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发王妃(典藏版)(全2册)

白发王妃(典藏版)(全2册)

1星价 ¥44.7 (6.4折)
2星价¥44.7 定价¥69.8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527689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600
  • 出版时间:2019-01-01
  • 条形码:9787555276890 ; 978-7-5552-7689-0

本书特色

●同名电视剧已经制作完成,即将开播……
●人气作家莫言殇代表作品,本次作为典藏版再次出版,装帧设计精美,有很好的收藏价值。
●该小说一开始就埋下伏笔,一个和亲被拒的公主将如何求生存,勾起读者的好奇,引人入胜,文中包涵当下流行元素,对读者有很好的吸引力。
●请容我一局棋,以爱为筹码、命做盘,下到肝肠寸断,亦不悔!
●一夜折磨,十年寿命,满头青丝尽成雪,幸不负卿意!

内容简介

红罗帐内,她被迫承欢,三千青丝在狂情男子眼中寸寸成雪。红罗帐外,她的夫君却与其他美人对酌成欢……当红光被撕裂,点点在风中落下,她艰难步出,那随风飞舞的满头银发很终刺痛的又是谁的心?“怎么……怎么会是你?”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让那自诩冷硬无情的男子,从此坠入无边地狱,痛悔终生……在这皇权至上、处处充斥着阴谋诡计的异世之中,她韬光养晦,淡然处世,只为求得一隅安宁之地,却终是不得所愿,不幸沦为他人手中的棋子……经历无情伤害后,一代倾世红颜被逼入绝境,满头青丝成雪。她究竟该低头认命?还是该绝地反击、绽放出耀世的光芒?试看,三千发丝白如雪,回眸一顾,倾断万人肠……

目录

"卷一


谁料丑女貌倾城


**章 抗旨拒婚


第二章 冤家路窄


第三章 棋逢对手


第四章 非她不可


第五章 坦诚相待


第六章 奉旨入宫


第七章 公主选夫


第八章 镜花水月


第九章 齐聚将军府


第十章 浮出水面


第十一章 公主大婚




卷二


红颜白发千般痛


第十二章 同床共寝


第十三章 命悬一线


第十四章 离王选妃宴


第十五章 久别重逢


第十六章 角色倒转


第十七章 离王认输


第十八章 千古罪人


第十九章 讨要真心


第二十章 皇兄皇妹


第二十一章 皇家狩猎


第二十二章 悬崖对决


第二十三章 痛别所爱


第二十四章 绝望深渊


第二十五章 一瞬白头


第二十六章 悔恨莫及


第二十七章 离开京城


后记




卷三


宠冠繁华妃子远


**章 南朝皇妃


第二章 一夜十年


第三章 半边胎记


第四章 一场豪赌


第五章 故人相见


第六章 挫骨扬灰


第七章 雪地埋骨


第八章 皇妃被逐


第九章 三皇齐聚


第十章 千里追寻


第十一章 情到深处


第十二章 皇妃还朝


第十三章 沉痛代价


第十四章 破紫翔关


第十五章 天命无解


第十六章 千古一战




卷四


黄粱一梦断魂局


第十七章 隐姓埋名


第十八章 启云皇宫


第十九章 往事再现


第二十章 血色惊魂


第二十一章 夫妻相见


第二十二章 晴天霹雳


第二十三章 情事如烟




卷五


情深不寿与君长辞


两心常在比金坚


第二十四章 绝望的缠绵


第二十五章 绝世的婚礼


番外一 父子过招——姜还是老的辣


番外二 释怀


番外三 容齐,永无出路的爱


读者番外 命里昙花


"



