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
读者评分
5分

始于极限:女性主义往复书简

豆瓣9.1分,恋爱与性、婚姻、工作、独立、女性主义……围绕12大主题,上野千鹤子与铃木凉美畅谈女性如何活出想要的人生。

1星价 ¥38.9 (6.6折)
2星价¥38.9 定价¥59.0
商品评论(12条)
513***(三星用户)

喜欢这种我问你答

书信一来一回的形式好舒服,有来有往,可能还是太年轻,没法像上野千鹤子那么谈笑风生,更能理解铃木凉美的感受

2023-12-18 18:50:09
0 0
就是想***(二星用户)

买给朋友的,她很喜欢~

2023-06-21 13:49:1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13349369
  • 装帧:简裝本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开本:32开
  • 页数:295
  • 出版时间:2022-09-01
  • 条形码:9787513349369 ; 978-7-5133-4936-9

本书特色

上野千鹤子继《厌女》《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后又一力作!讲述从未透露的过往:我也曾是个厌女的精英女性

知名的女性主义先驱×叛逆的人气作家,一场始于矛盾与冲突,通往理解与改□的对话

恋爱与性|婚姻|□人|工作|独立|自由|女性主义,围绕12大主题畅谈女性如何活出想要的人生

历时一年,十二回通信。铃木在性交易市场上目睹了□性蕞低劣丑恶的欲望,已对□人彻/底绝望;上野经历过无数次愤怒与失望,但仍对世界充满信心。两人相差40岁,走过了迥异的人生,在一对一的书信中抵达对方内心的蕞深处。

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活出想要的人生?每一位女性都是生活的幸存者,她们迷茫,她们反抗,她们故作坚强实则遍体鳞伤

性别对立时代的希望之作:“上野女士,您为何可以对□人不感到绝望”

横扫□□图书市场,“读了这本书,我想没有人不会成为女性主义者”

□□家花房观音诚挚推荐:“这本书能够拯救女性!”作家本岛理生盛赞:“每翻一页,体温也随之攀升。”

内容简介

本书是知名社会学家上野千鹤子和青年作家铃木凉美历时一年的通信。两人围绕恋爱婚姻、工作职场、自我认可、女性独立等主题,阐述生而为女意味着什么,并为广大女性的生活与工作提供切实建议。

目录

**章 情色资本
铃木:女性无法接受自己是“受害者”的态度,是否会阻碍女性运动?
上野:不愿被称为“受害者”的心态叫“恐弱”。
第二章 母女
铃木:我进入夜世界与母女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
上野:我不禁想象:如果我有一个像你一样聪慧的女儿,会是怎样一幅景象。
第三章 恋爱与性
铃木:您明明饱尝“将身心扔进阴沟”的性,为何能对男性不感到绝望?
上野:恋爱是自我的斗争。我要成为“女人”,就需要“男人”作为恋爱游戏的对手。
第四章 结婚
铃木:对基于恋爱的关系没有信心的我,也许就需要一份哪怕感情干涸也可以维系的婚姻契约。
上野:我无法忍受将性和爱置于权利和义务的关系之下,与拥有和被拥有的关系挂钩。
第五章 认可欲求
铃木:性是可以出售的商品,这对什么都不是、没有安全感的年轻女人很重要。
上野: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拥有众多可利用资源的你竟有层层倒转的自我意识与自尊。
第六章 能力
铃木:为得到怜爱与尊敬,AV女演员和高学历的头衔我都需要。
上野:被“独立女性”这一观念困住的我也许与你半斤八两。
第七章 工作
铃木:往自己的人生中掺入多少“女人”的成分,大概是女学生的切实烦恼。
上野:刚出道的时候,人们说我是“利用男性凝视的商业女权”。
第八章 独立
铃木:用后即弃的自由专栏作家,应该在什么时候做些能化作积淀的工作,这确实是个难题。
上野:你不必急于决定去向,不妨尝试一下新的主题和文风。
第九章 团结
铃木:女人之间的友谊确实珍贵,但我认为它不如“家人”的纽带万能。
上野:人生路上有人相伴,这也许是幸运的,也可能是不幸的。不过到头来终究是“孤身一人”。
第十章 女性主义
铃木:希望那些想要享受“做女人”的人也能接触到女性主义。
上野:女性主义是热火朝天的言论竞技场。没有异端审判,也没有除名。
第十一章 自由
铃木:比起那些男性撰稿人替女性说话的作品,川端文学更有助于我们了解人性。
上野:人性中的卑劣和嗜虐永远都不可能消除。但社会的原则正在改变。
第十二章 男人
铃木:看似“拎得清”,其实一直在抗争的女性斗士肯定积累了某种成果。
上野:将自身利益放在首位的女性定能改写女人的生存策略。
展开全部

