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乌苏里的莽林中(上下)/纯粹译丛

在乌苏里的莽林中(上下)/纯粹译丛

1星价 ¥76.4 (7.8折)
2星价¥76.4 定价¥98.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59838094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846
  • 出版时间:2021-08-01
  • 条形码:9787559838094 ; 978-7-5598-3809-4

本书特色

这是一部有着很高知名度的脍炙人口的作品。它既是苏联地理学家弗.克.阿尔谢尼耶夫于20世纪初在乌苏里地区考察后所写的地理考察报告,也是一部堪与梭罗《瓦尔登湖》相媲美的自然文学经典。中国翻译家协会专家会员西蒙推出此中文版翻译力作,在致敬经典的同时,为读者提供了精彩可期的自然主义文学阅读盛宴。

内容简介

本书是苏联地理学家弗·克·阿尔谢尼耶夫于20世纪初在乌苏里地区考察后所写的地理考察报告,其报告既描写了美丽的乌苏里自然风景,也涉及了生活其间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以及中国东北的人文风情。在考察原始森林时,阿尔谢尼耶夫遇到了一位向导——赫哲族老猎人德尔苏.乌扎拉。老猎人德尔苏对山林无比熟悉,能灵敏嗅到动物的气息、辨别人和动物的足迹等等,他凭借高超的生存本领,数度帮助阿尔谢尼耶夫和他的队伍渡过难关,多次救了阿尔谢尼耶夫等人性命。本书既有学术价值,又有艺术审美价值,是一部精彩的自然主义文学力作。