展开全部

节选

"白色的衣摆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之内,那人离她的距离不过三步之遥,他顿住了步子。她的心一直在悬着,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目光犀利敏锐,仿佛要透过绵密柔软的红纱直直刺进她的眼睛里。这一刻的宗政无忧,像极了**次见面时带给她的感觉,冷酷,邪妄,危险,压迫感尤为强烈,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轻轻颤了颤,只听他道:“本王也想瞧瞧这位传言中奇丑无比的容乐长公主的尊容,看看这所谓的奇丑究竟丑到何种地步?是天怒人怨,还是与之截然相反!”
如吐薄冰,语带森森寒意。宗政无忧正要挥手拂去盖头,却被傅筹拦住。
“离王倒是比末将还心急。不过再怎么急,她也是末将的妻子,这盖头还是由末将亲自揭开比较好。”
妻子?
宗政无忧目光一沉,嘲讽地笑道:“将军认为拜了堂便是夫妻了?本王以为不见得。”
傅筹道:“连拜堂都不能算,那离王认为怎样才算夫妻?”
宗政无忧看了漫夭一眼,那一眼包含了无数的复杂情绪,道:“自然是洞房才算。”
漫夭心口一窒,他这是在提醒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吗?
看来宗政无忧是打定主意不放过她了。也罢,他既已来了,不得到答案,定不会善罢甘休,事到如今,她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索性就亮开一切。她就不信,一个启云国加一个手握军权的大将军,临天皇还能事事由着他。
她忽然平静下来,淡淡笑道:“没想到以容乐之陋颜,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就连尊贵的离王殿下也专门为我跑这一趟,而我又怎好意思令各位失望。”
淡定沉静的气质,略带嘲讽的语调,令宗政无忧心头一颤,他还来不及多想,她已经抬手,自己将头顶的那块大红盖头一把扯了下来。
没有了那块红纱的阻隔,视线豁然开朗,她微抬下巴,冷眼瞧着俗世凡尘之人的千姿百态。
回应她的,首先是满堂的惊诧与抽气声,有人茶杯落地,碎成三瓣,茶水四下溅开。
然后,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她一人身上,那些先前吵着要看她真面目的皇室贵族子弟们,个个睁大眼睛,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曾被他们避之如蛇蝎的女子,心中无一不在问着同样一个问题:“她,她她真的是容乐长公主吗?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就摆在眼前。
传言说容乐长公主相貌丑陋,可这名女子,她哪里能和一个丑字扯上关系?他们平常自以为学富五车,文采了得,可此刻,面对这样一名女子,他们竟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她的美丽。其实这女子的容貌美丽还在其次,*摄人心魄的是那双琉璃般明澈的眼睛,还有那份淡然高贵的气质,令他们这些自诩血统高贵的皇室贵族们竟生出自惭形秽之心。再看一旁艳光四射的香夫人,竟再也看不出香夫人哪里迷人。
**次,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是浅薄无知,竟然会去相信莫须有的传言,生生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将这天仙般的女子拱手让了人。
太子更是不可思议地张着嘴巴,这世上竟有如此美人?早知如此,他还不如想个办法休了太子妃,就能成为*有资格迎娶和亲公主的人选了。
大堂之内,百人有余,各人心思皆是不同。香夫人见太子一副丢了魂的模样,无比嘲弄地撇了撇嘴。转眸时,目光落在身穿喜服的男子身上,只见傅筹望着那名女子的眸光亮如星辰,眼底的惊艳之色溢于言表,另有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的淡淡欣悦,心猛然一沉。
盖头揭下的刹那,宗政无忧的心神猛烈一震,有什么在瞬间土崩瓦解。他就站在离她三步远的距离,怔怔地望着那个傲然抬眸目空一切的女子,心中一瞬间百转千回,停止了一切言语和动作。
是她,真的是她!
三日前,她还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交付于他;三日后她一身嫁衣,泰然自若地与别人拜堂成亲,还用那样清冷淡漠的眼神扫过他的脸,就如同看待一个陌生人的眼光,令他的心不可抑制地狠狠抽了一下。
“都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吗?”她问,止光漠然盯住面前的男子,而这男子的眼神,仿佛深受打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人抢了心爱之人。她不禁在心中冷笑,到现在他还在演戏,他以为她还会愚蠢地上当吗?
漫夭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准备离开。
“我陪你进去。”傅筹温柔地牵住她冰凉的手指。
十指相握,她没拒绝,却没想到这个简单无比的动作竟深深刺痛了身后男子的眼睛。宗政无忧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她:“你要去哪儿?”
漫夭头也不回地淡淡道:“拜完堂还能去哪儿?当然是洞房。”
“你!”宗政无忧面色勃然一变,冷静全失,望着女子平静的侧脸,忽然冷笑:“洞房?你要跟他洞房?!怎么容乐长公主这么快便不记得三日前的那个晚上?要不要本王给你提个醒?”他冷酷的声音狠狠地敲击在她的心上,令她心口窒痛,身躯僵硬。