节选

铃木凉美女士:

感谢你寄来坦率而诚实的回信。

这次的主题是“母女”。看完你的回信,我痛感人无法选择自己出生长大的环境。你母亲的人生态度一定对你的选择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无论好坏。如果她不是这样一个人,你也许就不会选择这条路了。与此同时,我也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幸运,因为我没有一个如此智慧而强大的母亲,不至于受到如此深远的影响。不过细细想来,我那位对女儿缺乏理解的母亲留下的“遗产”,便是我不结婚生子的选择。如此看来,母亲的影响还是在某种程度上左右了我的人生。

你的母亲“从不放弃在言语上与人达成理解”,而且你们母女“长期通过书信对话”,这着实教人羡慕,也非常罕见。我的母亲去世后,我在她的匣子里发现了我从世界各地寄回的明信片。她都小心收着,没有扔掉。但明信片上的话不过是敷衍的“嘘寒问暖”罢了。我与母亲自始至终没有进行过触及各自人生态度核心的对话。相较之下,要求你将心中所想全部“转化为语言”的环境确实是一种控制,不过与此同时,你应该也得到了锻炼。身为作家,你此刻拥有的语言能力不仅是这些年的经历构筑起来的,更是在家庭环境中培养出来的,称之为天赋也不为过。在这次来信中,你的语言能力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母亲和女儿”之间的关系不仅受到母亲能力的影响,也与女儿自身的能力息息相关。在许多被母亲用巨大的爱与智慧牢牢捆住的女儿中,肯定有人无法获得自我意识,甚至走上自毁之路,你却有足够的力量精准攻击母亲的阿喀琉斯之踵。

读到你对母亲的描述时,我不禁想象:如果我有一个像你一样聪慧的女儿,会是怎样一幅景象。如果我有一个与自己无比亲近的女儿,如果她会毫不留情地剜起我的矛盾、我的模棱两可、我的□限与狡猾……她又会如何描述我呢?

*能犀利看穿母亲“看似合理实则矛盾”的是女儿,被这些矛盾所捉弄的也是女儿。*近,我接受某育儿杂志的采访,主题是我的成长经历。在采访的*后,采访者抛出终极问题:“对你来说,父母是什么?”我竟条件反射般地脱口而出:“扰人的麻烦。”这个答案出乎意料,报出这个答案的自己更令我惊讶。孩子无法选择父母。什么样的父母对于被迫成为其子女的孩子来说都是“扰人的麻烦”。强势的父母是强势的麻烦,弱势的父母是弱势的麻烦。已故的津岛佑子女士在离婚成为单亲妈妈之后,在孩子面前上演了种种情感纠葛。她告诉自己:“以这种方式卷入父母的人生就是为人子女的宿命。”我通过不生孩子避免了沦为别人眼中的“麻烦”,不过我有时也觉得,这是因为我没有足够强大的自我主义(说成“生命力”也行),无法强行将别人的人生卷进我的领域。我本以为只要称父母为“扰人的麻烦”,就会遭到“不孝子”“忘恩负义”之类的抨击,没想到大部分读者都点头称是。一位刚为人母的年轻女性发来感言说,“我会努力不给孩子平添烦扰的”,令我有些不知所措。也许是因为年轻的父母仍然清楚记得自己的童年经历吧。不过话说回来,每个大人都曾经是孩子,很多人却把当年(完全无助的时候)受过的苦忘得一干二净,这着实不可思议。