目录

上册目录


**章 玻璃沟 / 001

第二章 初遇德尔苏 / 010

第三章 打野猪 / 018

第四章 朝鲜屯见闻 / 030

第五章 勒富河下游 / 037

第六章 兴凯湖上的暴风雪 / 054

第七章 启程前的准备和考察队的装备(1906 年) / 067

第八章 溯乌苏里江而上 / 089

第九章 翻山越岭到科克沙罗夫卡村去 / 101

第十章 伏锦河谷 / 116

第十一章 穿过原始森林 / 130

第十二章 大森林 / 142

第十三章 翻越锡霍特山脉去海边 / 153

第十四章 奥耳加湾 / 172

第十五章 阿尔扎马索夫卡河畔历险记 / 194

第十六章 弗拉基米尔湾 / 208

第十七章 德尔苏.乌扎拉 / 218

第十八章 阿姆巴 / 236

第十九章 里伏锦 / 248

第二十章 可诅咒的地方 / 258

第二十一章 返回海滨 / 278

第二十二章 鹿鸣 / 296

第二十三章 猎熊 / 312

第二十四章 遇到红胡子 / 331

第二十五章 森林大火 / 342

第二十六章 冬季远行 / 354

第二十七章 到伊曼去 / 367

第二十八章 艰难的处境 / 381

第二十九章 从瓦贡别到帕罗沃齐 / 397

附录

植物和动物名称俄语、拉丁语、汉语对照表 / 415

地名索引 / 431


下册目录


**章 出发 / 001

第二章 在海湾 / 010

第三章 **次行军 / 022

第四章 在深山里 / 038

第五章 山洪 / 053

第六章 回到海滨 / 071

第七章 漫游小克马 / 083

第八章 大克马河 / 098

第九章 李淳宾 / 110

第十章 可怕的发现 / 121

第十一章 渡河遇险 / 129

第十二章 捕貂的朝鲜人 / 147

第十三章 瀑布 / 164

第十四章 艰苦的路程 / 175

第十五章 库松河下游 / 186

第十六章 索伦人 / 197

第十七章 外乌苏里地区的心脏 / 212

第十八章 遗言 / 230

第十九章 海把头归来 / 243

第二十章 翻越锡霍特山脉 / 257

第二十一章 冬天的节日 / 270

第二十二章 老虎的袭击 / 282

第二十三章 旅行结束 / 295

第二十四章 德尔苏之死 / 305

附录

植物和动物名称俄语、拉丁语、汉语对照表 / 315

地名索引 / 326

作者对某些章节地理状况的说明 / 365

译后记

关于作者旅行家、科学家、作家弗.克.阿尔谢尼耶夫 / 377

展开全部

节选

玻璃沟 麦通港 什科托沃村 北岔河 遇到豹子 大尖山 马鹿 1902 年,我曾带领一支狩猎勘查队到过济木河1上游。这条河在什科托沃村附近流入了乌苏里湾。我的勘查队由6名西伯利亚步兵加4匹驮马组成。我们的目的是从军事角度对什科托沃地区进行考察,研究大尖山2山脉交点的几个山口,探寻那里的4条河流(济木河、麦河、刀毕河3和勒富河4)的发源地。其次,我还应当查明兴凯湖旁边和乌苏里铁路附近所有的小路。 这里所说的大尖山山脉始于伊曼附近,走势向南,与乌苏里江平行,再自东向北,再向北,一直延伸至西南,它的西面是松阿察河和兴凯湖,东面是刀毕河。这条山脉继续延伸便分为两支:一支走向西南,就是贯穿整个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半岛的鲍加塔亚格里瓦山脉;另一支向南延伸,与一 1 流送木材的河流。(本书全部脚注均译自原书,大部分是对中国音译地名做的说明,主要是为给俄罗斯人提供阅读方便。——译者注) 2 尖顶的大山。 3 又译作刀兵河,在这条河上曾有过多次战斗。 4 又译作猎福河,猎人的幸运河。 座高岭连接。这座高岭是刀毕河和苏昌1河之间的分水岭。 乌苏里湾的湾头叫作麦通港。*初,麦通港伸入陆地相当深远,这一点一目了然。如今岸边的悬崖向陆地纵深推进了约5公里。现在的散湖2和二泡子3湖曾经是塘沟子4河的河口,而麦河5河口以前曾位于现在铁路线和麦河交叉处不远的上方。这片面积为22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是低沼泽地,淤积了麦河和塘沟子河的冲积物。6沼泽地里还留下了一些小湖泊,说明这里曾是港湾*深的地方。这种海洋退缩和陆地扩展的缓慢过程现在仍在进行。而且,麦通港也会遇到同样的命运。港湾里的水现在已经相当少了。港口西岸由斑岩构成,东岸则由第三纪沉积层构成:麦河河谷里到处都是花岗岩和正长岩,而河谷以东则是玄武岩。 什科托沃村位于济木河右岸,离河口不远。它建于1864年,1868年曾被红胡子放火烧毁,但在次年又重新建了起来。据普尔热瓦尔斯基1870年统计,全村有6户人家,男女共计34口 1 种植苏子的地方。中国人用苏子榨草籽油。 2 泛滥的湖泊。 3 第二个小河湾。 4 有沼泽的山谷。 5 沿岸种有许多小麦的河流。 6 见Д.H. 穆什克托夫所著《1919 年苏昌铁路地区地质记述》。 人。1我来到这里时,什科托沃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村庄了2。 我们在这里住了两天两夜,对这一带进行了考察,并准备继续远途跋涉所需的物资。30公里长的济木河呈东西流向,右面有一条支流——北岔河。 当地居民将北岔河流经的河谷称为“玻璃沟”。