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人与海(中英文对照)
读者评分
5分

老人与海(中英文对照)

1星价 ¥14.7 (3.2折)
2星价¥14.3 定价¥46.0
  • 正版好图书
  • 特价书1折起
  • 满69包邮(新疆、西藏等六省除外,运费14元起)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条)
ztw***(二星用户)

一不小心买了两本,慢慢看吧。

2021-11-09 20:49:03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8869613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32
  • 页数:暂无
  • 出版时间:2018-04-01
  • 条形码:9787538869613 ; 978-7-5388-6961-3

本书特色

人可以被毁灭,却不可以被战胜。1952年获美国普利策奖;1954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1986年法国《读书》杂志的理想藏书。朗读者推荐书目!著名作家曹文轩倾情推荐!与命运之神抗争的硬汉精神,深深鼓舞着亿万读者。诺贝尔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深受家长、老师和学生口碑盛赞!

内容简介

  有个老人独自在海上捕鱼,接连几个月没有收获,后来他钓到一条很大的旗鱼,跟它缠斗了两天两夜,用鱼枪把它刺死;但在返回的途中遇到鲨鱼的袭击,缺乏帮手和工具的老人虽然杀了几条鲨鱼,但旗鱼被其他鲨鱼吃光了,等他进港时,旗鱼只剩下一副骨头。

