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鸳鸯六七四

鸳鸯六七四

¥39.9 (6.8折) ?
1星价 ¥44.3
2星价¥44.3 定价¥59.0
全场折上9折期间 满39元包邮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536091689
  • 装帧:书写纸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22cm
  • 页数:393页
  • 出版时间:2020-09-01
  • 条形码:9787536091689 ; 978-7-5360-9168-9

本书特色

1、知名作家马家辉《龙头凤尾》之后蕞新长篇! 2、麦家、金宇澄、许鞍华、马未都、蔡康永、毕飞宇、陈晓卿、史航、周轶君一致推荐。 3、“每个人都可能会摸到烂牌,把手上的烂牌打好,是我们一生唯yi能做的事情。” 4、错位的时代、颤抖的人生、纠缠的爱情……故事生猛,代入感极强。 5、马家辉以烂牌为喻,写尽人世的无常,以及江湖儿女乘风破浪的魄力——跟出身赌、跟机遇赌、跟命运赌,甚至与时代对赌,在逆境里守住真情、不负自己。 ◇我非常喜欢的小说,粤语底色陌生而耀眼,江湖悲情肆意。男主哨牙炳一路不断催促:快看我!快看我!这里有月亮,有桃花,有海浪,数度寒暑,花开便落,月沉星坠。书中那只算盘,始终压在小说家掌下,“隔位六二五,两价三七五”,反反复复,调整不断颤抖的命运。马家辉展开了南方汉语的阳刚与柔美,以这部“定心大法”为叙事实验。《鸳鸯六七四》,阴魂不散。——金宇澄 ◇上一本《龙头凤尾》,偏偏写的是大时代里不容易龙凤呈祥;这一本《鸳鸯六七四》,写的也不是鸳鸯戏水,毕竟这水是叵测江湖,谁也戏不安稳。安稳,其实是主人公哨牙炳的至高追求,但,他和他爱的、爱他人的女人们还是被按在时代的碑碣上,不由分说成了拓片。更可悲的是作者描述的时代,其实是一块无字碑,所以,拓片上只能是一团黑。一团黑里有多少窃喜、将就、嫌弃、改悔组成的相濡以沫啊。——史航 ◇家辉笔下香港,好似考古现场层层叠叠的旧时光,听得见压扁了的人物啼笑、吟唱、呼号……读罢,香港街道林林总总,在心中活了一遍,而逝去的江湖又死了一遭。乱世飘萍,尚能好自为之的一片天地,谓之江湖。而今只是缥缈传说。——周轶君 海报:

内容简介

金盆洗捻的故事得从哨牙炳的身世说起。哨牙炳本名赵文炳, 一九一七年出生在香港以北三百五十公里的广东省宝华县, 后来去了香港, 好色, 街知巷闻……

目录

楔子坏事情不等于坏结局

**部每恨江湖成契阔,长留篇什继风诗

第二部鸳鸯楼下万花新,翡翠宫前百戏陈

第三部当年结义金兰日,红花亭上我行先

第四部江湖笑看日初升,梦醒桃花沐飞龙

尾声

后记终究难忘哨牙炳

展开全部

节选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廿四日,平安夜,香港发生了一桩怪事:湾仔堂口“新兴社”龙头哨牙炳在宴会的牌九局里一连拿了三把大烂牌“鸳鸯六七四”,并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输钱事小,失踪事大,江湖中人多年以后依然津津乐道此事,已成传奇。本书里说的,就是这个传奇。 当天晚上是哨牙炳的半百寿宴,席设湾仔英京酒家,筵开十八桌,准备在席间宣布“金盆洗手”,江湖引退,亦同时“金盆洗捻”,从此不沾桃花。再过两个月他将带着老婆和女儿移民南非,自问这辈子谁都没有亏欠,离开香港,轻松自在。开席前,兄弟和来宾依例赌钱消遣,哨牙炳万料不到自己会陷入连取三把烂牌的尴尬局面,百般不服气。 牌九局有三十二张骨牌,八门赌客,各取四张,以点数高低决胜负。“鸳鸯六七四”是*烂的四张牌,拿到它,九成九输钱。“鸳鸯六”,指的是两只花色不一样的六点;“七四”,指的是一只七点和一只四点。拿到这副牌并非什么罕见之事,邪门的是连续拿到三把,烂,烂,烂,像在哨牙炳头上乱斫了三刀。 当摊开**把“鸳鸯六七四”,当庄的哨牙炳把桌上的钞票推出去分给七门闲家,气定神闲地说:“输通庄(①意为:庄家输给所有闲家,要赔钱给每一门的押注者。)!唔捻紧要!兄弟们赢钱,炳哥照样开心!” 洗牌,砌牌,掷骰子。哨牙炳爽快地翻转分到前面的四张骨牌,一翻两瞪眼,竟然又系一张四点、一张七点,以及一对“鸳鸯六”,他脸色一沉,执起其中一张六点轻敲额头,忿忿道:“刁那妈,阴魂不散!难道我们有亲?” “和义堂”的矮仔华不识相,调侃道:“炳哥,一不离二,二不离三,小心陆续有来。”哨牙炳的手下鬼手添连忙打圆场说:“炳哥今晚心情靓,故意派钱关照兄弟。” 哨牙炳把牌扔回桌上,猛喝一声:“再来!我唔信咁邪(②意为:老子偏不信邪。)!”说毕俯身使劲把三十二张骨牌搓来推去,噼里啪啦,像遣唤千军万马杀入敌阵。 牌楝叠起,哨牙炳喊出决定分牌次序的牌头,语音里有杀气:“龙头凤尾!”然后瞪一眼矮仔华,道:“如果又系‘鸳鸯六七四’,炳哥唔姓赵!”却又对鬼手添笑道:“万一炳哥输甩衭、冇钱驶(③意为:输得掉了裤子,口袋不剩半分钱了。),你们记得施舍几个发财钱!” 鬼手添和赌客们用寥落而心虚的笑声回应。俗语说得透彻,“捞得偏,信得邪”,今夜出席宴会的无不是江湖兄弟,没有半个不敬神畏鬼。 哨牙炳其实也心虚,下午出门前在楼梯间不小心踢到一只死老鼠,他立即吐口水,骂道:“大吉利市(④真倒霉!祈求转运吧!)!”早不踢晚不踢,偏偏在五十岁的大喜日子来踢,心里七上八下,唯恐真来个不可思议的第三把烂牌。 哨牙炳高高执起三粒骰子,端到嘴前用力吹气,随着一声“杀!”扔到桌上,骰子滚转了一会儿,停出了一、二、五,总数是八。 依序发了牌,哨牙炳按兵不动,待其他人统统摆定,他才把四张骨牌攥到左手掌里,用右手逐一掀开。押注和围观的宾客用三四十只眼睛盯住哨牙炳,如几十只强烈的白灯直射过来,令他向来干瘦的脸庞看上去像一只受惊的猴子,稀疏的头发服帖地被发油压在头顶,额角浮现青筋,一双豆豉眼里都是阴影,跟嘴边勉力挤出的笑容很不相称。他年轻时已是大鼻子,上了些年纪,鼻翼更横张得不成比例。下唇则是数十年如一日地翘厚,两只门牙忒愣愣地朝前突出,几乎触碰到嘴唇,乍看容易错觉是两粒黏在红布上的白米饭,许多年前有相士曾对他说:“你命中有三个大劫,可是,啧,不怕,老哥金鼠坐命,逢凶化吉!” 其实回望前尘,一关复一关,关关难过关关过,什么是劫什么不是劫,什么劫是大什么劫是小,哨牙炳算不清这盘烂账了,所以无法判定相士之言到底灵不灵验,总之兵来将挡,少输亦算赢,只要站稳脚步便是赢家。然而,话虽如此,“凶”终究是“凶”,老鼠有强大的生存能力亦不见得不会胆怯,哨牙炳禁不住手掌冒汗。 他眯起眼睛翻开手掌里的骨牌,**张牌,一个红圈,五个白圈,是“大头六”的六点。他愣住了。

作者简介

马家辉,1963年生于香港湾仔,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硕士、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博士,知名作家、传媒人、文化评论学者。 喜爱写作,酷爱写作,基本上,只懂写作。著有随笔集《江湖有事》《关于岁月的隐秘情事》《死在这里也不错》《爱上几个人渣》《大叔》《小妹》等。 2016年出版首部长篇小说《龙头凤尾》,获得二十多项文学大奖肯定,包括《亚洲周刊》年度十大小说、《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年度好书虚构类bang首、香港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五强)、台湾文学奖长篇小说金典奖(五强)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