这个名称来源于中国猎人的一所碓子房(供猎人用的小房子),这所房子的窗户3上镶着一块不大的玻璃。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全乌苏里地区没有一座玻璃厂,因此玻璃在穷乡僻壤就显得特别珍贵。在深山老林里,玻璃是以物易物的一种计量单位。用一个空玻璃瓶可以换到面粉、盐、小米,甚至还可以换到毛皮。老住户们说,过去发生斗殴的时候,仇人们都拼命闯进对方家里,砸碎玻璃器皿。因此,将中国房子窗户上那一小块玻璃看作一件奢侈品,也就不足为怪了。它受到当地头一批移民的珍视,他们不仅把那所房子和小河叫作“玻璃房子”“玻璃河”,而且还将整个区域都称呼为“玻璃沟”。 从什科托沃村沿济木河河谷上行,起初是一条乡村大道,过了诺沃罗西斯科耶村,大道变成了小路。顺着小路可以走到苏昌河、干沟子4河,这两条河通往诺沃涅仁诺村。小路一会儿在河这岸,一会儿又转到河对岸,来回绕了好几次,这也是春汛期间这条路无法通行的原因。 1 见H.M. 普尔热瓦尔斯基所著《乌苏里地区旅行记》,1869 年版,第135—136 页。 2 1902 年村中有88 户人家。 3 中国房子的格子窗上糊着薄纸。 4 干涸的小河谷。 我们一大早从什科托沃村出发,当天即到达了玻璃沟沟口,并且进了沟。北岔河一直向西—南—西方向流去,仅在河口不远处才向正西流去。玻璃沟宽窄不一:窄的地方只有100米,宽的地方有1公里多。它像乌苏里地区的大多数河谷一样,地势出奇地平坦。沟两侧的山岭很陡峭,上面长满了弯曲的柞树。平地与山岭的界线极为明显。这说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严重的剥蚀。河谷早先深得多,后来被河流的冲积物填充了不少。越深入山区,植物长得越好。茂密的混交林代替了稀疏的柞树林。混交林中有许多红松。我们沿着中国猎人和挖参人踏出的小路前进,走了将近两天,到达了“玻璃房子”,但是曾经镶着玻璃的房子已经变成了废墟。这条小道越来越难走,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从此经过了。小道上野草横生,许多地方被风倒木挡住去路。很快,我们竟完全找不到这条小道了。我们发现了有野兽出没的小路;只要这小路和我们行走的方向一致,我们就顺着它走。不过,所经之地大多都是无路的荒野。第三天傍晚,我们来到大尖山山脚下,这里的山势为南北走向,平均高度约700米。我将人马留在山下,独自登上近处的一座山峰,看看这里离山口究竟还有多远。登高远望,群山历历在目。原来,分水岭离我们还有两三公里远。显然天黑以前走不到那里了。即使能走到,也要冒着在没有水的地方过夜的危险,因为在这个季节,山溪的源头几乎全部干涸了。我决定就在人马停留的山脚下宿营,明天再向山口进发。 一般而言,在勘察中我还从没有拖延到黄昏才宿营,因为总要趁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搭起帐篷,准备过夜用的烧柴。当士兵们张罗宿营的时候,我会利用这段时间出去察看附近的环境。经常陪我出去进行这类观察活动的是波利卡尔普·奥连季耶夫——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还是一名出色的猎手。他那时大约26岁,中等身材,十分匀称。他长着淡褐色的头发,脸部线条粗犷,留着两撇小胡子。这样描述一下,读者对他的外貌就会留有几分印象了。奥连季耶夫是个乐天派,甚至在我们遇到很头疼的境况时,他依然不会失去好心情,并且竭力劝我相信,“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上,一切都会更加美好的”。我做了一些必要的安排之后,我们便带上枪,一同出去观察。 太阳刚刚沉入地平线,当它的金色光辉还映照着山尖的时候,河谷里却已经呈现出昏暗的暮色。树梢的黄叶在淡白色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分明。在飞禽中、昆虫中、枯草中,甚至在空气中,处处都能感觉到秋天临近了。 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岭,我们进入了相邻的峡谷。这里密林丛生。山间的溪流已经干涸,宽阔的河床横穿峡谷。我和奥连季耶夫就在这里分了手。我沿着砾石滩向左走,他往右去。走出不到两分钟,我突然听到他那边传来一声枪响。我转过身来,就在这一瞬间,看到空中闪过一道五彩斑斓的弧线。我即刻向奥连季耶夫那奔去。他正在着急地装子弹,可是,一颗子弹偏偏卡在弹舱里,枪栓推不上去。 “你打什么呢?”我问他。 “好像是老虎,”他回答,“它卧在树上。我瞄得很准,应该是打中了。” 卡住的那颗子弹终于被取出来了。奥连季耶夫又装好一颗子弹,我们两人便朝野兽隐没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走去。枯草上沾有血迹,说明野兽确实被打伤了。突然,奥连季耶夫停住脚步,侧耳细听。就在我们前面稍稍偏右一点的地方,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眼前是一片密密的蕨草丛,什么也看不见。横在地上的大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奥连季耶夫刚想从倒木上爬过去,受伤的野兽却抢先一步,突然迅猛地向他迎面扑来。