三日前,三日前,让她无比痛恨的三日前!他就这样轻易地在大庭广众、下提起,下一句,他还要说什么?双眼竟有些发涩,她抬起头,看着房梁,紧紧抿着唇却不想说话。而这表情看在宗政无忧眼里,却是极度淡漠,好像不论他说什么她都不在乎。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世人皆说男子薄情,他却觉得女子无情时,更胜男子无数倍,三日,才不过短短的三日,她便迫不及待地转投他人怀抱。
“这就是你所说的无法扭转的乾坤?”宗政无忧浓眉紧拧,怒极反笑道:“你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接近本王,骗取本王的感情,你想让我为你痛不欲生,以报复我当日对你的拒婚和羞辱?”
漫夭心头一痛,明明是他心存利用,欺骗她的感情,伤了她的心,现在却倒打一耙,说一切都是她的阴谋,真是可笑。她控制不住地笑道:“离王太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
让他痛不欲生?这个世界有那种人的存在吗?她无比讽刺地想,就要挣脱他的桎梏,手臂却被捏得更紧,骨头像是要碎掉。
“放开我。”她皱眉。
宗政无忧反而将她抓得更紧,目光变幻不定,竟隐有恨意,道:“如果不是,那你为何要隐瞒身份?还设下偷天换日的计谋。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别忘了,三日前离王府后山,你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你以为做了本王的女人,你还有权利嫁给别人?”
四周一片哗然。
有人忍不住小声议论:“原来她已经跟了离王,怎么还好意思装作若无其事地嫁给傅将军?真不要脸。”
“傅将军真惨,还没成亲就被扣了顶大大的绿帽子。”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尤其是那些在看到她真容之后悔恨莫及的贵族子弟们突然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立刻又得意起来。
鄙夷、嘲笑、不屑、质问、唾弃,她被这些目光肆意包围着,仅仅因为那个男子的一句话,她在世人的眼中就从一个高贵美丽的仙子瞬间变成人尽可夫的贱妇。如果不是碍于她的身份,说不定现在就会有人嚷着要把她浸猪笼,或者烧死!
漫夭闭上眼睛,牵着她另一只手的傅筹正在慢慢地松开她,她没有去看傅筹现在是什么表情。
外面的雨似乎越下越猛,没有丝毫停止的架势,屋檐的水滴被大风裹着砸在半敞的窗子,啪啪地响。
是什么迷了她的眼睛?再度睁开时,视线有些模糊不清,她努力睁大眼,冷风吹动着她的衣摆,整个身子微微颤抖着。她转过头,愣愣地看着她曾放下防备真心爱过的男子,他是那么的无情,撕碎了她的心还不够,还要来践踏她的尊严。真的很想抬手狠狠甩他几个耳光,但她*终什么也没做。她拼命地告诉自己,他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她不在乎,他便伤不到她,伤不到。可是,此刻她的心里为什么那么那么地难受,难受得像是有人在拿刀子不断地捅她。她忍不住吸气,抬高下巴,看窗外雨雾蒙蒙,口中一阵腥咸,唇上不知何时竟被咬出血口,汩汩地往外渗着血,吞咽一口,那腥咸的滋味,从喉间一直蔓延到了心底,苦涩不堪言。
宗政无忧看到她唇上渗出的血迹,目光一震,之前翻滚在他胸腔内的滔天怒气突然消弭,更升腾起一股闷痛之感,令他不由自主地想抬手为她擦去唇上的血迹,但那只手始终没抬起来。
周围的议论声还在继续,他眸光一沉,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些人,厉声警告道:“都给本王闭嘴!谁再敢多说一句,本王让他从今往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凌厉慑人的气势令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能力。
宗政无忧望着女子身上刺目的大红喜服,表情冷酷地说道:“脱了它。跟我走。”
漫夭笑了,这个男人还是这么狂妄,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他以为她是什么?他的奴才?还是他的宠物?
“对不起,离王殿下,我已经嫁人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傅将军的夫人。即便将军休了我,我也还是启云国的公主,不会任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以前是我看错了你,以后不会了。”
她冷漠地说着,抬手一根一根用力掰开捏住她手臂的他的手指,神色倔强而坚持。
宗政无忧看着她的动作,看着她用尽全力也要逃离他的掌控的决绝,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无力感。身份从来不是他的顾忌,但是这样冷漠决绝的她,却让他陡然心生惶恐。
一直以来,他都坚信自己这一生可以做到无心无情,但这一刻,他对自己万分失望。在这个女子面前,他十三年来的努力,竟比不上十几日的相伴。假如换作其他人这么不识好歹地违逆他,他可以用千百种残酷的刑罚令其生不如死,不需要多说一句废话。可是,对她,他现在却连怒气都没了。
"

作者简介

莫言殇,80后女子,人气作家。性喜安静,爱好写作,擅长以优美的文笔,巧妙的构思及诠释命运的写作手法,讲述淡然平静的女子在阴谋的夹缝中求生存的爱情故事。
代表作:《白发皇妃》《夜妖娆》等。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