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间自己的房间/吴尔夫作品集

一间自己的房间/吴尔夫作品集

1星价 ¥44.3 (7.5折)
2星价¥44.3 定价¥59.0
暂无评论
图文详情
  • ISBN:9787020149155
  • 装帧:暂无
  • 版次:暂无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暂无
  • 开本:其他
  • 页数:185
  • 出版时间:2022-03-01
  • 条形码:9787020149155 ; 978-7-02-014915-5

本书特色

国内*具规模的吴尔夫作品集重装上市 入选“20世纪百大英语小说”榜单 20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先锋 意识流文学作家吴尔夫的经典之作 吴尔夫的著名随笔 从知识女性角度,阐述女性社会地位 渐变色小开本,装帧精美 ² 国内*具规模的吴尔夫作品集重装上市,收录了吴尔夫写作生涯各个时期的重要作品共12部,包括长篇小说《达洛维太太》《到灯塔去》《海浪》、随笔集《一间自己的房间》《普通读者Ⅰ》《普通读者Ⅱ》等,呈现出作家的成长和多面性。 ² 弗吉尼亚·吴尔夫编著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是适合许多人阅读的书,尤其是女子。无性别歧视之意,恐怕正如伍尔夫自己担心的那样,许多男子在读完这本书后会指称她是个女权主义者,或是暗示她是个同性恋者。即使他们称赞此书怎样动人或是有生气,也不如像女子那样感到一种启示,或是心灵契合。 ² 贾辉丰的译文忠实传神,用词考究,语感流畅,较好地传达了吴尔夫的文学风格和艺术魅力。 ² 吴尔夫不仅是20世纪现代主义和女性主义写作的先锋,更是一位心理写作大师,阅读吴尔夫将带给你前所未有的心理体验。为什么文艺青年都爱吴尔夫?答案就在这里。

内容简介

? 国内拥有规模的吴尔夫作品集重装上市,收录了吴尔夫写作生涯各个时期的重要作品共12部,包括长篇小说《达洛维太太》《到灯塔去》《海浪》、随笔集《一间自己的房间》《普通读者Ⅰ》《普通读者Ⅱ》等,呈现出作家的成长和多面性。 ? 弗吉尼亚·吴尔夫编著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是适合许多人阅读的书,尤其是女子。无性别歧视之意,恐怕正如伍尔夫自己担心的那样,许多男子在读完这本书后会指称她是个女权主义者,或是暗示她是个同性恋者。即使他们称赞此书怎样动人或是有生气,也不如像女子那样感到一种启示,或是心灵契合。 ? 贾辉丰的译文忠实传神,用词考究,语感流畅,较好地传达了吴尔夫的文学风格和艺术魅力。 ? 吴尔夫不仅是20世纪现代主义和女性主义写作的先锋,更是一位心理写作大师,阅读吴尔夫将带给你靠前的心理体验。为什么文艺青年都爱吴尔夫?答案就在这里。 长篇散文《一间自己的房间》出版于一九二九年,系根据作者吴尔夫一九二八年在英国两所大学所作的“妇女与小说”(Women and Fiction)主题演讲而写成,文中充分表达了作者的女性思想和对女性的整体思索,文笔细腻风趣,充满睿智,是女性文学的传世名篇。 《一间自己的房间》,是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吴尔夫的有名随笔,从一个思想相对开明的知识女性角度,把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问题进行了令人信服的阐述,被后来者誉为女性解放的宣言书。 弗吉尼亚·吴尔夫将英语“朝着光明的方向推进了一小步”。 ——E.M.福斯特 “让我着迷的是,弗吉尼亚(吴尔夫)竟可以同时拥有异常强大的智力与靠前脆弱的情感。在我看来,正是这种矛盾的奇妙结合使她如此与众不同。”——妮可·基德曼(电影《时时刻刻》主演,奥斯卡很好女演员奖得主)

