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她准备的好躯壳
读者评分
4.7分

为她准备的好躯壳

百万粉丝追更的【没药花园】创始人何袜皮考验人性之作。你想过改变人生吗?为了脱胎换骨,你能做到何等地步?还是,你已过早被别人盯上,成为了别人的下一个躯壳?

1星价 ¥12.8 (4.0折)
2星价¥12.8 定价¥32.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9条)
ztw***(二星用户)

悬疑类书籍

有东野圭吾白夜行的感觉,大结局没看懂黄君梅到底死没死。

2022-01-23 18:21:17
0 0
ztw***(二星用户)

还没看,不过包装很好,没有破损,值得购买,物有所值

2022-01-21 08:39:32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9974200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32开
  • 页数:299
  • 出版时间:2014-06-01
  • 条形码:9787539974200 ; 978-7-5399-7420-0

本书特色

欲望在灵魂中篡位,命运借躯壳重生!
婴儿时,她将镜中的虚幻表象当作真实的自己;
年少时,她以为自己的灵魂被这黑暗世界染黑;
成年后,欲望的幽灵在她灵魂处附体……
作者何袜皮,威斯康星大学人类学博士,将为你揭露一个完美女子背后黑暗叵测的一生!
本书改编的影视作品正在筹备拍摄中!

神秘:故事中女主从未正面出现,帮助她 的神秘人物也易被读者忽略。
逆转:故事情节,你猜得到开始,绝对猜不中结局。
人性:带你直面人类*疯狂的欲望,人内心*丑陋的贪念。
纠结:令人发指的罪行、可悲却无法回头的命运、自我救赎的绝望。

生来,就是为了摆脱自己的躯壳,再永不回头地钻进另一个……
你是否也渴望成为别人,重新来过?
还是,你已过早被别人盯上,成为了别人的下一个躯壳?

内容简介

与《白夜行》《白日焰火》相媲美的又一悬疑推理小说!一个年轻女子浴火重生的悲凉一生!她不仅仅是偷影子的人,她要的是躯壳、是灵魂,是成就自己的脱胎换骨!
民国三十五年盛夏,上海市郊发生了一起卧轨自杀事件。第二天的上海小姐选美大赛,热门女选手陈海默神秘失踪。与陈海默有一面之缘的上海黄浦警官王克飞顶住名门旺族的压力,私下一探究竟。不曾想,却掀起了一个完美年轻女子背后叵测黑暗的一生……

