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
读者评分
5分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

豆瓣9.2分!席慕蓉转过身来,重新面对自己家族在此生长繁衍的山河大地,开始娓娓诉说起来。

1星价 ¥12.3 (3.1折)
2星价¥12.3 定价¥39.8

温馨提示:5折以下图书主要为出版社尾货,大部分为全新,个别图书品相8-9成新、切口有划线标记、光盘等附件不全

商品评论(18条)
沙漠里***(三星用户)

在这些书信里,席慕蓉探讨了至今仍有必要澄清的许多历史真相,以及游牧文化本质的深层意义及思考,面对自己家族生长繁衍的山河大地,开始娓娓诉说起来。

2023-01-27 18:20:33
0 0
ztw***(二星用户)

席慕容的书信散文

2023-01-16 21:32:29
0 0
图文详情
  • ISBN:9787506377447
  • 装帧:简裝本
  • 版次:1
  • 册数:暂无
  • 重量:暂无
  • 印刷次数:1
  • 开本:16开
  • 页数:261
  • 出版时间:2015-06-01
  • 条形码:9787506377447 ; 978-7-5063-7744-7

本书特色

  著名台湾作家席慕蓉**作品
  如果这场实验有个名字,海日汗,
  我想称它为——生命的盛宴
  海日汗,是一个存在于诗人想象中的少年,也是每个人内心深处懵懂的自我。21封写给海日汗的信,是席慕蓉发掘自我的轨迹与告白,字字沁人心肺,值得珍藏。
  诗人及画家席慕蓉,以六年的时光、绵密的笔触,写下她想对心中那个生活在内蒙古的少年族人的期许,分享她在这条“原乡寻觅”的长路上,与*陌生又*熟悉的事物一次次的邂逅。

内容简介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是席慕蓉的*新作品集。
  海日汗是作者想象出来的人物,是预先给自己设定的诉说对象,他是一个生长在内蒙古的蒙古少年,她给这个孩子取名海日汗。在《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里,席慕蓉“从自己的小小乡愁里走出来,往周边更大的范围里去观望去体会”,在以二十多年的时间,往各个方向都去探寻过之后,她在《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里又转过身来,重新面对自己家族在此生长繁衍的山河大地,开始娓娓诉说起来。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所谈的内容很丰富,涵盖蒙古及蒙古高原其他游牧民族历史文化、自然环境等当今仍具有现实意义的诸多问题。这些书信里探讨的是至今仍有必要澄清的许多历史真相以及游牧文化本质的深层意义及思考。一般来说,这些问题都是学术著作中探讨的内容,都是学者们的研究对象。然而席慕蓉却把这些枯燥的历史文化话题从只有极少数人阅读的学术著作中解放出来,以散文语言和书信形式、以故事化、情绪化的叙述方式呈献给读者。深入浅出,又亲切感人。

目录

序 席慕蓉的乡愁 贺希格陶克陶
1 阙特勤碑
2 刻痕
3 泉眼
4 时与光
5 回音之地 ( 一 )
6 回音之地 ( 二 )
7 京肯苏力德
8 我的困惑
9 伊赫奥仁
10 疼痛的灵魂
11 我的位置
12 两则短讯
13 查干苏力德
14 夏日塔拉
15 察哈尔部
16 回顾初心
17 一首歌的辗转流传
18 生命的盛宴
19 聆听大地
20 嘎达梅林
21 草原的价值
附录 乡关何处
后记 前篇与后续
展开全部

节选

《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
  我越来越沉迷于那一种无止境的千里跋涉,因为,你能感觉到的,除了空间的广,还有时间的深。在跋涉的当时,你才能明白,自己的存在是何等的渺小,甚至不如蝼蚁。
  鄂尔多斯高原就是这样一处又广又深的迷人地域。
  海日汗,她不仅只是蒙古人的家乡,她还是人类*古老的原乡之一。
  她的部分岩层,已经可以确认是古老地壳的残迹,可以上溯到三十六亿年之前,是地球上*原始的“古陆”之一。
  然而,在苍茫的时空转变之中,她也曾经有一亿年的时间,沉在水底,沦为“古海”。
  之后,古海又时时转为古陆,升升沉沉,忽湿忽干;物换星移,忽暖忽寒。这一片土地因而得以累积了无数的生物化石,从三叶虫到珊瑚,从恐龙到三趾马到大角鹿,完完整整地记录了地球古生物演进的生命史。对于学者们来说,这是一处天然的博物馆,也是研究古生物的圣地。
  而我们人类*初的踪迹又在何处呢?
  海日汗,你可能常常会听见或者读到这样的一句话——
  “沿着河边走去……”
  是的,海日汗,如果要去追寻人类*初的踪迹,我们总是要沿着河边慢慢走去。
  我会想念那一条河,萨拉乌素。
  ……
" “萨拉乌素”,汉文的直译是“黄水”。不过,这条河在蒙文里还有一个外号,是鄂尔多斯当地人给她起的,叫“嘎拉珠萨拉乌素”。这“嘎拉珠”就是“疯狂”的意思,所以,直译成汉文,就是“疯子黄河”,或者“疯狂的黄水河”。我猜想,大概是因为这条河流有道很大的河弯,那几乎一百八十度回转的大河湾,弯曲度之大超乎我们的想象了吧?

