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与黑
读者评分
5分

红与黑

欧洲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奠基者、“现代小说之父”司汤达经典传世名作。

1星价 ¥13.3 (3.8折)
2星价¥13.0 定价¥35.0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5条)
ztw***(一星用户)

包装完好,字迹清晰

2022-09-29 22:01:50
0 0
ztw***(二星用户)

拿到书了,很好哦!也没有损坏,不像某当当经常损坏书

2022-09-22 19:43:3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49904341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2
  • 开本:16开
  • 页数:341
  • 出版时间:2011-04-01
  • 条形码:9787549904341 ; 978-7-5499-0434-1

本书特色

  从“纪事”角度讲,司汤达编著的《红与黑》是本政治性很强的小说;但从所占篇幅,从艺术成就而论,实为爱情小说无疑。而且写男女主人公的情爱,主要从心理分析着手,深刻细致,不愧大家手笔。时当19世纪前半叶,刻画恋爱心理方面,司汤达还有开创之功,对后世,对国外,都有久远的影响。因《红与黑》的出版,1830年成为法国小说史上一个重要的年份。

内容简介

本书紧紧围绕主人公于连个人奋斗与*终失败的经历这一主线,广泛展现了“19世纪*初30年间压在法国人民头上的历届政府所带来的社会风气”,反映了19世纪早期法国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一些本质问题。

目录

上卷
**章 小城
第二章 市长
第三章 穷人的福星
第四章 父与子
第五章 讨价还价
第六章 烦闷
第七章 缘分
第八章 小小风波
第九章 乡野一夕
第十章 立巍巍壮志发区区小财
第十一章 长夜悠悠
第十二章 出门访友
第十三章 网眼长袜
第十四章 英国剪刀
第十五章 鸡叫
第十六章 新的一天
第十七章 首席助理
第十八章 国王驾幸维璃叶
第十九章 多思则多忧
第二十章 匿名信
第二十一章 与主人的谈话
第二十二章 一八三○年的作风
第二十三章 长官的苦恼
第二十四章 省会
第二十五章 神学院
第二十六章 世界之大或富人所缺
第二十七章 涉世之初
第二十八章 迎神赛会
第二十九章 初次提升
第三十章 野心家

下卷
**章 乡村情趣
第二章 初见世面
第三章 **步
第四章 拉穆尔府
第五章 敏感的心灵与虔诚的贵妇
第六章 说话的腔调
第七章 风湿痛
第八章 抬高身价的荣耀是什么
第九章 舞会上
第十章 玛葛丽特皇后
第十一章 少女的王国
第十二章 难道是个丹东
第十三章 焉知不是阴谋
第十四章 少女的心思
第十五章 莫非是个圈套
第十六章 半夜一点钟
第十七章 古剑
第十八章 伤心时刻
第十九章 滑稽剧场
第二十章 日本花瓶
第二十一章 秘密记录
第二十二章 争论
第二十三章 教士,林产,自由
第二十四章 斯特拉斯堡
第二十五章 洁妇的操守
第二十六章 精神之恋
第二十七章 教会里的美差
第二十八章 《曼侬·莱斯戈》
第二十九章 闲愁万种
第三十章 滑稽剧场的包厢
第三十一章 教她有所畏惧
第三十二章 老虎
第三十三章 弱小者的苦难
第三十四章 工于心计的老人
第三十五章 晴天霹雳
第三十六章 可悲的细节
第三十七章 在塔楼里
第三十八章 权势人物
第三十九章 深谋远虑
第四十章 静退
第四十一章 审判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展开全部

