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传论-中国学术名著丛书
读者评分
4分

孟子传论-中国学术名著丛书

作者以治诸子学和中国文学批评史著称于世,前期师事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梁启超,梁殁后,改师陈寅恪,但受梁终身影响,常可在其著作中见到梁的影子。

1星价 ¥9.5 (3.2折)
2星价¥9.5 定价¥29.8
  • 正版好图书
  • 全场满69包邮
  • 特价书1折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5条)
ztw***(三星用户)

具有很强的学术性,对于了解孟子思想有帮助。

2020-01-04 14:28:44
0 0
任可合***(三星用户)

这书页数179页与商家描逑相差太多,属欺诈!不诚实

2019-06-12 09:30:57
1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8119118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179页
  • 出版时间:2017-02-01
  • 条形码:9787558119118 ; 978-7-5581-1911-8

本书特色

本书用概论的体例编制,运用理学家自己研究之纲目,对宋明理学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于其不合于现在者去之,于其缺漏者增之”,分为论道体、论为学、论存养、论政治四纲目,并逐一作了简明扼要且深人浅出的论述,为后来宋明理学的研究初步确定了规模、问题,并为后来研究的深入做了先导。

内容简介

本书为蒋维乔研究宋明理学的总结之作,分为论道体、论为学、论存养、论政治四纲,介绍了宋明理学中的重要主张,是系统阐述宋明理学的重要著作,奠定了作者在中国古代文化思想研究领域的地位,影响了中国的数代研究者。

目录

叙文/
凡例/
绪论上/
绪论下/
第1纲论道体/
第1目总论/
第二目太极/
第三目太和/
第四目理/
第五目气/
第六目生/
第七目阴阳/
第八目心性/
第九目鬼神/
第十目人物/
第二纲论为学/
第1目总论/
第二目为学大要/
第三目格物穷理/
第四目教学之方/


宋明理学纲要
目录

第三纲论存养/
第1目总论/
第二目涵养/
第三目改过迁善及克己复礼/
第四目出处进退辞受之义/
第五目改过及人心疵病/
第四纲论政治/
第1目总论/
第二目治国平天下之道/
第三目制度/
第四目齐家之道/
第五目处事之方/
结论/
研究问题/
参考书/

中国近三百年哲学史

例言/
总论/

第1编复演古来学术之时期/
第1章程朱学派/
第1节顾炎武/
第二节陆世仪/
第三节陆陇其/
第二章陆王学派/
第1节黄宗羲/
第三章朱王折衷派/
第1节孙夏峰/
第二节李颙/
第三节曾国藩/
第四章关洛闽学派/
第1节王夫之/
第五章考证学派/
第1节考证学之渊源/
第二节考证学之内容/
第三节戴震/
第四节洪亮吉/
第五节俞樾附孙诒让/
第六章实用派/
第1节颜元/
第二节李塨/
第七章和会儒释派/
第1节彭绍升附汪缙罗有高/
第八章公羊学派/
第1节公羊学派之渊源/
第二节公羊学派之内容/
第三节康有为/
第四节谭嗣同/
第五节梁启超/

第二编吸收外来思想之时期/
第1章严复/
第1节略传及著书/
第二节介绍之学说/
第三节结论/
第二章王国维/
第1节略传及著书/
第二节性说/
第三节理说/
第四节介绍之学说/
第五节结论/
展开全部

