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生物语(5下裟椤敖炽上下)
读者评分
5分

浮生物语(5下裟椤敖炽上下)

¥54.2 (6.3折) ?
1星价 ¥60.2
2星价¥60.2 定价¥86.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商品评论(2条)
ztw***(二星用户)

故事的完满

有塑封,大结局厚厚的两本,太感动了,迎来结局篇

2023-11-18 21:59:23
0 0
画扇如***(二星用户)

从高中开始,到现在终于看完整个系列,回顾,是我的青春。

2023-10-25 19:47:08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70220267
  • 装帧:一般纯质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16开
  • 页数:569
  • 出版时间:2021-06-01
  • 条形码:9787570220267 ; 978-7-5702-2026-7

本书特色

1、裟椤双树,百万畅销作家,多次入选中国作家富豪榜,擅长幻想妖物志小说,文笔通达晓畅,表达方式流行、表现手法现代、情感和价值输出不落俗套,格调突出,风格显著,值得读者翻开阅读。 2、裟椤双树的经典代表作《浮生物语》系列为国内幻想妖物志小说中的佼佼者之一,古风架构、幻想奇趣,妖怪神话的动漫式演绎吸引了大量读者。作品主人公为一棵树、一条龙,系列热销十余年,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实体书销售已有数百万册。 3、《浮生物语》系列迎来大结局!《浮生物语5下·裟椤敖炽》为该系列的收官之作,除杂志连载部分,还收录了超二十万字未公开的结局篇。当老板娘和敖大爷回到不停,发现好友背叛、亲朋离散,毅然决然踏上寻找挚亲与真相的旅途,在伦敦陷入重重迷雾,而天帝震怒、龙族恩怨……一切指向万妖之源,随着一步步靠近真相,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也渐渐浮出冰面。 4、封面和插画由知名人气画师鹿菏创作,鹿菏为“浮生物语”系列御用画师,其风格突出,意境缥缈,想象力丰富,十分契合“浮生物语”的主题表达。封面设计大气明朗,采用特制纸张和独特的击凸工艺,印刷精美。 5、除收录超20万字未公开结局篇,还特别收录99条读者留言,彼此相伴十余载,是你们见证了“浮生物语”故事,小说虽有完结,但我们之间的牵绊永远不停。

内容简介

甲乙叛变,带走不停里的挚爱亲朋,老板娘与敖炽踏上了寻找万妖之源西溟幽海的旅途。二人为了找到消息灵通的虫帝,深入危机四伏的阿图拉,又见识了恶念丛生的暗网,随后被卷进一段旧怨,往事浮现,一个“预言”背后是敖炽的“失踪”与龙族的危机。然而不止于此,天帝性情大变,三界混乱,世界开始走向崩坏……一个个谜团被解开,一个个过往重现眼前,一个个故人再次归来,裟椤历经一切,终于找回了世界很初的样子。

目录

章 左右 第二章 安泊 第三章 飞星 第四章 稻草 第五章 茧魅 第六章 三尾 第七章 断湖 第八章 命敌 第九章 止羽 第十章 獠元 第十一章 阿芷 第十二章 装椤 第十三章 终章 后记 我们的“浮生”纪念册
展开全部