这个外号,是查嘎黎告诉我的。

那天,一车人兴高采烈地直往萨拉乌素河的大沟湾而去,那里就是旺楚克与桑志华发现“萨拉乌素文化”的**现场!

我坐在驾驶座右边,查嘎黎刚好坐在我身后,我们原本不熟,才刚刚认识了两三天而已。但是,他在说了“嘎拉珠萨拉乌素”这个外号之后,紧接着,又给我讲了一段民间传说,他说:

关于这条河,还有个很老的故事。

说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征战多年的武士,终于可以回家了,就跨上骏马,沿着蒙古高原的边界直奔故乡而来。奇怪的是,走了很多很多天,明明觉得应该早就到家了,眼前旷野无垠,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有天夜里,疲惫的武士还在东寻西探,摸索前行。走着走着,却总是觉得身后有响动,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样的声音紧跟在身后。好像他走,那声音也跟着走,他停,那声音也跟着停。武士虽然是个有胆量的人,可是,月夜里,走投无路的他来到一座又高又黑的大山梁之前,也不禁有些迟疑。

于是,猛然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紧跟在身后的响动,竟然是一条河的水流。月光下,那条河好像也找不到路,跟在武士的身后,也像他一样的东张西望,犹疑难决。

那天晚上月亮很亮,衬得高大的山梁更深更暗,那条河的水流倒是很清澈,刚才不能分辨究竟是什么的响动,原来是水声,叮叮咚咚的,还挺好听。

武士心想,如果放心地流动起来,应该是条很漂亮的小河吧,眼前却只能畏畏缩缩地紧跟在陌生人的身后,怎么也不敢超前一步。

原来,迷了路的河,也跟迷了路的自己一样可怜啊!

武士心里忽然觉得很悲伤,不禁抬头望向天空,高声呼求:

“苍天啊!请让迷路的人找到自己的家乡,让迷路的河找到自己的河道吧!”

这边话声刚落,忽然间,那边黑色的山梁就自动往左右分开了。前面再无障碍,那条原本是犹疑观望的河流,顿时就直直往前冲去,并且身躯暴涨,变成一条水流汹涌、水势凶猛、河面极为宽阔的大河,转瞬间就把武士推开,把他远远地拦在北边的河岸上了。

武士迷惘惊诧的眼光终于从河面收回之后,一转身,他和他的坐骑就看见了回家的路,沿着河岸再往北走,没有多久,就找到自己的家了。

那天,在行驶的车中聆听查嘎黎的讲述,对我来说,是一段很奇妙的经验。认识这位身材高大壮硕、神情严肃的蒙古朋友,不过只有两三天而已,没听他说过几句话,在宴席上总是沉默不言。

但是,在萨拉乌素河边,他忽然变得喜笑颜开,滔滔不绝。在他讲述这段传说的时候,好像生命内在的活泼和热情如泉涌般呈现,还带着一种质朴与天真的诗人特质,让我这个听者惊喜万分……

海日汗,与其说我是受了这段传说的感动,不如说我是受了查嘎黎讲述这段传说时,他内在的生命力强烈喷涌迸发的状态而感动。

这想必就是一个蒙古人在与他珍爱的文化共处时的生命状态了。

海日汗,我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真正认识了这位朋友的,是多么欢喜的感觉啊!

——席慕蓉《写给海日汗的21封信》"

作者简介

  席慕蓉,女,祖籍内蒙古,出生在四川,童年在香港度过,成长在台湾。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毕业后,赴比利时深造。1966年以**名的成绩毕业于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学院。专攻油画,曾获比利时皇家金牌奖,布鲁塞尔市政府金牌奖,1968年欧洲美协两项铜牌奖及1987年台湾中兴文艺奖章新诗奖等。 曾在国内外举行十余次个人画展。出版有诗集、画册、散文集及选本等五十余种。曾任台湾新竹师范学院油画及素描专任教授。现为专业画家,并为内蒙古大学、南开大学、宁夏大学、南通工学院、呼伦贝尔学院、呼和浩特民族学院等六校的名誉(或客座)教授。亦是内蒙古博物院荣誉馆员及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的荣誉公民。 诗作被译成多国文字,在蒙古国、美国及日本都已有单行本出版发行。

预估到手价 ×

预估到手价是按参与促销活动、以最优惠的购买方案计算出的价格(不含优惠券部分),仅供参考,未必等同于实际到手价。

确定
快速
导航