目录

目录

一间自己的房间

本涅特先生和布朗太太

现代书信

莱斯利·斯蒂芬

船长的临终病榻

关于评论

关于阅读


展开全部

节选

一间自己的房间 **章 或许,各位会问,我们请你,是来谈女性与小说——这同一间自己的房间有什么关系。请容我做些解释。得知大家请我来谈女性与小说后,我坐在河岸上,开始思索这几个字眼儿。它们可能意味着谈谈范伯尼;再谈谈简·奥斯丁;称颂一番勃朗特姐妹,连带勾勒一下雪中的霍沃斯寓所;说到米特福德小姐,不妨讲几句俏皮话,但对乔治·爱略特,就得抱有敬意;再提一提盖斯凯尔夫人,就算中规中矩了。但转念一想,这几个字眼儿,似乎并不那么简单。所谓女性与小说,可能意味着、或者按你们的意思它应当意味着女性和她们的处境;或意味着女性和她们所写的小说;也许,它意味着女性和关于女性的小说;还有可能意味着三者密不可分地交织在一起,而你们是要我从这个角度做出考虑。*后这个角度似乎*有意思,但当我真的如此来考虑这个题目时,才发现它有一个绝大的麻烦。我将永远得不出结论。我将无法履行在我看来讲演者的首要义务——在一小时的讲演后,说出一点纯粹的道理,让大家可以裹在笔记本里,一辈子摆到壁炉上。我能做的,只是就一个小问题发表一点看法——女人要想写小说,必须有钱,再加一间自己的房间;而如此这般,大家将会看到,女性的本质和小说的本质这个大问题仍没得到解决。我逃避了对这两个问题作出结论的义务,就我而言,女性与小说仍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为了略加弥补,我想尽自己的能力向大家说明,我是如何得出关于房间和钱的这一种看法的。我将尽可能完整和随意地向在座各位阐明我的思路,而它又是如何引导我想到这一点。或许,一旦我将我的思想剖析清楚,大家就会发现,这一说法背后的成见,其实与女性有些关联,与小说也有些关联。无论如何,一个题目,如果众说纷纭——任何与两性有关问题都是如此——就难以指望能讲清楚道理。你只能说明,你是怎样得出你现在的这番道理。你只能让听众在看到你的局限、成见和倾向后,有机会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在这个问题上,小说较之事实,很可能包含了更多道理。因此,我打算利用小说家拥有的全部自由和特权,向大家讲述一个我来此之前的两天中发生的故事——面对各位交待的这个让我不堪重负的题目,我是如何来思索,如何出入我的日常生活,对它加以演绎。不必说,我要讲述的事情并不存在;牛桥牛桥(Oxbridge),系由牛津(Oxford)和剑桥(Cambridge)各截取一半连缀而成。纯属杜撰,弗恩翰学院也是如此;所谓的“我”只是对什么人的方便称谓,并非实有其人。我难免信口开河,但兴许会有几分道理夹杂其中;需要大家去伪存真,决定哪些部分值得留存。如果我说的一无是处,大家尽可以把它整个丢到字纸篓里,再也不必多想。 那么,一两个星期之前,是气候和煦的十月,我(叫我玛丽·伯顿、玛丽·赛顿、玛丽·卡迈克尔或随便什么名字——这都无关紧要)坐在河岸上,陷入了沉思。我谈到的女性与小说像道紧箍咒,加上需要对一个引起了种种成见和情绪的题目作出某些结论,这些都压得我抬不起头来。我的两旁,不知名的灌木,或金黄,或绯红,流光溢彩,仿佛争抢着在热与火中燃烧。更远处的河岸上,垂柳似有绵绵的忧伤,披拂下柔弱的长条。河面由着性子,倒映出天空、红叶和小桥,学生荡桨穿出,劈开的倒影又合拢来,倒像是他从未出现过。这里,人可以整日坐下去,沉湎于思想中。思想——我这样来称呼它不免有些夸张——听任它的钓丝没入水流。时间一分分过去,钓丝随着倒影和水草,东游西荡,在水面上时起时伏,直到——大家知道那种突然的拽动,一种想法在钓丝的那一端咬钩了,于是,你小心翼翼地将它拖过来,慢慢拉出水面?好了,不妨把这个想法摊在草地上,不管它是多么细小,多么微不足道。是一尾小鱼,聪明的渔夫会把它放回水中,等它长得再大一些,有朝一日,成为盘中的一道美味。我不想拿这个想法来絮叨,不过,只要留心,大家还是可以从我下面要讲的话中听出一些端倪。 我的想法,虽然细微,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性质——将它重新收拾到脑海里,它立即变得不安分,膨胀起来;它奔突冲撞,这里闪现一下,那里闪现一下,激起思想的湍流和波浪,让人不得安宁。就这样,不觉中我已疾步穿过了一片草地。