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声汉逸书两种

石声汉逸书两种

¥37.5 (6.5折)
1星价 ¥44.1
2星价¥44.1 定价¥5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6830714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25cm
  • 页数:280页
  • 出版时间:2019-07-01
  • 条形码:9787568307147 ; 978-7-5683-0714-7

内容简介

本书主要内容包括: 生命新观、国立中山大学广西瑶山采集队采集日程、石声汉《荔尾词存·自序》 (石定枎注释) 、《石声汉逸书两种》出版后记。

目录

代前言
生命新观
国立中山大学广西瑶山采集队采集日程
附录:
石声汉《荔尾词存·自序》
(石定枎注释)
《石声汉逸书两种》出版后记


**篇 生之执着
一 我们的所谓“执着
二 “生”“之”保全
甲 防御
乙 逃避
丙 寓守于攻,寓兵于食
丁 警戒色与拟态
戊 自刑
三 生之延续
甲 老境
乙 逆境
丙 扩大的延续
四 反执着
甲 人可以选择“死
乙 自杀
丙 向死挑战

第二篇 生之发展
一 发展的趋势
二 个体的发展
甲 食
乙 住
三 种族
甲 寿命
乙 繁殖
丙 配偶至上
丁 儿童本位
四 由个体到群体
甲 种族的扩大
乙 群

第三篇 生之意义
一 生命时间空间
甲 连续
乙 变化
丙 和谐
丁 生物的相处
二 我们自己
甲 根据过去利用现在
乙 利用现在创造未来
展开全部

节选

  另外还有一方面,也可看出一个“成套”的变化:坚厚的房子,既成之后,便不容许轻易改造。这也是必然的结果;因为愈坚厚,所需要的材料愈多。在“自足自给”的条件之中,**期预算里,在“房屋建设”项下,消费去了的,如果相比较大时,其他方面的建设,“生长”一项,支配额自然相比地减少。生物的“建设”,既然要十分经济:**期的“房屋建设”,自不能尽量替后来预留地步。第二期的房屋建设费,既然又要以**期“生长”的“结余”作根据,那么,“自己否定”的结果,自然第二期的其他建设,也不得不相比减低。以这些**期耗费了许多物资去建设房屋的生物,继续生存时,第二期的扩展,便得有种种安排:*省事的是蚌蛤:依着“偏心重曲线”的方向,向外面慢慢增大;同时在旧壳上渐渐加厚。这样“省事”的结果,第二期生长分量,自然便少得多;以后还得逐期递减。“居简而行简”没有办法逃出“太简”的判定;毕生都只好简简单单,慢慢地“活”。此外还有一个“限制的条件”,便是旧有房屋的处置:像蚌蛤等“太简”的东西,新的旧的,一气相连,自无困难。蜗牛、螺之类,便只好把旧有的处置不用,依着旧址另建新屋:行动时,连新带旧一并驮着奔驰;顾得“住”,便顾不到“行”。虾蟹等,不安于“狷者”的办法,想图进取,不愿多有“负担”,便不得不“忍‘痛’牺牲”毅然决然,从旧房子里脱出来,躲藏在隐僻的地方,另靠“还丹”,造一副新的甲胄。“进化”上来,到了爬虫这一阶段,这一个问题,仍旧没有更好的解决,像龟和鳖等,把脊梁骨也拼在房子里面去,“偷工减料”以取巧的,便袭取蚌蛤那一派“太简”的办法。像蛇和一部分的蜥蜴,就学虾蟹等,隐居蜕化,暂退终南山,预备后日“高掇巍科时”再来享受。  虾蟹们的堂兄弟中另有一派,更别出心裁,爽性自己不造房屋,依仗敏捷的行动,锐利的眼光,在海里面去找螺贝“寿终”后所留下的“正寝”来利用。这就是我们所谓“寄居蟹”。可是寄居蟹虽在这一方面得到便宜,这便宜究竟不能从容享受:**人家的旧房子,虽可应用一时,但是究竟不能十分如意:太宽了,笨重不堪,搬家不便:太窄了又不能扩展。因此在窄小的壳里寄居了一些时后,还得另寻新的,才能舒适。虽说房主人已辞尘西去,可以不受年年加租的威胁;但连寻带搬,这里面毕竟有种种的不便。第二,没房子住的多,空房子太少,也是一件麻烦。争斗一生,“安居乐业”的机会便少。寄居蟹出游的时候,往往要碰到拦路抢劫的同宗。一场恶战后,战败的得把自己辛辛苦苦找来的螺壳,交出给胜利者;自己多半就退到对方丢下的空壳里去藏身。但是胜利者所得的,往往只是一个“精神胜利”:掳获的房屋,并不一定比自己原有的安适。这样下来,胜者凭精神上的收获以自慰;败者在新得的空壳中倒也“得其所哉”。战后和平,真是双方满足,颇不易得。  植物的种子果实,也有藉硬壳厚皮的包护,在“竞争”中占点便宜的。但是在发芽时,硬壳厚皮,往往就是萌发的大障碍。在保全上有利,在发展上便有损;究竟也不能面面俱到。  靠甲壳做坚守的工具,既有“穷”有“不便”;另外有一些生物,便以“特种防御”来抵抗。在身体外面,长上硬毛、刚毛、掀毛、刺等;或者身体内部,预备酸、辛、涩、苦的味道;或者干脆就有毒,使攻击者因有“其味不佳”“知难而退”。植物因为不能行动,借这设备而苟全的很多:“玫瑰花又香又好看,就是有刺刳人”,便是一例。遭荨麻刺过手的人,第二次“非必要时”,便不乐意再去碰它。皂荚树、酸枣、“铁篱笆刺”(四川普通的藩篱植物,和北方的酸枣同类的东西),嫩叶嫩枝,牛羊决不肯光顾的。又酸又多的虎耳草,连蜗牛也不肯吃。天牛的幼虫,专吃树干木材;可不能在“树脂”(松香)的松柏枝干里生长。半夏、乌头等又肥又嫩的块茎,很少有给住在地下的动物吃掉的事情;大概就应为它们太毒,实在不好吃。动物界中,像珊瑚、水母、水螅的“刺丝胞”,海参的“棘皮”,海绵的“骨针”,保全了许多不能自由行动的动物。就是海星、海胆、刺猬、豪猪等能行动的动物也因为浑身带刺,攻击者便“无从下手”。毒蛾、毒蜂等毒液,电鳝、电鳗的电力,侵略者受过一番教训之后,也往往终生不忘,不敢再来尝试。这一种“设防”,真替弱者开了一个大大的“方便之门”;在无险可守,无路可逃,无力可战之中,这一着往往就是“胜着”。  ……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