节选

  孟子名轲,字则未闻。  汉赵岐《孟子·题辞》:孟子,……名轲,字则未闻也。  清焦循《孟子正义》:王应麟《困学纪闻》云:“孟子字未闻。《孔丛子》云,‘子车’,《注》‘一作子居,居贫坎轲,故名轲字子居。亦称子舆。’《圣证论》云,‘《子思书孔丛子》有孟子居,即是轲也。’《傅子》云,‘孟子舆’。疑皆附会。史鄂《三迁志》云,‘孟子字自司马迁班固赵岐皆未言及,魏人作徐幹《中论序》曰,孟轲荀卿,怀亚圣之才,著一家之法,皆以姓名自书,至今厥字不传,原思其故,皆由战国之士,乐贤者寡,不早记录耳。’是直以孟子为逸其字矣。”按王肃傅元生赵氏后,赵氏所不知,肃何由知之?《孔丛子》伪书,不足证也,王氏疑其附会,是矣。  清梁玉绳《史记志疑·孟子荀卿列传》:“案史不书孟子之字。”赵岐《题辞》曰:“字则未闻。”考《汉艺文志》师古《注》引《圣证论》云:“字子车。”王氏《艺文志考证》困学《纪闻》八引《傅子》云:“字子舆。”《文选》刘峻《辨命论》“子舆困臧仓之诉”。《注》亦引《傅子》云:“邹之君子孟子舆”。唐虞世南《北堂书钞》引《孟轲传·荀子非十二子》篇杨倞《注》,并云“字子舆。”《孔丛子杂训》云:“孟子车。”《注》“一作子居”。据此则魏晋以来,始传孟子之字,故《正义》著之,虽未详其所得,要非无据,可补史遗。王氏疑为附会,非也。古车舆通用,如秦三良子车氏,史于《秦纪·赵世家·扁鹊传》并作子舆可验。惟居字恐以音同而讹。颜师古《急就篇·注》:“孟子字子居”。《广韵》去声轲字注云:“孟子居贫轗轲,故名轲字子居。”疑非。  案孟子字,古书不载;载之自王肃《圣证论》始。《圣证论》乃王氏妄制以难马郑者,漂渺纰缪,不足为据。至《傅子》以为字子舆,盖车舆通用,仍袭王氏之误。《孔丛子》晚出伪书,更无足采。而辗转因循,久假成真,博洽如梁玉绳,尤且信之,其他又何足云?甚矣王氏作伪之祸人深也。  其先盖鲁孟孙之后,不知何世,徙居邹国。  汉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孟轲,驺人也。  汉赵岐《孟子·题辞》:或曰,孟子,鲁公族孟孙之后,故孟子仕于齐,丧母而归葬于鲁也。三桓子孙,既以衰微,分适他国。  唐颜师古《急就篇注》卷二孟伯徐:鲁桓公子庆父之后号孟孙氏,其后称孟氏焉。  宋郑樵《通志·氏族略》四孟氏:姬姓,鲁桓公子庆父之后也。庆父曰公仲,本仲氏,亦曰仲孙氏,为闵公之故,讳弑君之罪,更为孟氏。……齐有孟轲。  清焦循《孟子正义》:鲁桓公生同为庄公,次庆父为仲孙氏,次叔牙为叔孙氏,次季友为季孙氏,是为三桓。仲孙氏即孟孙氏。庆父生公孙敖,即孟穆伯。穆伯生文伯叔惠。文伯生仲孙蔑,即孟献子。献子生仲孙速,即孟庄子。庄子生孺子秩。秩生仲孙貜,即孟僖子。僖子生仲孙何忌,即孟懿子。懿子生孟孺子洩,即孟武伯。武伯生仲孙捷,即孟敬子。入春秋后,其献子次子生仲孙羯。杜预《世族谱》以懿伯即子服仲孙它,生孟椒,椒生子服回,回生子服何,是为子服景伯,别为子服氏。孟氏之族,有孟公绰孟之反。孟懿子之弟有南宫敬叔,孟武伯之弟有公期。……孟子即以孟为氏,宜为孟孙之后,但世系不可详,故赵氏以或曰疑之。  清周广业《孟子出处时地考》:本传“孟轲邹人”。赵岐《题辞》曰:“孟子,邹人也。邹本春秋邾子之国,孟子时改曰邹,国近鲁,后为鲁所并。又言邾为楚所并,非鲁也。今邹县是也。……”吴程乃云:“孟子鲁人居邹,非生于邹。”谭氏《编年略》更侈其说,云:“邹为鲁下邑,即《说文》所称孔子乡,叔梁纥所治地。史云邹人,不云邹国人,氏《编年略》更侈其说,云:“邹为鲁下邑,即《说文》所称孔子乡,叔梁纥所治地。史云邹人,不云邹国人,犹子路卞人,曾子武城人,不言鲁也。本书自齐葬于鲁,因是时有二邹,虑后人国与邑混,故于丧母大事特书之,明鲁为父母之邦也。赵误邹为邾,邾在兖北青境,邹在兖南徐境,道里甚远,安得云近圣人之居如此其甚?孔子所生名故邹城,去孟子所居五十里,以邑则孔孟皆邹人,以国则孔孟皆鲁人。故孟子居邹邑,即是居鲁。其对邹穆公不称臣,而言甚倨,即‘邹人与鲁人战’一语,明为别国矣。于鲁则云‘我之不遇鲁侯天也’,以不遇本国之君,老更无可遇,故曰‘天也’。”