突然,一个男人的身形出现在我面前,拦截住我。男人穿了常礼服和笔挺衬衫,显得很滑稽,*初,我甚至没弄明白,他比比划划的是冲我而来。他的脸上,纯是一副惊恐而又恼怒的表情。此时,直觉而不是理性搭救了我,他是校役,我是女人。这里是大学的赛马场,脚下就是跑道。只有研究员和学者方能来此驻足。我的位置是在沙砾路上。这些都是瞬间转过的念头。我转身回到路上,校役的双臂垂放下来,面部又恢复了以往的静漠,虽然跑道走起来要比沙砾路面舒服,但我也不能说受了很大委屈。对这所不管是什么学院的研究员和学者,我惟一能够抱怨的是,为了保护前后给碾压了三百年之久的赛马场,他们搅得我的小鱼躲得无影无踪。 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想法,令我忘乎所以地擅闯禁地。心绪的平和,像天上飘下来一朵云,因为倘若真的有心绪的平和,它就在十月一个晴朗的上午,绕牛桥的庭院或方庭而生。漫步在校园里,穿过古老的回廊,现实中的粗鄙像是渐渐消退了;身体仿佛收缩在神奇的玻璃柜中,没有声音可以穿透,头脑与事实失去了一切联系(除非你想再次闯入赛马场),自由自在地沉溺在恰与此刻合拍的漫无边际的遐想中。不经意之间,飘忽的思绪牵扯出别人几篇旧日的随笔,讲的是在长长的假期里重访牛桥,引我回想起查尔斯·兰姆——萨克雷将他的一封信贴在前额上,无限景仰地说,圣人查尔斯啊。确实,遍数作古的前人(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兰姆当是*和蔼可亲的一位;人们必定乐于对他这种人说,好吧,告诉我,你是怎样写随笔的?在我看来,他的随笔甚至超过了马克斯·比尔博姆,尽管后者的随笔可谓完美,他的文章,充满恣肆的想象力,行文中时时爆发出天才的灵感,虽然因此出现瑕疵,不够精湛,却处处点缀着诗意。兰姆或许是一百年前来牛桥的。他当然写下一篇随笔——篇名我却忘记了——记叙他看到的弥尔顿一首诗的手稿。那诗的篇名好像叫《利西达斯》,兰姆写道,诗中的每一个字,本来都有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一念至此,他不免深深感到震惊。想想弥尔顿还须改动诗中的字句,对他来说无异于一种亵渎。这倒引得我去搜寻记忆中《利西达斯》的断片,自得其乐地揣摩弥尔顿会改动哪些字句,又是为了什么。我忽然想到,兰姆看的那份手稿距我只有几百码之遥,何不追随兰姆的足迹,穿过四方庭院,到那座保存了弥尔顿手稿的图书馆去。去图书馆的路上,我又想起,萨克雷的《埃斯蒙德》的手稿也保存在这座著名的图书馆里。批评家经常说,《埃斯蒙德》是萨克雷小说中*好的一部。但就我的记忆所及,他在文体上模仿十八世纪,矫揉造作,不免限制了自己;除非十八世纪的文体对萨克雷来得自然而然——对此,只须阅读他的手稿,看看文字的改动是为了迁就文体,还是为了合乎道理,就可以得到证实。但这样一来,你就得决定什么是文体,什么是含义,这个问题——不过,此刻,我已经来到了图书馆的门口,我一定是打开了那扇门,因为门口立即出现了一位和善的绅士,满头银发,像守护天使一样,但却不是以洁白的翅膀、而是以一袭黑袍,不以为然地挡住了我的去路,他在挥退我的同时,低声抱歉说,女士只有在学院研究员的陪同下或持有引荐信,才能获准进入。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弗吉尼亚·吴尔夫(Virginia Woolf,1882—1941) 英国女作家,被誉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先锋。其作品摒弃传统的小说结构,运用“意识流”手法,注重心理描写,对现代文学影响深远。 译者简介: 贾辉丰,生于河北,学在天津,工作、生活在北京。南开大学外文系毕业,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译审。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五年任职联合国驻日内瓦办事处,从事翻译工作,后曾在联合国系统若干组织和机构短期工作,任翻译、编辑,译审。主要译著有,《一间自己的房间》《人各有异》《这就是纽约》《重游缅湖》《小妇人》等。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