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津轻/日本经典文学

津轻/日本经典文学

1星价 ¥30.0 (7.7折)
2星价¥30.0 定价¥39.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220116407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25
  • 出版时间:2020-08-01
  • 条形码:9787220116407 ; 978-7-220-11640-7

本书特色

在日本畅销作家中,太宰治是不可不读的一位,他影响了村上春树等众多文学大家。他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并列为日本战后文学的巅峰人物。 读者熟悉的太宰治是灰暗、矛盾、颓丧的。但在这些色块的背后,也有一束光,打在他的心上。光照不到的地方,留下了阴影,让太宰治的内心彷徨、纠结。《津轻》,太宰治少有的暖心之作,其中倾情描绘的故乡和故乡的旧人,是他的光。离开故乡后的经历,不再被光照耀,塑造了太宰治低沉而矛盾的一生。就像太宰治在文中写的那样,“对于我这种背负着恶劣业障的男人,神明必将夺走我笔下的那片‘故土’,让我无处可归”。 读了《津轻》,才能读懂太宰治,读懂他心中的光明与晦暗。

内容简介

《津轻》收录日本文学巨擘太宰治的三篇佳作:《津轻》《青森》《佐渡》。本书的主体,即《津轻》一文,是太宰治受小山书店所托,为故乡津轻地区创作的风土记,zui初发表于1944年。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斜阳》等作品,总是被晦暗、颓丧的氛围浸染。但《津轻》不同,他时隔多年回到故乡,见到亲朋好友,重新了解故乡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笔下传递出浓浓的乡情。 太宰治具有代表性的文风是矛盾、颓丧、挣扎、绝望、孤独的。而《津轻》是太宰治带有暖意的作品,饱含了对故乡的爱和对世间的眷恋。读过《津轻》,对太宰治的理解才是完整的,也会了解,为什么太宰治会在离开故乡和故乡的人后,逐渐走向颓丧。