广业案此言殊谬。史与孟子同传者,淳于髠齐人,荀卿赵人,不皆系以国;即孔门弟子,如端木赐卫人,言偃吴人,亦从无连国字之例,安见单言邹即为鲁下邑也?且邹国与郰邑,为字迥异。《说文》“邹,鲁邑,古邾国,帝颛顼之后所封,从邑刍声。郰,鲁下邑,孔子之乡,从邑取声。二字形义判然,许叔重书具在,可覆按也。邹字见《孟子》书者十,他书或作驺,如《史记》邹人,一本作驺人;如《始皇纪》邹峄山,《封禅书》作驺峄山;《汉书·地理志》鲁国邹,《注》故邾国,《续汉书·郡国志》驺本邾国,是也。俗通作邹,颜元孙《干禄字书》刍邹注云,上通下正,是也。郰字见《左传》郰人纥,通作鄹,《论语》“鄹人之子,”《孔丛子》“还辕息鄹”。亦作陬,《孔子世家》“生昌平乡陬邑,”是也。若邹郰之字,考古书从无通借。至《水经注》始讹郰为邹,而以孔子为邹国人。其言曰:“鲁国邹山,即《左传》之峄山,邾文公所迁,故邾娄国曹姓,叔梁纥之邑也,孔子生此,后乃县之。”其后周宣帝大象二年,遂封孔子为邹国公,实坐此误也。陆德明《春秋序释文》又讹邹为郰,而云孟子郰邑人。司马贞《史孟子传索隐》云,“邹,鲁地名。”又云,“邾,邾人徙邹故也。”圣贤梓里,任臆颠倒,此皆五代及唐俗体传讹,急待后儒是证者。故罗泌《国名纪》于郰下特别白之曰,“孔子生处,与孟子之邹异。”又注云,“或作邹,非。”极为了当。而宋神宗元丰六年,封孟轲邹国公,元文宗至顺元年,封邹国亚圣公,俱载正史。今乃混国为邑,谬假《说文》欺世,可乎?反葬诚属首邱之义,然是时壤接牙错,不必如后世之土断,《左传》载鲁伐邾,非一,安知疆田保绎而后,鲁地非即向之邹地?且系孟孙之后,则祖墓自应在鲁。不得藉是为鲁人之证。《左传》哀七年“鲁击柝闻于邾。”《汉志》鲁邹蕃三县,俱属兖州;鲁即鲁国,蕃即邾国,邹即邾文公所迁之绎也。此甚近之确证。不古之据,而以今境计之,合孔孟皆为邹人,误矣。至邹人与楚人战,正惟自身是邹人,故援以喻齐。《左传·正义》引《谱》云:“春秋后八年,楚灭邾。”意其时楚方蚕食,邹不行仁政,而妄与力抗,孟子知其必有后灾,适因齐事触动,遂不觉痛切言之也,乃以是即知非本国乎?且邹在春秋赋六百乘,传至战国亦在十二诸侯之首,故楚射者以秦燕魏比雁,齐鲁韩魏比青鸟,邹费郯邳比罗鸗,谓其余皆不足射,则知是时妄思敌楚者惟邹,故借为以一服八之证也。鲁既父母之,国何与慎子言,直斥其殃民僭越王制?如曰居邹邑即居鲁,则彼曹交所欲见而假馆者果何君耶?邹君即穆公,孟子与言必称曰君,故曹交虽不在公所亦必称君也。至平公则吾与鲁侯对举,即知非本国臣民矣。且邹鲁哄后,穆公肯复引仇国之人与图善后乎?阎咏曰:“只云近圣人之居,未尝云生圣人之乡。”言已明白。广业恐人之好异,使大贤宅里混淆,辄复详辨之。  清焦循《孟子正义》:《说文·邑部》云:“邹,鲁县,古邾娄国,帝颛顼之后所封。”段氏玉裁《说文解字注》云:“鲁国驺二志同,周时或云邹,或云邾娄者,语言缓急之殊也。周时作邹,汉时作驺,古今字之异也。《左传》作邾,《公羊》作邾娄,邾娄之合声为邹,《国语·孟子》作邹,三者邹为正。邾则省文。”  ……

作者简介

罗根泽(1900-1960),字雨亭,直隶深县(今河北深州市)人,是近现代著名的兼跨文史两科的学者。他于1927-1929年同时就读于清华大学研究院及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此间接触了不少名师。在清华读“诸予科”,导师为梁启超,梁先生去世后.改由陈寅恪指导。在燕京读“中国哲学”,导师为冯友兰和黄子通。在学术观点和研究方法上,他曾受梁、冯二人的影响,尤以粱启超的影响为大。彼时他已在从事中国文学批评史方面的研究,因而也常向当时任教于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的郭绍虞请益。罗根泽以治诸子学和中国文学批评史著称于世,其《乐府文学史》、《诸子考索》、《中国文学批评史》等书都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