节选

维璃叶的本堂神甫,已年届八旬;由于山区空气清冽,身体像铁打一样结实,性格也如铁一般刚强。这里应该交代一下,作为本堂神甫,他有权随时出入监狱、医院,甚至丐民收容所。阿拜尔先生是由巴黎方面介绍,来见这位神甫的。来人很机敏,选准清晨六点,抵达这座喜欢打听的小城;而且一到,便直奔神甫的住处。
信是特·拉穆尔侯爵写来的,侯爵身为法兰西贵族院议员,是富甲一省的大财主。谢朗神甫看着来信,颇费沉吟。“想我偌大一把年纪,在这里人缘也不错。、”临了,他低声自语道,“谅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便转过身来,望着巴黎来客。虽说神甫年事已高,两眼依然炯炯有神,闪耀着神圣的光辉,表示只要是高尚的事,即使担点风险,也乐于助成。
“请随我来吧,先生。不过当着狱卒,尤其是收容所看守的面,希望你对看到的一切,不要妄加评论。”阿拜尔先生明白,他遇到了一位热心人。于是跟着这位可敬的神甫,参观监狱、收容所、济贫院等处,提了许许多多问题,听到奇奇怪怪的答复,即便如此,他也一点儿没责怪的意思。
这次参观,一连持续了几小时。神甫想请来客一同回家吃中饭,阿拜尔先生推说有信要写,实际上是不愿更多连累这位好心的同伴。三点光景,两位先生视察完丐民收容所,又折回监狱。这时,在大门口碰到一名狱卒;那是个身高六尺的彪形大汉,生了一双罗圈腿,相貌本来就不雅观,加上凶神恶煞的样子,面目显得格外可憎。
“啊!先生,”他一见神甫便问,“跟您在一起的这位,可是阿拜尔先生?”
“是又怎样?”神甫答道。
“我昨天接到一道严令,是省长专差宪兵连夜骑马送来的,吩咐不准阿拜尔先生踏进监狱。”
“我要明白告诉你,努瓦虎,”神甫说,“这位同来的客人,正是阿拜尔先生。我不是有这个权力吗?不论白天晚上,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进入监狱,愿意叫谁陪就可以叫谁陪。你说是不是?”
“是的,神甫先生,”狱卒低声下气地说,像叭儿狗怕挨揍,不由得垂下头来,“不过,神甫先生,我也有妻子儿女的,一有告发,我就会丢掉饭碗,可我全靠这差事养家活口哩。”
“我要是丢了差事,一样也会不高兴的。”善良的神甫说来很动感情。 “那可不一样呀!”狱卒紧接着说,“您嘛,神甫先生,谁都知道您有八百法郎收入,有块好地……”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两天里,你言我语,添油加醋,竟有了二十种不同说法,挑起了各种仇恨情绪,把个小小的维璃叶搅得满城风雨。此刻,瑞那先生与他夫人有点语言上下,也是由此而起的。这天上午,市长先生由丐民收容所所长瓦勒诺陪同,上神甫家兴师问罪,表示他们的老大不满。谢朗先生在这里无根无蒂,觉出他们话里的分量。
“好呀,你们两位!我活到八十岁上,竟成了附近第三个给革职的神甫。我在这里已经耽了五十六个年头。来的当初,这儿还是区区小镇。城里的居民,差不多全由我来施礼。我天天为年轻人主婚,就连他们爷爷奶奶的婚礼,当年也是我主持的;维璃叶,就是我的家。看到这个来客,我心里也想过:巴黎来的这个人,可能真的是个自由党,眼下自由党,不要太多了!但是,那又能碍着我们穷人犯人什么事呢?”
瑞那先生的责问,特别是收容所所长瓦勒诺的非难,越来越咄咄逼人。
“得啦,那就革我的职吧,”老神甫声音颤巍巍地嚷道,“可是我还得住在这儿。谁都知道,四十八年前,我继承了一份田产,每年有八百法郎的收益。我就靠着这笔进款过活。你们两位听着,我吗,任职多年,没有什么来路不明的①积蓄(d'economies illicites),也许就因为这个缘故,丢掉差事我也不怕。”
瑞那先生与夫人,生活得相当和美。这时,瑞那夫人娇怯怯地问了一句:“这位巴黎先生,能碍着囚犯什么呢?”瑞那先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正想发发他的威风,忽听得妻子一声惊叫:原来看到二儿子爬上平台的胸墙,在墙头上奔跑起来。要知道这堵墙比一旁的葡萄园要高出五六米。瑞那夫人怕吓着儿子,一分神会摔下去,所以喊都不敢喊他。孩子觉得自己十分了得,嬉皮笑脸地好不快活,后来瞧见母亲脸色煞白,才跳下来,朝她奔去。这一下,可结结实实挨了顿骂。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