人是复杂的。我从未见过你的母亲,也不太想根据零碎的信息对她进行类型化的描述,不过让你感到费解的那一系列行为,都是聪慧的精英女性常会采用的生存策略,即“我跟她们不一样”。不同于广大同龄女性,你的母亲受过高等教育,对自己的智识能力抱有自信且颇感自豪。即便已经结婚生子,她仍然觉得自己与那些“寻常的家庭主妇”是“不一样”的。置身高学历精英云集的学术会议时,她也认为自己和只会死读书的优等生型女性学者“不一样”。你母亲的研究方向是□□文学。就生存策略而言,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这样一个女性学者占绝大多数的研究领域,她不必与□性竞争,旁人也不会质疑她“喜欢孩子”的“母性”。

女性这种“我跟她们不一样”的意识与外表至上主义挂钩也是顺理成章。女性从小暴露在□性评价的视线中,但□人评价的并非女性的智慧,而是更简单易懂的外表。我在美国的精英女性群体中见过好几位穿着格外性感的女士。每次见到那样的人,我都很疑惑她们如何看待自己的性别。我们也可以说,恰恰是她对自身社会地位和能力的自豪感反过来允许她走性感路线。这其实是一种炫耀,言外之意:作为一个女人,我有足够的商品价值,但我偏不卖,不卖我也能过得很好。我不知道你母亲的异性缘怎么样,也不知道她是否与丈夫以外的□人有过危险的艳遇,但在我看来,她那富有女性魅力的外表更像是在女性世界里展现优越感的工具,而不仅是用于吸引□性的元素。不过这种“我跟寻常的家庭主妇不一样”“我跟普通的女性学者不一样”的意识其实建立在厌女症之上。因为这种态度拒绝与那些只能成为“家庭主妇”的女性和刻苦成为学者的女性共情,也拒绝理解她们走过的人生路。

在这类女性看来,除了出卖女性元素别无选择、*后也确实走了这条路的女性是令人唾弃的。对你的母亲来说,她做出的选择就是全身心地拒绝娘家的母亲和两位祖母做过的事。从这个角度看,你的母亲也受制于自己的成长经历。而作为孙辈,你一定是想用母亲*讨厌的选择来考验她的极限,而且还是以双方都会流血的*残忍的方式。



你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放弃“成为受害者的权利”,无法“在受伤时说自己受伤了”。你选择成为AV女演员,没有受到任何人、任何环境因素的强迫,所以“自我决定”的问题时刻纠缠着你。总是成对出现的“自我决定和自我负责”不允许你把选择的代价归咎于任何人。你所说的“内疚”指的也是伴随这种自我决定的内疚吧。

没有什么比“自我决定”更能满足精英女性的强烈自负,也没有什么比这四个字更能让精英女性远离女性主义。也许你是从母亲那里继承了这种强烈的精英意识。但十年的夜班经历让你学到了“女人和□人各有各的愚蠢”,帮助你摆脱了洗脑,这说不定是好事一桩。AV导演二村仁说你作为AV女演员只能算“二流”,这肯定也粉碎了你倒转的自尊。

但刚刚迈入性产业时,我猜你也许并没有想到代价会如此昂贵。我所说的“代价”不单单是过去的污名将长期困扰你。你是不是也在现场实际受到了伤害?

性产业建立在压倒性的性别不对称上。不难想象,女性在实地会饱尝怎样的性别歧视、侮辱、虐待、暴力和剥削……前面提到的二村导演就曾明确指出,色情制品是“(女性)侮辱的商品化”。而这种“侮辱”正是□性性幻想的体现。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不在乎,怎么样都忍得了”“我没那么脆弱,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受伤”……无数从事性工作的女性说过类似的话。甚至有少女把解离当成一种技巧,说只要“灵魂出窍”二十分钟就完事了。她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贬低自己的经历。

□人们则巧妙利用了这一点。“别小题大做”“这没什么大不了”“又不会少一块肉”……看到这里,不难意识到这些正是性骚扰者和色狼的口头禅。再加上“自我决定”,就□成了“明明是你自愿的”“你不是就盼着我这么干吗”“瞧你那很享受的样子”……贬低(对□性不利的)女性经历、为自己免责是□性的惯用套路。他们巴不得有女性将其内化。