节选

节选自《津轻》 此时,我从车窗探出脑袋打量这座小小的车站,恰好看见一个年轻姑娘两手各拎着一只大包袱跑过来。她身穿久留米碎白花纹和服与相同布料做成的劳动裤,嘴里衔着车票。她在检票口站定,轻轻闭上眼,脸蛋朝那位美少年般的检票员微微凑过去。美少年心领神会地拿着检票夹,动作利落地在姑娘贝齿 间的那张红色车票上啪的一声打了个孔,宛如熟练的牙科医生拔掉前齿。少女与美少年神态自若,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仿佛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少女刚上车,列车便哐当一声开动,好像司机在此停车就是为了等待这名少女。这般悠然闲适的车站,在全国一定是绝无仅有的。我想下一次,金木町町长可以在上野车站放声大喊:“给我一张到芦野公园的车票!” 列车在落叶松林中奔走,这一带如今已被辟作金木公园。园内有一片池沼,名叫芦之湖。早些年,大哥似乎捐赠过一艘游览船给公园。不一会儿,列车到达中里。它是一座人口约四千的小镇。由此地开始,津轻平原地势越来越狭窄,往北可到内潟、相内、胁元等村落,水田面积明显减少,也许这里可 以称为津轻平原的北门。幼年时代,我曾来过这里玩耍,因为家中一户姓金丸的亲戚就在当地经营吴服屋。那时我差不多只有四岁,除去村外那道瀑布,其余都记不大清了。 “阿修。”有人在唤我的名字。我回过头一看,金丸家的女儿正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她比我年长一两岁,看上去却一点都不老。 “好久不见。你打算去哪里?” “哎,我准备去一趟小泊。”我一心期盼快些同阿竹重逢,对于别的事便有点心不在焉,“我要搭这趟巴士过去,那么,失陪了。” “这样啊。你回程记得来我家一趟哟。我们在那边的山上盖了栋新房子。”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车站右手边绿色的山丘上矗立着一栋崭新的屋舍。倘若此行不是为着去见阿竹,我一定会很开心地看待自己与这位青梅竹马的偶遇,并且乖乖地顺路前往她的新家做客,好整以暇地同她畅聊中里的见闻。奈何眼下我一分钟也不愿意浪费,根本没有耐心理会这些琐事。 “我走啦,下回见。”我语气敷衍地同她道别,匆忙搭乘巴士离开。巴士里非常拥挤。在去往小泊的路上,整整两个小时我都一直这么站着。中里往北的大片土地,皆是我迄今为止不曾到过的地方。被称作津轻远祖的安东氏一族,从前就住在这一带,前文我已描述过当年十三湊的繁荣盛景,而关于整 个津轻平原的重要历史进程,似乎可以放在中里至小泊这片地域内。 巴士爬上山路往北行进。眼看路况越发恶劣,车身颠簸得厉害。我牢牢抓住行李架的铁杠,弯腰打量窗外的风景。果然已置身北津轻了呢。与深浦等地的风景相比,这里有些荒凉,人迹罕至。山上的树林、灌木和竹丛自顾自生长,仿佛与人毫无关系。虽说同东海岸的龙飞相比温和不少,但附近的草木所构成的视觉印象还是离“风景”有一步之遥。因为,它们与旅人从无对话。不一会儿,十三湖映现在视界之中,冰冷地泛着苍白水光,犹如一枚盛着水的浅浅的珍珠贝壳。这片湖泊优雅却遥远。湖面平静无波,看不见一只船。它分外空阔,也不发出任何声音。它是一汪遭人遗弃的孤独水泽。连流云和飞鸟都不屑在湖面留下影子。列车行过十三湖,不一会儿来到日本海海岸。这附近差不多也被划入国防的重要区域,因此同前文一样,具体细节不再详述。 临近正午时分,我顺利到达小泊港。它是位于本州西海岸*北端的港口。再往北翻过山岭,就是东海岸的龙飞。换句话说,这里是西海岸*后一座小镇。以五所川原一带为中心,我像落地钟的钟摆一样,从旧津轻领西海岸南端的深浦悠悠地晃回原点,紧接着一口气荡到位于同侧海岸北端的小泊港。 这里其实是座人口约二千五百的渔村,中古时代便有他县船只进出,尤其是通往虾夷的船舶,为了躲避强劲的东风,一定会在这处港口稍事停留。前文我曾多次提到,在江户时代,它与附近的十三湊同为运送稻米、木材的重要港口,至今这座筑港依然气派十足,与村落的氛围不甚协调。水田位于村外不远处,面积十分有限,不过水产相当丰富,不仅能捕捞鲉鱼、六线鱼、乌贼、沙丁鱼等鱼鲜,还盛产海带、裙带菜等数量丰富的海藻。 “请问您认识越野竹这个人吗?”走下巴士,我拉住一位路过的行人,立刻向对方打听。 “越野……竹吗?”对方是位中年男子,身穿国民服,看上去像是村公所职员的模样,他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道,“这个村子里有不少人家都姓越野……” “她以前生活在金木町。再就是,如今五十岁左右。”我拼命解释道。 “啊,我想起来了。这里的确有你说的这么一位。” “果然有吗?她住在哪里?家在哪个方向?” 我按照男子指点的方位走过去,找到了阿竹现在的家。那是一间店面将近六米宽的五金铺,小小巧巧,比我在东京租住的破屋倒是气派十倍不止。店铺门口静静地垂着暖帘。不好,这么想着,我立刻冲到入口处的玻璃门旁一瞧,果然门上挂着一把小巧的南京锁,将店铺锁得严严实实。我试着推了推旁侧的玻璃门,每一道都关得牢牢的。没有人在家。我束手无策,擦了擦汗。还好并不像搬家了,大约临时有事外出了吧。

作者简介

太宰治(1909—1948) 日本著名小说家,“无赖派文学”代表作家。 本名津岛修治,1933年开始以“太宰治”为笔名创作小说。太宰治是日本战后和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齐名的重要作家。他在不足二十年的创作生涯中,留下了许多耐人寻味的作品,如《斜阳》《人间失格》《女生徒》《津轻》《小说灯笼》《惜别》等,以率真细腻的文笔征服了众多读者,成为一代名家。1948年,太宰治与情人投河自尽。他那纠结、忧郁、晦暗、矛盾的一生走向终结。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