民主”。反犹太政党的诉求对象是那些传统的反资本主义分子、农民和小商人,而不是后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工人。但是,反犹太政党跟马克思主义政党一样,排斥自由放任思想和资产阶级伦理。而且,跟马克思主义一样,反犹太主义一开始就被视为政治整合的主导力量,是一个可以征服政治权力的主义。事实上,**个实行社会主义政策,把天然气公司、电力公司和电车公司收归公有的政治人物,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一位反犹太的社会主义者——1897年当选为维也纳市长的卡尔·鲁伊格(Kar1 1ue—
ger)。
一开始(即19世纪80年代以来),马克思社会主义和反犹太的“国家”社会主义可以说是在互相争夺“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继承权。在1873年维也纳股市崩盘以前,维克多·阿德勒(Victor Ad—1et)和舍内雷尔(George Von Schoenerer)是奥地利自由主义阵营的明日之星,两人是亲密的盟友,私交也好。可是还不到5年,这两位亲密的朋友已经反目成仇。阿德勒成为欧洲大陆*受尊敬的马克思主义领袖,而舍内雷尔则创立了**个反犹太政党。60年后,
希特勒在德国实施的反犹太政策,就是他在**次世界大战前在维也纳服兵役时,从舍内雷尔那里学到的政治教条。
在1873年以前,马克思还只是个籍籍无名的“异数”,靠当新闻记者勉强糊口。可是5年后,马克思就成了一位信徒遍布欧洲甚至美国的大师。1873年后的20年内,马克思社会主义政党已经成了欧洲大陆各主要国家的*大政党,包括法国、意大利、德国、奥地利和俄国(虽然社会主义政党在俄国受到镇压)。
维也纳股市崩盘10年后,在1883年到1888年之间,德国首相俾斯麦设立全国性的健康保险制度和全民养老保险制度,开启了“福利国家”(由政府提供各种社会保障措施)的时代。同一时期,英国和奥地利也通过工厂检验制度、保健和安全法规,以及对工厂雇用童工与女工的限制,开始约束雇主的权力。就连一向远离欧洲政治潮流的美国,也在19世纪80年代抛弃了毫不受限制的市场经济制度。在这段期间,美国通过了一连串旨在管制市场力量的法案和举措:颁布格吉兰法律、建立管制铁路经营的州际商务委员会、实行反托拉斯法和**批管制证券业的州立法。在19世纪80年代后期,“反企业”的政治运动也开始在美国出现,这个运动以民粹主义为诉求,要求政府控制华尔街、农产品价格、工时和工资。在1900年前后,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首府林肯市,成为把电力公司、天然气公司和电车“社会化”的第二个都市——与维也纳的国有化政策只相距几年。
在19世纪90年代中期,反犹太主义成为一股主要的政治势力。1894年,法国的屈里弗斯上尉(A1fred Dreyfus)因莫须有的间谍罪名被判刑,引发反犹太主义的风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亲纳粹的法国维希政府就是这场风暴的直接产物。另外,德国皇室的宫廷教师阿道夫·施特克尔(Ado1f Stoecker)也于1895年在柏林创立了一个反犹太的社会主义政党,公开动员德国的“反资本主义分子”。两年以后,奥地利**次选举反犹太主义分子出任维也纳市长。
屈里弗斯事件让极权主义更加高涨。在屈里弗斯被诬告为德国间谍之后不到两年,法国人都知道他是无辜的,而且大家都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间谍。可是,要求法国政府为屈里弗斯平反的请求,只得到如下的答复:“谁在乎屈里弗斯是不是无辜的,真正重要的是军队的利益。”这就是极权主义的基本精神:团结、党、国家、雅利安民族是绝对的。这种军队的利益便是“真理”的论调,以及这种论调背后的思想基础,使法国民意对屈里弗斯极为不利。虽然10年之后屈里弗斯重获清白,可是后来的极权政权——墨索里尼、希特勒等人的政权——都是建立在这种论调基础之上。
1873年维也纳股票市场崩盘后的100年内,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和对社会的引导成为“进步”思想。在这段期间,政治辩论主题不再讨论是否建立福利国家,而是讨论在“福利国家”中,政府本身和政府对经济与社会的控制,是应该受到法律和民主的规范,还是放任政府权力无限膨胀。
二、1973年的分水岭
就经济意义而言,1973年的石油危机和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让美元汇率浮动的决定,都算不上大事件。事实上,如果只看国民生产总值、经济增长率和国际贸易等统计资料,这两个事件除了引起短期并且在统计上并不显著的波动以外,对经济并无太大冲击。同样的,如果我们只看制度的运作方式,那么20世纪60年代末期的学生运动——在日本、法国、德国、意大利和美国发生的一连串波涛汹涌、惊天动地的事件——也算不上大事件,因为这些事件根本没有改变政府、大学和社会制度的运作方式。
可是,从1968年到1973年这段期间,却是一个可以和1873年相提并论的历史分水岭。如果说1873年为自由主义时代匦下休止符,我们可以说1973年代表着“政府是进步力量”时代的终结。一个由19世纪70年代以后陆续出现的政治思想和政策——包括自由民主或社会民主、马克思社会主义或国家社会主义所提倡的政治思想和政策——所主宰的年代在1973年结束了,就跟放任的自由主义在1873年以后的情形一样,这些政治思想正快速地丧失其影响力。
政治口号往往比政治现实更有生命力,那些代表19世纪50年代艾伯特亲王(Prince A1bert)——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那一代自由主义人士和穆勒·约翰·斯图亚特(John Stuart Mi11)等人政治信仰的口号,与那些在1848年代表欧洲革命分子的政治口号,今天虽然有些变动,可是对于新保守派来说仍然朗朗上口。同样的道理,“福利国家的世纪”这个政治口号也会继续伴随我们很久。可是,就如自由主义分子在1900年时已经不再具有政治影响力一样——虽然他们在很长的时期内仍然活跃并且受尊敬,今天福利国家所代表的政治思想,在政治上和社会上已经不再具有太大影响力或合乎事实,甚至在经济上也是如此。这些口号仍然可以充当一股牵制力量,但是它们已经不可能再为行动提供指引和动力。
以“新政”作为政治口号,仍然会在美国以后的选举中引起政治辩论,然而前几次的美国大选已经证明,这些口号已经无法再吸引到当选所需要的选票,更不用说提供当选以后的行动纲领了。这些口号同样也已经名存实亡了。
……

作者简介

彼德·F·德鲁克,1909年出生于奥地利。1950年任纽约大学管理学教授。著有数十部管理,经济、社会等方面的专著。这些专著被译成2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德鲁克本人更是全世界管理者的学习典范。美国《商业周刊》称赞他为“当代不朽的管理思想大师”,《经济学人》更称他为“大师中的大师”。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