你担心自己写的东西会被人利用,“进而伤害到其他女性,而不是我自己的尊严”。你还写道,“我可以忍受他人将利刃对准自己,却不愿意看到我的文字被改造成指向他人的锋利武器。如何避免这种情况,是我的另一大烦恼”。别绕路了。在担心别人之前,你应该先保护好自己的“尊严”,你没有必要忍受“对准你的利刃”。对你我而言,“对准自己的利刃”都是痛苦而可怕的。当你的文字“被改造成指向他人的锋利武器”时,受到伤害的其实是你,而非他人。

我的年岁几乎是你的两倍。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听起来有些高高在上,可我还是要说。正视自己的伤痛吧。痛了就喊痛。人的尊严就从这里开始。要对自己诚实,不要欺骗自己。一个人若是不能相信和尊重自己的经历和感觉,又怎么可能相信和尊重别人的经历和感觉呢?(所以我才在上一封信里写道:自称受害者不是软弱的表现,反而是强大的证明。)

话虽如此,我并没有要为自己开脱的意思。我之所以敢这么说,正是因为你说的每一点我都深有体会。我也走过了充满羞耻和失败的人生。我永远无法抬头挺胸地说,我对自己过往的人生无怨无悔。

今天的年轻女孩不再把□人针对她们的不当行为看作“无所谓”“可以应付过去”的小事。她们开始说“我不喜欢这样”“我忍不了”。而我和你一样,觉得她们无比耀眼。而且我也感到是自己的行动鼓舞了她们说出这些话。她们拥有了对不理想的性关系说“不”的力量,可新的问题随之而来:她们能否建立起理想的性关系呢?

性爱固然麻烦,却也精彩。下一次的主题就是性爱呢。期待你的来信。



2020年6月19日

上野千鹤子

相关资料

上野千鹤子解体了铃木凉美,但也使得她得以摆脱母亲和□人的手,开始作为一个人生存。与此同时,这本书也是上野千鹤子向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女性伸出的双手。
这本书能够拯救女性。
——□□家花房观音

从头到尾,我就像被钝器击中了一般。仿佛有人揪着我的衣领说,“喂!别给我装作没看见!”读了这本书,我想没有女性不会成为女性主义者。
——Amazon读者

每翻一页,体温也随之攀升。铃木凉美的文字,一面极其冷静地自我分析,一面又混杂着活生生的真心话,隐现着无法否定的感情。她与上野千鹤子面对面的姿态,作为作家而言非常诚实。
——作家岛本理生

我深感女人生存得如何艰难。但即便如此,读完这本书后,我觉得身为女人果然还是一种福音。
——国际政治学家三浦瑠丽

上野千鹤子和铃木凉美。如果这两个人写信给对方会说些什么呢?光是想象一下便觉得喘不上气来,这两人的组合实在惊人,已经提前许诺读者会是一本了不得的书。这场激烈的讨论就像是高速球飞来飞去,我全程紧跟,唯恐一移开眼,球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booklog读者

《始于极限》展现出了前辈毫不松懈的努力,让我备受鼓舞。写完这句话,我要再次向友人推荐这本书,我要告诉朋友,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世界。
——作家三宅香帆

两位过着不同人生的女性,通过对方的存在,一面将自身暴露无遗,一面不断确证自身的存在。这样一个过程,也使得读者不得不检视自身的人生。
——知名广告人三浦崇宏

作者简介

上野千鹤子,1948年出生于□□富山县。东京大学名誉教授。□□非营利性组织Women’sActionNetwork(WAN)理事长。□□女性主义理论及运动的代表性人物。2019年4月,上野在东京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致辞(引导学生关注性别议题、机会不平等的社会现状等)在□□和国际引发广泛热烈的反响。代表作有《厌女》《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等。



铃木凉美,1983年生于□□东京。本科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环境情报学,硕士毕业于东京大学大学学际情报学府。大学期间做过夜总会女招待、AV女演员等工作,2009年成为□□经济新闻社的记者,2014年主动辞职。著有多部作品,2022年□□《资优》入围芥川文学奖。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