节选

 他是一个老人,摇着小船独自在湾流打鱼,已经过去八十四天了,可连一条鱼也没有捕到。在头四十天里,有个男孩跟他在一起。可是,已经过了四十天,仍没有捕到一条鱼,男孩的父母就对他说,这个老人准是彻底“倒血霉”了,这就是说,倒霉透顶了。于是,男孩听从了父母的吩咐,上了另一条船,在**个星期,他就捕到了三条好鱼。眼看老人每天摇着空船归来,男孩心里十分难过,他总要走下岸边,不是帮他搬搬那捆卷起来的钓绳,就是帮他扛回鱼钩和鱼叉,或是绕在桅杆上的船帆。船帆上用面粉袋碎片打了些补丁,收拢后,看起来就像一面标志着永远失败的旗帜。   老人面容瘦削而憔悴,脖颈上刻着许多深深的皱纹。他的腮帮上印着些许褐斑,那是太阳照射在热带海面上,反射的光所引起的良性皮肤癌。褐斑一直往下蔓延,一直到他脸的两侧;由于经常用绳索拉大鱼,他的双手上留下了很深的伤痕。但是这些疤痕没有一处是新的。全是些老疤,就像是在没有鱼的沙漠中,被侵蚀的沟壑一样古老。   他身上处处显得苍老,唯独那双如海水一般蓝的眼睛,愉快而毫不沮丧。 “桑迪亚哥,”当他俩从系小船的地方爬上岸时,男孩对他说,“我又能跟你一起出海了。我家赚了些钱啦。”   老人教过男孩捕鱼,男孩也爱他。 “不行,”老人说,“你上了一条走运的船。你还是和他们一起吧。” “不过,你还记得吧,有一次,你接连八十七天都没有捕到一条鱼,但是之后,我们连续三个星期每天都捕到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对我没信心才离开的。” “是爸爸要我离开的。我还是个孩子,我得听他的话。” “我明白,”老人说,“这合情合理。” “他没多大信心。” “是啊,”老人说,“但是我们有。你说对不对?” “对,”男孩说,“我请你到露天饭馆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捕鱼的东西搬回家,好不好?” “这当然再好不过啦,”老人说,“打鱼的都是一家亲啊。”   他们坐在露天饭馆,许多渔民都拿老人开玩笑,他也不生气。一些上了年纪的渔民看着他,心里替他难受。可他们也不表现出来,只是礼貌地谈论起洋流,谈起他们将钓绳抛了多深、不变的好天气,以及他们的所见所闻。当天捕鱼顺利的渔民都已经归来,他们把捕到的马林鱼开膛破肚,平铺在两块厚木板上,每块木板的一端都由两个人抬着,摇摇晃晃地抬进鱼加工厂,等着冷藏卡车来将它们运到哈瓦那的市场。逮到鲨鱼的渔民,已经将鲨鱼运到了海湾另一边的鲨鱼加工厂,在那儿用滑轮车把鱼吊起来,挖掉肝脏、去鳍、剥皮,再把鱼肉切成片,以备腌渍。   当东风刮起的时候,总有一股鱼腥味从鲨鱼加工厂飘过海湾;但是今天只有淡淡的一点儿气味,因为风向转向了北方,这会儿已经渐渐平息了。露天饭馆这时阳光明媚,十分宜人。 “桑迪亚哥。”男孩说。 “嗯。”老人说。他手里正握着酒杯,回忆着往事。 “我去弄点沙丁鱼,给你明天用,行吗?” “别去了。打棒球去吧。我还划得动船,还有罗格里奥帮我撒网呢。” “我很想去。即使不能陪你一起捕鱼,我也想为你做些事情。” “你请我喝酒了啊,”老人说,“你已经是一个大人啦。” “你头一回带我一起捕鱼,我有多大?” “五岁。那回我把一条生猛乱跳的鱼拖上船,它差点儿就把船捣个粉碎,你也差点儿送命。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呢,那鱼尾砰砰砰地乱撞,坐板都给打断了,还有你用棍棒打鱼的声音。我还记得你把我推到船头上,那里放着湿漉漉的钓绳卷儿,感到整条船都在颤抖,我又听见你用棍棒打鱼的声音,像在砍倒一棵树,我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甜丝丝的血腥味儿。” “你是真的记得,还是后来听我讲的?” “从头一回我们一起出海捕鱼那天起,所有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老人望着他,黝黑眼睛里充满了自信和慈爱。 “你要是我的孩子,我定会带你出海冒险,”他说,“但是你有自己的父母,而且你上的又是一条走运的船。” “我去弄些沙丁鱼来,行吗?我知道上哪儿可以弄到四条鱼饵。” “我今天还剩下了些。我把他们放在盒子里腌着呢。” “我去给你弄四条新鲜的来吧。” “一条就够了。”老人说。他的希望和信心从没有消失过,可现在又如微风吹过那般清新了。 “两条。”男孩说。 “那就两条吧,”老人同意了,“这些不会是偷来的吧?” “我倒希望是偷来的,”男孩说,“不过这些是买来的。” “谢谢你啦。”老人说。他一向淳朴,从没想过,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变得这么谦卑。然而,他知道自己已经养成了这样的态度,知道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也不损于真正的自尊心。 “看看这股洋流,明儿准是个好天气。”他说。 “你打算去哪儿捕鱼?”男孩问道。 “去得远远的,等风向变了才回来。我想在天亮之前就出发。” “我也叫船主把船驶得远远的,”男孩说,“要是你钓到了真正的大鱼,我们可以去帮你。” “他才不愿意驶到很远的地方去呢。” “是啊,”男孩说,“不过我能看见一些他看不见的东西,比如说有鸟在觅食,就会引得他去追赶鲯鳅。” “他的眼睛有这么糟糕吗?” “简直就是个瞎子。” “这就奇怪了,”老人说,“他从来不捕捉海龟。那才伤眼睛呢。” “可是你在莫斯基托海岸一带捕捉海龟好多年了,你的眼睛还是好好的呀。” “我是个不同寻常的老头子。” “可是对付一条真正的大鱼,你还有足够的力气吗?” “我看还有。再说,我还有很多窍门儿呢。” “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回家吧,”男孩说,“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拿渔网去捕沙丁鱼了。”   他们从船上取了打鱼的工具。老人把桅杆扛在肩上,男孩抱着木箱,里面装着盘绕紧密的棕色的钓绳,还拿着鱼钩和带杆子的鱼叉。装着鱼饵的盒子和木棍放在船艄下面,每当大鱼被拖到船边时,便用这根木棍来制伏。一般不会有人来偷老人的东西,不过*好还是把船帆和那些很重的钓绳搬回家,免得被露水浸坏。尽管老人十分确信,当地人不会偷他的东西,但是他还是认为,把鱼钩和鱼叉留在船上是不必要的诱惑。

作者简介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899-1961),美国“迷途一代”标杆人物。他开创的“冰山理论”和极简文风,深深影响了马尔克斯、塞林格等文学家的创作理念。他单脚站立写作,迫使自己保持紧张状态,用简短的文字表达思想。《老人与海》先后获得1953年普利策奖和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他是文坛硬汉,更是反法西斯斗士。二战中,他在加勒比海上搜索德国潜艇,并与妻子来到中国报道日本侵华战争。1961年,他用猎枪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