节选

壹 前面有光,明晃到嚣张,天空大地分裂于瞬间,只得一双赤金羽翼,大到遮天蔽日,每一次扇动都掀起一场无从躲避的风暴。云朵与尘土调换位置,山河湖海乱作一团,世界处处混沌,无立足之处,一呼一吸之间,竟觉得疼痛是可以被闻到的。 我左顾右盼寻不到出口,身体总飘忽着,始终未曾脚踏实地,心头慌慌郁郁,却又怀着一丝不可言喻的期待。我努力张开眼睛,试图看清身在何地,可惜眼前总蒙了一层纱,一时白,一时绿,缭乱的光与雾层层叠叠地氤来,无边无际,无休无止。 “你还不过来吗?”有人在说话,轻轻柔柔,不慌不忙,声音自四面八方而来。 我想开口,又如鲠在喉,费了天大的力气才发出声音:“谁?” 无人回应。 远远走来一个人,样貌模糊,雌雄难辨。 我眼见对方朝我而来,可不论其步伐是缓是急,走了多长时间,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无丝毫改变。 “爸爸!妈妈!” 是在叫我吗?可那不是未知跟浆糊。但我记得这声音是叫阿朱的小妖怪吧?它怎么在这里?许久前它就不在这世界了,是我亲手葬了它。 “你有名字吗?以后就叫你裟椤吧。” 又是谁?子淼? 我不信。我拼命想让自己靠近对方,奈何身体根本不听命令。 “老板娘,蛋炒饭要这样做才会好吃。” 胖三斤也来了?你出鱼门国了?不不,你出不了,我亲眼见你灰飞烟灭。 “开饭!我煮了番茄煎蛋面!” 这……赵公子是你吗?你走近点儿,我看不清楚,你还活着? 光线越来越刺眼,人影晃动不止,初时明明只见一个,怎的越来越多,还在各说各话,每一个我都认识,每一个又都陌生。 我想大声质问,喉咙却仿佛不存在了,发不出半点儿声音,耳朵里嗡嗡大作,世界如散落的拼图,伸手去拽,却触不到任何有形之物。 我又被困在什么诡异的地方了,叫天不应,无路可走。 呼吸没有越来越急促,反而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嘶! 好冷!头顶怎的下起了雪,那么大那么密,片刻间便能将我整个儿埋起来吧。 可是,为何只有头顶发冷,身体却温暖如常? 散乱的光线渐渐聚拢成一个光点,又如烟花般绽开,瞬间绚烂后,四周漆黑如墨,寂静无声。 忽地一声叹息,将黑暗撕开一个角。 天又亮起来了,米白色的窗帘在微风里晃动,半开的窗户外头几只麻雀叽叽喳喳飞过去,窗台上的绿植终于熬到了它们*盼望的季节,绿得洋洋得意。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视线才聚焦到身边的男人身上。 敖炽大气不敢出,只使劲握住我的手,看我的眼神不是在看老婆,而是在看一枚定时炸弹。 “醒……醒了?”他的声音鲜少有这么低沉柔和的时候,仿佛稍微大声一点我就会四分五裂。 我没吱声,下意识地翻了翻眼珠,因为额头冰凉一片。敖炽给我压了一个可能比我的头还大的冰袋…… “你有病啊,不如干脆把我冻到冰箱里。”我的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听不清,灵魂跟身体可能还没有完全契合好。 敖炽赶紧把冰袋拿开,摸了摸我的额头:“倒是不怎么烫了。” 我哭笑不得:“不怎么烫了……我没长冻疮已经是命好了。” “你真的醒了!”敖炽眼里骤然有了光,一把将我抱到怀里。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切身感到了他失而复得的喜悦,尽管我对这种喜悦的由来并不是很理解。 醒了?问题是我什么时候睡过去了?还是晕过去了? 毫无印象。 愣了好几秒,我从敖炽的拥抱里挣脱出来,所有的记忆与思考能力还在身体里四散奔跑,一个都不打算回来似的。 见我眼神涣散,敖炽又紧张起来,抓住我的肩膀死死盯住我的眼睛:“我是谁?你在哪儿?” 我都不想回答这两个蠢问题——你是我夫君,这儿是不停,我们的卧室。 毫无难度嘛。 可是……为何心里有股怒意在蠢蠢欲动,从刚才到现在,越发不能控制,如一把早就插在心脏深处的刀,不动还好,一动便剧痛难忍,血流满地。 我记得眼前人,记得我是躺在自家的床上,可心头那把刀是什么? 我下意识地捂住心口,那里越痛,溃散的记忆回来得越快。 “怎么了?不舒服?痛吗?”敖炽急吼吼地起身,“我去找人。” 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找谁?” 他愣了愣,不管不顾道:“随便吧,天上地下,神仙妖怪,总有医术高明的,怎么也能绑一个回来。” 我笑了,果然,纵使天地变色万物更替,我家敖大爷的画风也是绝不会改变的。 天上地下……神仙妖怪……我是要找人,可绝对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我要找谁呢? 如此一问,心口越发揪起来地疼,脑子反倒是彻底清醒过来。 “甲乙!”我的指甲差点儿抠进敖炽的肉里,总算想起心里那把刀是怎么来的了,“甲乙带走了浆糊未知,带走了不停里的所有人?”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我的本能还在抗拒将“绑架欺骗诱拐”这般下作的词语用在甲乙身上,带走……这个曾被我无限信任的人,利用我的毫无防备“带走”了我可以用性命去交换的家伙们。梧桐画廊那间茶室里萦绕的香气,到现在都未散去,跟甲乙那张悲喜皆无的脸一起,化成我*难承受的毒药。 怎么能是他呢……怎么能是他呢! “是。”