节选

王克飞走在回警局的路上,大脑一片芜杂。
  周福根勒索信中所提到的过去,算是解开谜底了。海默的童年不仅有一个妓女母亲、坐牢的酒鬼父亲,她自己也因为被茶楼老板玷污,而一直遭到整条街的耻笑鄙视。这种耻辱感这么多年一直跟随着她吗?周福根为了得到凤冠,竟然威胁要重新揭开这血淋淋的伤疤,并把它公之于众。当她发现自己这次终究躲不过去了,她还能怎么办?
  王克飞的直觉已经捕捉到了一些可怕的东西,但他的眼睛却还看不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海默身边的人都死了?为什么他们都遭遇了不幸?
  海默的生母和玷污过她的蔡老板都丧生于大火之中;那个男孩临上场前巧合的呕吐昏迷;冯美云在去监狱探视过周福根后的当天下午,意外去世;而那时,陈家女佣也因呕吐不得不离开陈家;四年后,周福根也被劫匪杀死……
  可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依然想不通,他的眼前是浓浓的迷雾。
  王克飞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同事都下班了,只有空荡荡的桌椅。明天就要交报告了。他在写字桌前坐了下来,身心疲惫,只有大脑在亢奋地运转着,仿佛一架失控的机器。
  他还剩下一个晚上完成这份报告。可是写什么呢?噢,对——是谁杀了陈海默?
  是周福根杀死了陈海默,这是标准答案。题目和答案都有了,他要完成的只是填写一个解题过程。
  他拿起钢笔,蘸了蘸墨水。
  陈海默在童年时饱受周福根的虐待。周福根因为从玉兰手上得不到钱,失手打死了玉兰。他害怕被追责,恶意纵火,烧掉了茶楼,致使几十人死伤,也让周围的商户居民蒙受巨大的损失。他提前出狱后故技重施,向海默要钱。福根以为海默可以从选美中赚到很多钱,当海默无力支付时,他认为她故意不给。愿望得不到满足,他就在一次会面时杀死了女儿。
  报告的重点是周福根。
  王克飞要像一个优秀的心理分析师一样,把他刻画成一个生性残暴的大夫、自私奸诈的父亲、嗜酒如命的酒鬼、穷途末路的赌徒。一个低等动物,没有人性可言,体验不到人类高级的情感,只有来自本能的个人利益。
  他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而愤怒、愤怒、愤怒……
  自己在纸上写下三遍“愤怒”后,王克飞猛然意识到他写不下去了。一笔划掉了全部的内容,他在胸口闷闷地吼了一声,把钢笔掷到了地上。
  不!福根没有杀死陈海默!
  可是谁呢?谁会是凶手呢?
  答案仿佛就在眼前。不在这张报告纸上,而是在自己的眼前,只是隔着一层迷雾。他努力想要看清楚那个影影绰绰的身影,他或许已经猜到了站在迷雾背后的那个人是谁。但是这一切不可理喻,像占卜一样疯狂。
  这时,王克飞的眼睛又瞟到了手边的一张报纸。十多年前的一期《申报》报道了火灾,并刊登了一张火灾前的斐夏路的街景。
  黑白老照片是一个美国传教士由西向东拍摄的。照片虽然模糊,却依稀可见位于街道右手边的茶楼。照片摄于一个冬天,街上的人都穿着棉袄,行色匆匆。
  王克飞把报纸举到眼前。茶楼旁边一个黑洞洞的小门应该是当年陈姨的家。隔了陈姨家的是另一个更宽阔的店面,上面挂了一块木牌:吴派名医。旁边一列竖字,如果仔细看,还能辨认出来:熊氏药房。
  王克飞感觉脑子里一根神经抽了一下,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熊正林的爷爷是熊南山!黄太太**次见面时就说过。
  那团迷雾瞬间散去,快得让王克飞来不及闭上眼睛。
  一个死结突然解开了,让王克飞还来不及抓住那些散落的线头。
  处女!那个尸体是处女!
  陈姨说过,蔡老板性侵了陈海默!
  他终于睁开眼睛。那些矛盾的、凌乱的、过时的碎片,拼凑出一个完整的陈海默。她不再是王克飞见过的女大学生,而是另外一个女人。她的面目因为这扭曲的拼图线条而显得狰狞。
  王克飞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他已经知道答案了,或许比他自己以为的更早知道答案。当他以调查周福根的名义一遍遍问着别人那些问题时,他或许已经知道了答案。
  王克飞走到了三楼的窗边。天边有一道曙光,像要冲破这浓重的黑暗,可夜色依然强大。光明是如此无力,只停留在城市的地平线上。
  可是那样的话,黄君梅在哪儿呢?
  王克飞用双手盖住酸涩的眼睛,疼痛感一次次冲击他的脑门。他真希望这一切只是噩梦一场。
  两个小时后,老章走进办公室。他看到王克飞怔怔地坐在桌前,头发蓬乱,胡子拉碴,一言不发。
  “你的报告写完了吗?”老章顺手从地板上捡起一支钢笔,问道。
  “我没写……”王克飞嗓音沙哑地喃喃道,“老章啊,我不能再说假话了……”
  “什么?你一个字没写?”老章大吼一声,抓起了桌上的报告纸,上面只有一些胡乱涂抹的线条,“你小子不想活了啊!”
  “我先得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晚些再说。”
  “不行!你哪儿都不能去!”
  但这时王克飞已经站了起来,他撞倒老章,夺门而出。
  ……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