奥连季耶夫即刻朝它开了一枪,甚至没来得及用肩膀顶住枪托。这一枪打得准极了,子弹直接射中了野兽的头部。它倒在横木上,头和前爪垂在一边,后半身垂在另一边。 垂死的野兽还抽搐了几下,并开始啃地。这时,它的重心改变了,整个身躯缓缓向前移动,*后沉重地倒在猎人的脚下。 我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只满洲黑母豹1。当地居民称它为“雪豹”。这只华美的典型猫科动物很大,身长(自鼻端至尾基)1.4米,体侧和背部的毛为黄褐色,腹部呈白色,全身布满黑色的斑点,排列成行,就像老虎身上的斑纹。它的体侧、四爪和头上布满小斑点,颈部、背部和尾部的斑点很大,呈环状。 乌苏里地区的雪豹仅生长在南部,主要在绥芬河、波西耶特和巴拉巴什一带。它们主要捕食梅花鹿、野狍子和野鸡。这种动物很机警狡猾。为了摆脱猎人的追捕,它们经常会爬到树上,那棵大树与它们留在地上的脚印相对,并正好对着猎人的视线。雪豹全身紧贴树干,头放在前爪上,一动不动地静卧在那里,始终保持这种姿势。它们非常清楚,头朝前将躯体紧贴在树干上,比身子朝前更难被猎人发现。 1 动物学名是我(指作者弗.克.阿尔谢尼耶夫。——译者注)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博物馆管理员A.H.切尔斯基那里得到的。 我们剥豹皮用了一个多小时。当我们动身返回宿营地时,暮色已经很浓了。我们走了很久,终于看见了宿营地上的火光。很快,可以分辨出树间的人影。人影移动着,不时遮住了火光。宿营地上的狗友好地叫了起来,欢迎我们归来。士兵们围着死豹,一边仔细观看,一边议论,一直到夜里。 第二天我们继续前进。河谷很窄,路很难走。我们在无路的荒地上行进,只考虑如何少绕弯路。 中午,我们走到那座大山前,再往上走,坡陡难行。马鼓起全身的力气向上爬,四肢发抖,常常摔倒。它们张大鼻孔,艰难而又急促地喘着气。为了减轻上山的困难,我们盘旋前进,常常停下来整理驮物。*后,我们终于爬上了山脊,在这里休息了半个小时。在长满树木的山脊上走路,时时都要小心,应当经常停下来,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否则很容易迷路,雾天尤其如此。我记得以前曾经这样迷过好几次路。为了不犯同样的错误,我让大家停下,选择了一棵杉松,毫不费力地爬到了树顶。 我从树顶上俯视,大尖山整个山脉一览无余。它绵延向北,微微向东弯曲。我们所在的这段山脉轮廓模糊不清,但是向东绵延的那一段山峦高大雄伟,似乎位于刀毕河和乌拉河1上游。山脉的西侧陡峭险峻,而东面则比较平缓。左面与麦河和济木河遥遥相望。向右可以看到复杂的苏昌河流域。从这面望去,山势地形交叉纵横,以致我久久没有弄清楚,这些小河究竟流向什么地方,属于哪个流域。向前看,约5公里远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圆顶山峦。我就把这座山定为下一次测定方位的地点。 大尖山顶上生长着高大洁净的森林,因此,我们牵着驮运行李的马匹走得相当快。在一个地方,我们吓跑了两只马鹿,一公一母。马鹿跑出几步,就停下来,像被钉子钉住了,站在那里回头望着我们。一个哥萨克想向它开枪,被我制止了。我们有足够的食物,马驮的东西又过重,打死马鹿我们也带不走。我看着马鹿,欣赏了足有几分钟。那只公鹿终于忍不住了,它短促地仰起头叫了一声,双角抵背,矫健地跳起来,顺着山坡向山下跑去。 在滨海边区生长的赤鹿叫作马鹿。这是一种体形匀称美丽的动物,身长1.9米,高1.4米,体重可达197公斤。夏天,马鹿的毛呈赤褐色,冬天变为灰褐色,并有浅黄色的臀斑。马鹿的颈长而有力,公鹿有着漂亮的鬃毛,头很美,耳朵大,呈筒状,可以灵活转动。马鹿的两只角分居左右,呈叉状,前部有一对眉枝,上部有几个分枝。鹿角冬季脱落,春季重生,而且每年新长出一个分枝。因此,根据分枝的数目就可以推算出马鹿的年龄,不过要多加1岁,因为初生的鹿仔当年不长角(无角幼鹿)。但是,分枝的数目是有限的。一只成年公鹿角上的分枝通常不超过7个,以后只是越长越重、越大、越粗。春季新生的、充满血液的、尚未硬化的茸角,被称作鹿茸。 .....

作者简介

[苏联]弗.克.阿尔谢尼耶夫(1872—1930),苏联远东考察家、地理学家、民族学家和作家。俄国地理学会会员、俄国东方学会会员,曾担任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博物馆馆长。他开创了俄国文艺科普地方志流派的先河,曾发表六十余部作品,*为著名的即是堪与梭罗《瓦尔登湖》相媲美的自然主义文学经典《在乌苏里的莽林中》。 西蒙,原名郑建新,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曾供职于人民日报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苏联东欧研究所。中国翻译家协会专家会员。自1989年长期旅居俄罗斯,从事翻译和文化交流。著有《俄罗斯证人——目击历史漩涡20年》《在历史祭坛上:戈尔巴乔夫的命运》《多面普京》等及译作《达.芬奇传》。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