敖炽坐回来,任由我不受控制的力气在他身上发泄,“甲乙带走了所有人。你我亲耳听到,亲眼见到,他就是将军,是从头到尾都在跟我们作对的敌人。” 力气瞬间从手下滑走,我松开敖炽,整个人都瘫软下来,所有缺失的画面都想起来了。 甲乙的每一句话,都是能夺我性命的好武器。 后院起火,防不胜防。 “那天一出梧桐画廊,你就气晕过去了。”敖炽揽住我的肩膀,仍不放心地打量我半天,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倒是少见得很。 我皱眉,他不说还好,一听“气晕过去”,浑身骨骼经脉似是得了提醒,各种酸胀疲痛汹涌而来,这种不适,久躺不动的人才有。 “我睡了多久?”我难受地扭扭脖子。 敖炽的眉头比我皱得还深:“十五天。” “半个月?”我一惊。 “准确说是十五天又十五个小时。”敖炽把枕头立起来,让我靠上去,又把被子往上扯了扯,“吓人……十五天。” 我自己都觉得吓人。之前在鱼门国,我把自己饿晕了三天,区区三天便已将敖炽吓个半死,难怪这次醒来,他一反常态,紧张忐忑得像个做不出考题的小孩子。 怎么可能昏睡这么久……上次三天,这次十五天! “醒了就好,其他的暂时别多想。”他摸了摸我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之后,才松口气道,“饿了没?”刚说出口他就打了一下自己的嘴,恨恨道,“废话!十五天不吃东西能不饿吗!”说罢便匆匆出了房间。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我看见敖炽的眼睛有点儿红,亏得他转身转得快,才没给我看清楚的机会。 他是不是以为我这次铁定被甲乙气死了? 不会的,没有那么容易。 腹如雷鸣,身体不过稍微松懈一下,难忍的饥饿便排山倒海扑过来。 无暇顾及其他,敖炽拿来的所有能吃的都被我顷刻间消灭干净,连方便面的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敖炽的担忧又增加了,不但怕家里的食物不够吃,更怕我一不小心把盘子都吞了。 而我面对一大堆空碗空盘,连打个饱嗝的欲望都没有,吃了那么多东西简直跟用意念吃下去的一样,肚子里一点儿饱足的感觉都没有,仅能说不那么饿罢了。 敖炽闭上张大的嘴巴,连声道:“好好,能吃就好,能吃就死不了。” “没了?”我擦擦嘴角的汤汁。 “我再去叫一轮外卖。”敖炽伸手去拿手机。 “不用了。”我摇头,“已经不太饿了。” “还是再吃点儿吧。”他不放心。 “真不用。”我抬头直视他,“我是不是有点儿不正常了?” 敖炽愣了愣,旋即弹了一下我的脑门:“无病无痛能吃能睡跟猪一样,哪里不正常了。” 我笑笑:“也不知刚才是谁哭着喊着要去找大夫。” 敖炽尴尬地白了我一眼:“刚刚是以为你有内伤!”说着又将一杯温水递给我,“喝!” 咕嘟咕嘟喝下去,整个人舒服许多,脑子也没之前那般沉重糊涂了。 深吸一口气,我掀开被子要下床。 “干吗?”敖炽拦住我。 “躺了半个月,再不起就该入土了。”我推开他的手站起来,双脚触地的瞬间腿有点儿发软,撑住敖炽的肩膀才勉强站定了。 “呸呸呸,什么入土,刚醒过来就说胡话!”敖炽连啐了几口,起身把我扶稳,“别勉强,你现在走、跑、跳都不可能利索的。” 这话是真的,关节近乎僵化,感觉手脚都不是我自己的。 在敖炽的搀扶下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身体才渐渐找回真实感。 现在是下午,天气很好,春天的阳光附在玻璃上,我把手掌贴上去,与窗外的世界打个久违的招呼。 不停的周围一切如故。街面上依然会传来汽车的喇叭声,电瓶车偶尔也会不甘示弱滴滴滴地喊起来;不用看也知道那些路过的孩子今天依然在打闹嬉笑,拎着蔬菜水果的爹妈长辈在身后唠叨着要他们好好走路;年轻的男孩子拧开矿泉水瓶盖,递给挽着自己的女朋友;临街的小店门口又贴上了打折的海报。往来诸人皆有来处,也知终点,每天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 我竟羡慕起来。 如果我不是一只树妖,敖炽不是东海的龙,我们不会法术,没有不老的容颜,无需强大到要将众生性命扛在肩头,只跟街头寻常人一样,上班下班,为买房子攒钱,为孩子要念哪所学校头疼,为自己今年又胖了几斤气个半死——这样是不是好很多? 可惜啊,我们连享受这些烦恼的资格都没有。 连孩子都丢了,生死未卜,前路难测。 我的手指在玻璃上叩出了声音。 “去院子里晒晒,去去这些天的霉气。”敖炽捉住我的手。 从头到尾,他对未知浆糊几乎只字不提。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心痛到逃避现实,只是顾念着刚刚才“活”过来的我。 如果我此刻恨不得杀掉甲乙,那么敖炽只会想把甲乙反复杀一百次。 可他偏偏什么都不说,平日里能为吃不到西瓜大发脾气的男人,如此大祸,却连一点儿愤怒都不肯表露出来。 歇斯底里,无用。 他明白,我明白。 幸好我们没有分开,毕竟还要互相支撑着彼此理智与坚强。

作者简介

裟椤双树,女,射手座,自由撰稿人。现居成都,喜好美食与时尚,善于在行走中捕捉并记录幻想,作品既有旖旎浪漫的古风,又有潮流的现代视觉系风味。文字华丽老练,动漫风十足,《漫客小说绘》当家作家,代表作《浮生物语》系列、《降灵家族》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